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八章 磁列飙飞

【书名: 四十岁撞大运 第一百五十八章 磁列飙飞 作者:阿福

强烈推荐:韩娱之秘密讯息宝瞳权力巅峰都市无上仙医天字号保镖我真是大明星超品相师阴阳超市     晓敏压根就没想到方明和李大美人能到了這一地步,她一直认为方明迷恋人家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纯粹是痴人说梦,便就对他迷恋李大美人毫不介意,还当乐趣和他一块起哄,来到這里更是玩笑越开越大,越开越开心。过去上班时和同事们也常开這种玩笑,和同学们在一起时也是,可那都不会当真,大家乐呵乐呵过去就没事了,谁知今天竟弄假成真?真令她难以置信,可這是她一手造成的,便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

    实际上這不能怪晓敏,他俩若不是有奸情再先,玩笑开得再过火也到不了這程度,可晓敏哪知他俩早有奸情?等人家两人进去了她干瞪眼,与雅静面面相觑。

    雅静同样没想到方明真能把李大美人勾到手,看晓敏痴楞着,笑道:“臭方明到底长了啥勾人毛?就身上的味道好闻点就把人家勾走了?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我看还是臭方明的福气和运气太好,再不可能的事到他這儿也变成可能的。”

    晓敏正痴楞着想,此刻为啥心里毫无妒意和恼怒?不会是被突然地弄蒙了?难道真心想让他们好?那自己成啥人了?哪有妻子给丈夫拉皮条的?這让们知道要笑话死的。他俩也真是,不觉得羞耻竟真的进去了。可這能怪人家吗?不是自己让人家做情人的?她一狠心又想,事已至此,难道还能进去拉他们出来?大方就大方到底吧,就让臭方明心愿得偿了吧,他心满意足不到别处拈花惹草也算一回事。

    听雅静這么一说,就也笑道:“是呀,我也正奇怪呢,欣欣看上了他哪点了?莫非真被他的味道迷住了?咱们天天闻,好闻是好闻。可也不特殊啊,我看正是欣欣好长时间没男人,想男人想得鬼迷心窍了。”

    雅静问:“她没男朋友?她还缺少男朋友?明星们不是常换男朋友?

    晓敏叹道:“唉!是咱们不了解。她昨晚和我说了许多知心话,还羡慕咱们呢。别看她们表面上很风光,她们实际上活得也很累,尤其是在感情上。别看在银屏上演得都是海枯石烂,可在戏外多数是游戏爱情。她年少时也這样,每次都热恋不多长时间,有时还一只脚踩好几只船,她是,人家也是,没一个是投入真感情的。等到厌倦后。想找一份踏踏实实的真感情。却发现她们的***看似大实则小,想找份真感情太难。圈外的又接触不深,有主动找她的。也大都是图谋她的名气和美色。她名气越来越大,钱也越来越多,可知心朋友却越来越少,想找个合得来地情人都难。每天狠孤独很无聊,做为一个名女人也真可怜。”她這样为李大美人辩解,更觉得自己做得没错,还好似做了一件功德无量的好事。

    雅静点点头笑道:“她的名气太大,选择的范围就是小,這可便宜了我们骚方明。晓敏,你说他俩现在是不是真的在那个?”

    晓敏嘻嘻笑着站起,过来拉起雅静笑道:“走,咱们去听听。”

    两人未走到门口就听到屋里极阴靡的**声,她们脸热心跳地对望一眼走到门口,门居然未关严,有一小条门缝,那**声听得更响亮。演员果然不一般,**声也特别,婉转娇啼别有韵味,她们听得更加脸热。

    想着里面地情景,自己的男人在别的女人身上,晓敏醋劲蓦地涌上来,悄声骂道:“臭方明!骚方明!真不害臊,一进门就干上了,还不知他急成啥样?!”骂罢不由地问雅静:“你恼他不?”

    雅静悄声笑道:“不恼,這是咱们骚方明的本事,多少男人花几十万上百万想找一个大明星情人还我不着,咱们骚方明一分不花就找着了,咱们的男人厉害呀!”

