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六章 真情道白

【书名: 四十岁撞大运 第一百七十六章 真情道白 作者:阿福

强烈推荐:权力巅峰宝瞳都市无上仙医天字号保镖韩娱之秘密讯息我真是大明星超品相师阴阳超市     這是首长来凤城视察的第三天,上午参观了凤城的一个移民新村,参观了开发区的两个新建项目,到十点半时,首长率众又上了车,不知下站到哪参观。

    方明正跟同车的几位领导谈笑着,忽看车队行驶上通往龙城的公路,他心想這大概就结束了凤城的视察,要到龙城视察了吧?可没多大一会儿,车队到他们村的路口时,竟拐上他们村的水泥路,他一下心喜若狂,原来是到他们村视察啊!

    他开始不能安坐了,异常地兴奋,开始胡思乱想。当村人看到他也陪着首长视察,个个的表情一定会是兴奋又羡慕,或许会大呼小叫喊他,那实在是光耀门楣啊!他还乱想,首长会不会到他家参观?若真去了那可是天大的喜事,父母还不知高兴激动成啥样?

    车队进了村他更加兴奋,自家的楼房近在眼前,可转眼间车队路他家门口而过,直向后山驶去,方明這才醒悟刚才是冲昏了头,這样子分明是到大风沟参观风力发电站。不过他没有太多的失望,参观了大风沟也算是参观了他们村,何况发电站还是他大哥的。

    大风沟果然风大,在电站内下了车,有院墙都挡不住凉冽的寒风,众人的衣衫就显得单薄了,个个都打了冷颤,样子瑟瑟的。等到众人到外面参观风电风车时,更是领教到這大风沟地寒风之大。若不是都穿好了站内准备的军棉大衣,恐怕无人能承受寒风悠然观景了。

    望不到头的狭长山沟,呈北高南低状,两边石山峭耸,眼前的坡底布排着上百台的风车,风车扇叶飞快旋转。只能看到三片巨大的扇叶晕花,如同朵朵巨型透空银花在沟内随风绽放,其景蔚为壮观!

    沟外是微风习习,這里却是寒风如潮,這奇特之处却是来自天然地形。北高南低形成很大地温差,温差造成的气压差形成风流,且沟两边走陡峭的山崖,两头又是敞开,相夹形成极好的穿沟风通道。一年四季都会大风不止。人们威叹大自然的神妙外,也感谢她送来如此好的风力发电场。

    孔斌介招沟内的风车现在只安装了不到五分之一的容量,年内预计全部安装完毕,那时沟内满眼是望不到头的风车,景色更加瑰丽。但真正地价值更是能相当于一个中型火力发电厂,清洁低廉的电能源源不断地从此产出,真可谓大自然恩赐的聚宝沟。

    首长参观的很有兴致,在孔斌等人的介招下,指指点点问得很详细。还问到是怎么发现這个宝沟的,孔斌便喊过方明。笑呵呵介绍這里原是当作荒沟无人问津的,若不是他与方明有缘结为兄弟,這宝沟不知深藏不露到啥时候?首长们笑夸他俩的结识很有传奇色彩。荒沟变宝沟,磁列蓝图化为宏伟现实。都在這一传奇之中,最后首长对众人讲,各地应多挖掘這类天然清洁能源,中国地域广大架构复杂,相信还有不少宝沟当荒沟废弃的。

    方明再无半点失望,能与首长们并肩站到一块谈话,记者围着不停地摄像、照相,很可能会在新闻中露脸的,她们看了肯定会兴奋地尖叫。他也多了显摆地资本。

    中午回宾馆吃的饭,饮后留了两个小时的午休时间,可方明却找他大哥兴奋地聊了一中午。下午又随首长和领导们到几个转制企业参观调研,其中不乏好措施,可给人感受最深地是县委和政府对企业的作用。

    过去县委和政府对企业是管得过死。大到书记、厂长(经理)的任免,小到企业中层干部的任免及企业的多数决策,都要做主干涉瞎指挥,政企严重不分,企业不能按市场规则自主经营,无法正常健康地发展。再后来,却对企业疏于管理,趁企业改制之机,听任县委、政府主要领寻和企业负责人合伙大肆吞噬瓜分国有和集体资产,导致国有和集体资产大量流失。

