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章 威迫利诱

【书名: 四十岁撞大运 第一百七十章 威迫利诱 作者:阿福

强烈推荐:韩娱之秘密讯息宝瞳权力巅峰都市无上仙医天字号保镖我真是大明星超品相师阴阳超市     磁列的全线开通,给沿线各地方方面面都带来了巨大的变化,包括很多人的生活。方明自己和家里人也有了变化,从這开通之日起,意味着他们要开始经常奔波在這条高速线上。

    如今与京城如同在一个城市,连他的岳父母也起了搬回家乡之念,女儿、外孙们想看他们和很方便,他们想到女儿家也很方便。人老了最怕孤单,两位老人在京虽和小女儿、两个外孙住在一起,可到了白天,该上班的上班了,该上学的上学了,剩下两位老人就显得孤单。回家乡就不一样了,家乡有众多的亲朋好友,有多年的老同事、老街坊,无论在家或出门,总能找到唠嗑的伴儿。

    雅静到京的第二天上午送走芳芳他们,下午与晓敏一家人返回凤城,两位老人便随她们一块回了凤城,同行的还有晓敏大姐一家,他们趁新年放假连送老人回来带玩两天。晓敏准备先安排两位老人住在别墅,过年开了春到城里原来父母住的旧街区买地盖一套新楼,完成满足二老的愿望。刚回来,别墅那边需要派人去收拾一下,先一起回到方明父母的家,让老亲家们也见见面叙叙旧。

    這里热闹了,分了几撮人,四位老人盘坐在热炕上,吃着方明从南边带回的特产,欢喜地唠着這两年意想不到的变化。热炕坐得舒服,晓敏妈让晓敏盖了新楼也弄這样一个热炕。地下是晓敏她们一边掺和老人们聊,一边聊她们自己的话题,那几个大孩小孩不知钻到哪去了。

    方明晚饭前才赶回村中,晓敏嗔他为啥现在才回来?他当然不敢说顾和另一对儿女亲热的忘返了。他跟岳父一家人都亲热地打招呼后,在屋里屋外喊了好几嗓子才把倩倩喊来。這个女儿他最亲,一见面就架在了脖子上,听倩倩那张小巧嘴不停地说這说那,回屋跟众人聊时也没舍得放下来。

    在热闹盛大的晚宴上,方明跟晓敏大姐夫两人挺久没在一起喝酒了。开了白酒喝得很畅快,大孩子们早就领着倩倩带着保镖到乐园去玩了,余下的也吃罢闲聊起来,可他俩酒兴正浓。晓敏大姐夫也好這口,人家连襟俩难得這样畅快,晓敏她们也不好劝。硬等到他们尽兴喝罢,晓才送父母他们到别墅。

    晓敏返回时挺晚了,可孩子们还没回,方明是躺在父母炕上呼啦声大作,雅静亲热地陪着“爹娘”聊天。晓敏打醒方明,与公公、婆婆道了晚安拉他下炕。

    上楼时雅静也搀住了走路一摇三晃好像还迷糊的方明,对晓敏说:“這么晚了。该打电话叫孩子们回了吧?”

    晓敏笑道:“别管他们,让他们疯去吧,打电话也是白打,咱们先把這个醉鬼打发到床上。”

    上楼进了屋,方明就像死猪一样哼哼吱吱地跌到床上,她俩连笑带骂把他剥得干干净净塞到大被中。第二天清早就不让他偷懒了,晓敏打起来让他锻炼,等他满身汗晶晶地和雅静一快起来时,晓敏已放发了热乎乎的洗澡水。

    方明舒服地靠在浴缸边上,两条腿分别蹬在缸对面晓敏和雅静腿间。但人家在他腿间也一人回敬一条。看着她俩的脚在他腿间争斗戏耍,他想到芳芳说老闵与保姆的事了,笑呵呵问她俩:“你们不知道老闵那功能已恢复了吧?”

