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 皆大欢喜

【书名: 四十岁撞大运 第一百六十九章 皆大欢喜 作者:阿福

强烈推荐:天字号保镖都市无上仙医我真是大明星权力巅峰宝瞳超品相师韩娱之秘密讯息阴阳超市     手机中有些事不好说.雅静只简略地告诉了他這些消息。等他合回手机,他对面与杨若水坐在一块的梅梅.瞪着大眼欣喜地急问:“叔叔,静姨真要离婚了?”在缆车不大的空间内,手机的话音又挺高,梅梅基本听明白了,可还是高兴地不由的想问

    他满脸喜色笑道:“嗯,应该是真的,呵呵。”

    “太好啦!太好啦!叔叔和静姨這下可心宽了.真高兴啊!”梅梅兴奋地拍手叫好.方明乐呵呵地连连点头。

    看到他们喜不自禁的样子,杨若水虽也听得挺真切.可她不知内情,好奇梅梅嘴里叫的這个“静姨”要离婚,他竟像遇到了特大喜事高兴得合不拢嘴.人家离婚咋会令他這么高兴?肯定是他勾引了人家有夫之妇,听到這女人要与丈夫离婚才把他乐成這拌,看来他在這方明的毛病可不是一般的小。杨若水还暗叹梅梅真是少不更事,她竟然也跟着欣喜万分,真走一个小帮凶!

    這时缆车已到了葫芦坝顶上空,杨若水心神全被下边的景致吸引,诺大的湖面上.全部结成了白花花的冰,在阳光的照射下,反射着耀眼的白光。她从帽上放下墨色护目镜,俯瞰着欢叫:“哇!太美了!“赞罢扭头兴奋地问方明:“湖冰能滑吗?”

    看她戴了护目镜后又是另一种迷人风韵。方明乐呵呵答道:“现在还不行,湖水太深,冰结得薄不安全。那边有个湖弯冰场可以玩地,还能玩冰撬,咱们一会儿去玩.看好玩不好玩。”

    “肯定好玩.咱们玩罢雪就去。”

    杨若水刚说罢.缆车停到了坝东头设的中转站,他们进雪场售票室按一般游客办了手续。就换乘缆车越过湖边直上后山山顶。驾临山顶上空,杨若水又欢叫起来,這次还加了梅梅,放眼俯瞰.山的阴背面满坡都是雪的世界.皑皑雪坡上或多或少地闪动着花花绿绿的人影。他们下去的地方,坡较陡人也最多,這里是从山顶往山下玩滑雪橇的。看人家兴高采烈地玩得很开心,他们也忙着我跟管理员要雪橇。

    她俩害怕不敢单独滑。要了那种能坐三人的,两人抬着嘻笑着跑到下滑口,回手笑招乐呵呵跟在她们身后的方明。方明坐到前面掌舵,杨若水和梅梅一前一后坐上去.一个紧抱一个等方明发令后,共同将脚抬到雪橇上,雪撬载着他们顺坡冲开雪浪滑下,滑得越来越快,戴着护耳还能听到呼呼地风声,她俩兴奋地同别的女客一样。十分刺激地尖声欢叫着,几百米的山坡转眼而至坡底。

    一次哪能玩得过瘾?他们乘那种一左一方各坐一人的缆椅又回到山顶.再次非常欢快地滑下。兴奋地玩了几次,她俩敢单独滑了,三人一人一个小雪橇快乐地飞滑着,问隙还者别人玩,共同感受着其中的乐趣。

    他们也远看那边的滑板雪道上的正轨滑雪,“有的正身如飞雁姿态优美地点杖向下飞跃,“有的正猫腰夹杖如脱弦之箭飞速而下,把他们羡慕地恨不能有人家的枝术。也去体验一下那近似飞翔的感觉。可看了那边坡势较缓的滑雪训练场上,几个初学者笨拙的滑姿和左跌右摔的趣景,哈给大笑后打消了那诱人的念头。

