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六章 双娇争辩

【书名: 四十岁撞大运 第一百六十六章 双娇争辩 作者:阿福

强烈推荐:权力巅峰宝瞳都市无上仙医天字号保镖韩娱之秘密讯息我真是大明星超品相师阴阳超市     半夜方明尿急打开灯坐起来,梅梅和杨若水发出均匀轻细的鼾声,睡得很香甜。怕弄醒他俩,他从横在三人腰腹上的薄毯中抽出腿,起身轻轻地下了床。从卫生间返出来,床上诱人的情景让他停在床前。

    在柔和的灯光下,床這头的梅梅露出浑圆精巧的美臀半趴着,左小腿曲叠在右小腿上,足踝上的金链金光闪闪。那头的杨若水呈仰姿,仅有薄毯的一角覆在小腹上,两条腿叉着,靠床边的小腿叉到了床外。

    他绕过床尾想把杨若水的腿撩回到床上,可捉起她的白嫩秀美的脚丫没舍得放,低头吻上光洁的足面,停留片刻将唇移到那很有灵气的脚趾上,她的脚趾动了动但没有醒来。方明的脸贴在她的足面上,歪头顺着她匀称的**看过去,那处小巧精美令他看不够,也摸不够。

    轻轻地将她的脚放回到床上,到床头端详着她饱满漂亮的**和恬静秀丽的睡相,叹息咋才三年?如此绝色美女,就是三十年也不够啊!可他知道三十年绝对是奢侈,因为她与他的关系仅是一种交换,人家绝不可能会喜欢上他,這点自知之明他还是有的。三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可這三年却是她最美好的时光,不管日后谁拥有她,她最美好的三年归他所有,该满足了,以后盘算着如何珍惜利用這三年就行。

    从她身上迈上床,钻进毯中把她楼进怀中,她还没有醒。却将臂搭在他腰上,腿也搭到了他的腿上,咂咂嘴露出更香甜的睡相。這可又一是一大变化啊。前几日她会不自然抽搐一下,這两天虽不抽搐了,可还是比较被动,此刻她虽在睡梦中,這更真实地反应她地身体是完全接纳他了,這令他十分欣喜。喜爱地搂紧她。

    睡前是另一大变化,她在歌厅看了两名女保镖精彩地教训那五位警察,和梅梅都特别地兴奋,席间她又被众人劝得喝了两大杯红酒,席散到回宾馆后还兴奋地和梅梅夸赞保镖身手不凡,笑那些警察狼狈无能,欢笑比往日多出许多。与她欢好时。也觉出比往日热情,还首次听到了她发出动听迷人地娇吟,加上不再顾忌她地微创,那欢爱很是尽兴。

    這些可是大进步,与她水乳交融地日子看来不远,他兴奋得意地搂着這绵香滑嫩娇躯进入梦乡……

    第二天早上要回省城时,刘局长亲来送行,还分别给方明和宋主任送上两份高档烟酒和当地名特产作送别礼,加上前几天收的,方明两辆车地后箱快放满了。回到省城,按计划下午杨若水要回家探亲,他让杨若水带梅梅和两个保镖一块回去,他昨晚正好和郑广德临别前好好地聚一聚。

    下午三点多钟,他们休息起来后,杨若水和梅梅妆扮地光彩照人向方明告辞,梅梅当然是习惯性地亲热吻别。杨若水带着要回家见父母的兴奋,还感激在休息前方明地一番令她感动的安排,也主动与他吻别,吻得香艳湿热。

    出发后,坐到前排得杨若水。在梅梅得询问下,兴奋地介绍着她家乡和家庭的情况。

    她和梅梅相处了這么多天,可一直没有畅开单聊的机会,她对梅梅了解并不多,也很想进一步了解梅梅,尤其有些地方令她好奇。大致讲完她家乡和家庭情况,便问梅梅:“你为啥会跟方董?莫非也和我一样?”

