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四章 逍遥远游

【书名: 四十岁撞大运 第一百六十四章 逍遥远游 作者:阿福

强烈推荐:宝瞳权力巅峰都市无上仙医天字号保镖韩娱之秘密讯息我真是大明星超品相师阴阳超市     第二天早饭后,方明给周媛打电话:“媛媛,我今天公司有急事,必须回去,我要带娜娜一块走。她一会儿去找你,你帮她把需要处理的事情处理了。”

    “哦,好啊,反正她是卖给你了,哪还能不由你?嘻嘻,昨晚的小登科怎样,很满意吧?”

    方明喜滋滋地看着身旁的杨若水,嘿嘿笑道:“满意!非常满意!非常好非常可爱的女孩,谢谢你的推荐你!”

    媛媛在电话那头嘻嘻娇笑道:“光用口头感谢不行哦,下次见了你,要用实际行动感谢人家,不然以后再来了好的也不通知你。”

    杨若水听到夸她羞红脸躲到远处,方明的目光仍停留在她身上,笑呵呵回答媛媛:“没问题,用最好的实际行动感谢你!至于以后嘛,不通知也无所谓,恐怕再也没有比她好的了。”

    “哼!我还不知道你们男人那点德牲?现在你是新鲜娜娜,下次一跟你说来了一个漂亮小妞,你肯定就又痒得不行啦,恨不能插翅飞到這儿。哼,你要能把這忌了,那狗就能……,咯咯……”

    等媛媛咯咯娇笑罢,方明也哼道:“哼!你也别把我看扁了,干脆以后你也别给我介绍了,就是介绍我也不来,不信你看着!”

    他這倒是真心话,有两个原因,一是他在這里帐上的余款這次花费后所剩不多,不准备再往进打款;二是有了杨若水這三年之约。他乐滋滋地盘算加上妻子晓敏,和他保持长期关系的美女就是整整地十个了,已十全十美,该满足啦!否则再碰上类似于杨若水這类的,心一软一帮忙,人家再一酬谢,队伍就越来越庞大,他就是铁打的也应付不过来,再好的美食吃多也会消化不良的。

    可媛媛却认为他另有打算。又咯咯笑道:“你不会是想包养娜娜吧?你们男人真贪心!遇到好的玩一次嫌不够,还想养在笼子里慢慢玩。那好吧,等你玩过新鲜再给你介招。看看你的决心有多大?”

    “行啦,不和你闲扯了,我还赶紧要走,你给她办得快点。”

    他和周媛结束通话,就叫杨若水下去我周媛并收拾行装。然后倒楼下门厅见。杨若水一离,他打电话通知梅梅,说马上出一趟远门。也告诉了她要去的地方,让听了兴奋不已的梅梅准备好就进俱乐部接他。接着就赶紧向晓敏告假,借口是郑广德又邀请去他那儿玩,趁磁列没开通前有闲空,他去转一趟。和雅静也是同样一番说词,其他人都不用现在告诉她们。

    打完电话。他提着早饭前预先收拾好地一个挺大的包下楼了。包内是他存在這儿的几大盒高级香烟,还从餐厅带了几瓶好洒,他下决心除有非来不可地原因,這地方已不准备再来。

    下去正好梅梅已到,杨若水还没出来。梅梅亲热地喊着他。给他打开车门,满脸兴奋的神色笑道叔叔,那地方好远呀!今天白天估计才能走一多半,休息一晚估计明天下午才能赶去,這一路上从冬天变春天,再变成夏天,肯定很有意思。”

    他拦住梅梅要帮他拿包,把包放到车上,被她的孩子气逗得笑道:“看把你高兴的,很愿意出远门吧?”

    梅梅嘻嘻笑道:“是呀!我早就想出趟远门了,一直最远才是去北京,太没劲了。叔叔,咱们這就走吧?”

    方湖坐上车笑道:“等等,等一个人下来再走。”

    梅梅听了站在车门口没动,问他:“等谁啊?是刘叔叔吗?”

    他打开腿前的一个贮藏柜,边拉开包取烟酒边笑道:“不是,又给你我了一位姐姐。”

    “姐姐?啥姐姐?”

    他手中忙着,头也不抬嗔道:“這还用细问?”

    “嘻嘻,知道啦,肯定是位非常漂亮地姐姐。叔叔,是不是啊?”

