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七章 政改特区

【书名: 四十岁撞大运 第一百七十七章 政改特区 作者:阿福

强烈推荐:我真是大明星天字号保镖都市无上仙医权力巅峰超品相师宝瞳韩娱之秘密讯息阴阳超市     大家中午与老老党员们一块吃罢饭都回到了政府宾馆,有人通知下午没有活动安排,留在宾馆休息。

    方明休息起来,想到该趁着空档去拜访一下王书记。他先用宾馆内部电话联系了王书记,王书记正好也是刚休息起来听说他要来拜访很高兴。两人见面坐下泡了热茶,王书记便询问起他公司发展的情况,听了介绍很是诧异没料到他的集团公司发展的如此迅猛,衷心的对他连连恭贺。后王书记跟他探讨起集团的管理和运作,两人相聊甚欢谈了一下午,他觉得与王书记這一席畅谈真是受益匪浅。這次谈话对他公司日后得发展有很大的影响。

    在期间的闲谈中,两人虽然尽量避开首长来凤视察的话题,可王书记还是透露了一些信息。首长此次所要视察的地方,不是省市先安排的,都是首长制定。的凤城的反腐大风暴使凤城出了名,期中反腐的过程和方法引起了上面高度关注,上面同时也了解到李书记他们一系列改革整顿的措施,這些更令上面感兴趣,便指示省委不要干涉干扰他们的工作,并且与省委同时派员组成暗地驻凤城的观察组,观察了解上报李书记他们改革整顿的具体情况,可以说上面对凤城的情况有相当得了解。

    這令方明没想到的情况,解除了他前前后后的一些疑惑,有些明白了首长为啥要视察参观那些地方,也明白了张书记后来为啥不再干预李书记他们的工作。

    就在方明与王书记畅谈时,在一位首长下榻的套间客厅中,两位首长和三位随行领导,省委书记以及李书记和齐宇,這几个人也在畅谈。就這个小范围的谈话,却在十几日后对凤城县、对龙城市有着巨大的影响。

    谈话开始时首长们讲這几天的观感,在称赞的同时,也讲了他们个人的想法,并指出了他们认为不足和需要改进的地方,然后就凤城有关政治体制改革方面的一些问题深入探讨起来。

    在探讨中,李书记和齐宇结合凤城的改革情况认为,政治体制改革相对于经济体制改革已经大大滞后,影响甚至阻碍了经济体制改革进一步健康顺利的开展,政治体制改革必须加快步伐。及早解决深层次的矛盾。可涉及到深层次的问题和矛盾时,李书记和齐宇讲得吞吞吐吐,似意尤未尽的样子。首长们变鼓励他们大胆的讲,说這是党内同志间的交流和探讨,讲错也没关系,想法不成熟也没关系,不要存任何顾及。

    這么好的机会,李书记和齐宇本来就想大胆的讲出自己的想法和认识,但讲到关键处却不由得退缩,毕竟他们有些认识和看法与主流思想有差异。首长這样鼓励他们。他俩对视后豁出去了,由齐宇先大胆的开口。

    可齐宇讲时还是先表明這完全是个人的看法。然后没讲虚言套话直接进入正题。;他认为,深化政治体制改革的核心和关键是改善和提高党的执政能力,但一直以来存在几个误区,有观念和认识上的,有具体工作上的,不解决這几个误区。政治体制改革就难以进一步深化,深层次的问题和矛盾就难以解决。

    他重点讲了三个误区,首先是党的形象存在误区。

    党是由群众中的先进分子组成的,本来该是完全能代表群众意愿和利益的贴心人、带头人,是群众很容易接近并且可以倾诉衷肠的组织,为群众办好事办实事是党的应尽义务,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但却不图名不图力的忠实仆人。于就是党章的要求:“党除了工人阶级和最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没有自己特殊的利益。”

    在建国前,党正因为是有這样的信念和态度,才在极端恶劣的环境下不断的壮大,最终夺取了胜利,在任命心中树起了崇高的威望和不朽的丰碑,建国后带领人民群众克服了一个又一个的巨大困难,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奇迹。

    但到了后来,党在成绩面前骄傲了,党对自身地宣传经常是过分美化和颂扬。把党的形象树造的太过伟大。可在现实中,各地、各级、各部门长期以来总有一些党的领导干部在败坏党的形象,党的形象在局部或特定的时期内名不副实,宣传起到了反作用,造成暗地里骂声四起。

