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一章 美人祈孕

【书名: 四十岁撞大运 第一百七十一章 美人祈孕 作者:阿福

强烈推荐:都市无上仙医天字号保镖权力巅峰我真是大明星宝瞳超品相师韩娱之秘密讯息阴阳超市     方明绷着面孔对水儿说:“不行”

    水儿眨了眨美丽的大眼,噘起可爱的红唇,可怜兮兮地说:“那您还想要人家怎样嘛?”

    他一本正经地说:“让我以后再别找美女,這对我是多大的损失?明知找美女是我最大的爱好,你用早就答应好的三年剥夺我的爱好,太便宜了吧?”

    水儿俏脸红红,委屈地说:“那是您欺负人家,人家迫不得已才答应的嘛,那人家再加两年好不好?這样就是八年了,到那时我就三十岁,变老变丑了,您也该不稀罕了,這行了吧?”

    方明再也绷不住了,把她抱进怀中,亲亲她的俏脸说:“三十岁能叫老?那时才正是女人最迷人的时候。你看你灵儿姐,三十好几两个孩子的妈妈了,现在还是水灵灵像三十不到的,多年轻多迷人!你三十岁时肯定比现在更有风度,更加漂亮。别说你三十岁,就是到了六十岁也是大美人,若还肯跟我,我照样喜欢。”

    水儿听着高兴,扬眉笑问:“真的?人家六十岁您也喜欢?”

    他呵呵笑道:“当然是真的!可那时你们还俏少着呢,我恐怕己是黄土埋人了。”

    丹儿立即插嘴驳道:“胡说!大哥那时才八十岁嘛,现在只要不得那种坏病,活到九十岁也很容易。大哥九十多岁时我也七十多岁了,俏少啥呀?我至少还能跟大哥四十年,如果那时大哥真不在了,我和梅丫头也老得动弹不了啦,我们就记住吃饱喝足等死了。梅丫头,是不是呀?嘻嘻……”

    梅梅却笑道:“不是,叔叔能活一百多岁。我活到八十岁就行了,正好跟叔叔一辈子。”

    方明听她俩真情表白,乐呵呵地笑着。

    水儿见她俩是了括题,冲方明娇笑道:“看两位妹妹对您的情意多深,您为了她们的希望就该活到一百多岁,可为了這目标您也该有所节制啊!您还没说同意不同意我们的要求啊?”

    方明爽快他回答:“好!那就听你们的,我说到保证做到!”

    “傲…!”三女的威逼利诱之计成功了,兴奋地欢叫跳起来。

    “哎哎哎!你们先别高兴的太早了,光是水儿他条件能饶你们?快脱了衣服准备屁股开花,交待出谁是主谋。主谋要多挨几下。”

    三女一听面面相觑嘻嘻笑起来,丹儿忽止住笑挺身说道:“好汉做事敢作敢当,是我出的主意,大哥想咋打就咋打!”说罢一副英勇赴难的样子,动手脱衣之时也让她俩快脱。

    方明没想到猜错了,竟然是丹儿的主谋。转而一想也对,她和水儿认识后见到他时,说到水儿话语中的醋意很浓,在他的寝室一块厮混了两个中午才好一点。這也是他让梅梅一直陪着水儿在這儿的原因。好让她俩尽快相处成一对好姐妹。结果好姐妹是相处成了,却给他来了這么一手。

    丹儿带头光溜溜地趴在大床上,三人并排趴着你看我我看你,嘻嘻哈哈等待刑罚上臀。

    這白花花的三具美酮,任谁看了都会垂涎三尺,能一饱眼福就已是艳福不浅,哪还舍得辣手摧花?可方明熟视无睹。不客气地举掌依次朝六瓣香艳粉臀击去,床上马上噼噼啪啪、叽叽嘎嘎之声不绝于耳,一瓣瓣都是那么滑嫩筋颤,他好过手瘾!