    现在呢?县委取消了所有国有和集体企业的脱岗专职书记,以及工会、妇联、团委等脱岗专职干部,撤销了中型企业的党委办等与企业经营无关的组织。彻底解放企业,还企业的本来面貌。企业就是企业,企业的性质和目的就是在市场经济中获得最大利益,尽可能更快更好地发展,一切增加负担阻碍企业发展的人和组织,必须整改顺应企业发展的需要。

    政府是切实做到负责任的政府,真正担负起作为国有企业产权主体的责任,按国家政策对企业进行严格监管,确保国有和集体企业资产不被蛀蚀。也不再干涩企业地正当决策和经营,更不插手企业的人事活动,企业按市场行为准则努力认真去经营即可,政府要的是企业的效益,要的是企业不断地发展壮大。

    最后在一个企业的会议室,集中了政府、几个企业和其他相关部门的负责人,就有关县级企业怎样健康顺利发展等问题进行了座谈、研讨。

    座谈中,有领导置疑凤城县委的做法,齐宇出面辩驳。他说,企业首先要解决在残酷的竟争中保证能存活的问题,然后是发展问题。在企业的经营活动中,就是尽可能减少成本增加利润,可在一样的竞争环境中,比人家多出许多与企业经营活动无关的部门和主事者,多出决策管理掣肘,未先竟争已先输一着。何况,与企业存活和发展无关的事情做得再好,如企业不能存活,這些必然会跟着云消烟散,做得再好有啥用?齐宇這样讲,谁都觉得這道理很浅显,置疑的找不到有力的理由来反驳。

    后来讨论又集中到企业产权的问题上,说县级企业,无论是国有还是集体,最主要是产权的主体不明晰,尤其是集体企业,几十年的变化早已失去原来的性质,找不到谁是集体了。国有,原来叫全民所有,看似人人所有,结果是谁管谁有,管理者当作了家财产,为所欲为、予取予夺几乎无人能管。集体,最初的集体名存实亡,同样是谁管谁有不符合情理。

    李书记讲了凤城的一些作法,首先对所有企业都重新作了产权鉴定,完全国有的,则归政府所有,政府要切实担负起产权主体责任,承担企业的最终责任,并将责任具体落实到相关部门;完全集体的,根据实际情况也划归政府,同样由政府认真交责;国有参股的股份制企业,则重新整改规范,然后严格按照股份制企业的经营理念和规则进行经营,其中对一些借股份改造之名,变相将原国有和集体资产划归个人所有的行为进行了严肃查处。

    李书记他们也承认,对企业的监管中,还有许多矛盾和问题亟待解决,有的一时还不好解决。比如有没有更好的监管方式,既有利于企业的管理和发展,又能保证资产不流失不被糟蹋;怎样能选拔或招聘到优秀的企业经营管理人员,对优秀的企业经营者该如何奖励,如何把经营者的个人利益和企业利益很好地结合到一块;……等问题。最后他讲,很多的矛盾和问题都需进一步转变观念解放思想认真研究探索加以解决,凤城的经济体制改革任务还很艰巨。

    讨论的很迟了,企业的存活和发展才是硬道理這一认识形成共识,离开這个一切都是空谈胡搞。方明和首长们一样,没参与讨论,很认真地听着思索着,他还结合自己的企业考虑反思着。

    第四天上午,参观凤城县城,先参观的是东南街区。

    县城四条主要街道除了变得非常整浩干净外,其他的变化不大,可街区里面的变化非常巨大。整个东南街区新统一改建的建筑都是西洋式建筑,街区井字型内街道比县城四条主街道还宽,内街道两旁的新楼有二层、有三层,也有六层以上的高楼,整体风貌错落有致别具一格,其中就有方明的建筑公司承建的。

    坐车穿过主街道进到内街道后,与方明挨着的几位领导奇怪地问他這当地人:“为啥不先改造扩建县城主街道?进了這儿再看主街道,简直进是从县城进了城市,整体上太不协调了,不好!”

    方明笑道:“他们這是考虑实际量力而行,要把钱花在最当用之处,最能改善城镇居民生活质量的她方。因为全部改造扩建四条主街道,工程太过浩太,他们目前的力量不足。可旧街区多是平房,改造成本低,现在有能力搞。四个街区内过去新旧房混杂,街道混乱,基础设施几乎没有,到了雨季遍地泥泞,走都没法走。绝大多数县城人又都聚居在這里,他们认为改造主街道是花样文章,改造旧街区才是实实在在地造福于民。”

    领导们都点了点头,其中一位领导叹道:“這几天的参观,处处能感受导凤城县委和政府都是在为民着想,這是你们凤城之福,也是凤城人民之福啊!”