    “嘿,你一会儿看吧,跟你一样,都是绝顶美人。”

    “嘻嘻,我能算美人?丹儿姐才是,有丹儿姐漂亮没吗?”

    他把烟洒放好了,欠起身把空包放到座后笑道:“呵呵,差不多,各有特色。”刚说完看到杨若水拉着行李箱出了楼门,正向這边张望,便对梅梅笑道:“喏,就那个女孩,你喊她上车。”

    “啊!好漂亮哎!”梅梅边赞叹边向杨若水迎去。

    方明将身子倾到车门口,看着梅梅带杨若水过来,他仔细地比较了一下二人,同样的美丽大眼睛,俏容各有千秋,都是那么千娇百媚。這一比较,发觉梅梅竟也不逊杨若水多少,這才意识到每天看惯了梅梅,竟忽略了梅梅出脱得越来越娇媚。他心里赞叹,梅梅也是罕见,的美女,杨若水這略胜一筹已是了不得,真是美女中的美女!

    梅梅先带她到车后把行李箱放到车后箱中,返过抚住车门送她上车。杨若水探进车门羞涩地朝方明笑笑,捉住他伸过的手撩腿上了车。

    方明盯着杨若水笑呵呵地问:“办得顺利吧?”

    她脸红红地点头说:“嗯,挺顺利。”

    梅梅上了车,回头等方明指示可以走时,车开动后打开了对讲机,通知那两个保镖马上就出了俱乐部,让她们紧随其后。

    驶上公路,他为梅梅和杨若水作了介绍,梅梅回头甜甜地叫了一声“小杨姐”。他还告诉梅梅已聘杨若水为秘书,以后在公众场合要称呼杨秘书,梅梅答应后,调皮地冲着后视镜扮了个鬼脸。方明和杨若水都看到了,一个是洋洋得意地笑了。一个是羞红脸扭头看向车窗外。

    他们的方向是凤城南,方明靠近杨若水,向她指点介绍着路过县城郊外地环境,杨若水神色淡淡地看着窗外,听他介绍着。

    闻着她身上散发的清香,看着她线条精美的侧面,方明地心又痒痒了,伸手捉住她放在两腿间的玉手。她抽了一下没抽出,红着脸看他一眼。便任他捉摸着又看向窗外。可他得寸进尺,另一支手从她身后环过,抚到她的纤腰上。想把她搂在怀中。

    杨若水挣出手推住他,悄脸更是通红,看着前面专心开车的梅梅低声说:“方董,给我一点点尊严,好吗?”

    方明没想到她会這样。有些尴尬地松开她,稍离开她一些仰后靠住靠背,为掩饰那一点尴尬笑道:“小杨。你可能还没进过县城吧?等咱们返回来带你来参观,里面有的地方建设地非常漂亮,你肯定会喜欢地。”

    杨若水冲他点点头说好,把手塞到他的手里,算是补偿和感激给她留了颜面,可头却又扭向窗外。

    方明抚摸着這纤美娇绵的玉手。心想她是被迫涉入污水地女孩,思想还很纯洁,有梅梅在害羞了。原来还喜滋滋地幻想着這一路上香艳旖旎的情景,看来今天美梦要泡汤。熬吧,熬到晚上住进宾馆就有办法了。明天的行程一定会香艳的。

    车内除了没有方明预想的那种香艳情景,还显得挺沉闷。杨若水保持着沉默寡言,方明跟她说一句她嗯一声,几句过后他觉得没趣便跟梅梅闲聊,但碍于杨若水在身旁,很多事不便谈,很多话不便说,也就没有往日聊得有趣。

    杨若水地玉手再绵软可爱,但漫漫长路他也不能光玩這个呀?他心里琢磨该干点啥好,目光落到眼前地控制盘上,心里一亮,不是有影碟看吗?按键让dvd屏幕升起,拉开影碟盒征求杨若水想看啥?她笑笑说随便,他取了一套韩国家庭幽默剧播放。

    這下好了,不一会儿他就被诙谐幽默且生话气息很浓的剧情吸引,时而发出欢快的笑声。杨若水也渐渐被剧情吸引,被剧情和他的欢笑感染,也不时的笑起来。开始只是微笑,实在觉得好笑也是掩嘴轻笑,稍后不由地参与到方明议论剧情中,再笑就开始笑得欢快起来,甚而笑得前仰后合,车内变得欢乐融融。