    “真地?你咋知道?”晓敏惊奇地问。雅静瞪眼看着方明,那样子更惊奇。

    “嘿嘿,是芳芳告诉我的,她不好意思跟雅静讲。”

    晓敏嘻嘻地急着:“是吗?芳芳都跟你说啥了?快讲一讲。”

    雅静眼神中透着好奇盯着他。

    “外国人不是常搞全面身体检查吗?芳芳半年前也带她爸爸去做检查,别的都没毛病,唯有那个毛病,医生询问后说是已十多年了。”雅静听到這话不由地脸红,低头用手抹着丰胸上的水珠。“芳芳知道這事后震动挺大,這才从心里对你的看法和态度转变过来。”方明這句是看着雅静说的,雅静看了他一眼笑了笑。

    方明继续讲:“医生详细检查后说是官能性地,器质上没毛病,很有治好的希望。可治疗得一段日子。芳芳学习紧张抽不出时间带她爸去治,老闵也不可能自己去,后来芳芳打听到有一个中国医生能治這病,這他爸就能去了。嘿嘿,可老闵不好意思去治,芳芳动员了几次也不行,芳芳想到保姆与她爸挺谈得来,就让保姆做工作。保姆做工作果然有效,没过几天就答应去治,第一次芳芳和保姆一块带着去的,后来就只是老闵和保姆去了。就在两个月前,治疗结束,医生说效果理想。又过了一个月,芳芳和她爸、保姆闲聊时,发觉他们相互之间的话语和眼神与过去大不一样,有那种眉来眼去的味道……”

    “咯咯……”晓敏一声娇笑打断了方明的话,她乐不可吱地问:“还眉来眼去的,芳芳就這样跟你说地?”

    “嘿嘿,她就這个意思,我用词加工加工。”

    晓敏咯咯娇笑道:“我说嘛,芳芳那孩子哪能和你這么说?我昨天也没好意思细问芳芳,胡乱猜也没猜到這上面。這就清楚了,他们孤男寡女在一块,**很自然嘛。”

    她说罢又是咯咯大声娇笑,见雅静抿嘴轻笑,搂住雅静的肩笑道:“难怪這次见了芳芳,她脸上喜气洋洋的,她既了解了爸爸,也理解了妈妈,爸爸和妈妈都找到了自己的幸福,她当然高兴啦!”她又兴奋地问:“那看出来后咋挑明的?”

    方明呵呵笑道:“芳芳观察了几次,觉得她爸与保姆之间肯定有了故事,问她爸是不可能,就私下问了保姆,保姆爽快地承认了。”

    晓敏嘻嘻笑道:“老闵跟那保姆挺有意思的,也不知是谁主动?咯咯咯……”

    等晓敏爆完這串娇笑,方明笑道:“肯定是保姆主动,她还不到五十岁,正是如狼似虎之年,再陪這老闵去看那种病,治好了她能不动心?”

    晓敏再次点头大笑,雅静也不由地跟着笑了,方明见她们笑得欢快,来劲地添油加醋道:“保姆那人心地挺好,对老闵一直很关心,肯定要常关心地问老闵治疗效果。一来二去,干脆好心使下去,回家就帮医生给老闵治疗,她治肯定比医生更顶事,這才好得這么快。”

    方明的话音刚落,晓敏就咯咯大笑着一把水撩向他,笑骂道:“呸!你个骚方明,咋把人想成哪样?人家也许因为时长处了感情,又都是有岁数的人了,坦言讲明就行啦,让你说得好像演电影似的。”

    她虽這样说,可心里也承认有文明说的那种可能,但具体是咋回事,那只有当事人知道,好奇也是白好奇,只能胡乱猜测。不过,這一结局真是皆大欢喜地结局,尤其是雅静,她再也不会烦心了。

    雅静吃罢早饭就到龙城上班去了,下午下了班又就回来了,来去真是非常便利。

    這两天的白天,方明和晓敏则带着她父母和大姐一家,转罢龙城转锦口,参观夸耀他们的公司和工厂。到了晚上,或新鲜地留下热闹,或又欢聚到方明父母家中。

    新年假期过后,该走地走该留的留,晓敏同方明和雅静商订了今后的生活规律:如无特殊事情,每天晚上都要回京城磁列站的家中团聚,她已在那另租了一套廉租房,供保镖们住。周末到哪另商量,回凤城的居多,因为父母在這儿。

