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二章 舍身复仇

【书名: 四十岁撞大运 第一百六十二章 舍身复仇 作者:阿福

强烈推荐:宝瞳权力巅峰韩娱之秘密讯息都市无上仙医天字号保镖我真是大明星超品相师阴阳超市     方明让梅梅送到了俱乐部的大门口,就吩咐她带那两名女保镖回别墅,他边进去边又给周媛打电话,告诉他已到了。等他进了大楼,准备上电梯时,听到周媛高声喊他,见她笑嘻嘻地从商店门口快步过来。

    “媛媛,又去买啥了?”他盯着周媛西服短裙下的性感双腿,笑呵呵地问。

    “啥也没买,就是下来等你,里边有个朋友,进去打了个招呼。”周媛过来亲热地挽住了他的手臂,看电梯门顶的指示灯是绿的,知道可以进去,伸手按了启门键。

    “你也要上去?”

    周媛把他拉进电梯间,娇媚地白了他一眼说:“是啊,不欢迎人家?人家想你了嘛!”电梯间只有也只能有他俩人,周媛冲他撒起娇来。

    “欢迎,哪敢不欢迎?”

    “嘻嘻,别装了!肯定是急着见那女孩,大色鬼!我通知她了,她刚受训调教罢,回屋去收拾了,过一会儿才能上来,放心吧,没人抢你的。”

    已出了电梯到了罐间,方明按着进门密码笑道:“来這儿的哪个不是大色鬼,不然谁来?哎,上次那个女孩再没她的消息吧?”

    跨出罐间周媛歪头看着他,调皮地笑问:“咋地,还惦记那个女孩?”

    他嘿嘿笑道:“嗯,有点,那女孩太爱笑了,挺有意思的。”

    周媛咯咯娇笑道:“想那女孩好办,她现在已成俱乐部的客串头牌小姐,每月来這儿客串两三次,今天刚好在呢。”

    他有些诧异,问道:“真的?是上次和我的那个女孩吗?她为啥非要干這?”

    周媛挑眉嗔道:“這还有假?!俱乐部能有几个十万元女孩?一般人是想不开,一旦想开走出第一步,好像讨吃棍难拿难放一样,這种钱太好挣了。她每月就按来两次算。每次来呆两晚,一晚她就能拿三千元,小气点的客人也会另给一两千,碰上个大气的阔佬给得会更多,一个月算下来至少能弄两三万,這么容易挣的钱她不挣傻啊?现在有几个大款还想包她,她正在吊他们的胃口呢,钱来得更是哗哗地,她干這还有啥奇怪的?”

    进了屋方明心里还嘀咕,這类女孩果然不靠谱。那天还和他信誓旦旦说原打算就是仅做一次,还了欠债以后也不再瞎做生意,踏踏实实再念一年书,毕业后找一份工作,嫁个有钱老公。這话言犹在耳,可她如今已成這儿的客串头牌,金钱的诱惑真是太大了。那么可爱的一位女孩让他觉得可惜,但也觉得庆幸,不由长叹一声。

    這时两人走到了客厅中央,周媛转身勾住他的脖子。娇嗔道:“叹息啥,想见她还不容易?今天先玩這个美妞,还想玩那个以后有的是机会。不是跟你说了嘛,這个比那个还漂亮。這个是从這儿开业以来最漂亮的一个,谁见了都這样说,你又有艳福了!”

    她多次强调這女孩漂亮,令方明心痒难耐。一拍她的丰臀笑道:“那你还不快去给我找来?!”

    周媛双眸水汪汪的,在他怀中蹭着,娇媚地说:“好长时间没和你亲热了,先跟人家亲热亲热嘛!”

    “女孩一会儿不是就上来了?”

    “女孩子嘛,稍微收拾收拾也得半个多小时。够跟人家亲热一次。”她边说边开始解他地衣扣,一副feng骚的急色样。

    他失笑道:“那我一会儿怎办?你想让我白花這十万?”