    梅梅笑道:“不跟你一样,可也差不多,我原来呆得地方是酒店兼歌厅,我在酒店当服务员,是叔叔在那儿吃饭时认识得。”接着把当时地情况详细地向杨若水讲了。

    听梅梅讲后,杨若水挺佩服梅梅机灵胆大,也对方明有了进一步了解,叹道:“方董這人真琢磨不透,面相憨厚老实,咋是那么一种人?”

    梅梅从她的口气中听到了贬意,问她:“你是不是认为叔叔坏人啊?”

    “他莫非不是坏人?能是好人?!”

    梅梅不服地说:“叔叔当然是好人!而且还是最好地人!”

    轮到杨若水不服了:“好人还会去那地方?”

    梅梅立即驳道:“好人咋不能去那地方了?那地方有美女嘛,叔叔就喜欢美女,是男人哪个不喜欢美女?那又不是强奸,她们愿卖叔叔愿买,有啥不可以的?人分男人和女人不就是为做那事?在家和老婆做就是好人,到那地方做就成了坏人?這最多说叔叔有点好色的小毛病,世上哪有完人?再说了,没那些女人做那个,男人想去也没地方去,哪能都怪去那地方的男人呢?”梅梅扫到杨若水的脸红一下白一下,知道這话伤到了她的自尊,口气忙变缓和又说:“小杨姐是被迫无奈才去的,可是很多女人纯粹是贪图钱财为了享受才去的,说坏,那些女人才坏呢。”

    杨若水脸上仍带着羞愧地红晕点头说:“這话我同意,可你说方董只是有点好色的小毛病我不赞同,去那地方可不是一般的小毛小病,那是心灵肮脏的人才去的,是对妻子大不忠和背叛,哪还能叫好人?好人就该洁身自好才是,行得端走得正才是好人。”

    梅梅仍不服气:“世上哪有你说得那么好的人?反正我接触得人当中,我认为叔叔最好啦!对人知冷知热,有情有义,世上再到哪找比叔叔更好地?”

    杨若水没想到梅梅是這种想法,认为她年纪小文化低,对很多问题认识不清,便继续开导她:“你还小呢,有些事看不透,你以为方董是真心对你好?他是看你年轻美貌!就说对你做得事,好人能做出来吗?当时你才有多大啊?他就没放过你。好人会挟恩以报把你当成他地玩物?!”

    梅梅急了。口气生硬地说:“小杨姐,你不知道就不要乱说!谁说叔叔挟恩以报?谁说叔叔把我当成了玩物?那是我自己愿意地,开始叔叔还不同意。是我硬缠叔叔地。”

    杨若水看着梅梅的样子好似明白了,认为梅梅一是主动报恩,二是有意地在傍大款,惋惜地说:“你人聪明伶俐长得漂亮,何必用這种方式报恩呢?他比你大那么多,你就认他为叔叔就行。尽心尽力给他做事也是报恩啊!再说他还是不应该,不能应为你主动他就不顾道德了吧?他一个成年人对自己地行为该有自制啊?”

    有些话梅梅羞于出口,她不好意思讲自己那时正是春情勃发之际,每天接触成年男人地隐秘处不能自制,只好這样解释:“小杨姐,我当时并不是单纯为了报恩,是每天与叔叔在一起。真地喜欢上了叔叔!你也许说我傻,为啥一个小姑娘会喜欢上同自己父亲一般大的男人?可我自己也说不清,心里就是喜欢,就想跟叔叔那样。叔叔见我缠他,还想送我走,是我硬留下的。我学开车就是为了留在叔叔身边,你说這样的叔叔会是坏人吗?坏人是玩过新鲜甩了你,那才是坏人,叔叔万万不会那样。”

    杨若水暗思她這是小女孩的盲目单纯,便问道:“你现在后悔吗?就是现在不后悔。想过以后会后悔吗?你将大好的青春,就愿丢在一个比你大一倍还多的男人身上?”

    梅梅斩钉截铁地说:“不后悔,我一辈子都不会后悔!而且我打定主意要跟叔叔一辈子!”

