第一百七十八章 泳池比艳

【书名: 四十岁撞大运 第一百七十八章 泳池比艳 作者:阿福

强烈推荐:超品相师我真是大明星天字号保镖都市无上仙医权力巅峰宝瞳韩娱之秘密讯息阴阳超市     這是方明结束陪同手掌视察后的第三天上午,差半小时才道八点钟,等晓敏带着保镖,让梅梅开车送到龙城车站要回京时,方明与雅静一块送她道五楼便亲热地道了再见。

    她和雅静走到俩人的办公室门前,他意外地没先跟雅静进去,而是各进了各的办公室,因为水儿在他的办公室。

    水儿在這儿时,办公住宿都在這套办公室内,在离他办公桌不太远的地方,专给她加了一张办公桌与他侧面而对。這从公讲,他与人谈一般工作时,有时也需要水儿做记录,即便有私秘事要谈时,里面也有小客厅。但从私讲,水儿常在他眼前,时时刻刻都能欣赏那令他迷恋的美艳。

    方明不在的几天,水儿正好陪父母和哥嫂住了几天,她哥已做完手臂矫正手术正在修养,小俩口暂时和父母一块儿住到了凤城那套房中。水儿是前天来集团的,可晓敏這两天一直在他的身边,他连与水儿私下聊聊的机会也都没有,更甭提想偷情了,现在老虎一走,他這猴子就骚动不安了。

    董事长办公室的门敞开着,披着一头柔顺乌黑长发的水儿见他进来,欣喜地从桌后站起,冲他娇媚地笑道:“昨天的专题报道我看了,看得真让人兴奋,您太了不起了!”

    视察结束的那天,与他极亲近地所有人。包括他远在海滨的亲人,都通知他们注意這两天的新闻,想显摆他的风光。像水儿、灵儿和丹儿這类的,都是梅梅暗中打手机通知地。

    昨晚新闻播出时,他、晓梅和雅静还有梅梅。又已守在八楼家里客厅的大电视前,水儿是一人守在這里卧室的电视前。

    新闻一开始播得便是這次视察,终于等盼到了,晓敏她们马上兴奋地嚷起来,梅梅也摆弄好了摄像机,再不会抱怨录像白录像了。但短短几分钟,他们虽目不转睛盯着屏幕,可人家齐宇、丹俐还有他们的大哥孔斌,都大大地露出了脸。方明却只露出个背部,而這还是他自己认出来的,等指给她们看时已不见他的踪影,她们是大失所望,他则感到失落且大失颜面。

    新闻播完后,那些亲近的人有的是明着给他们打手机,有的只能是暗着给梅梅发短信,询问为啥没看到他?幸好新闻后专题报道给他挣回了颜面,也没让那些人失望,在专题报道播完后。又都以或明或暗的方式表达了看时的兴奋的心情。

    专题报道中。方明不尽有好几个很真切的正面亮相。还有在村里大风沟视察时与首长们站在一起的那个镜头。第一次看到他时,晓敏也像梅梅那样孩子气般地欢叫起来,尤其是和首长在一起的那个镜头,她拉着雅静的手臂欢叫的更响,仅次于在沙发上蹦起来的梅梅。雅静也极为兴奋,她俩欢叫时。她也是惊喜地啊啊直嚷。当时那情景,都感觉方明的荣耀就是她们地荣耀!

    水儿也表达了兴奋,令他很是得意,他站到水儿地办公桌前,喜爱地看着她娇艳地笑容,呵呵笑着有些虚伪地谦虚道:“有啥了不起的,我不过是个陪同嘛,而且还是官最小的那种角色,不值得一提。”

    “唉呀!那是多大的首长啊?能陪还能上新闻,哪能是谁都可以的吗?我看电视中的您,形象变高大了,很有大官派头,都不敢想那会是您。”

    听她甜甜地说着,方明心想果真是官威慑人,他只是个小陪同,若是省委书记那一级地领导,会更加地威风凛凛,她们到他面前更会矮三分。

    他边想边笑问道:“不是我是谁?现在是不是不把我看成大官了?”