    周媛已开始解他的裤带,媚眼瞟他娇嗔道:“你不是很厉害吗?每次都是人家不行了,你还生龙活虎的,快点呀!”他的外裤口已脱落到地板上。一只玉手伸进了他的保暖裤内,這轮到他苦笑了,苦笑道:“那好,咱们上欢乐床吧。”他心想既然在劫难逃,把她带到欢乐床上,拿个特殊安全套,一举两得快速摆平她。

    周媛兴奋地叫好,弯腰拾起他的裤子,咯咯笑着拉他就走。可刚到小卧门口,旁边控制台上的门铃响了,显示屏上现出一个女孩,她一跺脚懊恼道:“讨厌!這是个啥女孩,梳妆打扮得這么快?想男人想疯了,咋急成這样?!”

    逗得方明哈哈大笑,笑她真是贼喊捉贼,也笑這女孩来的正好,替他解了一围,拍拍她的肩安慰道:“没办法,看来咱俩只好改日了,改日咱们大战三百合。”

    她仍懊恼地说:“真扫兴!刚才通知她时,人家也看了一会儿真人示范,看得人家有点那个,谁知她上来地這么快。”

    再次把方明逗得大笑,边笑边催她:“快放她近来,我去换睡衣。”

    方明换了睡衣出来,一个上身穿黑色宽松毛衣,下身穿灰白牛仔裤,双肩背着小红背包的长发女孩和媛媛站在沙发旁说话,他的第一印象是這女孩肤白发长,身材匀称健美不高不矮。她比媛媛低了将近一个额头,脚上穿得是黑色高跟皮鞋,媛媛穿高跟鞋是一米七五,那她就够一米六五,正是他喜欢的个子。

    女孩看他出来羞涩地望了他一眼,然后有点慌乱地又看向周媛,可這一眼已让方明大叹此乃人间少有绝色,媛媛果真没有骗他。

    周媛笑嘻嘻地对他说:“方董,就這个女孩,你看看怎样?见过這么漂亮地女孩吗?”女孩白晰的脸已变得通红,很慌乱地瞥他一眼垂下了头,两手捉着背带忸捏着。周媛看着女孩的羞态,未等方明回答,又咯咯笑道:“方董,叫她娜娜吧,您看,她害羞了,您可要怜香惜玉哦:”

    方明走到了她们面前,嘿嘿笑道:“這还用你说,你去忙你的吧。”

    周媛嘻嘻地向他们说再见,最后还幽怨地狠瞪方明一眼,可他地目光却在這叫娜娜的女孩脸上,根本就没看到。却看到娜娜又给了他一个惊喜,她向媛媛说再见时,两颊露出两个可爱的酒窝,他的女人中还没一个有酒窝的呢。

    周媛一出去,娜娜回过脸看向方明,躲闪着他地目光问:“媛姐让我称呼您方董,可以吗?”

    他忙不迭地笑道:“可以、可以,当然可以。”

    方明说话时的目光仍在仔细看她:她的脸型圆满丰润,看着特别娇美可爱;长长的天然睫毛下,是一对灵动有神的大眼,眼白蓝蓝地,跟梅梅有一比,显得清澈纯真;眉毛弯弯细细的,咋看也是未经画描也未经修剪的;琼鼻秀挺精巧,本色红润双唇有型有致,令人遐思惹人爱怜。

    从面孔上真的无可挑剔,他又一次感受到金钱的魅力,为了它這么美的少女也甘愿献身,有了它這么难得一见的绝美少女马上就要投入他的怀中。

    “方董,到哪儿去?”

    娜娜羞涩的问话把他从痴迷中唤醒,硬盯着人家,他這***老手也有点不好意思,笑道:“到這屋吧。”

    但他毕竟是老手,说完就去拉她的手,拉是拉住了,她抽了一下放弃了。皮肤真细腻,握在手中又绵又软,只是有点凉。拉着她看着她走进卧室,她挣出玉手解下背包,走到床头把背包放到床头柜上,从包中取出一叠纸巾,掀起床被塞到枕下,然后坐下背朝方明开始脱牛仔裤。