    最严重的时候是在文革时期。不仅是过分的美化党,而且还神话党,把党宣传成是永远伟大正确的,永远都不会犯错误。甚至还君主化,从里到外把党塑造为至高无上的封建君主,高呼万岁神圣不可冒犯,谁若不敬或有微词,就予以无情的打击。而且还曾经被占据高位的一小撮人恶意的利用,把党作为他们的挡箭牌去压制民主破坏法制,差一点就毁了我们的党。

    经过十一届三中全会的拨乱反正,实事求是的对党的历史和功过重新作了正确的评价,同时反对个人崇拜、美化、神化、君主化党的形象开始予以纠正。但到目前为止,這种形象并未得到很好地纠正,在宣传和实际工作中,仍然把党的形象摆得高不可攀,粉饰和颂扬的话不绝于耳。开口必是某党委的正确领导下,取得了這成绩那成绩,只讲功不讲过,有错不承认更不道歉,助长了党内自以为是、独断专行的思想,助长了虚夸假冒之风,是造成脱离群众的一个根源。如果与群众的关系愈来愈远,就难以恢复与群众的雨水之情,必会致使党的威信下降,支持率下降,进而也销弱了党的领导。

    形象问题也是党风问题,形象不正则党风难正,党风不正何谈深化政治体制改革?

    党章中说得好:“我们党的最大政治优势是密切联系群众,党执政后的最大危险是脱离群众。党风问题、党同人民群众联系问题是关系当存在的生死存亡问题。”所以,端正党风,就应该摆正党的形象,包括摆正党的领导干部个人形象。无论是党还是领导个人,都要实事求是的认识和对待自己,真正地放下架子到人民群众中间,做人民群众名副其实的贴心人和带头人。

    其次,党的性质存在误区:

    党的性质应该是群众组织,是代表最广大人民群众根本利益的群众组织。可长期以来,党实际上成为了事实上的政治机构,就连工会、团委、妇联、残联等等群众性的团体和组织,也变成门难进脸难看的官僚机构。

    群众组织与政权机构主要的区别是,政权机构靠的是权利去领导、制约和规范群众的行为,而群众组织则是靠号召力和影响力赢得群众的拥护,夺取了胜利。可执政后,手里有了权,越来越看重权利,也就逐渐地丢弃了非常宝贵的号召力和影响力,而号召力和影响力是靠脚踏实地地为人民利益想得来的,丢弃了号召力和影响力,也就丢失可脚踏实地的为人民服务的信念和宗旨,也必然克服不了官僚主义的作风,也必然难把群众利益放在了第一位,必然难同群众保持同甘共苦最密切的联系。

    因此,尽管我们党特殊,是执政党,但仍不能忘了群众组织的身份,要还党是群众组织的本来面貌,领导人民群众进行社会主义建设要少靠权利,多靠号召力和影响力。领导干部也不能耍官老爷威风,不能允许任何党员脱离群众,凌驾于群众之上。

    党的领导也存在误区:

    党的领导主要是政治、思想和组织的领导,党以自己正确组织形式和领导方法,以及党员的模范行动,去影响、组织和带领群众,实现领导作用。但在实际工作中,往往是忽视政治和思想上的领导,重视组织上的领导,觉得政治和思想上的领导费劲难做,组织上的领导易做威风。尤其是特别热衷于向各部门推荐和任命干部,甚至借机捞取好处中饱私囊。這样的领导态度,恰恰是本末倒置!

    政治领导,就是政治方向、政治原则、重大决策的领导,集中体现在党的路线、方针、政策的领导。如果党不能制定正确的路线、方针、政策,如何能使全社会不断地健康和顺利发展呢?思想领导,就是理论观点,思想方法以至于精神状态的领导,没有正确的思想领导,如何能制定和执行正确的政治路线和组织路线呢?

    组织领导则主要是通过干部的选拔和任用,对国家政权机构和社会团体进行有效控制和监督,保证党在政治和思想的领导不至落空。這固然很重要,但党取得政权之后,干部管理制度形成科学化和法制化,使干部的选拔和任用能严格依照科学的法制程序进行,使其符合党的意志,也即符合绝大多数人民群众的意愿,不再以个人的意志为转移。

    但在实际工作中,干部的选拔和任用往往不遵循或假遵循规章与制度,个人或少数人说了算,且在选任过程中有**行为,选出的干部不能符合党的意志和群众的意志,使党的组织领导作用不能正常发挥,也就更加削弱了政治和思想的领导。

    齐宇讲罢三个误区的长篇大论,首长们表示基本赞同,并说這也是一直思考要想法解决的重点和难题,问他们既然认识到這样的问题,如何才能走出误区,稳步快速地推进政治体制改革。