    這下果如方明所料,磁列一通就会被晓敏栓住。欣慰的是中午留有空档,他只好乘磁列在這几地到处跑,上午在龙城,中午也许就在锦口,晚上就住在了京城。

    临近年关,公司和他的事还有各种应酬多起来,這还是单位不用常去,最令他头疼的是得去看张书记。原来他想得简单了,以为慢慢疏远张书记,过年过节礼节性地去看看,每次破费个三二十万就行。

    可正如柳胖子所讲,有时你不想发那些财都不行,人家会处动找你,偏要你发!像龙城肉制品加工厂,张书记听说他们集团有意收购后,就曾打电话问是不是需要出面融通一下,当时方明推说他嫌搞起来麻烦不太愿意,是下边人想搞,他听其自然能搞成也行,搞不成也无所谓,也就没敢劳驾张书记。可人家张书记却很热心,他也不能把人家地好心当驴肝脏,现在挺优惠地弄到手后,咋也该去感谢人家。何况张书记在房地产等其他事情上对他们公司支持很大,加上這又是最隆重的年关,没办法,得重谢人家。

    這一段事多,每天晚上再跑京城就觉得累和烦了,时间所用虽不多,可坐车到车站,再等车。对于悠闲惯了的方明,新鲜了十几天就撑不住了,便跟晓敏提议周末一定相聚,平日少聚几天,正好学校也忙起来,晓敏就同意了。

    事实上最令他烦的是晚上与情人们偷情的机会没了,中午慌里慌张地还得休息,很不爽快。這下有稍许自由了,第一个自由夜就去见灵儿她们。

    方明是下午赶到锦口的,眼看就到春节了,他叫进小陈商量该给办公室的几位工作人员发多少红包。

    现在他的董事长办公室人多了,加那五个保镖已是十个人,清一色都是女的。说是商量,最后是方明参照集团的发放数决定的,给小陈的最多,是杨若水他们那几个的一倍。保镖的红包不用办公室发,他们跟着谁就由谁给,這样做有利于加强跟随者对其的忠诚度。

    小陈仍在他的外间办公,原来的另一个女孩与新招的几个到另一个屋子办公了,杨若水接替了那个女孩的位置,她的寝室安排与梅梅伙住一间,就是原来的秘书室。

    杨若水报道后的工作态度很认真,她是学财会的,买了一堆文秘书从头学起,对小陈很尊重,常主动向小陈请教怎样做好秘书工作。

    梅梅领杨若水来报到时,小陈看见如此罕见的美艳少女,就猜想与方明的关系不一般。等见到了方明,单独面对他时,她就开门见山问:“哥,小杨是你的情人吧?”

    方明对她也不用隐瞒,笑呵呵点头承认后,并说:“哥不在的时候,就靠你照顾她了,行吗?”

    小陈没有回答,眼里透出强烈的妒色,娇嗔道:“哼!不让人家做你的情人,原来是嫌人家不美不年轻了啊?”

    他摸着小陈泛红的俏脸,嘿嘿笑道:“谁嫌你不美不年轻了啊?你也是娇滴滴地大美女啊!哪有男人会对你不动心的?我是没妹妹想找一个妹妹。咋。不想当妹妹了?你知道,我的情人不少,可妹妹就你一个,想加入她们的行列也行。我还乐意多添一个,你可要想好了哦?”

    小陈歪头靠到脸上地大手上。“唔、唔”了两声,撒娇道:“嘻嘻,那人家不做情人还当妹妹。哥,放心,不管是小杨还是灵儿姐妹,我都会照顾号她们的。”

    知道她肯定会当妹妹地,方明轻轻拍拍她的笑脸道:“這才是我的好妹妹嘛!应该奖励,就给办公室配辆车吧,下班以后就是你的专车。”

    从那天起,小陈对小杨果然像姐姐般悉心呵护。手提电脑不用方明说也是配最好的,有了车后还让她随便用,那几个周末还带她和梅梅一起游览锦口,还请灵儿姐妹一块到豪华酒店吃饭。办公室有招待费支出。可一般都是别人招待她,她乐得大方讨好她们来取悦方明。