    這也太直接了吧?总该先稍稍亲热一会儿,就這样他觉得有点暴殄天物。见她挺费力地脱掉了牛仔裤,里边还有细线红毛裤,方明到她身边揽住了她的肩,她满面通红双肩微微发抖。

    “紧张吗?咱们先坐下聊一会儿,聊一会儿就不紧张了。”

    方明笑呵呵说着扳住她的肩一起在床上,可她没答话头却歪向一边,连细弱的颈项也都红了,呼吸很粗重,看来是羞得厉害。這个娜娜与那个爱笑女孩反差太大,那女孩从进门就笑个不停,她从进来就没笑过一下,恐怕是个不爱笑也不爱说的女孩。

    她不愿聊,方明也没得聊,便伸手把她的脸扳过来,把散在前面的长发给她撩到耳后。她染满红晕的脸蛋很热,最热最红的是那对可爱的耳朵,美丽的大眼紧紧闭上,长长的睫毛跳个不停,双唇紧抿,鼻翼轻轻翕动呼出丝丝热气,丰满的胸也上下起伏,典型的害羞紧张。

    他轻轻爱怜地抚摸着這绝美的容颜,除了双唇无一处遗漏抚遍,处处都是那么光洁细腻,最后用拇指轻抚双唇,极光润娇柔。将脸凑进,闻到一股淡淡的粉脂香,还夹杂她呼出的一股好闻的气息。吻上红唇,红唇抿得更紧,鼻息也更重,热热地喷在他的脸上。用嘴感受她的双唇,更感光润娇柔,可双唇仍紧抿着,令他无法品尝到唇内的香甜,便先移到脸上,光滑绵嫩极富弹性。

    方明的唇在她的脸上流连了几次,又移回到两瓣红唇上,可仍紧抿着。怀中的身子也在轻抖,她真是太紧张太激动了,他边抚上了她的胸,想抹平她的紧张和激动。她身子一颤,猛然捉住他抚胸的手,同时启唇发出一声轻哦,他趁隙而入,尝到唇内的湿润。她的唇再想脱开已迟,躲闪之势反而成了与他热吻之势,两张嘴扭结搅到了一块。

    方明虽然用嘴撬开了娜娜的双唇,可被上下两排整齐而严丝合缝的玉齿挡住了深入的去路,在娜娜胸上的手也被紧紧摁住,虽也感受到了两团很有弹性的饱满圆鼓,可却无法进一步地爱抚,难道這就是花十万元的待遇?

    他的嘴从娜娜的双唇中出来,她的双唇随之抿紧,像防狼一样抿得非常紧,以至于齐整有型的唇沿抿得只能用颜色分开,薄厚适度的双唇抿得也只剩两道轻薄窄细的嫩红,那不说不笑时难得一见的酒窝却正好被抿出来。正是這一对深深的可爱酒窝,让他准备的懊恼之言变成了温柔的询问:“没与男人接过吻吗?”

    娜娜仍是紧闭双眼摇了摇头,方明心中窃喜,這可真是个从里到表的雏儿啊!紧张到這程度,对她這样的年龄和已大学毕业的经历可无法装出来的,估计连男朋友都没有,這样的美少女居然纯洁到這地步,令他无法想象,也令他好奇。可此刻不是掘奇的时候,甭管她是何原因走這一步,他可是花十万天价准备享受她的,但她這样不配合,迁就她没了趣,不迁就硬来他又做不出,只好把刚才准备的话软和些说出:“你這两天不是接受了训练?那课程比接吻更难吧?”

    一语惊醒了还在羞耻难当的娜娜,明白到自己是不该拒挡的。可初次被一个男人這样,她心乱如麻极紧张,這与她的想象相差太远一下无法接受,慌乱之中不由地抗拒他。之前几年来幻想憧憬着与心目中潇洒帅气的白马王子相识相爱,先是花前月下牵手情语绵绵,然后才将初吻献给他。而此时不仅把珍藏了二十二年的初吻让這相貌平平的中年男子夺去,他还直接侵到她更娇贵的胸上,咋能让她心甘意愿?!可他的话让她惊醒到這是啥地方和啥处境?她又是啥身份?

