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章 柔情醉人

【书名: 四十岁撞大运 第一百六十章 柔情醉人 作者:阿福

强烈推荐:权力巅峰宝瞳都市无上仙医天字号保镖韩娱之秘密讯息我真是大明星超品相师阴阳超市     老薛战友的保安训练学校还真有一个女保镖班,他一次挑选八名女保镖,又“挖”了一男一女两名教官,准备建保安培训班。

    下午方明和雅静休息起来,带着梅梅还有他的办公室副主任小陈,一齐到厂里的大舞厅考核挑选女保镖。八名女保镖身材中等偏上,都在一米六五左右,相貌也都不错,秀秀气气的,有两个还能算得上漂亮,回答他们得问话时还带出女孩子可爱的羞涩。但到了搏斗场上,马上变得英姿飒爽,互搏起来一个比一个凶狠,与搏斗前判若两人。

    两人互搏难分胜负,方明他们也看她们有多厉害,老薛已安排厂里八个身强力壮的男保安来這里,让她们以一对八。刚打斗起时,那八个男的打一个看似柔弱的小女孩.还不忍也不好意思下手.可被女孩一个个狼狈地扔翻在地.逗得方明他们大笑当众丢丑后.激起了他们的雄心.趴起后不客气地进行围攻。但激也走白激.女孩身手敏捷根本没有他们近身的机会.上一个倒一个,上一双倒一对。八人妄图合围制住女孩也是茫然.他们互使眼色凶猛地齐扑女孩时.女孩稍一挫身就有两个被踢跘倒下,打开豁口跃身躲过另六人的合击.在他们收拳淮备再击时,靠近女孩的两个大汉,被女孩揉身扑上扔翻,女孩又如辕似猴般迅捷地扑向另二人,眨眼间扔翻在地,等第一个倒地的二人刚决起时,人家把最后两人已扔翻回到他们身前,还未站稳又被狼狈地踢翻。余下的遭到同样的命运,毫无还手的机会。

    這过程也就走十几秒钟.看得方明他们眼花缭乱欣喜不已,他们也没想到一个小女孩竟有這般身手。老薛乐呵呵地介绍這女孩还没使煞手.若再配上器械,這些男保安打倒后就别想轻松爬起来。早就肋断腿折哀嚎起来。

    换了两个女孩上去后,八名大汉是同样地下场.到第四名女孩上去时,八名大汉揉胳膊搓腿死活不肯再上来了。逗得方明他们更是哈哈大笑。方明挥手不让他们再试了,他已很满意了.心想上次被群殴时若有這么一个女孩。他自会毫发无伤的.哪会受那屈辱?不过消恨雪耻在即,那心病现在基本已除。

    老薛给他挑来八个是让他从中再选.方明方完搏斗后一个都不舍得放了,决定都留下。他盘算正好都能用上,他自己要两个,给晓敏、雅静和李大美人一人分配一个,這些女孩他无丝毫染指之念.拣最漂亮的给了李大美人,然后走晓敏和雅静。他挑了两个身材一般高的。李大美人本就有保膘,可两个保膘都是男的,這次给她配个女孩作贴身保镖。這五个女孩一律将手续办进他的董事长办公室,一切费用也由办公室统一支付。

    剩余三个女孩走准备给灵儿姐妹、艳梅和思雨。还有谢莹地.几个女人同样走他心爱的需倍加呵护的。当然,這三个女孩的工资和其他费用不能列在他地办公室支付,他含含糊糊地和雅静说是给谢莹、艳梅和思雨她们找的.说她们曾拜托在给找女司机。這连保镖都兼了,她们自然会喜欢。

    八个女孩都被留用.试用期每月工资是三千元.试用期满是五千元.还管吃管住.她们很是欢欣。

    接着老薛给方明演示了一种跟踪联络器,由双方携带.被保护這方地很小巧.像个钮扣,可以很牢固地别在衣

    服上。若保镖不在身边,稍用力按一下,保膘在五公里范围内能接收到报警,并能根据接收的信号准确我到被保护人。有這东西方便多了,有不适合她们待在身边的情形时.把她们安排在信号接收范围以内就行,遇到紧急情况也很快能赶到。方明当即自己和雅静同时佩戴上,這一下觉得心失安起来,就好像过去穷的时候兜里装了好多钱般地心安。