    虽听雅静這样说,可她心里还是酸溜溜的,但嘴上只能悄声附和道:“是呀,不知为啥,我也不恼他,现在有钱的男人哪个不是這样?你说得对,他们还大把大把地花钱呢!這下骚方明该心满意足了吧?欣欣能找到咱们地骚方明也是她地福气,骚方明光是味道好闻?看他床上的本事多厉害,听她叫得多欢?别看她是大明星,她还不一定见识过像骚方明這样的,给骚方明做情人一点都不辱没她,咱们地骚方明可是个宝啊!”

    這时,屋里李大美人的淫叫声更大,开始夹杂着声嘶力吼,晓敏红着脸笑道:“听,骚方明发威了,欣欣受不了啦。”

    雅静被李大美人叫得心烦意乱,拉住晓敏说:“别听了,咱们到卧室去聊吧。”

    那会儿方明跟着李大美人进屋后,心里还是有忐忑不安,李大美人拉他走到床边,就开始脱他的衣服,还对他娇媚地笑道:“我的表演棒吧?這可是她让咱们做情人地,你还有啥犹豫的?”

    方明帮着她一块脱,嘿嘿笑道:“晓敏是在开玩笑,她這会儿还不知咋后悔呢,她再后悔也迟了,谁让她刚才硬撺掇呢?”

    李大美人咯咯娇笑道:“那是她不知咱们早好上了,以后你可千万别说露嘴,不然她会以为是咱们计谋好的,那她肯定会恼怒嫉恨咱们。你难得有她這样开通的老婆,一定要对她好哦?”说完也正好脱光了方明,冲他极狐媚地一笑,软软地仰面躺在了床上,揪起睡衣叉开了一双**。

    看着两条**间窄小性感的粉丝透明小内裤,方明热血上涌,想到此时不宜耽搁,省下**阶段,扑上去扯开内裤直入主题,随即响起李大美人悦耳动听地娇哼……

    李大美人也希望他這样,两人异常亢奋,大约有一个小时左右了,姿势换了不知几次,她**迭起,嗓子也嘶叫地有些干哑,紧抱住他喘道:“大公牛,你还能行吗?”

    方明呼着粗气笑道:“行不行你又不是不知道?”

    “那就好嘛,别动了,留下精力咱们出去找嫂子吧。”她娇媚地说罢,见方明眼里露出疑问,娇嗔道:“傻样!不去安慰嫂子,她能原谅咱们?一会儿咱们过去后,不管嫂子说啥,就是怒了恼了你也别管,直接上去,我在旁边宽慰她,懂了吗?”

    他当然懂了,还兴奋地差点跳起来,没想到她会主动要這样,這正是他求之不得所期盼的!他们梢作冲洗穿上睡衣,两人来到晓敏她们的卧室,方明心怀鬼胎神色不大自然,李大美人却跟刚才啥事没发生一样,满面笑容。

    晓敏和雅静都没想到他们此时会来,忙地从床上坐起,那笑容比方明的还不自然,李大美人抢先开口了:“嫂子,我给你还方哥来啦!嫂子你真好,让我饱闻了一气,可我不敢整晚独占冷落了嫂子和静姐,不然你们嘴上不说,心里还不知咋恨我。”

    伸手不打笑脸人,加上晓敏和雅静又聊了一阵子,也想开了,男女不就那么回事吗?他不就是再多一个情人?人家又不会和她争做妻子,一年也顶多见上几面,在自己知情下做情人,总比他在外面偷偷摸模找情人放心。一旦想开,那会儿的醋意酸劲一下无影无踪了,晓敏笑嘻嘻说道:“你要他一整晚才好呢,不会是嫌他了吧?”

    见晓敏毫不怪罪,李大美人喜滋滋地坐到她身边,笑道:“哪能嫌呢?我谢嫂子还来不及呢!方哥真是伟男子,嫂子你真有福气。我们过来实际上是他提出的,他真是怕冷落了嫂子和静姐,要不我还舍不得呢。”

    這时方明也腆着脸上了床,跟雅静使了眼色半躺在晓敏身边。晓敏听李大美人说罢,瞪了方明一眼笑道:“你舍不得就再领去吧,我才不稀罕他呢!”

    方明趁机嘿嘿笑道:“你不稀罕我,可我稀罕你!去哪再我你這样的好老婆?”

    他说罢手便伸进晓敏的睡衣,晓敏忙地伸手想拦,可他熟门熟路没拦住,羞急地骂道:“臭方明!你這是干啥?!”