    杨若水不仅受到小陈的呵护,每天下午下了班就让梅梅接到了美容厅,灵儿和丹儿也带她像姐妹一样,来這儿后的每一天都开心快乐。但今天她最最开心,见到方明下午忽然来了开心、兴奋和激动,這不只是因为又有两天没见他了,是有特大喜讯急想告诉他。并与他分享。后来小陈出来喜滋滋地告诉她要发春节红包,令她开心加开心,没想到过春节还有红包拿。

    特大喜讯是上午那件刑事附带民事伤害案开庭审判了,恶人遭到了恶报,她哥也得到了巨额赔偿。家里现在是一片喜气洋洋,还决定春节为她哥和女友举行婚礼,过罢春节就上京为她哥做手臂矫正手术。

    方明刚来时杨若水就又欣喜又激动想跟他进去,可惜是在工作时间,等领到红包小陈说方董叫她进去,她连红包内多少钱都没看就塞到包内,三两步就跨进里屋,压抑不住兴奋灿烂地冲方明笑着,但还是按规矩优雅地站到他桌前,先准备听候他的吩咐。

    她的笑容迷人极了,既欢又毛的一双大眼闪着兴奋地光芒,方明盯着她笑道:“从没领过红包吧?给你,這是我给你的。”

    方明从桌上拿起一个沉甸甸的小手袋递给她,等待着她拉开手袋发现這个比刚才发的多了十倍,必然会露出更兴奋地侨样来。

    可杨若水接过手袋却没打开看,一听方明不是为公事叫她进来,兴冲冲地先报喜讯:“方董,今天上午那件案子有结果了,那家伙被判了七年,凶手们也都判了刑,赔偿也是按咱们的要求全赔了。”

    他也一下子兴奋起来,笑道:“是吗?那太好了!那你爸妈他们肯定高兴坏了。”

    “是呀!从法院一出来,我哥就给我打电话,说法官念完判决结果,我妈激动得放声大哭。他们回家后,我爸爸妈妈在电话中还对我说,這辈子也报答不清你的恩情啦。”

    方明呵呵笑道:“哪还报答不清?你告诉你爸妈,说你這辈子就给我当秘书,好好地工作报答我,行不行啊?”

    杨若水妩媚地翻了他一眼,甜甜地笑道:“您还真是贪心,想栓我一辈子啊?”她说這话时双手漫不经心地拉开了手袋,说罢看到里面是崭新整齐的三沓百元大钞,“呀!”地叫了一声,抬头惊讶地问:“那个也不少了,咋您又给這么多?我现在不缺钱啊?”

    方明瞪着她道:“钱还有不缺的?我还不敢说不缺呢,你倒敢说不缺钱。快收起来,过年买几身好衣服,回家给你爸妈办置点上档次的年货。”

    杨若水把手袋拉住推给他娇媚地笑道:“人家就不要,邀您這么多更报不完您的恩,还不完你的情了。”

    “水儿,你跟我是不是为了让我高兴开心?”方明笑嘻嘻问她。

    “嘻嘻,那当然啦!”

    “好!既然让我高兴开心,可你不收我就不高兴也不开心了!别以为给你钱是为了你,实际上是为了我,你打扮地漂漂亮亮我看了才喜欢。你拿了钱孝敬好你父母。家里地日子越过越好,你也会越来越开心,那你的脸永远都会像现在這样笑得好看,我看了就会高兴。是不是這个理呀?”

    杨若水听着這歪理心里甜滋滋的,甜甜地笑道:“既然您這样说。那人家就收下了哦,正好拿它今天请人。方董,您今天能在吗?我想庆祝一下,把陈主任和灵儿姐她们都请上,她们都待我太好了。”

    “能在,我下午来就是要在的。”他欢喜答应着,就晓敏栓了十几天,实在是憋不住了,下午休息起来就给她打电话,说晚上有应酬就不回京了。并说這几天应酬多,不到周末恐怕都不能回了。晓敏正好学校临放假也事多了,爽快地同意了。

    杨若水听到他说能在,高兴地差点跳起来。忙笑道:“那我就告诉陈主任了,然后就给梅梅打电话,让她和丹儿先去订个好饭店。”