    方明开心极了,心想這才是杨若水的本来面目吧?原本也是个爱笑的欢乐女孩。与她一起开心地看着,议论猜测着剧情,当然也不忘常常欣赏她美艳绝仑的欢笑,尤其是那对极可爱的酒窝。连续剧看了一集又看一集,漫漫长路不觉得长了,很快就到了中午吃饭地点。

    中午接近一点钟,他们途径一个城市,先找到电瓶站全换了充足电的电瓶,然后到找了一像样酒楼美餐一顿,接着继续赶路。已是下午两点多,方明的午休习惯引来了睡虫,他放倒靠背休息了。杨若水不想休息,一路上和一顿饭与梅梅比较熟悉了,主动要坐到前面陪梅梅。两女孩看对方都很顺眼,女孩子间又有话说,聊得挺投机。

    等方明醒来喝完一杯茶,已近下午五点钟,梅梅向他报告前面是个大城市,他决定就在這儿歇一晚,剩下的路明天早走一会儿赶。半个小时候后到了這个大城市,他让梅梅先驶进市中心找个停车场。

    两部车都停到停车场,方明从保险箱中取出三沓百元大钞递给梅梅:“去,和你小杨姐带一个女孩找服装店,你俩买衣服去。”

    梅梅笑嘻嘻接过钱答应说哦,杨若水在前桌扭过身子,眨着美丽清澈的大眼忙问他:“给我也买?”

    方明盯着她有疑问地俏脸笑道:“是啊,主要还是给你买,你要从里到外、从上到下多买两身,鞋也一块买两双,拣贵的拣好得。你们把钱要花完,不够梅梅先垫上。”

    “我不要,我有衣服啊!我箱里有好几身,不用买。”

    “我知道你有衣服,可這是我给秘书买得工作服,我的秘书穿得可不能寒酸。快去吧,我在车上等你们。”

    梅梅笑嘻嘻帮腔:“小杨姐,走吧,听叔叔的。”

    杨若水“哦”了一声,朝方明微微笑道:“方董,那我下了?”

    他摆摆手说好,乐滋滋地看着她俩下了车,仰靠到后背上预做起了晚上的美梦。

    他看完两集韩剧、又一集看了一半她们回来了,大包小包把方明旁边的座位塞得满满的。梅梅是喜笑颜开,杨若水看上去虽没有梅梅乐得那么欢,可俏容在街灯照射下,也透出了难以抑制的喜气,梅梅喋喋不休地向方明汇报时,杨若水的美眸也闪着兴奋的火花。

    时间已不早,他们在附近找到了一家四星级宾馆,订了三间套房洗漱罢就赶紧下去吃饭,仍是他们三个在雅间,那两个女保镖在大厅,不与主人同席吃饭是保镖的规矩,方明也不想破坏這规矩,但饭菜也是让梅梅這位大总管安排她们尽情吃好。

    這顿晚餐比中午那顿吃得更欢快,杨若水跟梅梅的关系进一步加深,她俩的话题仍在那些时装上,不时地发出开心的欢笑。方明很少参言,边吃边喝边喜滋滋地看着這一对的大眼美娇娃,她俩那清澈明亮的大眼又欢又毛,今他痴迷,感觉吃到嘴里的美味也没她们的秀色香甜。

    明早要早一点出发,杨若水羞羞答答被方明叫到他的套房,又羞羞答答地脱光衣服跟他进了卫生间,还羞羞答答地被他用沾满浴液的双手在全身上下摸了不知几遍,最后是羞羞答答地跟他上了床。等到闭上美目被他拥到身下后便不那么羞涩了,等那片刻辣疼劲忍过去,脑中又开始把他幻想成心目中的白马王子。白马王子不真切的面孔换来换去,有时就换到他那憨厚平庸的面孔上,可一出现就急忙把他撵走,等到那种说不清的感觉越来越强烈时,脑中一片空白,任何面孔都不复存在了。

    正当她物我两忘飘飘然不知身在何处之时,突然身边一声“嘻嘻”笑声,惊得她睁开了美目,只见穿三点装的梅梅跪在旁边嘻嘻笑看他们。她“啊!”地惊叫一声捂住了潮红的俏容。她恼恨他们,怎么能這样?令她羞得无地自容。她也明白和证实了梅梅与他果然是這种关系,暗骂他果真不是好东西,连梅梅也同样是,竟然都是這般不害羞不要脸的人!