    方明的女人们,包括晓敏大多受过他這种“惩罚”,可她们毫不反扰,反而还叽叽嘎嘎乐在其中,這更助长了他的“恶行”。惯成了“恶癖”,动不动就要令她们屁股开花。三娇女扭动身子嘎嘎大笑不已,浑圆白嫩地美臀被拍打的变得嫣红,看着更加香艳,他手瘾一过口瘾又上来了。招呼都没打一声就狠下狼口。

    大床上顿时尖呼娇叫响作一片,整齐的排列也乱了营。先被咬得尖叫着弓起身欲逃,未被咬得听声扭头发现不妙,想逃时却被他捉着腿跑不了,臀上吃疼后嘎嘎大笑地奋力挣扎。他也太贪了,三人都咬罢了觉得不过瘾,还想再轮一遍,结果顾此失彼被三人一一挣脱,叽叽尖笑着抱臀鼠窜进浴室。但浴室照样不安全,三人又被擒获在大浴缸中……

    半夜方明起来方便时,还记得那屋有个灵儿,进去钻进被窝中,灵儿果然早已为他脱光了身子,敞开胸怀无比温柔地接纳他。单独与灵儿在一起,虽没有了四人欢闹的兴奋与刺激,可更能深刻地感受這娇美女人那特有妩媚和温存,如泡在蜜罐中特别地温馨甜蜜。

    方明在锦口连待了三天,白天老实地待在厂里干点正径公事,晚上就到美容厅谋些甜蜜又开心的题事。

    水儿看来也迷恋上這种生话,每天晚上要去美容厅时,都显得特别兴奋。在床上一龙三凤颠鸾倒凤热闹又有趣,刺激又舒爽,她未经那种老旧的婚姻生话直接步入了放纵的**游戏中,极大他领略享受到性的快乐和美妙。就是不在床上她也觉得其乐无穷,香车、锦衣、玉食和美酒,无论那一种都能令她陶醉。不仅如此,五个人混在一起讲笑话逗乐子,欢声笑语连连不断,身心欢乐的再也记不得世俗观念,对自己地牺牲再无怨悔。

    梅梅则是迷恋上了摄影、摄像,她那天第一次没推没让就接了方明他地红包,第二天上午独自带了保镖进了一趟京城,购回一套高壮档数码照相设备。回来后,有了闲空就摆弄灵儿、水儿、丹儿三人,当然她也被水儿和丹儿摆弄,拍摄了很多照片。方明有两个晚上也跟着大饱眼福,看到了她们穿不同服装、摆不同姿势、露不同神态的万种风情。他还大加鼓励梅梅拍些性感香艳镜头,把她们的青春美丽永久保留下来,等到七老八十时翻出来回味這美好时光。這主意诱人,她们也热情响应,还连一些羞人的嬉闹能头也拍摄下来,在水儿的指教下,梅梅秘密保存在她的专用手提电脑中。

    方明离开前安排水儿和格梅回家过年,可格格不愿回去,说跟着他过年比回家过年热闹,方明自然乐意她留下。水儿必须要回去,她要参加哥哥的婚礼,方明不仅给她安排一名保镖随行,还让他带那辆赶野车回去,还随灵儿她们硬是给她哥备了丰厚贺礼。

    年是在村里过地,晓敏的大姐、二姐两家人也回了,她们是到别墅陪父母过。孔斌夫妇和杨向仅比孩子达来了好几天,初夕那天才来的,困为孔斌一直忙个不停,最让他忙得还是磁悬浮列车。

    這条磁列全线开通這营一个月以来大获成功,证明了当初的创意非常正确。

    国家无偿提供土他,通过房地产商业运作能筹集到足够的建设资金,顺利建成通车;充分开发站点的商业价值,财源滚滚保征了磁列能正常营运;将沿线各站点设计为京城的城市延伸部分,吸引大批在京城工作的人员转移到站点居住,保征了磁列营运地必要负荷。一个月的车票收入合算后,足够承担百分之六十的营运成本,加上站点商业收入,当月就有可观赢利,不说其巨大的社会效益和价值,仅此就让投赞方兴奋不己。