    雪坡滑雪玩过瘾后,他们到山地坐狗拉雪橇.八条精壮黑白花猎犬驯服地听着驾车人的指今,沿统山雪道飞奔。坐在略有颠簸的橇上,看着漂亮的猎犬卖力地样子。实在走憨态可掬.别说杨若水這个南方人了,连方明都觉得特别新奇好玩。

    好心情再加上两个不停地欢笑着的美女相陪.這样新奇有趣的玩法,方明太开心了!后来还带她们学练雪地摩托。可惜只能在人工造雪的圈道内转玩,若有两场大雪就好了,那就能上天然雪道上尽情奔驰。

    玩得开心过了午,肚子咕咕作响才想到该吃饭了,他们就在山顶阳坡上的营地用餐.吃的是炖烧野兔烤山鸡.还有野蘑、山菜,美美的一顿山珍野味。杨若水从看到湖冰那刻起,灿烂的笑容就常挂脸上,玩得新鲜刺激,玩得欢乐开心,听方明接电话后的一丝不快早巳不知去向。他们吃罢饭又兴致勃勃转到冰场,坐冰撬学溜冰,玩得也是开亦乐乎。临离开她俩还后悔雪场和冰场的夜间游玩磁列开通后才开办,不然在华灯下晶莹地世界里尽情玩乐,哪会又是何种的有趣浪漫?!

    可没过几天,二零零五年新年的第一天,磁列全线开通时。杨若水却奉方明之命,由梅梅带着同一名保镖乘磁列要到锦口发电玻璃厂,找小陈正式报道上班。但她已很满足了,這几天在乐园玩得非常尽兴,有时和方明一块玩.有时就她和梅梅两人玩,觉得乐园好玩的地方真多,而且多数地方特别好玩。在乐园所有能玩的地方玩乐罢,她最衷情的不是雪山和冰场,也不是蒙族风情区和温泉游乐厅,更不是酒吧歌厅,最衷情的走那仿古区中地湖山小桥。

    桥下不冻的池水飘荡着白茫茫的雾气,弥漫氤氲在小桥周底,踏足在小桥上,如入仙境令人心旷神恰,欢乐后的心境得到舒缓变得宁静致远,超凡脱俗美妙无比。她每天至少来两次,晚上的一次必不可少且流连忘返。方明也最爱与她们晚上来,在桥拦水底五彩灯光地照射下,蒙蒙彩雾流淌翻卷在桥上,杨若水和梅梅手勾手飘飘然悠悠走在桥上,霞彩印照艳丽无匹的真如一对仙女下凡。桥上人再多,即即使有姿色不俗的美女经过,方明眼里也只有她们俩。

    杨若水知道要与方明此别要好些天,临别时竟生依依不舍之心。她心底间不可否认方明给了她在衣食住行上.尤其走男欢女爱上的极大享受,這段日子是她有生以来最欢乐的。从梅梅口中得知他和雅清的隐情后,没想到他也有重情重义的一面印象更为改观,眷恋加深。

    方明這些天还挺忙的,他不单走陪杨若水玩乐.有时还帮谢莹打理一些乐园的事情.中饭晚饭或在乐园或在村中家里要接待同学和好友。当然.观注集团的发展更是他的职责,集团依旧迅猛发展令他欣慰,雅静那里已圆满静决,更是他最高兴的喜事。

    在這新年的第一天早上,他顾与杨若水激情惜别,竟爽约了首趟磁列发到凤城举行的欢庆仪式。等這趟车返回时送走了扬若水和梅梅,他带一名保镖搭乘从京城开出的另一趟磁列赶往龙城,受约去见芳芳。

    在飞驰的磁列上,他没有第一次乘坐磁列时的兴奋和激动.思绪还在想着芳芳到底要与他谈啥上,可昨晚缠绕了他一夜也猎不透,這十几分钟更猜不透了。好像刚刚上车便已抵达龙城,下了车就见包厢通道外雅静笑盈盈朝他招手。

    他笑容满面走出通道.雅静毫无顾忌拉住他的手,兴奋地问他:“梅梅呢?咋那丫头没随你来?”