    随后就安排小陈为那五个女孩办录用手续.明天就让那两个女孩到京城找晓敏.他和雅静的保镖已算正式就职。剩余三个也让她们先跟着小陈去,明天跟着他们一块离开,但其中一个方明巳悄悄安排梅梅带她到美容厅去。

    方明、雅静和老薛回到了他的办公室.老薛介绍了他战友的保安训练学校和去凤城与丹俐联系学员的情况。

    他战友的学校办得挺成功,保安班的学制是一年,一年地学费是一万元.毕业就能找到工作,因为专业性好,素质也高,每月的工资一般都能拿到一千五百元左右,学的人很多。保镖则走从保安学员中挑选从来的,再进行两年非常艰苦地专业训练,学费也由每年一万元提高到一万五千元.但学员还走希望被挑选中.因为学保镖毕业后既吃香待遇也高。

    老薛去和丹俐商量后,丹俐提出联合办班,教室由学校提供,教官的工资也由学校负担,招收的本校贫困生学杂费全免,从校外招得学员比照人家得收费,收费收入两家平分。

    方明一听就明白了丹俐的想法,她是利用收费收入支付教官工资,她也就等于免费训练了本校学生,为职业培训多找了一条好道。方明很高兴丹俐走出了学校有选择地实行收费這一步,不再死守着招贫困生,全部实行免费地原则.开始灵活地办职业班了。

    他便对老薛笑道:“那干脆就让她去弄吧,反正你也不愿干.保安公司咱也不成立了,靠那挣不了几个钱.到时需要保安和保镖咱到学校招就行啦,你把教官送到学校去吧。”

    老薛笑道:“我看也是.利不大还挺麻烦.办学、办公司和带兵不同,带兵有铁的军纪,那带起来多威武多带劲,让我再去带兵还差不多。”

    三人哈哈笑了.方明笑道:“老薛.你的兵瘾还没当够啊!走,我给你取几瓶好酒,上次的恐怕早喝完了吧?一会儿我出去见一个人,晚上跟你喝不成酒了.下次我来咱们喝个痛快。”

    方明把提着几瓶好酒和两条好烟乐得喜磁磁地老薛送走,返回来雅静问他一会儿真的要去见人?

    他笑道:“我想请牛局长喝酒,上次人家热情招待了好几天。我看你别去了,我们喝酒你待着也不自在。”他已拿牛局长做过一次挡箭牌,有一就有二,這又拿牛局长当作他去见灵儿、丹儿的挡箭牌。

    雅静笑道:“哦,我不去了.我正好留下问小陈那几件事。”

    “好,那我也先听听,一会儿再走也不迟。”

    梅梅没回来他走不了,便把小陈叫进来,和雅静一块听她介绍下边的“密探”报上来的情况。情况不算太严重.汽车销售那边的负责人优惠销售汽车有些多,可能从中收了一些好处.方明说让老周带人查一查,查实后先警告一下.這次不必处理;凤城的建筑安装公司有人手脚不太干净,往外边倒腾了一些东西,小娄曾说這公司组建的仓促,人员也杂,初级肯定会有這有那问题的,告知小娄让他过来抓一抓。其他的更是鸡毛蒜皮的小事.不值得当一回事调查处理.数這里管理的严格完善,只有好的情况汇报.没有不好的情况汇扳.方明和雅静对小赵厂长更加满意。

    方明等梅梅回来后.临走让雅静与小陈一块吃晚饭.有人陪着吃得香甜.等雅静一送他上车.关上车门就笑问梅梅:“她们高兴吗?”

    梅梅笑道:“当然高兴了!灵儿姐说叔叔要来,高兴得慌手慌脚了。”

    他心里暖烘烘的,笑道:“我是问她们安排了保镖高兴不兴?”