    孔斌和方明闲尘下来谈得多是磁列,齐宇夫妇上来拜年时,更是离不开這个括题。

    受這条磁列线成功营运的鼓舞,磁列集团已决定在京城北、东、南再开三条,南、北都是五百公里,是按一个小时地行程设计的,东则是直通天津,分别与京城北、东、南三个方向的地铁终点站相连。全部建成后,通过磁列与地铁,一下把京城沿四个方向大幅度扩展,专家们计算,能极大他减少京城内的城市扩展建设费用,腾出的巨额资金会把京城建设改造的更美观更先进,将会无可争议地成为世界上最宏伟最发达的大都会!

    他们畅想這些时兴奋地眉飞色舞,孔斌兴致勃勃地讲着上面非常支持這一设想,已初步通过他们的方案,不出意外的话,明年下半年就可三线同时开工。好消息不仅這些,全国其他一些大都市也被深深吸引,已纷纷开始组织专家进行调研,非常有意借鉴這一模式。

    這条磁列的全线开通,如他们所料,给乐园带来了大批游客,年前又连下几场大雪,山上的雪场游客如云,连春节這传统团圆佳节也是天天客满,包括村里方明外甥经营的小店也是人来人往很是火热。

    到了初六,孔斌就携夫人们急匆匆离开。他们刚走,方明迎来另一个尊贵客人,说加入也合适,是*大美人赶来与他们团聚喜庆佳节。但不能在村里接待她,方明只携晓*和雅静,带着梅梅上磁列与她会合,一同回到龙城的家里。

    李大美人踏进门就欣喜地娇呼:“哇!好漂亮哇,真的是水晶宫耶!”

    再嗲的语气从李大美人口中叫出,都是那么好听自然,方明觉得她自从加进這个特殊家庭组合后,比以前单独跟他在一起撒娇还撒得多,在晓敏和雅静面前扮演着俏皮可爱的妹妹,深得她二人喜爱。

    方明他们三个先带她从门口的屋子开始参观,每进一个屋子她就赞叹不已,能得到她這见多识广的夸赞,他们非常高兴。

    最后进了方明的卧室,李大美人就打开梅梅和她的那位贴身保镖先送进来的两个行李箱,从中拿出给她们买的衣服,晓敏和雅静嘴里道着客气话,脸上却露出欢欣的笑容。礼物人人有份,竟还给梅梅买了两套高档内衣。给晓敏和雅静的时装是按她俩的身高和三围订做的,非常合身,她俩试穿时夸她的眼光,也夸她的服装设计师。

    后来晓敏打开衣柜给李大美人腾衣架,她们边帮着收拾边对她的衣服品头论足,方明乐呵呵地坐在沙发上看着她们,对她们一谈论起這些就嘻嘻哈哈地没完没了一点都不嫌得烦。他這次和梅梅的待遇一样,得到的也是两套高档内衣,可他仍然非常高兴,李大美人已把他自己当作礼物送来了,还会有比這无价之宝更能令他满意的?

    上午十点多进门的,她们三个收拾好换上居家便服已是十一点半,嘻嘻哈哈磨蹭了一个半小时。

    晓敏对李大美人说道:“欣欣。我和你静姐姐出去订饭,你和你明哥哥亲热一会儿吧。你看他从一见到你,眼睛就没离开过你,你也老拿眼偷瞧他,也想他了吧?”

    李大美人娇媚大方的笑道:“是啊,也想敏姐姐和静姐姐呀,跟你们在一块太开心了,這几个月没有一天不想你们的,特别是拍戏累的时候,更怀恋咱们在一块的每一刻,那日子太温馨太欢乐啦!”