    方明高兴地呵呵笑道:“等领导们一会儿全部参观完罢,這种感受肯定会更深更强烈!”

    “真的吗?”领导们的脸上都露出期待的神色。

    车队在街区内的街上缓缓行驶,方明指着街边挂满各色广告的商铺对领导笑道:“這里过去都是居民区,没有多大的商业价值,改造后升值非常大,因为這次旧城改造有很大一批居民发了财,全县城一下多出好几百位百万富翁。”怕他们不解其意,方明紧接着说:“就像這些临街的居民户,过去不值钱的地皮和房屋,這次多卖出好几倍的价钱。有的没卖换成了新楼,仅三间二层楼的商铺,投资三四十万,新楼就能值一百四五十万,初祖收益每年至少三万,有十多年就赚回了投资。”

    说到這儿方明呵呵笑了,接着又说:“這次旧城改造可有意思了,过去很多普普通通的人家,沾了位置的光,做梦都没想到一步跨成为富翁,把过去邻居中比他们强的人家眼红的不得了。”几位领导听了也觉得有趣,都呵呵乐了。

    车队绕过了三个十字街口,每个街口都有街心花园,花园内建有造型美观又别致的西式雕塑和凉亭,还有一些儿童玩的固定玩具。可能是出于安全考虑园内现在都空无一人,不过现在是初春时节,上午还挺冷,就是正常情况下园内的人也不会有多少。车队还专门绕行了街区里的居民区,因为這里只是增修了公共设施,改善了出行环境,并未进行彻底改造,与外面街道相比,就狠显得陈旧不雅。但這里都已做了严格规划,随着凤城经济的快速发展和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用不了几年。或修或重建会同样变美丽。

    车队在第四个街口靠西南角停下,等方明他们下车聚到首长们不远处时,首长们正顺着李书记地指点。观看着东北角那片稍远处半露的欧式建筑,那建筑的层顶很高、很尖。方明识得那里是天主教堂,也是去年刚落成地,虽不算太大,确实到外面请這方面专家设计的。很正规的一座天主教堂。

    李书记介绍。凤城过去有一座天主教堂文革时砸毁了,如今凤城信耶稣的越来越多,這次改造旧城,由政府担大头,加上教徒门地捐款修建了這座教堂。政府为此不少投资,這一方面是对过去砸毁教堂的补偿,另一方面是落实宗教信仰地政策。

    一位首长又询问了李书记一些情况后,回头对众人讲:“我们的政策一直是信仰自由,过去在這方面有严重的错误,改正错误不光是允许宗教徒合法地信教,更应该为他们正当的宗教活动提供帮助,宗教徒也是人民地一部分嘛,为他们服务同样是党和政府义不容辞地职责。凤城此举很好,而凤城县委的态度也很正确,有党员信教的,要么脱党要么脱教,二者必须选其一,這点就是不能有半点含糊!”

    首长说罢,随众跟着李书记向一旁的一个小区走去,小区楼门上有金色字牌。写着“凤城县第一安居小区”。小区内有十几栋六层新建居民楼,区内的环境设计建设的很优美,众人到区内路中央站住,四下打量且听李书记介绍。

    在這次旧城改造的准备阶段,县里度县城内所有危旧房进行了调查摸底登记,在改造时,无论是否在改造范围,一律予以拆迁,這小区就是专门安置這些拆迁户的。在這一政策中,先对每一间危旧房进行公开评估作价,由政府以尽可能优惠的价格购买后拆除。同时,政府已预先设计出新居楼群,新居的平米售价限定在较低的价位上,比同类商品房低了一半还多,实际造价不足部分由政府予以补贴。然后,政府与拆迁户签订拆迁合同,旧房价抵顶到新房价种,对于那些连抵顶后的不足部分都一次付不起的居民,还有延期付款政策。

    站在李书记身边的一位大领导听后笑道:“這做法特别,高价买他的危旧房,再贴钱低价卖他们新居,這样做你们县政府也真是够大方啊,当初是怎么考虑的?”