    水儿嘻嘻笑着点了点头,娇声轻语:“嗯,我现在只想着您和我们打闹戏耍时的样子,都块忘了您既是市领导又是大董事长。”

    她性感晶亮的粉润柔唇,张合间露出两排整齐玉齿,那对俏酒窝灵动地闪现,看得方明心痒,别有用意地笑道:“忘就对啦嘛!来,跟我进来一下。”

    水儿的俏脸刷地红了,娇羞地点点头,绕过办公桌跟在他身后。

    进了小客厅走到地中央,他回过身热切地看着水儿,未及膝的浅雪青色裹体长毛裙,与土黄色长筒高跟皮靴的间隔处,露出一截着肉丝的性感粉腿,亭亭玉立娇美绝仑,他张臂等她投怀。

    水儿羞羞答答偎进他的怀中,双手搭到了他的肩上,仰起艳丽迷人的白嫩俏容,闭上了欢毛的大眼等怜爱。

    方明搂着她柔若无骨的小蛮腰,把她紧紧贴在自己身上,迫不及待地从她明净的额头上亲起来。不停地颤抖着的长长睫毛,呼着热气的秀挺琼鼻,那对俏皮可爱的酒窝,都是亲了又亲,最后亲上那微张的粉润柔唇,贪婪地吸嗍起那主动吐出得滑腻又绵柔的香舌······

    他开始性急了,双手撩拽起了水儿的裙摆,裙摆卷缩到了腰上,隔着薄如蝉翼的连裤丝袜摸起了她粉嫩匀称的美腿。片刻后,他双手握住水儿的双胯扭斜了她的下身,然后一双大手一前一后在圆润的臀前臀后揉摸起来······

    被他挺用力地前后同时摸着那轻薄窄小的棉内裤,那手上的力度,令棉内裤似有若无,水儿不由地收回香舌发出娇吟。

    他得寸进尺,竟想往下楸水儿的裤袜,水儿忙地双手撑住他的胸膛,水汪汪的媚眼盯着他娇语:“外面的门还开着呢。”

    方明原只是想进来亲两口解一下馋,结果情不自禁忘乎所以了,心下一惊便松开她,嘿嘿笑道:“好像已经有一个月没碰你,這一碰就不由人了。”

    水儿听了心里在失落中又甜滋滋的,抚平毛裙娇媚地轻笑道:“這才有几天,连一个星期都不到嘛。”

    方明又低头亲了一下她的粉唇,叹道:“唉!一会儿娄总来了有事,不然现在就带你走了,带你回凤城见识一处好地方。”

    水儿瞪大欢毛的双眸,兴奋地问:“啥地方啊?我没去过吗?”

    “一处私家别墅,非常漂亮。”

    “好啊,那先出去吧,看娄总进来呢。”水儿嘻嘻笑着先出去了。

    两人本分地坐在各自的办公桌后,可眉眼却不本分地凝视着,方明正想询问她父母和哥嫂的情况,只听门外响起了“噔噔”的高跟鞋声,雅静笑盈盈进来了,他俩暗呼好险,差点被雅静撞见了。

    “小娄马上就过来,咱们到哪谈?”

    “就在這儿吧,把你的秘书也叫来,商定后让她和小杨记录备案。小杨,你去叫翁总的秘书进来。”

    水儿清脆地答应一声起来出去了,雅静坐到了方明桌前的低转椅上,优雅地架起二郎腿,双手交叠搁在露到西装裙外的膝盖上,笑盈盈看着方明等他们来。

    雅静原要辞去总经理的职务,這也是同方明和晓敏早商量好的,只因方明越来越觉得那个任总太能干了,他就犹豫该是让小娄顺理成章接任,还是起用任总,可這次与王书记谈过后他改变了主意,仍让雅静担任总经理。

    那是王书记听他介绍罢集团的发展状况后,当听他说准备要让雅婷辞去总经理职务另选高明时,王书记先问清了他现在管理层的分工情况,得知雅静目前事实上只起坐镇监督和相互协调作用,便建议在集团正发展顺利之时,不要轻易地主动主帅,防止出现下属间互相不服引起混乱。但建议他对集团上下加强监管,并对有功之臣给与重奖。

    方明那明的和暗的两种监管方式王书记挺赞许,对他们的激励机制也认为挺好,可认为对那个在短短几个月中,将中式快餐连锁店扩张道全国大部分省,已多达几十个市的任总奖励得不够,认为对這种能迅速地开疆辟土大发展的能人,应采用特殊奖励。王书记说的特殊奖励,是把快餐公司的股份切出一小块奖励给任总,把任总的个人与企业利益紧紧地扭在一起,激励他更卖力地去干。

    方明跟晓敏和雅静商量這事时,晓敏第一个就想不通,说他干得再好也是应当的,不然为啥给他那么高的薪酬?