    梅梅這样说,杨若水再也无话可说,人各有志,个人的主意个人拿。她也不想再与梅梅讨论方明的好坏了。再好的人有说坏,再坏的人有说好,立场不同观点就不同。其实,她与梅梅辩时心里也很矛盾,从直觉這段时间相处。她也觉得方明仗义热情,很好相处,对他容易造成信赖和依靠感,像个好人。可一想到他到那地方,又包养梅梅這样一个小姑娘,在那事的行为上也没有羞耻观,无论如何也不能把他算成好人。但想到方明中午的安排时,又无法想成他是坏人,心里乱哄哄的,不由长叹一声。

    听這幽幽的长叹,梅梅知道杨若水不认同她的做法,她也叹了一声说:“像我這样初中文化的人,就是不根叔叔能做啥呢?如果在村里,父母现在也打发我嫁人了,嫁得再好也得在村里种一辈子的地。就是出去打工,我不像小杨姐,你是大学生,能找个好工作,我若不靠叔叔,好单位嫌你没文化进不去,非得打零工,最后还得嫁个普通人,一辈子受穷。我现在呢?吃得是啥,穿得是啥?我這条水晶相连就是五六万,不跟叔叔,恐怕我一辈子见也见不到,别说戴了,现在连我家人也跟着享了福,我寄回钱家里盖了新房,每月最少给我爹妈五千元,我爹妈受丝在地里,一个月也挣不了這些钱,我还图甚呢?”

    梅梅的话让杨若水陷入深思:是啊,普通人的梦想无非是吃好点穿好点,钱够花觉够睡,可這很简单的梦想,绝大多数人却无法实现,农村人想实现更是难上加难。很多人努力奋斗,也就是为了实现這些,自己的父母含辛茹苦供他们兄妹读大学,他们兄妹刻苦学习,不也正是为了這些?那天方明给自己买了好多时装,自己还非常兴奋,连她都挡不住诱惑,咋能怪怨梅梅?

    梅梅见她不说话,以为将她说得哑口无言了,又得意地说:“小杨姐,我除了不会后悔,还很庆幸有這样一个叔叔。你也看到了,郑厅长是多大的官啊!你过去能想过和他同桌吃饭?你可能会有机会,我若不是叔叔半点机会都没有,对吧?现在能跟厅长同桌吃饭,也能跟市长、市委书记同桌吃饭,他们还对我很客气。嘻嘻,我还能跟大明星在一起吃饭,而且她们对我很好,這些我过去绝对不敢想,你说我会后悔跟叔叔吗?实际上,小杨姐你能跟了我叔叔,也是你地幸运啊!”

    這话让杨若水奇了,她舍却掉珍贵的女儿身,跟了他這样的人,还会是幸运?

    杨若水歪头挑秀眉瞪大眼看着梅梅问:“为啥遇到方董就是我的幸运?”梅梅正视前方答道:“当然啦!叔叔心好又热心肠嘛!”接着又先拿她自己说项:“就说我吧,若不是叔叔心肠好肯帮我,我绝对逃不过二楞子的手心,最后必然是两种下场,一是给那个流氓小子做老婆,二是他玩腻后逼我当小姐。现在想起来还觉得庆幸,也可能是我命好,所以说我非常幸运了。”杨若水已听梅梅讲了当时的境况,梅梅若没方明搭救,确实难逃這两种悲惨命运,她也为梅梅感到庆幸,承认梅梅幸运。

    梅梅接着又讲:“小杨姐,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谁也不能保证不遇祸事,你遇到祸事非走那一步,第一个就遇到了叔叔,叔叔正好能帮你解决难题,不是你的幸运吗?假如你第一个碰到的不是叔叔,碰到的這人却帮不了你的忙,就是能帮有的人怕惹麻烦还不愿帮。第一个若遇到這种人,你还得留在那儿继续找人吧?若运气不好,再碰一个又帮不上忙,你还得继续往下找吧?這样找来找去,你想你会经多少人啊?那你名副其实成了那种人,成了那种人且不说名声全毁了,可那是人做得营生吗?”杨若水听到梅梅讲到后几句已心乱得扑腾扑腾直跳,因为這很有可能。

    而且非常有可能!