    李书记笑道:“我们先考虑的是,如果发生自然灾害造成危旧房屋倒塌,就有损伤人命的可能,出现這种情况不仅是我们政府的严重失职,政府还要出钱出物救灾,政府照样要贴钱,那时贴就不如现在贴了,所以就将危旧房拆迁列入旧城改造计划中,并作为重点。又因为住那种危旧房的肯定是城镇的贫困户,通过這次拆迁解决了他们住和行的大问题,为我们制定的城镇居民在五年内全部脱贫达小康打下了良好基础,眼前看十大放了些,但从长远地看是符合我们的方针和目标的。”

    這位领导点头赞许,一位首长笑道:“考虑的很对,预防比补救更重要,可我们很多领导,对危情认识不足,预防的功夫做得不到家,灾害发生时措手不及损失巨大。同志们,就应该向凤城县委和政府這样,把群众的安危放在首位,一切工作的出发点都要有利于提高人民群众的生活水平,這才是我们的责任和使命,那些表面花哨可对大多数群众没利益的建设,都是劳民伤财!”

    首长的高度评价,方明看到李书记和齐宇他们這几位县领导都挺激动。他为他们高兴,更为齐宇高兴,因为這里面有齐宇很大的心血和功劳,也因齐宇是他最好的朋友,短短两年的时间,他俩在不同领域都取得了辉煌成就,而且今后会更辉煌,他当然会非常高兴!

    入户走访了几户居民家,都是两室一厅近八十平米的小居室,屋里的装潢非常简单,摆饰也挺简陋,可都打扫的干干净净感觉好住。居民们都非常激动地接待众位领导,问到满意否?他们回答非常满意,想都没想过能住上這么好的房。再没有比這更令他满意了。也都一致感谢县委和政府,还赞政府针对他们的一些扶贫政策,收入比过去又多又稳定。

    其中有一户是农村进城买了两间为防居住地。最初以过去的经验认为這政策绝对惠顾不到他们头上,现在万分感谢县委和政府一视同仁地对待他们,说道激动处竟哽噎地说不出话来,感动了在场所有人。大家都更真切地感受到凤城县委、政府脚踏实地为民办实事,這样的县委和政府。這样地干部。咋能不赢取群众的拥戴呢?若都像這样还会担心亡党亡国吗?

    众人从這里出来,又驱车到了西北街区参观,西北街区为了不破坏那座已列为国家重点保护的寺院,改造的所有建筑都是仿古建筑,包括街心花园种的亭台楼阁都是仿古地。而且高度都不允许超过寺院主建筑地高度。但新的仿古建筑,外表虽是仿古的,内里都是现代化的设计,连有些建筑屋顶上的仿琉璃瓦,竟然是用一大片一大片的特制发电热水器组拼地。

    寺院早已修缮过,文革砸毁的佛像也都重塑了金身,可以前除了领导来参观一直没对信徒和群众开放,如今又整修了一番已对外开放。但這次首长们没有进去参观,车队从庙前缓缓驶过,直接到了目的地——凤城夕阳红宾馆。

    叫的是宾馆。实际与干休所的性质差不多,现在入住的多数是离休干部,还有一部分是凤城解放前入党的老党员,有老伴的都带着老伴,只是叫宾馆比干休所好听气派。宾馆坐落在西北街区中心位置。同样是仿古建筑,内有挺大的中市花园,外表古色古香景致很好。

    说宾馆也很有道理,很多管理是按照宾馆模式进行管理,住在這里真地很享受。每月吃穿住费用也很低,单身老干部是本人工资的百分之五十,平均在600元左右;带老伴的,是本人工资的百分之七十;没有工资地老党员,享受同样的待遇,费用则有政府全包,采用的是自愿入住式,可够条件的没有一个不愿来住的,种种好处太多了。

    有一次齐宇和方明闲谈到這个宾馆时,方明觉得他们的做法费解,老干部工资挺高,药费全报,生活还算可以,至于有的人孩子们照顾得不好,那只能怪他们生的孩子不孝顺,政府有啥必要投巨款建這个,每月还要补贴不少费用?方明还对很多老干部有看法,他们在位时耀武扬威很不清廉,這样搞不是太便宜他们了吗?还有那些一直没工作的解放前老党员,上面的政策也没给他们這么高的标准的待遇,這不是花钱找罪受么?