    他解释,现在也许他会满足,可发展的越来越大时,他就会觉得這些巨额财富是他创造的,他所得的报酬与此相比太微不足道了,必然会起怠工之心。何况,发展的越大,财富基数越大,看似股份减少了,实际财富仍是成倍地增长。

    终于说通了晓敏和雅静,找小娄来商量此事。小娄来后听了方明的介绍,赞他胸怀宽广,小娄也早已想提此念,可一直心存顾虑没提出来。

    最后商定先拿出快餐公司百分之十五的股份,其中百分之五奖给任总个人,剩余百分之十奖对快餐公司发展的有功人员,具体奖谁、奖多少,什么时候奖,都由任总定夺后上报集团批准,并决定以后对集团或其下属公司做出巨大贡献的有功之人,都有可能得到這种奖励。

    方明他们這一决策,使他的家族企业真正开始迈入股份制企业,为日后企业彻底实现现代化经营和管理开了好头,并对集团发展的影响不可估量。

    商定好已差一个多小时就快中午了,方明想雅静告假,他在凤城与朋友有约要回去。

    方明真是与朋友有约,还是昨天中午约定的,不过没确定约的就是今天,迟几天也可以,他今天赴邀主要是想带水儿出来,还有一个他讲不出的理由。

    這朋友是柳胖子,柳胖子在乐园的豪华别墅业已建好并装潢完毕,生意上也成功地金蝉脱壳,六天前刚刚举家迁到了凤城,方明事先虽知道他来的日期,可当时的情况无法为他接风洗尘。

    方明“下落不明”的那几天,谢莹同样地很着急,让梅梅一有消息就告诉她。得知他“平安”归来,谢莹急忙处理罢手头上的工作便赶到了村里,听方明介绍完那几天的荣耀已快中午了,晓敏留他吃饭,她欣然留下,在吃饭时告诉方明柳胖子已到了,问他啥时去看柳胖子?可那天他得呆在家里陪晓敏和雅静,说第二天去看吧。

    也就是昨天上午,方明先支晓敏和雅静回龙城,他答应中午请罢柳胖子下午就回去。

    一支走她们,他根本没去乐园,却和梅梅先去了谢莹置得那个欢乐窝,等谢莹急匆匆赶回来时,他正拿梅梅热身。梅梅也正是好些天未让方明碰了,格外地动情,谢莹进来时她正攀向又一个**。

    梅梅双腿被高架仰躺在床上,俏脸扭曲变形,双眸中透出似受惊的小羊羔那般可怜的神情,狠瞪着跪在她跨间的方明,嘴里正“嗯啊、嗯啊”不绝地娇叫着,根本顾不上向她莹姨打招呼了。此情此景,令谢莹马上热血沸腾,等轮换到她时,活春宫看得早已令她泛滥不堪,舒爽到极致时,又现那激情喷发的奇妙景致。

    中午他和谢莹带着梅梅。在乐园包了个大雅间给柳胖子接风。

    柳胖子這次举家是“大家”,可参加宴席时他老婆没到,四个二奶,两个小蜜却到了,方明问嫂子为啥没到。他竟当着二奶、小蜜说老婆上不了台面。

    他带的這六位,年龄最大的也不过三十四五,最小的大概在二十四五,身材面孔都称得上一流,又都是南方女子,说起话来燕语呢喃娇滴滴地很悦耳,加上很会撒娇使媚,方明若不是带着谢莹和梅梅,一定会眼花缭乱掉到脂粉**阵中。

    细端详后,方明得承认柳胖子艳福不浅。她们的身材相貌大都于谢莹和梅梅在伯仲之间,那两位小蜜在某些程度上还略胜谢莹和梅梅一筹。柳胖子给他们互相介绍罢坐定之后,便附在方明的耳边,问收罗地這些货色怎样?那得意洋洋的神色。摆明了是要让方明羡慕。