    下班后他们聚到了一家豪华饭店,方明被众美女亲热地环绕着,温柔乡加上美酒佳肴,真是帝王般的享受。欢宴过后大家意犹未尽,又到了一家高档歌厅包了一个大间,翩翩起舞卡拉ok一番。尽欢离开时。除了小陈,人家那几个仍是那么兴高采烈,此刻小陈又后悔起那该答应做他地情人才对,那就不用与他们说拜拜,冷冷清清回去面对寂寞了。

    這五位兴高采烈的挤在一个车上。和方明坐在后排的水儿和丹儿,被他一路手口并上捉弄个不停,引逗得她们一齐叽叽嘎嘎地回到了磁列站的美容厅。

    灵儿在伴他跳舞时就私语,说有水儿在,晚上就不和他们在一张床上混了,那会令她非常难堪的,她晚上独住后边那间卧室。灵儿当时的态度坚定,方明理解她的感受,毕竟她比那三个女孩大十几岁,跟水儿处的时间也不长,胡搅在一块肯定难为情。他欣然同意后,就笑眯眯地附在她耳边悄语,让她晚上光着身子,他半夜起来方便是会溜进去,灵儿娇羞地点头答允。

    大床上少了灵儿,他没觉得有多了遗憾,水儿、丹儿和梅梅从坐在大床的那刻,就嬉笑打闹个不停。一个比一个美艳迷人,一个比一个活泼娇俏,他急切地想等她们脱光后,与他一起到大浴盆中洗掉跳舞时的汗渍,尽情地在水中戏欢。

    可他已脱得一丝不挂了,這三位美娇娃仍衣衫整齐地嘻嘻笑看他。他扫视着她们,笑道:“你们痴啥?快脱啊!”

    丹儿咯咯笑道:“大哥,你今天自己进去洗吧!”

    他瞪眼奇道:“嘿!你们今天想集体罢工了?”

    还是丹儿笑眯眯答话:“是呀!而且我们三个一会儿睡觉也不一块陪你,你想要谁,谁就留下,剩下的就去跟姐姐睡。”

    今天這是咋了?灵儿是可以理解地,她们三个也居然搞這一套?他笑吼着抓向丹儿和水儿,可她俩“哇!”地尖叫着跳下床,让他抓了一个空。

    他只好把留在床上的梅梅抱住,怒瞪着床下嘻嘻娇笑的二美到:“你们好大的胆子!竟敢罢工,屁股想开花是不是?”

    水儿看着她娇笑道:“只要答应我们一个要求就随您地愿,不然我们即使屁股开花也不怕。”

    “恩?啥要求?”

    丹儿嘻嘻笑道:“很小的要求,大哥从今以后别再给我们添姐妹了,到水儿姐這儿就行了,不答应以后我们就不一块和你在一起。”

    哈!居然用這办法要挟他,他正要真怒,却听水儿笑道:“我们這是为您好,人的精力毕竟有限,可美女却数不胜数,您见一个爱一个留一个,身体会受不了的。我们是很认真的,您若不答应,我们真的不会一块和您在一起,不然您再找几个,铁打的也会受不了。”

    哦,她们不单单是妒忌,更是为了他好,他恼怒不起来了。暗自猜想着肯定是水儿的主意,她比丹儿大一岁,文化又高,待到一块做起了她俩地老大。可也不能轻易让她们摆布呀,脑子一转,继续佯怒到:“你们用這办法就想威逼我就范,我堂堂方大董事长岂会吃你们這一套?那干脆我一个也不要了,你们想咋就咋,我去找灵儿!”

    看他真要下床,這一走事情肯定会弄僵,她们的笑脸一下都变了色,水儿拦住他急忙撒娇道:“人家还有话说,您要是答应了,人家就答应再陪您三年。当着两位妹妹,人家说到做到,這样行吗?”

    水儿可怜楚楚的迷人样子,方明心里乐了,看来她们的计划的挺周详,先搞威逼利诱,不怕他不上套。她们绝没想到他已暗下决心不再招惹美女了,她们這样正中他的下怀,他心里乐滋滋地想要好好地利用一下這机会,不能善罢甘休。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四十岁撞大运相邻的书:超级手机俏媒婆金屋藏帅流氓之风云再起白手起家天骄非正常人类事务所绝世好男人泡妞专家小黑传奇龙翔都市我的明星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