    李书记听了首长的表态,绷得很紧的神经才放松。现在首长问他们如何走出误区稳步推进政治体制改革,他赶忙从公文夹取出几份请示报告,分递给首长和领寻们,边递边笑道:“我们的想法都在這报告中。可能不很成熟,但我们希望得到批准,通过实践看是否可行。”

    一位首长接过翻了一下這四、五页的请示报告,呵呵笑道:“看来你们是早有准备啊,好,看一看你们有啥想法。”

    首长们和几位领导开始翻阅报告,李书记和齐宇心中志忑地看着首长和领导们的脸色。因为這报告中不仅有一些与现行政策不符甚至相违背的具体想法,而且还有一个大胆的请求。

    這些具体想法中,他们要继续精简机构裁减人员,而且力度会更大,有的部门要合并,有的要降级,有些不适应市场经济或不适合县城设立的虚空部门还准备要撤消。在想法中,比如工会、团委、妇联、残联等社会团体,都要恢复为群众组织的性质,负责人团体内实行选举制,其身份也不再具有机关人员的身份,转职的在任期内比照同伍机关负责人的待遇,任职届满时恢复其任职前的身份,鼓励相关社会人士兼职。还有进一步改进民主制度的一些思考,要进一步加强大人大的权力,使其名副其实地成为最高权力机关,并且乡镇长包括县长,法院院长,检察院检察长,要完全由选举产生,不搞先委派后选举。

    等等這些想法都与现行政策不尽相符。但最不相符的是他们关于改革凤城县干部人事管理制度的构想。其中有一直不可动摇的原则也有重大调整。他们认为现行干部人事管理制度存在不科学和不完善之处,事实并没才管好干部,而且是造成权力过于集中致使贪官泛滥的主要因素,有必要勇于检讨进一步完善。

    在他们的想法中,县委对干部地管理将要偏重于政治和思想上地管理和监督,除党内领导干部,以及必需由县委推荐的领导干部,其余都要实行分别和分类管理,县委不再具体推选任用。那些该选举产生的则进行选举,该公开考聘的则公开考聘。县委只对其进行政治和思想上的审查,审查是否合格都要出书面结论。這想法主要是针对县政府及所属各部门,也就是县委将不再具体插手行政机构這些权力部门的人事管理,建立一套独立自主的公务员考聘体系,建造一支在政治、思想上合格,具有部门特色和专业特长且较稳定的公务员队伍。

    他们大胆的请求是希望上面给予特殊政策来实践這些想法,认为经济体制改革初期因无现成经验可循,先设了经济特区搞实验摸索成功经验,政治体制改革比经济体制改革更无经验可循,更是摸着石头过河。很有必要设立政改特区搞实验。他们认为,在一个县搞实验,即使失败也对全局无大的影响。可却能提供极宝贵地经验。假若成功了,這并不比经济特区搞成功后的意义小。

    首长和领导们看得很认真,有时还翻到前面重看,终于都看完了,两位首长放下报告材科,相视后点头微笑了。

    其中一位首长对李书记和齐宇开口笑道:“我们的想法不谋而合啊!我们這次来,一方面是亲眼来看看,另一方面就是要给予你们特殊的政策,让你们大胆地探索。”

    李书记和齐宇志忑的心情一下变得惊喜激动,只听首长接着讲:“我们讲要创新。观念要创新,举措要创新,没有创新就没有发展。历史上,我们每一次巨大的成功和胜利,都是创新的结果。因循守旧代在的是落后,过去正确的以后水必永远正确,与时俱进才是我们最正确的工作态度。你们现在地创新工作已是到前头,效果也很好,如果没有特殊政策,你们也只能做到目前這一步了,确实难以继续深化。对你们新的想法,现在谁都不能判定对错,只有实践后才挑得出结论。所以,我们同意你们的报告。可用一个县搞实验,失败了固然影响不大,可成功后其示范意义也不大,县城毕竟有其局限性,缺乏广泛地代在性,要搞也得用一个市搞。一个市搞失败了也没关系,也不会对全局造成大影响,更何况也不可能完全失败,总有成功的地方,总结经验教训后肯定会全面成功的。

    首长讲到這里,盯着他俩笑道:“把龙城市交给你们搞实验,怎样,有信心吗?!”