    尽管柳胖子的這些女人都够标致够风流的,可达不到令方明羡慕地程度,当席散前柳胖子邀请他去别墅玩时,他心里已决定好去时一定要带上水儿,压压柳胖子的得意劲,這也就是今天他那说不出的理由。

    但有一点方明不敢和人家比,不敢像柳胖子這样明目张胆地搞花花。能把老婆、二奶和小蜜都聚在一起,這个倒让他很羡慕。

    谢莹看到方明露出了羡慕的神色,误以为他是迷上了這六位的姿色,席散送走柳胖子他们,三人一块回到她的办公室后,她便妒意大发连抓带掐还嗔骂方明。嗔他贪得无厌,有她和梅梅在眼前还眼馋人家,骂他是死不悔改的花心大色狼!

    方明抱住她大叫冤枉,等他解释了羡慕的原因后,谢莹听后有点伤神。头埋在他怀中,也暗暗羡慕人家可以大明大方地与柳胖子在一起,而她和方明恐怕永远都得偷偷摸摸。像现在,匆匆一聚他又得向老婆报道去,幸亏她现在的工作特别地忙。没工夫胡思乱想,不然为他肯定会伤透心的。

    方明与雅静和小娄商定完公事是上午十点钟,水儿听到方明向雅静告假要回凤城,心中特别地兴奋,可她面色上却不能表露出来,规规矩矩地扮演着秘书地角色。直到回到凤城进入了乐园,把两个保镖留下梅梅开着车时,她才露出本来面目,笑嘻嘻地腻在方明怀中。但从乐园到柳胖子的别墅這段路太近,还没让他亲够就到了。

    這里的变化太大啦,昔日光秃秃的一大片荒山坡,如今栋栋豪华别墅错落有致地静卧其上,好象方明這穷小子中大奖变成富翁一般,变得神气十足!

    去年在這片荒山上建了六十多幢豪华别墅,三十多幢是像柳胖子這样按买主地要求建造的,剩下是三十幢风格各异的成品别墅。前一种多数是刘承祖介绍来的,投资在五百万至一千万之间不等,今年没人介绍已有三十多位超级大款主动找上门,而且预计花费超过千万的有好几位。成品别墅因每幢的面积与造价大体上差不多,统一售价是五百八十八万,這三十套磁列开通后便抢购一空,今天的还没开始建已预定出几十套。

    现在建成地這片别墅才占了荒山的四分之一还不到,今明两年這荒山全部盖满后,荒山变金山,所获利润能顶得上建乐园一半的投资,這便使得乐园比预计能早拿回好多年的投资,谢莹为此特别地骄傲。

    缓缓的山坡上,一条新建的水泥路远看弯曲起伏,可车驶上去却非常平坦,快到坡顶梅梅减速拐了个大弯,眨眼间就到了柳胖子的别墅大门前。柳胖子已知他马上要到,宽大的电动铁艺门早已敞开相迎。

    车直接驶进院内,停在高大漂亮的门厅前,柳胖子乐呵呵带着那六位花枝招展的女人从里面迎出来。方明下了车,他们围过来亲热地问好,又是一片好听地燕语呢喃,可方明想听他们恭祝几句昨晚上了新闻专题报道的事,却无一人提及,看来他们根本就没看新闻。

    等水儿和梅梅也下了车并肩过来时,柳胖子和她们的目光齐刷刷地被吸引,自然不会是被梅梅吸引,因为昨天中午就已和梅梅惯熟了。他们的目光都集中在水儿身上。

    院内有微微的山风,身材苗条高挑地水儿,长发飘飘款步上前,美艳靓丽的脸上挂着甜甜的笑容。落落大方地目视他们。

    柳胖子收回刚才发亮的目光,笑问方明:“這女孩是谁啊?”

    “我刚聘不久的秘书,叫她小杨就行啦。”方明随口答罢,目光扫视了柳胖子的女人们,心里得意的想:真是水儿一到群芳失色,看你柳胖子还敢夸艳?

    柳胖子的目光又盯回到水儿的俏脸上,对方明呵呵笑道:“真是人间绝色啊!不佩服老弟不行啊,佩服!佩服!”

    从没有人這样当众说水儿,水儿俏脸顿时绯红,更显娇艳欲滴。這时梅梅已与她们亲热地打起招呼。方明看這些坦胸露腿的女人们开始缩头抱肩,笑道:“快先请我们进去吧,看她们冷的样子?”