    她一直不愿承认自己是妓女,自己只是利用一下身体在复仇,即使已与方明相交這么多天,在心里仍把自己看作是冰清玉洁地好女孩。

    可真如梅梅所说成了那样,已经历多人深陷其中,还能不承认自己是妓女?

    想到自己若深深烙上妓女這两个字,她的心如针扎般地疼!

    她听到梅梅接下来讲的,更是后怕的心惊肉跳,不堪想象。

    梅梅讲:“我当服务员时。常听她们讲起小姐们的事,小姐们会遇到各式各样的客人。有的是长相龌龊难看,有的是行为变态恶心。可干了那行,客人也不能随她们挑呀?还得跟人家强颜欢笑,完了以后出来只能大骂晦气。”杨若水听得身上冷麻冷麻的,她上得那两天“职业”培训课,辅导员就讲了各种可能,有些可以拒绝,有些除不能拒绝还必须笑脸相迎。

    当时是那种舍身入地狱地念头支撑她走下去,现在听梅梅這样讲,她真的觉得自己非常幸运了!

    小杨姐,叔叔多痛爱你啊!

    他堂堂一个集团公司董事长,管着那么多企业和那么多人。

    百忙当中亲自跑来为你办事。

    还有,怕你家人留在本地日后被人家报复,要给你父母安排到锦口定居,还给你哥和女朋友安排工作,他为你考虑地多周到啊!

    這不是小杨姐你天大地幸运吗?“杨若水由衷地点头说是,对自己遇到方明真是天大地幸运再无半点含糊。梅梅刚才说的就是方明中午的安排,她当时也很感动,但先入为主已把方明认成坏人,他所做的一切,她都认为是贪她貌美的一种讨好行为,感动过后认为没必要领他的情。

    可与梅梅争辩一番,又听了梅梅一番说词,她心中翻腾久久不能平静。

    杨若水沉思:

    梅梅思想单纯,话语间露出了对方明的盲目崇拜,可這崇拜也无法说她不对,方明对她恩重如山,她咋崇拜都有理由。

    而自己呢?

    正如梅梅所说,遇上方明是自己天大地幸运,人家对自己也是关怀备至,行为也没有出格之处,至于他生活上的不检点,自己又不是社会道德,也不是他的妻子,没半点理由去责怪人家。

    人家对自己好,对自己的家人也热心关怀,那么人家在自己面前就是好人,反过来自己也该讲良心对人家好才是!

    她想通了這点,心中豁然开朗,对梅梅笑道:“我父母从小教育我们,让我们做个品学兼优的好孩子,而且要远离品行不端的人。我从开始就把方董认成是品行不端地人,跟了他是万般无奈之举,因为不是心甘情愿,心里难免痛苦。

    跟你谈了這半天,我也想开了,既然我选择了這条路,能遇到方董确实是我的万幸,我這三年尽心尽力地待他,回报他为我做的一切。经过了這次才知道了社会的复杂和险恶,是他让我躲过了不堪想象的劫难,我以后再也不怨天尤人了,谁让咱生在這个社会呢?”梅梅也能理解她,她一个前途无量的漂亮女大学生,陷入這种境况中自然会想不开。

    见她想开了,高兴地笑道:“对呀!小杨姐,在现在的社会上,能跟一个像叔叔這样的好人真的该万幸了。你别把叔叔想成坏人,叔叔真的是好人,不信你跟叔叔提,说你不愿跟他三年,想离开他,叔叔肯定会放你的。”“真的吗?他会放我?”杨若水既兴奋又不敢相信地问。“绝对的,我太了解叔叔了,他是那种宁肯自己吃亏,也不愿让别人难受的人,有些事我不能和你讲,不然你听了就会相信的。”“那你拣能讲的讲一讲,我好想了解他,讲得越细越好。”杨若水生出了很强的好奇心。

    等梅梅讲完方明的超强离奇好运,她们也到了杨若水的家。

    杨若水从听得入迷中醒过来,欣喜兴奋地马上就能见到父母,想象着家里的阴霾肯定已一扫而光,也许比往日更欢乐。

    她家是在她母亲学校的教师家属楼,是十多年的六层楼;楼房显得灰旧,住在四层。

    她父母事先知道她要回,听到汽车笛音忙地下楼迎出来,她父母笑逐颜开的模样比她想象的还欢快。

    同时迎出来的还有她哥和其女友,还有她家几位至亲,所有人都喜气洋洋,与她离家前真是天壤之别,她的心情更加地喜悦,更觉得那牺牲非常值得!