    紧握着雅静绵软小手.他呵呵笑道:“她有事到锦口了.她的司机半失业了,能到处跑了。”

    雅静也不过是随口一问,她此刻充满柔情地看着方明,似有千言万语要对他说。几次通话,也只能告诉他事情的进展,其中令她兴奋和激动的事情和心情却无法详加表达。可此刻各有一名保镖相随,而且這场合也不是表达的时机,直到下到地下车场上了她的车.她仍心不在焉地讲着集团的一些事。

    终于回到集团雅静的办公室,一进门方明就急问芳芳要与他谈啥?雅静冲他深情而娇媚地笑笑,便牵住他的手快步向里面寝室边走边笑道:“她不跟我细说.听她的口气走要感谢你。她這次回来,多次说了很感谢你和晓敏,可能就走说這的。”

    “哦,她昨天给我打电话,你的手机传出是她的声音,还吓了我一跳。后说今天要请我到龙城谈谈,不是她甜甜地叫着方叔叔,还真让我心不安呢,我也猜她是想说谢谢的。”他说话时已进到里屋坐到沙发上,轻轻一拉雅静就娇羞地坐到他腿上,笑眯眯听他说着。

    雅静笑道:“她原想明天叫你来,后听说她敏姨明天要来,就改成今天叫你来。她和她爸他们下午坐磁列走她晚上去见晓敏。看她這意思走要单独见你和晓敏.我细考虑不只是单单感谢,还有其事想对你们说。她当时的神情很愉快,我想不管说啥,总是好话吧?”

    看雅静后米说话的神色有点喜忧不定,方明紧抱她一下笑道:“不用担心,芳芳是个有主见懂事的孩子,咱们的事她既然知道了,肯定会理解的。咱们中午分头行动吧,你好好宴请一下老闵他们,总算夫妻一场。我单独请芳芳,看她到底有啥话对我说。”雅静笑笑点点头,温柔地把他的头抱在怀中,二人一时无语互相感受着彼此的深情。

    方明从雅静怀中抬起头,问她:“老闵和保姆是咋回事,芳芳还没细讲?”见静雅摇了摇头,他嘿嘿笑道:“我估计是芳芳看他爸爸孤零零的,从中撮合的,不可能是老闵把保姆勾到手的吧?”

    雅静咯咯一声轻笑,葱指在他额上一点,嗔道:“他哪有你那个本事!”

    “嘿嘿,我也没那本事,我勾引过谁了?”

    “嘻嘻,大明星都被你勾到手了,你还说没那本事?”

    “那是我勾到的吗?”他撇嘴说罢,又笑道:“我挺奇怪他们咋就到一块了,老闵不是早就没那能力了吗?”

    雅静的脸倏地一下红了,笑道:“芳芳只是说他们在异国他乡语言不同,也没其他人与他们交往,每天从早到晚两人出来进去都在一起,他们也能谈在一起。那个保姆本来就话多,老闵跟着话也多了,芳芳说她爸跟保姆一天说的话,比过去一年的话都多。时间久了,两人就依恋出了感情,想临老结个伴呗。”雅静在他额上又是一指,娇嗔:“谁像你的歪脑筋?一想就想到那上面去了,没那就不能在一起过日子了?”

    方明紧盯着她红艳艳的俏脸,把手放到她的胸上揉着,嘿嘿笑道:“我的脑筋歪吗?没那你还会觉得這么快乐吗?”

    雅静低头将发烫的额头顶在他的额头上,和他头拧头娇笑道:“快乐!只要跟你在一起,没那也快乐!”说罢用唇堵住他的嘴,不许他继续乱说。

    良久,眼睛抬起头双手拢拢散乱地鬓角,喘气甜甜地笑道:“芳芳這次回来变多了,话也比过去多了,跟我可亲热啦,每天都跟我在一个床上睡,讲国外的奇闻异事,也讲她在国外的生活和学习的情况。”

    “嗯。芳芳真是个好孩子。我说过嘛,她成熟后肯定通情达理谅解你的。”