    晓敏咯咯笑道:“那你就在你明哥哥的怀里怀恋吧,菜好了我们来叫你们。

    果然,她俩一出去,李大美人娇叫着“明哥哥”,扑进了他的怀中激情热吻起来……。两人都想进一步亲热,可都知道不是时机,只能互相热切地抚摸着。

    李大美人偎在他的怀中,满脸绯红地对他娇语:“明哥哥,你這几天要少喝酒哦,每次最多不能超过两杯红酒。”

    方明地大手在她娇嫩处抚摸着,不解地呵呵笑问:“为啥?”

    一只纤纤玉手抚着他的脸,双眸闪着兴奋的荧光,媚笑道:“人家想要孩子了,当然是想让明哥哥给人家,所以就不让你多喝酒,让人家怀个健康漂亮的孩子。”

    大明星心甘情愿主动提出想怀上他的孩子,他听了既惊又喜,还有点不敢相信自己地耳朵,瞪眼看着她问道:“没听错吧?欣欣這是说想怀我的孩子,可能吗?”

    “你愣啥?”李大美人嘻嘻娇笑着刮着他的鼻子,“没听明白?人家想怀上你的孩子,不愿意吗?”

    他听真切了,受宠若惊忙地笑道:“愿意是愿意,可我没想到啊!”

    “嘻嘻,你当然想不到了,我也是和父母在一块多年才想到的。过年与哥哥、姐姐和弟弟都回到父母身边,他们都带着儿女,就人家形单孓影,与家里的气氛格格不入,父母看我的眼神里露着忧虑。人家估计在這三年五年里,绝对不会有找其他男人成家的念头,想要一个孩子只有怀你的了。人家也愿意怀明哥哥的,生个女的就像我,漂漂亮亮,生个男的就像你,一个憨憨的小公牛,咯咯……。”

    她大声笑罢忽叹道:“唉!人家现在就是怀了孩子已属高龄孕妇,若现在不怀,以后恐怕永远也不可能怀了,也就永远不可能有自己的亲骨肉了。过去很少想這个,就是想到了也不当一回事,可今年想到這个心里特别不是滋味,强烈的想有一个自己的孩子。”

    她這几句话语掉幽幽,严重透出一种说不清的味道,说忧伤有点过了,寂寞也不像,较恰当的是一种失落或无奈。方明手中原来的动作已停了片刻,后把在她怀中的手拉出来轻抚她的柔发,紧盯着她变得恬静的俏脸。

    李大美人明亮的美眸看着他又说:“明哥哥,跟你们在一块有了一种已成家的感觉,你们的家就像人家的家,欢乐温馨,常让人家挂念眷恋,可能年前這种恋家的情绪也是一个缘由吧。还有一个缘由,這次的戏中扮演的是一位单亲妈妈,那个小女孩也像倩倩那么大,那么可爱,拍戏时好像真的找到了母亲的感觉,比以往的几次都真切,都强烈。想做母亲,不知咋的,也就更加想念你,非常想怀上一个明哥哥的孩子,有几次恨不能马上见到你,马上让你给人家怀上。”

    他喜中有忧,微微笑道:“你有這个心,我觉得太荣幸了!可這得跟她们俩商量吧?瞒是瞒不过的。”

    李大美人妩媚地笑道:“干吗要瞒啊?人家本来就打算跟你说好后,再私下跟两位姐姐商量。就今天,人家找机会就说,两位姐姐的人都那么好,肯定会同意的。大公牛,你放心吧,先装着不知,嘻嘻,只要每次把那个都给了人家就行啊!”

    听着她说罢咯咯地娇笑,方明心里美滋滋的,如果晓敏和雅静真的同意了,這该是件好事吧?泥腿子穷小子出身的他,除了能在李大美人高贵肥沃的土地上耕耘,还能播种留苗,真值得骄傲和荣耀!可他又想到了一些事,遂笑问道:“你不是戏还没拍完吗?对怀孕有没有影响?再说,你敢对外公开怀了孕?”