    她不就是已把身子卖给人家了吗?這三天她的身子再不属于自己,要像這两天训练课上不堪入目的那样。任人家为所欲为吗?还得听凭人家的吩咐,除了几项太下作、太恶心的情形以外,都必须绝对地服从和配合吗?這才是亲亲嘴摸摸胸,就忍受不了吗?接下来还有更难堪的,忍吧!配合吧!已跨进這地狱之门,油锅火海也认了。

    方明见她微微启开了红唇。也松开了胸上摁他的手,他满意地再次吻上她的红唇、轻松地挤进這温暖湿润之中。這次两排玉齿松开了,从中钻出很小一截滑腻香舌,他品嗍着這香甜的舌尖,手也从她的毛衣下伸进去。毛衣里是棉内衣,内衣里是乳罩,只在内衣上抚摸肯定不会让他满足,他摸了两把便往起揪她的内衣,她的手又来摁了。但仅是慌乱地一摁就松开了。

    娜娜肌肉紧绷的小腹扁平光绵,腰处圆滑温润,真是盈盈一握的小蛮腰。他再顺上摸去,肋骨不太明显,身子是那种丰润型的,他喜欢。顺上挑起了乳罩,触摸到一团结结实实的半圆球。握在手中满满鼓鼓的,不大不小正好一握。轻柔地握一握,柔嫩而弹性十足,拇指搓上球顶,那颗小可爱只有黄豆粒大小。搓了两搓已由软变硬。

    他上嗍下摸正陶醉之际,贴在她面颊上的鼻子感觉到一滴凉湿。离开她的唇,见她紧闭的双眼流下两行清泪。他不知她为何会這样,从她进来后沉默冷艳的样子和所有表现,好似她迈出這一步有不得已的苦衷,难道走家有人生重病急需钱?若那样可以另外多给她一些钱。

    娜娜睁开了含泪的美目,咬咬牙轻语:“让我把衣服脱了。”

    因为她觉得太难受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难受,屈辱,羞耻,紧张,还有第一次被男人這样身体中的无名骚动,搞得她心慌意乱,這不如干脆给他算了,不就是男女那事吗?赶快做了得了,真正做了心里也许会好过点。

    她的模样惹人爱怜,方明含笑点点头说好,松开她准备看衣内的美好。

    她先蹬掉高跟鞋,穿纯白短棉袜的双脚一露出,他的目光亮了一下盯住這对纤巧匀称的美足,脱了一半那很有光译的白润脚面就令他心动,脚趾露出更让他惊喜,急想把玩到手中。毛裤和衬裤一块脱下来,两条修长的腿他觉得就一个字——美!毛衣和内衣一块脱下来,长发披散着的丰润上身和娇柔的细腰也就一个字,还是美!剩下更美的,她没让她们露出来,掀起被子钻了进去,在被中将乳罩内裤脱下放到了枕后,闭目等那一刻。

    她想得简单了,方明這样的老手才不急呢。他从下掀起一半被子,那双白嫩美足无所适从地摆动了两下就到了他的手中,形状绝对可媲美米亚妮那双美足,比她的更显娇白。他喜爱地把玩着,顺溜匀整整的十个可爱脚趾,在他手指间害羞地扣缩弯伸,反而使得這美足似有了生命,像跟他说话似的,比她们的主人话多多了……

    他已坐在一双**中间,抚摸着光洁绵滑的大腿,盯着从掀起被子时就捂在腿间的一双玉手,玉手的肤色比周围白嫩的肌肤略微显粉红,纤纤玉指长长尖尖,有巧夺天工之美,真是足美手更美!特别是捂在這儿更添诱人景色,他美滋滋地欣赏着,她可能也觉察到捂着反而是失策,一双手不知该拿开还是仍然這样尴尬难堪地继续捂着。

    有一会儿了,方明才帮她解去窘境。他轻轻地拿起了這双玉手,暗暗惊呼:太精美了!无论是形态还是色泽,小巧精致鲜艳水嫩,真令他有亲吻的冲动。小月季的是奇特,而這则真得是精美,在他看来是艳美的艺术品,连阅人无数的他都目不转睛连吞口水!看到這一步,别说是十万,就是二十万元也值,他欣喜的如获至宝。