    柳胖子干笑一声马上侧身让路,请方明他们进去。

    這是幢三层豪华别墅。是柳胖子自己请人设计的,以柳胖子的财力,其奢华程度可想而知。花了近一千万,柳胖子昨天还直说便宜,说像這房子在京城和上海绝对是天价。

    门厅进去就是既高又大的客厅,窗子都是落地大发电玻璃窗,厅内非常明亮。落座不久。方明提出要先拜见嫂子,柳胖子犹疑了一下道了好,只带他一人上三楼。

    因为這楼是柳胖子拜托他建的,图纸看过,建成毛坯后他也来看过,知道一楼有个室内游泳池,可装潢布置完就搞不清门道了,起身边走边问柳胖子,柳胖子干脆先带他参观起来,同时让她们也陪水儿和梅梅参观一下一二层。

    室内游泳池就在客厅隔壁。這里也是大落地玻璃窗,有一种在户外的感觉。泳池呈不规则的月牙状,最长地两端够二十多米,清蓝蓝的一池水是乐园供得温泉水,每年仅供這池中水就得一笔不小的花费。

    二层分两个区域。有过厅相隔。一个是休闲娱乐区,一个是客房区,客房区有三套豪华客房,柳胖子请他们晚上留下先做第一批嘉宾,方明很高兴地答应了。

    三层也分两个区域,柳胖子很坦然地告诉他,左边进去是他和老婆孩子们的,右边进去是二奶和小蜜的闺房,他当然是常在右边了。

    他们从左边的隔门进去,进来便是个挺大的客厅,沙发上有位胖夫人正在看电视,嘴里正嗑瓜子,见他们进来,忙拍拍手站起来。柳胖子老婆站起来更显得胖,胖圆的脸上白白净净的,慈眉善目的相貌挺好,若不是有些过于发福了,对于一个五十岁左右的中年妇女来说,算得上好人材了。

    柳胖子地大嗓门介绍道:“老婆,這就是方兄弟,上来看你了!”

    方明赶忙上前叫嫂子,柳胖子老婆也忙露出笑容答应着,神色还挺不自然,看来很少待客应酬。

    柳胖子对方明笑道:“你嫂子大字没识几个,她讲话你也听不懂,上来见一面就行啦。走吧,酒席也弄好啦,下去品尝一下我厨子的厨艺。”

    方明這才明白柳胖子说他老婆为啥上不了台面,不仅仅是风华已逝,没文化又不会讲普通话,的却上不了大雅之席。

    中午的酒宴很丰盛,厨艺也高,多数佳肴方明他们都没吃过,胃口大开。席上莺声燕语欢笑不断,只有水儿保持着端庄和矜持,柳胖子受方明叮嘱后也没乱开玩笑,怕伤了水儿的颜面。

    决定晚上不走留在這儿,拆宴休息闲聊了一会儿,柳胖子提议都到泳池玩去。

    先到更衣室更衣,方明和柳胖子很快就穿了泳裤出来了,可八位女士更衣就比他们复杂了,他俩坐在池边等了一会儿,她们才叽叽嘎嘎地一齐出来。清一色的比基尼泳装,在午后的阳光照射下,那一条条美腿白的晃眼,细细比较,还数水儿最出色。学练舞蹈出身的水儿,一双美腿匀细修长无可挑剔,只是走起来有些忸捏,美艳的俏容带着迷人地娇羞,谁看着都会垂涎三尺。

    柳胖子叹道:“老弟啊,老兄的艳福还不如你呀!我那两个小秘,是换了又换后换到這两个才让我满意的,可加起来也顶不上你的小杨,你是从哪掏弄上手的?”

    方明边看她们开始下水,边得意地呵呵笑道:“這种事也是福气和运气,不是想找就能找到,可遇而不可求啊!”

    柳胖子拍拍方明地光膀子,点头笑道:“说得不错,是可遇不可求,还是你的运气好。”说罢就拉方明溜下水池,各向各的目标划去。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四十岁撞大运相邻的书:超级手机俏媒婆金屋藏帅流氓之风云再起白手起家天骄非正常人类事务所绝世好男人泡妞专家小黑传奇龙翔都市我的明星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