    梅梅是按跟他约好的时间进来后,和他会心地偷偷笑笑,在床边抖掉睡衣跨上了床。他被梅梅的三点吸引,三点都只有她地巴掌大,艳丽的天蓝和洁白分片搭配。穿在她娇嫩的身上非常性感迷人。這三点绵织物是那种针织镂花的,胸上两个圆鼓之一竟有一粒粉红调皮地从织眼钻出来,方明冲她呶了呶嘴,梅梅低头一看嘻嘻笑出了声,惊了闭眼娇喘的杨若水

    杨若水的一声尖叫,让方明把目光又移回到她脸上,可刚才还表情丰富的俏脸已被一双纤秀玉手捂住,不过娇艳的红唇还露在外面。他低头吻上這香艳红唇,试图吻化她的娇羞。可此刻杨若水正在心里恼恨地怒骂他们。紧闭双唇不像那会儿吐香舌任他品嗍。方明以为她是害羞,没在意她地态度,吻罢红唇又吻上那双漂亮可爱的玉手,同时运动身子把這一轮体力消耗掉。

    他伏在杨若水绵嫩的**上稍作歇息,梅梅已将那三片漂亮饰物解去。俯身用两团丰润轻磨他的背侧,绵软的小手还在他臀上流连。仅一会儿,他体力尽复,嘿嘿一笑起身把梅梅扑到在床上,在梅梅的咯咯娇笑中与她连成一体。他对梅梅可不像对杨若水那样怜香惜玉,动作鲁莽粗野。但梅梅声声欢快的娇哼道出了她就喜欢這样。

    方明一离开杨若水,她就想起来躲开他们,可被他最后一阵的撞击和重压,身子酥软娇慵的不想动,可还是咬牙硬撑着坐起。但眼前地一幕让她看地呆住了。方明健壮的身子与梅梅娇嫩的身子上边分开下边紧贴,做着令她面红耳赤的快速运动,那清脆的异响和梅梅娇嗲地吟哼听得她心慌意乱。

    這让她想到昨天下午第一次目睹真人做這个,那是在俱乐部的一间特殊的小房间内,单面可视玻璃里面一对年轻男女上演的,当时有位女辅导员在她身旁讲解,和训练调教课一样很令她心促气短无比地尴尬难堪。但此时目睹他们,自己**裸地就在他们旁边,那种尴尬难堪竟然很淡,更多的是让她心生异样,刚才身体中喷发的那种奇妙又蠢蠢欲动。這感觉让她为他们地行为感到羞耻,更为自己感到羞耻,特别是方明這时扭头冲她憨笑,這床她再也无法呆下去,撩腿就要下床。

    “干吗?不能离开!”方明喘气粗声阻止她。

    杨若水一听缩回了腿,想到了自己是啥身份,也想到辅导员说這是在允许的范围内,别说他要左搂右抱,就是再多搂一个她都不能有异议。她只好扯过被子背对他们卷曲进去,心想她這是为仇舍身饲虎,身处虎穴之中,只有认命熬过三年。可很快被她们地阴靡之音扰乱了思绪,骂她们不是好人的同时,也骂自己好不到哪儿去,不然咋会老想扭过身看她们?

    等他们散了场,她被方明搂进怀中.在他湿凉的怀中心里乱哄哄地不知啥时才睡着,不过睡得挺香甜,还梦了很羞人的梦。在她感觉还是半夜时,被床上很大的响动弄醒了,睁眼看到灯光明亮的屋中,她旁边又上演起那种戏。梅梅的姿势很奇特,两腿用手扳着叉得很开,楞了一下她才明白,昨天這会儿他在她身上也是這样。看来是他的一种嗜好。

    好大一会儿他们准于停下来,她眯缝着眼看到方明跪在床上喘着粗气扭肩扩胸,梅梅坐起后他又躺下去。梅梅站起到他身下坐下了,她好奇地睁大眼睛想看梅梅在干啥?却被梅梅亮晶晶的大眼看到了,她再想闭眼已迟,只听梅梅嘻嘻笑道:“小杨姐,你起来帮我压住叔叔這条腿,今天不能在器械上健身了,咱们压住让叔叔做仰卧起坐。”