    枝梅嘻嘻笑了,说道:“哦.叔叔是问這个呀?高兴是高兴,可灵儿姐说是用不着,说一般都待在美容厅哪都不去,安全的很。”

    “也有二般的情况嘛!”

    “就是,我也是這样说的。丹儿姐非常喜欢,嘻嘻,还问那女孩能打得过一个大男人吗?我急着回来接叔叔,没跟她说下午的事.等一会儿告诉了她,丹儿姐肯定会惊讶的。”

    “她们把那个女孩安排哪了?”

    “先让她在市里的厅住下了.灵儿姐说等叔叔来了跟叔叔商量。”

    车驶进站区,方明看到有一家***通明的商店是个鲜花店,心念一动紧喊梅梅停下,让她进去买两束鲜花。他觉得以后這事该多干干,她们现在要啥有啥,不能光送礼物,该换换情调了。

    到了美容厅,从后边直上三楼的欢乐窝,梅梅在前开门,他将鲜花藏身后准备给灵儿和丹儿一个欣喜,可打开门进去,满脸喜容的灵儿先给了他一个欣喜!

    女人给男人的欣喜,莫过于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冲他发出温柔深情的娇笑,此刻灵儿就是。她精心妆扮过了,发型也有改变,由披肩大波卷改为齐耳卷发,头顶梳的平光没顺,然后到鬓角上边开始翻卷,翻卷很大后向里收回,发卷表面又漂成栗黄色,她秀气的脸型显得圆满,也显得更加年轻,笑起来特别地妩媚迷人。她這是正在做饭,系着漂亮的大围裙,纯粹一个满心欢喜等着丈夫回家的美少妇,看得方明双眼发痴,连她甜甜地叫大哥都忘了答应。

    更加美艳同样可人的丹儿走过来了,咯咯娇笑道:“大哥唉!姐姐叫你咋不答应?是不是被姐姐迷住了呀?”

    方明嘿嘿笑道:“是哦,灵儿今天漂亮的我都不敢认,还以为走错了人家。嗯,這发型好,我喜欢!”灵儿脸上飞上了一抹红晕,笑容更加娇媚,他盯着灵儿又说:“也怪你,咋大哥进门不跟大哥来个亲热的拥抱?”

    灵儿的脸更红艳,丹儿和梅梅马上嘻笑着起哄让她抱方明。灵儿有一段日子没见他,心里虽急切想投入他的怀中,可乍见却有些羞涩,听她们一起哄更是娇羞地微微垂头,但被身侧的丹儿一下推到了他的怀中,她们随之笑得更欢。

    她重重地撞入方明的怀中,双手不由地托扶到他的胸上,嘴里娇呵“丹儿”,眼睛却含羞抬起深情地瞟着方明。她此刻的神情最是娇美可爱,方明低头吻上她的红润香唇,她這倒没闪躲,反而羞羞答地张开红唇。当着两位旁观者和他湿热地亲吻起来。

    丹儿笑嘻嘻地看着姐姐拥住方明。很投入很动情地与他亲吻,但见他一反常常规地背着双手,蹊跷地向他身后绕去,绕到侧面已看到他手中两束鲜艳的玫瑰,惊喜地扑过呼叫道:“大哥。這花是送给我们的吗?我這是第一次收到花哎!”

    方明无奈地吐出灵儿的滑腻香舌,把被丹儿抢剩地一束递给了灵儿,姐妹俩欣喜地嗅着花香,鲜花印面玉人愈加娇艳,更令他痴迷。

    “大哥,真没想到你会送我们花。人家太高兴了哎!”丹儿说罢就扑进他地怀中,主动吻上他,刚才的无奈被更鲜美更**的香吻吻得无影无踪。他和丹儿亲吻时,顺手还把灵儿也拉入怀中,抬手托握住姐俩的后颈,让她俩的头紧靠到一起,和丹儿亲罢,一挪嘴又亲向灵儿,一对并蒂娇颜玉空上印满了他地唇印,好一顿饱吻!