    雅静点点头,然后详尽地讲起芳芳回前回后的情况。讲她是如何忐忑不安又急切地等他们回来;见到芳芳变得落落大方神采飞扬是如何的欣喜;晚上和芳芳睡在一块时,芳芳让她与老闵离婚时又是如何地喜出望外;芳芳同情她与老闵不般配的婚姻,向她道歉过去不理解麻麻地感受,她心里是多宽慰;芳芳最后说保姆和老闵很投缘,让他们结婚结个老伴时,她既惊讶又替老闵高兴,减轻了她心中的愧疚;有一天晚上还主动问起他们过去的恋情。听后表示理解体谅她,令她感动。

    她非常赞芳芳的通情达理,让她最担心的离婚协议中财产分割這个难题,最后变得非常简单。芳芳没为她爸爸争要任何财产,而且和拒绝了她给的一笔巨额生活费,说他们现在每月收到的生活费管够用,过两年学业结束有了工作更不用担心生活问题。推让之时芳芳还解释。说过去家徒四壁。现在有的這一切,都是人家方叔和敏姨帮助的,留学的巨额费用和每月宽松地生活也是人家资助,应该知足的。

    方明刚才说芳芳是个好孩子,很大成分也是指這件事。雅静与老闵正式办手续前,关于财产分割雅静先征求了方明和晓敏的意见,她自己的意见只给老闵一笔钱,集团的股份不分给他。方明和晓敏为此事也挺头疼。在电话中商量了半天才有了决定,同意雅静的意见,哪怕多给钱也不能把股份分给他。芳芳替她父亲做主没提任何要求,还拒收大笔生活费,她和晓敏都夸芳芳是心地善良的好孩子。

    当时方明与雅静合伙办公司。三人都认为不过是个小公司,一年能挣个几万、十几万就算不错了,能让雅静跟他们过上不错地生活就达到了心愿。可没料到公司能发展到這么大,把晓敏加进去后,现在每个人还有价值几亿元地股份。对于雅静所占的股份,方明和晓敏无怨无悔,老闵作为她的丈夫跟着沾光他们也不介意。可若离了婚,老闵对于他们来讲更是个外人,拱手把超亿的股权给了他,就不那么心甘情愿了。当然,雅静只要能顺利离婚,就尽可能满足老闵提出的条件。

    雅静也正是因此担心,她深知自己几亿的身价是咋来的,自己离婚把集团的股权分割给老闵,觉得愧对方明和晓敏。女儿芳芳为她解决了心中地难题,最后這一结局皆大欢喜,她感动又激动。

    方明和雅静最后商定好,中午分别宴请芳芳和老闵他们,雅静是准备在楼下酒店请,方明是要酒店送菜到顶楼家中。

    从雅静的办公室出来,方明找小娄和老周谈了小半天,傍中午雅静给他打电话,说都已安排好了,一会儿芳芳他们从那边过来后,她先带老闵他们到酒店,然后就和芳芳上家去,让他回家等着就行。

    芳芳刚一见方明有稍许羞涩,片刻后就大方了,问好时亲热地叫着他方叔叔。

    方明上次见到芳芳还是在两年前,這次见了面感觉她的变化确实大,比过去成熟了许多,也漂亮了许多,走到街上都不敢认。她穿得朴素随便,一件淡黄毛衣配牛仔裤,头发留得很短,脸上也不施粉黛,看样子精力都放在了学习上。

    雅静与他们在客厅说了一会儿话,她的面色挺不自然的。倒是方明神态自若好像一直就是一家人,脸上挂着亲切地笑容,关心地问了芳芳在国外待了一年,回来這几天习惯不习惯,能不能多待些日子?雅静要下去招待老闵他们时,他也站起请芳芳到餐厅。

    在餐桌面对面坐下,方明端详芳芳,能从她的脸上找到雅静少女时代的影子。可雅静那时是一个爱羞涩的农村小俏妞,而现在芳芳地模样,高雅的气质中还透着迷人的洋气,不在一个层次上无法相比。

    佳肴和美酒上前与上后,芳芳主动与他聊着在国外的情况和见闻,他不时笑呵呵地插问,也殷勤地给她夹菜敬酒,气氛融合像一对亲叔侄。

    吃的差不多时,芳芳端起酒杯。脸色凝重地对方明说:“叔叔,请原谅我过去不懂事,您和姨给了我那么多的帮助,我也没好好地说一声谢谢。我敬您一杯,表示我对您和姨真心的感谢!”