    這真令李书记和齐宇没想到,他们更是激动!一个中等城市啊,复杂程度是一个县无法相比的,能承担起這一重任吗?他们一时无法答复。

    首长和领导们看出他们顾虑,另一位首长鼓励他们:“虽然你们在县里的经验无法照搬到市里,可本着你们扎扎实实的工作态度,本着一心为民的理念,充分依靠广大干部群众,找好准切入点,肯定能搞出成绩来。准备派几个调研组常驻龙城市,一方面是及时研究总结径脸,另一方面给你们提供理论上的帮助,也便于及时调整,即使出现了偏差,也便于及时调整,你们就放心大胆地干吧!”

    两位首长还在示在方方面面支持你们的工作,這是对他们无比的信任和期许,他们才没理由不承担這一重任,更何况能在更大范围内实现他们地抱负,也正是他们奋斗的理想。最后首长们让省里和省委书记全力支特,回去就召开紧急会仪,争取在十天内完成交接工作。

    方明他们在吃晚饭时没见到首长和李书记他们,更不可能知道龙城和风城即将发生的变化。第二天在早餐就餐时,仍没见首长们,而且连包括孔斌在内的随行人员也都一个不见,只乘下省市领导。有人透知,首长们已于昨天晚上离开风城,视察结束。

    能随便打手机了,方明赶忙先给雅静打手机解除地们的担心。

    她们果然非常担心,尤其是头两天,无论找谁都打探不到方明地访息,连晓敏都从京城紧赶回龙城,可她回来也一样,真把她们急死了!直到昨天,地们终于得到一点消息,有大领导视察风城,可能随领导视察了,稍稍心安又都回到风城打探详情,但只知道大领导视察风城是真,方明是否随行不能肯定,仍很着急。

    雅静接到方明的电话激动的没问两句就被晓敏抢去,她喳喳的连问一大堆,心安后说地们就在村里,问方明现在能回不能回?

    方明找到市委张书记,问他可不可以不回龙城?!同意后忙向一些省市领导告别,他绝不会想到這是最后一次向张书记告别。

    梅梅开车,晓敏和雅静到县政府接方明,等他一上车,晓敏就挥起粉拳拉打他的胸肺,嘴里同时骂着:“死方明!你知道不知道把我们差点急死?以为你真让人抓去了,這两天饭吃不香,觉也不安稳,吓死我们了!”

    雅静和梅梅的眼里同样透着关切,方明呵呵笑道:“那天把我还吓得够呛,真是虚惊一场。走吧,我给你们讲一讲這几天的事,太让人兴奋啦!”

    车开动了,雅静俯前身子托住梅梅的靠背,好奇地问方明:“陪的是谁啊?咋搞得這么玄?”

    当方明讲出都是陪谁后,她俩惊讶地张大了嘴,连梅梅都把车开得咯噔了一下,她们這下再也不奇怪为啥搞得玄了,可却兴奋激动地催他赶紧详细地讲。

    方明兴奋地讲着那天到学校视察参观的情况,晓敏和雅静听得太兴奋,不时地为丹俐叫好,最后方明笑道:“丹俐這次可是脸露大发了,你们等着看新闻吧,也许我也能露个小脸。”

    晓敏高兴地笑道:“好呀,這几天的新闻一天都不能落下,看看播出时有你没你,看看你是啥憨样?”她说罢就咯咯地笑了,还叫将梅到时把新闻节目录下来。

    回村进了家,方明先看望了父母,晓敏却在身旁揪着他的衣襟,让他长话短说,好上楼接着讲。

    方明讲了快一上午才全讲罢,最后晓敏问他:“为啥让你陪同?是大哥推荐的吗?”

    他嘿嘿笑道:“不是,我开始也以为是,可大哥说不是。我问了王书记,他说我在陪同视察的补充名单上,也不是省里定的。据王书记猜测,上面对凤城很了解,我是风城的传奇人物,凤城的变化与我有很大的缘故,可能是想看看我是个啥样。”

    晓敏马上嘻嘻笑道:“你是憨样呗,还用看?”然后摸着他的脸笑道:“雅静,看咱们憨方明有憨福,能陪人家那么大的首长视察,真了不起!”

    雅静笑道:“是啊!咱们方明真能在新闻中露一下脸,這下成全国名人了。”

    方明乐得哈哈笑道:“露两下也成不了名人,谁会记得我呀?”

    晓敏笑道:“你那憨样,看一眼就会记得。”话音一落,三人同时发出了欢乐的笑声。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四十岁撞大运相邻的书:超级手机俏媒婆金屋藏帅流氓之风云再起白手起家天骄非正常人类事务所绝世好男人泡妞专家小黑传奇龙翔都市我的明星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