    “好香啊!做啥好吃的了?在這儿都闻到了。”他心满意足地亲罢问。

    灵儿笑道:“是大闸蟹和琵琵虾。现在正是鲜肥的时候,知道你喜爱吃就买了,大闸蟹是用红油做的。”

    他乐呵呵地说:“好啊!成了吗?成就吃吧,闻着味儿我都馋了。”

    “成了,你洗手吧。”灵儿又对正和梅梅叽喳的丹儿说:“快去摆碗筷。”她则把花递给丹儿后,和方明一块进了卫生间。又是给他放热水,又是给他递香皂递毛巾,边悉心温柔地服侍他,边柔柔地问:“大哥,干吗给我们找一个保镖?我们平日里哪都不去,用得着吗?”

    方明把毛币递给她,笑道:“用得着,你们现在也是大富婆了,锦口地治安乱哄哄地,有个保镖安全。”

    灵儿叠好毛币放到晾架上,冲他笑道:“在美容厅人多不怕,我们上街都是姐俩一起上,两个人在一块挺安全的。”

    “两人也不行,你没听说有飞车党吗?明目张胆地抢你,抢走就跑了。抢走东西无所谓,可会伤人的,有人被扯烂耳朵,也人有被扯倒碰伤。”灵儿跟在他身后出了卫生间,他回身位住她的手笑道:“你们可千万不能发生這种事,以后出门都把保镖带在身边,一刻都不能离。还有,以后接送大妞、二妞也让她去,在两边楼下都给她找个铺位,走那带那随叫随到,有备无患嘛!”

    方明這样关心呵护她们,灵儿听了心里甜滋滋,脉脉脉含情看着他点点头。這时已走进了餐厅,丹儿问:“大哥,你说啥有备无患?”

    他松开灵儿的手,走到首座坐下笑道:“是说保镖,让你和你姐以后不管到哪,都要寸步不离带着她,人家武艺高强非常机敏,有她在我就放心了。”

    丹儿靠他坐下笑道:“哦,听大哥地,除了寸步不离,我还想让她教我几手呢,嘻嘻……”

    他盯着桌上电磁炉上热锅里红润润的大闸蟹,闻着那种特别的味道笑道:“你学那干啥?有保镖就行啦,一个不够咱就再招一个,反正是从大哥那份钱里扣。”

    丹儿笑道:“干吗要扣大哥的钱呀?两个才一万块嘛,现在我们已把最后一笔款给小刘老板汇去了,那美容厅都成咱们的了,以后我们要那么多钱干吗?该我们花就让我们花吧。”

    灵儿被梅梅硬让着靠方明坐下,跟着笑道:“就是,那么多钱再花也花不完,大哥你需要钱地地方多,我还准备多给大哥点呢。”

    他高兴地呵呵笑道:“好好,随你们,钱现在对咱已是小意思。丹儿,你倒酒啊?灵儿,快捞几个出来,我馋了。”

    她们都嘻嘻笑了,按他的吩咐开始各司其职。大闸蟹盛到了盘中,梅梅抓起一个,有点烫手在手里掂了两下,嘴里唏嘘吹着,笑道:“叔叔别沾手了,我给你剥吧。”

    灵儿从虾盘中夹到自己吃碟中一条琵琵虾,冲他笑道:“那我就给大哥剥虾。”

    方明听了比吃进肚里还美,闻着酱香扑鼻的酒,问丹儿:“丹儿,你呢?”

    “這不?我就取了一个酒杯,我喂大哥酒呗!”

    “那我自己干啥?就這样张嘴等吃等喝?”他说罢伸长脖子张大了嘴。

    她们被他的样子逗得咯咯娇笑起来,而后丹儿指着两碟小菜和小盘鲜疏笑道:“你自己夹菜吃嘛!”