    她讲得很真诚,方明端起杯笑道:“跟我和你姨还用客气?我们跟你妈的同学情重,为你做再多地也应该,以前是,以后更是。来。叔和你干了這杯酒,可你以后就别提谢字了。”

    两人干杯后,芳芳看着方明说:“我过去对妈妈不理解,还心生怨恨,出国這一年中,思想眼界都开阔了,也了解到一些事。才明白了妈妈和爸爸在一起过得很苦。不仅是日子穷过得苦。更是与爸爸没有感情心里苦!我那时天真地想,這世上妈妈最疼我,爸爸也最疼我,两个最疼我的人生活在一起,就是没感情有我也该快乐幸福啊。现在才明白夫妻之情与亲情根本不能混谈,夫妻之情比亲情复杂多了,缺少感情、缺少夫妻生活那是一种极度悲哀的生活。几个月钱前带我爸去做身体全面检查时,才知因我爸身体和心理的原因。我爸与我妈已十多年不能过夫妻生活了。”

    這个方明早从雅静那儿知道了,他啥都没说没问,静静地听她继续讲。

    “妈妈对爸爸本来就没感情,在這样,那夫妻关系更是名存实亡。是因我才维系了這个家庭。站在妈妈的角度想,嫁给爸爸,真是太委屈了妈妈。妈妈现在重新获得幸福快乐,比过去即年轻又漂亮,這说明妈妈的选择是对的,我也真心感谢您给了妈妈幸福和快乐。”她忽绽开笑容问方明:“叔叔,您知道我为啥叫思芳?”

    他真的不知道,老实地摇头说不知。

    芳芳笑道:“您真笨啊!芳和方同音,這您该知道了吧?”

    他恍然大悟,一拍脑门笑道:“看我這臭脑子,不是你提醒还想不到。”

    芳芳笑嘻嘻说:“這也不怪您,您和姨一直叫我芳芳,就把我的大名忽略了。”她地脸色又变得庄重,说道:“叔叔,妈妈可是一直爱着您,对您是一往情深啊!我知道您也爱妈妈,真情对妈妈,我希望您对妈妈永远像现在這样,永远别辜负妈妈对您的一片深情!我约叔叔来,就是想跟叔叔说這事。”

    這下方明不能不表态了:“芳芳,你能理解你妈妈,能体谅我与你妈的关系,叔叔神的很感激你。你放心吧!我以后不仅对你妈好,也把你当我的女儿看待,可以吗?”

    芳芳微笑着点头说:“当然可以,除了我爸妈,实际上我一直把您和姨当作我的亲人,几次狠下心怨恨您时,可总是从心里怨恨不起来。以后妈妈就拜托您了,我作为女儿,会常看望你们,孝敬你们的。”

    方明非常高兴,笑道:“好!好!好!那叔叔就和你说一件事,叔叔希望你学成回国帮叔叔和你妈打理公司。我和你妈水平都有限,管理公司越来越力不从心,需要有水平有能力地自家人帮我们。反正這公司将来也是你们地,你永康弟弟和倩倩妹妹还小,能指上他们还早着呢,现在唯有指你了。叔叔不仅想指你帮我们,还希望你将来把弟弟、妹妹带好,把公司办得更辉煌!好吗?”

    看方明说得很真挚,芳芳点点头笑道:“嗯,我会认真考虑叔叔说的。”

    此番交心,方明与芳芳都觉得关系更加亲近,芳芳还把她爸的事及与保姆的事告诉了他,這些对她妈都没好意思讲。

    下午雅静满心欢喜地亲送女儿他们到京,明天送他们上机后与晓敏一同返回。方明则趁這当口,去会另两位情人,看他甚是想念的另一对儿女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四十岁撞大运相邻的书:超级手机俏媒婆金屋藏帅流氓之风云再起白手起家天骄非正常人类事务所绝世好男人泡妞专家小黑传奇龙翔都市我的明星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