    哟!原来他是在健身啊,杨若水這才明白是咋回事。她不情愿地起来,暗自嘀咕:這家伙倒会找地方健身,会找人陪练。

    方明看着杨若水过去用手压住了他的一条小腿,心里乐开了花,可仍不满足地对她笑道,“小杨,你也像梅梅那样坐上去。”

    她羞红了脸坐上去,却没像梅梅当中骑着,是用半个臀压着。方明动腿示意她坐的不对,她扭捏着骑上去,刚骑上方明轻喝一声抱头挺起了上身,梅梅竟噘嘴像奖赏似的和他亲了嘴。她担心会轮到她,刚想完他快速倒下又快速地起来,冲她的嘴上袭来,她猛地扭转头,可还是被他亲住脸。嫩脸也不知被他亲了多少下,上百下也有吧?有时还被亲得生疼,还被梅梅嘻笑,可无论如何做不到像梅梅那样欢喜地和他亲嘴。

    方明两条腿上受那温软的磨蹭,嘴与梅梅的柔唇、杨若水可爱的酒寓香艳地亲触,美的他直到累得一下也起不来了才停下。他乐滋滋地躺在床上,看着梅梅下床把腿撩在床上弯腰压腿,歇息片刻抬眼看了一下时针在五点半上的钟表,向正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杨若水伸手笑道:“小杨,来,拉我起来咱们去冲澡,六点半出发!”

    他们六点半准时出发,除了中午吃饭用了一个小时,整整用了十二个小时才赶到郑广德所在的省城,从秋风恶瑟的“秋日”,一直驶到芳草萋萋鲜花烂漫地“夏日”。這一白天,方明比昨天过得更快活。上午接着看昨天的韩剧,有时是搂着杨若水一块看,她再也不提尊严了,但也不跟他过分亲热,方明挺满足,因为她已换上新买的一身墨绿西服套裙,配上淡红皱纹高领衬衣,气质高雅迷人,让他看不够。

    到了郑广德为她们定的省城最豪华的度假村内,郑广德在主搂大厅迎侯他们,见了面两人免不了一番亲热握手寒暄,随后方明为他介绍了随行。他一下没认出梅梅,认出后直夸梅梅出脱得更加漂亮;介绍杨若水时,他两眼放光,还偷偷冲方明挤眉弄眼;介绍两个女保镖时,他赞方明安全意识强。但最后笑呵呵戏方明,戏称方明成了女乓元帅。

    郑广德的随队只有一人,是他的办公室主任,姓宋,三十多岁很精干的一位男士,负责招待他们游玩。互相介绍罢,郑广德和宋主任带他们上房间,专给他们安排了一个豪华套区。套区内有一套主间,主间内是超大超豪华德客厅,带两间豪华卧室,还带办公室,小客厅,餐厅和酒吧,套区内还有几套房间,而且还有小会议室,小舞厅,健身室,這是专供大领导和随从住的,高档豪华的令梅梅看了都啧舌,杨若水更是看得眼花缭乱。

    主间的两间卧室方明占一间,梅梅和杨若水共用一间,两个保镖安排再外面的房间。他们在各自房间的浴宝内洗掉一路风尘土,而后随郑广德到楼下宴会厅。

    五个人坐到诺大的包间内,显得空荡荡的,方明紧挨郑广德坐着,坐稳后就先挂念地问起案子调查的进展情况。

    郑广德笑呵呵地告诉他,经过两天的调查,初步查清确实是他们怀疑的那人所为。他说這案子线索太少,本来不好查,可那人与他父亲听到受害人的母亲四处告状,做贼心虚利用关系上下到处疏通,结果弄巧成拙,被他们从公安厅的信访接待处和县局的办案人员身上打开突破口。今天下午已把那人拘押开始讯问,估计他撑不过明天就会开口的,等到把伤人凶手捉拿归案就大功告成,让他這几天放宽心地游玩。

    方明很兴奋,杨若水更兴奋,厅长出手果然不凡,短短两天就见实效!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四十岁撞大运相邻的书:超级手机俏媒婆金屋藏帅流氓之风云再起白手起家天骄非正常人类事务所绝世好男人泡妞专家小黑传奇龙翔都市我的明星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