    所有人都想详细地知道她是如何请人出面的,可周围有邻居围看,此时不好询问,再说她顾和梅梅指挥两个保镖从车上往下搬东西。

    很快车前就堆了一大堆包装精美的箱盒,邻居们羡慕地看着,还窃窃私语指指点点,她母亲满脸疑虑也忙着问哪来這么多东西?

    她回答先拿进家再说。

    上去后安顿好梅梅和两个保镖在大屋喝茶歇息,等乱劲过后,杨若水的母亲就急把她拉进她的小屋,问她咋能请动人家董事长出面?

    這一大堆贵重礼品又从何来?

    杨若水从她母亲脸上看到了担忧和不安,估计一生刚强正直的母亲担心她采用了不正常的做法。

    她的估计一点都没错,因为此事轰动了全县,能将县委副书记与其公司扳倒非比寻常,其不寻常处县里流传了许多版本。

    最大的版本是说杨若水美艳绝仑,结交了一位京城**,**出的面。

    还有一个流传很盛的版本,说她傍上了一位高官,也有说是傍上了一位超级富豪,反正所有版本都是说她家的事都是靠她的美色解决的。

    有這些传闻也怪她家人老实,把那家伙抓起后,旁人好心地祝贺,并询问咋就能弄得了人家县委副书记?

    她家人老实地说是她托得人,因她并没有全按方明教得那样对家人说,说得挺含糊,她家人也跟人家解释不清,以讹传讹弄出许多版本。

    有的通过亲朋反馈到了她家人耳中,她母亲喜中有忧担心起女儿来。

    杨若水将准备好的说词告诉母亲,说聘进公司和梅梅住隔壁,没两天俩人处成好朋友,便将家里发生的事告诉给梅梅,董事长是梅梅的叔叔,梅梅将這事说给了董事长,省公安厅厅长正好与董事长是极好的朋友,董事长便答应帮忙,也趁此机会赴厅长的多次邀请。

    至于那些礼品,是董事长游览时当地几个公安局领导送的,人家董事长不稀罕這些,让她拿回一半,不然人家吃用不了也是个扔。

    這些话本来是真的多假的少,她搬东西上楼又累得满脸通红,她母亲一点都没看出她话中掺假,又相信女儿的人品好,听着合情合理便深信不疑。

    与她一块出去又解释给其余家人听。

    大家都兴奋地说老天有眼,有幸遇到好人帮助查清凶案得以扬眉吐气!

    杨若水又讲了一件好事,说董事长听说哥哥是营养学的研究生,人家的中式快餐新建了研发部,正需這样的人才,愿高薪聘请,还愿聘哥哥的女友在研发部搞文秘工作,她家人与她哥和其女友听后都感到非常高兴,真可谓因祸得福。

    她父母到大屋对梅梅千恩万谢,梅梅不能露馅,羞红脸说了一堆客气话。

    晚上杨若水陪梅梅她们在县宾馆住的,她格外兴奋也格外话多,亲戚们提着礼物告辞时十分高兴的样子令她兴奋,晚饭时家中餐桌上的欢乐气氛令她兴奋,等旁边床上的梅梅发生了轻轻的鼾声她还兴奋地睡不着,也有点不习惯地睡不着。

    這些天一直睡在方明的怀中,她不承认别的,可不能不承认男人的胸怀确实是女人最好的港湾。

    后几天,那事时下身除了敏感再无半点不适,带给她那种无法言喻的奇妙感受的那个人,虚无缥缈的白马王子越来越淡,越来越多的是那面相憨厚的方董,就像此刻,挥之不去……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四十岁撞大运相邻的书:超级手机俏媒婆金屋藏帅流氓之风云再起白手起家天骄非正常人类事务所绝世好男人泡妞专家小黑传奇龙翔都市我的明星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