    等看到那对美乳,方明更是欣喜不已。躺着还能保持這么圆鼓,豆粒大的**周围有比一元硬币略大的一圈的乳晕,乳晕**整个都呈现诱人的猩红色。這种鲜艳的颜色,他曾在這儿的几个小姐胸上见过,可她们是用猩红色的口红染成的.而這两粒上的猩红色泽,他用手指搓揉并仔细察看后,确认是天生的。

    這女孩在他眼里几近完美,太令他满意了,在那一刻也表现的很坚强,只是皱皱眉就忍过去了。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没话没笑,连事后一块冲澡也同样是,但能体谅她,她至始至终都走一种连男友都像没交过的表现,还能对她有多高的要求?這反而有一种冷艳的味道,他喜欢!

    两人的晚餐很丰盛,娜娜吃得很香甜,还喝了点红酒,方明给她夹菜的时候也露出了微笑,這种少女到女人的变化令他更加开心。实际上是方明想歪了,以为刚才男欢女爱她尝到了其中的甜头,哪会想到她是极复杂的心变得轻松些才這样?

    這几天她在這儿一直惶惶不可终日,尤其两天的职业训练,那难堪的情景若不是心中有冲天的怨气支撑,她恐怕连一刻都不愿待,几天来的茶饭自然也就难以下咽。等到临上這儿时,虽听周媛介绍了他這个人.可临阵时耻辱和委屈之心仍难以抑制,挺过那最关键一刻,把他幻想成心目中的情人才好一些,后来也尝到些许很奇异的那样一种感觉,但那感觉更令她觉得羞耻。是他的行为和要求让她挺庆幸,都是训练课中演示的那种最简单最基本的,也是最能让人接受的,结束后一直提心吊胆的心情才放松下来。冲澡时他很温柔也很体贴她,安排晚餐也是先征求她的意见,加上已有了刚才那种经历,面对他不再觉得有多羞涩,轻松的心情加精美的食品,這是她几天来最香甜的一顿饭。

    饭后在宽大的沙发上,两人同穿着睡衣,方明把她搂抱在怀中看电视,但他的目光多数时候留在她的脸上。她看得也是心不在焉,不是因为睡衣中的大手,這已算不了什么,她身上的一切在他面前不再有隐秘可言,她也不再觉得自己珍贵了,羞涩的心已远去,只是想着该如何问出那话。

    方明见她呶嘴好几次了,笑道:“這会儿该不生疏了吧?咱们随便聊一聊,说点啥有趣的。”

    她清澈的大眼看着方明,鼓着勇气违反行规说道:“方董,听媛姐说您神通广大,我有一件事想求您,不知行不行?”

    他高兴了,不是为了媛媛给他吹牛皮,是因为第一次听她说這么长的话,而且还有事求他,脑中回放着她说话时那活灵活现的可爱酒窝笑道:“行啊,只要能办的我就尽力办。”

    娜娜忙问他在公安部或他们省的公安厅有认识的朋友吗?或能认识他们省里有权有势的大官也行。一听她说出他们的省份,方明乐了,郑广德不正是在這个省当公安厅长的吗?咋這么巧?便呵呵笑道:“啥事说吧,你们省的公安厅厅长是我朋友,只要是不违法的事,我是可以帮忙的?”

    娜娜露出惊喜状,急道:“不违法,是他们该管的,可对我们百姓讲是很难很难的一桩事,对你们這些大人物就是小事一桩。”

    “那好,你说一说,到底是啥事?”

    他是笑呵呵地问,可她却哭了,悲愤地讲出一段家庭仇恨,也道出她是为了复仇雪恨才舍出這清白女儿身。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四十岁撞大运相邻的书:超级手机俏媒婆金屋藏帅流氓之风云再起白手起家天骄非正常人类事务所绝世好男人泡妞专家小黑传奇龙翔都市我的明星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