    “哦,我还以为连筷子都不用我动呢。”

    方明嘿嘿笑着拿起了筷子。美滋滋地看着灵儿和梅梅。她俩剥时都是女性特有的动作,双手弯翘着纤细白嫩的小指,拇指和食指优雅地剥着。大闸蟹好剥一点,梅梅扒开蟹壳先将一大块蟹黄取下,用手指捏着直接伸臂送到他的嘴里。他边吃边连连说香。蟹是用涮羊肉地麻辣锅底活煮地,這是他喜爱的吃法,鲜、香、麻、辣别具风味,再加上他的小可爱用手剥下来喂他,那滋味就更美了。

    灵儿好不容易剥好一条肥虾。蘸了姜料喂到他嘴前。他先笑道:“我一口吃得下啊?我吃一半你吃一半。”说完呼下一半,可灵儿只是甜甜地一笑,把剩下一半又放到他的吃碟中,她又取了一条继续剥起来。

    “大哥,你该喝酒了吧?”丹儿端起酒杯笑嘻嘻地问。

    他咽下鲜美的虾肉。对丹儿笑道:“用嘴喂我才喝!”

    丹儿咯咯娇笑道:“用嘴喂就用嘴喂,有啥了不起地?!”说罢举杯喝下一大口,鼓着嘴笑盈盈地站起来,低头对着他的這此嘴缓缓喂进去。

    一股浓香的甘露入口,真是琼浆玉液。他乐滋滋地叹道:“啊!好香!這才是美酒,是千金不换的美酒啊!”

    丹儿咯咯娇笑道:“是吗?大哥不怕喝醉有的是,想喝多少丹儿就喂你多少。”這话让他们都开心地笑了。

    這些菜现在对方明来说并非稀罕,也算不上丰盛,他虽嘴馋贪吃,可在家中不讲究排场,一次三五个足已,太多了反而混了味道吃不出香甜来。像這以虾蟹为主,配点小菜,突出了虾蟹地鲜美,吃得很顺口。奇网网收集整理再加上這样地吃法,這顿晚饭他吃得既香又艳,无比地舒坦。

    等她们也吃好后,方明笑道:“稍微收拾一下行啦,明天再洗吧,梅梅待一会儿还得回去,咱们到大床上唠嗑去。”

    這正是她们希望的,方明和灵儿、丹儿勾肩搭背一块到了大卧的大床上,他上床靠到床头正中半躺着,招丹儿、梅梅上来分靠两边,灵儿坐到了他的对面。他左抱右拥一对美娇娃,眼睛盯着被他用嘴灌红了脸的俏娇娘,双脚逗探着两双穿着漂亮花棉少女袜地美足,和一双穿黑丝的秀足,听着她们清脆悦耳地叽喳着梅梅提到在北京时的话题,心里甭提有多惬意了!

    這里是他最喜欢的欢乐窝,她们对他太柔顺了,他在這里心情极为放松,不用察言观色字斟句酌,不用猜度她们任何人地心思,也不用特意意力去讨好她们,只管放松心情享受她们的柔情蜜意就行了。

    灵儿看他的一只脚开始向她裙内的大腿探去,便娇媚地白他一眼,然后把他的脚抱在怀中轻轻揉搓起来,手法轻揉的令他非常舒服。丹儿和梅梅伏在他怀中,轻抚他的胸膛,展开绝美笑颜软语甜言喋喋不休,大床上真是美不胜收其乐融融。像她们這种极尽妩媚和娇柔,定力浅的早乐不思蜀了,方明的定力不深不浅,刚才酒未醉人,可被這万分柔情快醉倒了。

    他留着半他清醒在想,美丽女人加柔情似水,是她们对付男人最有力的武器,情人之间的关系特殊,女方大多能让柔情保持一贯和长久,令男人们极贪羡和眷恋婚外情。但妻子就不同了,婚前往往也是一片柔情,婚后认为這男人已属自己,开始对自家男人呼来呵去颐指气使,光有美丽缺乏了柔情,温顺的小绵羊逐渐变成可怕的母狮子。更是在家中披头散发不屑妆扮,连美丽也丢了,久而久之不是令男人生出厌烦之心,就是把男人压制成没了男人气概的应声虫。這样例子他已没少见,以前晓敏也有這种倾向,自从雅静加入进来就好多了,令他享受其他女人的温情时,可永远把晓敏摆在心中最重要的位置上。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四十岁撞大运相邻的书:超级手机俏媒婆金屋藏帅流氓之风云再起白手起家天骄非正常人类事务所绝世好男人泡妞专家小黑传奇龙翔都市我的明星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