    当时齐宇的回答是:他们个人的功过是他们个人的问题,可老干部整体地讲是创造共和国的功臣,他们如今多是古稀以上的老人,且一天比一天少了,党和政府若照顾不好他们的生活那就是忘本。如果再像过去,卡着推着不给他们解决药费,那更是对历史的背叛!至于没工作的老党员,既然是**执政的国家,他们当是不怕牺牲入党为党工作,哪能把他们抛弃?何况他们虽没有正式工作,当农民也好,当临时工也好,同样是为社会创造财富做贡献,他们同样有权力的到這种享受。

    齐宇当时讲的振振有词,方明也就无话可说。今天首长率众来這儿还预先准备了慰问品,這说明首长和凤城县委态度是一致的。

    众人带着慰问品沿房间慰问,這些老人们事先不知道是這么高的首长来,个个都喜出望外异常激动,房间的设施都是按宾馆设计的,的确舒适,他们都说临死的人还享了大福,再三向首长表示感谢党和政府对他们的关怀,感谢党培养了李书记他们這样的好干部。

    有一部分老干部在活动室,众人又去那儿进行慰问。发完慰问品,首长和六七位老干部坐下亲切交谈,嘘寒问暖关切他们的生活和身体状况。

    有位老同志突然拉着椅子坐到首长面前激动地说:“我有几句心里话憋在心里好久了,想跟首长们谈一谈不知道可以不可以,有没有时间?”

    首长们亲切地笑着说当然可以,并说中午本来就准备在這儿和诸位老同志一起吃饭,有话就请他讲吧。

    這位老同志仍激动地说:“凤城过去的情况不知道首长知道不知道?实在是太**啦!买官卖官到了明码标价的地步,猖狂到了极点,让人无法看下去,实在是忍无可忍!我是四七年参军的,经历过淮海战役,经历过抗美援朝,眼看战友们用鲜血换来的胜利果实被他们胡糟蹋,就要断送在他们手里,真是非常心疼啊!”

    老人干瘦的拳头捶打着胸脯,老泪已是纵横,在场人无不感动。

    可老人又说:“心疼,忍无可忍,但就是没有脸也没有勇气告他们。出现那状况怪谁呢?像我這老家伙就有责任啊!坏头就是我们带的啊!我七十年代中期担任凤城县委副书记,一直干到八十年代底,当时的行为虽没有他们那么恶劣,可毕竟是我们先搞的以权谋私。那时我们个人想多享受不说,还利用职权为子女创造升学条件、当官的条件。干了這些,还认为我们对革命有功,做這些完全应当。可接我们班的很多就是我们這样安排的子女啊,以权谋私在他们手中变本加厉,直到发展成贪赃枉法,买官卖官,這难道不是我们一手造成的?而且,到实在看不下去的时候,一方面是看在眼里疼在心上,一方面还享受着子女贪赃得来的钱财,所以就没脸也没勇气反对他们。现在想起来,我们真是罪魁祸首,对不起党,对不起牺牲的战友啊!”

    老人這番自我剖析,听的人内心很震撼。

    老人又讲:“凤城大反腐,我的一个儿子栽进去了,我一点都不怨恨新县委,是他罪有应得!這都是我造成的,罪也有我一份,可新县委现在却照顾得我们這么周到舒适,受之有愧啊!”

    看着悲切的老人,连首长都不知道咋安慰他。

    老人抹抹眼泪又讲:“凤城现在变得非常好,不知首长们看到了没有?”首长们缓缓点头,老人捉住首长的手,激动地说:“真的是变好啦,這都是有目共睹,没有人说不好的,让我们這些有罪的老家伙重新看到了希望,高兴我们传统的优良作风又回来拉!我是将死之人能看到這些死而无憾!今天见到了首长,就想把這些憋在心里的话讲出来,讲出来我就痛快啦,最后我再说两句,希望首长们想想办法,咋才能让所有的地方都能有现在凤城這样的好领导,让所有人都过上這舒心幸福的日子。”

    這真是发自肺腑的真情道白,连对他们有成见的方明也感动不已!

    首长紧握老人的手摇动着,真诚地回答:“能的!我们现在的改革和整顿,就是要早就许许多多像他们這样的干部,就是要让所有人都过上和谐美好的生活,请您相信我们吧!”

    在场所有人都激动兴奋地鼓起掌来。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四十岁撞大运相邻的书:超级手机俏媒婆金屋藏帅流氓之风云再起白手起家天骄非正常人类事务所绝世好男人泡妞专家小黑传奇龙翔都市我的明星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