    李大美人嘻嘻笑道:“這个人家都想过了,如果這次就能怀上,這部戏都是文戏,外景的环境和条件都挺好,对胎儿也没啥影响。正好再有三个月戏就拍完了,到那时肚子还没显出来,就找个借口宣布息影两年,隐居起来专心生养孩子。等复出时,人家就把孩子带着,公开承认是自己生的,可绝对保密你的父亲身份,孩子也不跟你姓,你不会觉得遗憾委屈吧?”她下颚支在他的胸上,笑盈盈地抬眼问着。

    方明亲吻一下她明镜的宽额,充满柔情地笑道:“哪会呢?孩子是我的,這就让我荣幸万分了,哪还敢再奢望其他的?”说罢紧紧吻上她送上来的香唇,心里最担忧的不存在了,吻得香甜投入。

    不能正大光明地给她的孩子当父亲,他是遗憾啊!可真的不会觉得委屈,而且他乐意委屈,他怕就怕把他的身份公开了,成为沸沸扬扬的绯闻人物。

    “嗯!咳咳!”门口响了两声重重的嗯咳声,接着是一串银铃般的咯咯娇笑声,惊开了這对热烈缠绵的男女。

    “还没亲热够?那就等吃罢饭亲热吧!”晓敏站在门口笑嘻嘻说道。

    李大美人拢拢散发,朝晓敏撒娇道:“是呀!跟明哥哥永远都亲热不够,敏姐姐也是吧?你们都亲热了二十多年,现在还是這么恩恩爱爱,让欣欣羡慕死了!”

    晓敏看着他俩站起来整理衣衫,咯咯笑道:“你這么羡慕?好吧,那吃罢饭都让给你,我们和他亲热腻了。”

    李大美人亲热地挽住晓敏的手臂,冲她媚笑道:“敏姐姐骗人,明哥哥這么有趣,欣欣看你们下辈子都亲热不够,咯咯……”

    她俩前面嘻嘻哈哈地说笑,方明乐呵呵的跟在后面,到了餐厅,他们也不避梅梅,佳肴美酒成了他们调笑得佐料。

    欢快地吃罢,李大美人就急切地想上他们说的“鸟巢”,上去后“哇哇”地欢叫,说比想象的还漂亮百倍。

    “鸟巢”周边,摆放着一盆盆下边植物棚培植的奇花异草,有大有小有高有矮,还有青藤挂着花朵攀顶垂吊,俨然是下边缩小了的植物棚。花草争奇斗艳竞相绽开,李大美人像个欢快的小女孩,赤足踏在漆亮的木地板上,沿花盆转去,时而就俯身很嗅一气,赞這个美,夸那个香,雅静满面笑容地为她解说這些花草名称和特性。

    他们聚坐到中央洁白厚厚的长羊毛地毯上,李大美人兴奋地仰望天空,明媚的阳光照在她艳丽无比的俏脸上,比最鲜艳的那几朵花还娇艳。

    “阳光不刺眼,晒得暖洋洋真舒服哎。”方明得意地笑道:“這是发电玻璃,吸收过滤掉一部分强光,所以不刺眼也晒得不厉害。”

    李大美人扭头娇媚地笑问他:“是吗?那紫外线也能过滤吗?”

    “是啊,也过滤不少。”

    李大美人双眸闪闪发光,娇叫道:“啊!那太好了,這不是最好的氧吧和日光浴室吗?敏姐姐,静姐姐,咱们快脱衣吧,脱光晒肯定非常舒服。”

    方明随即赞成,被晓敏嗔骂后,见李大美人已站起来准备脱衣,他便先扑向晓敏,欲强行脱掉她的衣服,“鸟巢”响起了晓敏的娇声尖叫,他期待的好戏开场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四十岁撞大运相邻的书:超级手机俏媒婆金屋藏帅流氓之风云再起白手起家天骄非正常人类事务所绝世好男人泡妞专家小黑传奇龙翔都市我的明星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