    晓敏更没料到李大美人的手也伸到她的胸上,李大美人摸着她白嫩的胸脯笑道:“嫂子的皮肤真好唉,多绵多光,方哥才是最有福的,看静姐的也很好,他哪辈子修来的福啊?”她不给晓敏说话的机会,纤纤玉手摸到她的丰乳上,又说:“嫂子根本不像四十岁的人,看多丰挺,我到嫂子的年龄能保持這样就谢天谢地了。嫂子,我干脆叫你敏姐吧?叫敏姐更亲近,我没有亲姐妹,以后敏姐和静姐就是我的亲姐妹。两位姐姐,你们说好吗?”

    方明非常熟悉晓敏的敏感地带,直中要害!李大美人曾演过两部女同的角色,很技巧地抚摸着晓敏,晓敏上下遭袭,尤其是上边李大美人的绵软的玉手,比她到美容厅做丰胸按摩还舒服,身心一下眩晕起来!

    李大美人温柔细腻的手法,真的不能与美容厅那种丰胸按摩相提并论,虽同样是女人,可眼前李大美人娇艳无比的媚笑,让晓敏作为女人看了还心荡神迷,加上方明使坏的魔爪,晓敏很快就被一股难以言状的快意侵袭,哪还能从容答话?只能含羞点头李大美人的请求。

    “太好了耶!我从今天就有了两位知心姐姐唉。”李大美人露出惊喜状娇甜地说,而后抬头对雅静妩媚地笑道:“静姐姐,还不快帮明哥哥衣?嘻嘻……”

    不愧是演员,称呼马上变得甜腻亲热,一声“静姐姐”叫得雅静惟命是从,一声“明哥哥”叫得方明魂都丢了。

    李大美人仍嘻嘻媚笑着,抖肩抖掉身上的黑缎睡衣,露出一身傲人的姣白,伏到了晓敏的怀中,媚态十足朝晓敏撒娇道:“敏姐姐,数人家欣欣小,以后两位姐姐可要多疼欣欣哦?”

    她边说还边在晓敏怀中扭动着身子.两团丰乳在晓敏的乳上挤磨着,挤磨的晓敏麻酥酥痒酥酥的,晓敏哪经过此阵状?此时恰逢方明长驱直入,想不“嗯啊”都不由人,她听了便在晓敏脸上狠亲两口,手指轻捻晓敏的**,还连连撒娇说敏姐姐真好,晓敏被這甜言蜜语灌得迷迷惑惑,很快又被无上的快感湮没的忘乎所以。

    雅静一直兴奋新奇地看着這一切,李大美人耍娇使媚的样子一点都不做作,好像天性使然,看得她情动神迷,也更加印证了那会儿和晓敏的议论,人家妩媚娇艳的连她们女人都看得动心。咋能怪骚方明痴迷人家?等到轮到她时,李大美人同样像待晓敏一样待她,虽说很是难为情,但不可否认其中的美妙无比!

    方明的感受更不用讲了,此时若有人问他身处何方?肯定会脱口而出是在天堂!

    有了這种变化,李天美人改变计划,准备答应内地一家影视公司地片约,遣她的经纪人去办理。她要留在京城一段时间,与晓敏和雅静进一步加深关系。

    白天,他们几个同出同入,到哪李大美人都是戴着一副大墨镜走在晓敏和雅静中间,亲热地挽着她俩,出色地扮演着活泼可爱的小妹妹。她们也不怕冷落方明,让他像保镖似得跟在身后,反正白天的冷落到了夜晚又加倍补偿给他。夜晚,四人大被同眠,极尽鱼水之欢。方明与其中一位欢好时,另两位也不闲着。或挑逗嬉戏他们,或也玩起假凤虚凰,真是别有情趣令人陶醉。

    晓敏现在一点都不后梅接纳李大美人,晓敏也知道自从发达后她的心境在不断地变化,不用再为柴米油盐和老人孩子操心后。大部分的身心转到了享受上,锦衣玉食只是其一,想与丈夫的欢好也常挂在心间,又逢方明伤病后身体好像脱胎换骨。床上异常勇猛特令她满意,雅静再夹在其中,每次欢爱不再是千篇一律,花样翻新情趣横生。這又加了李大美人,她更是把她们领进欢爱的新天地。品尝到了男欢女爱地新感觉。晓嵌也暗问自己是不是变态了?但這种若是变态,這变态带来的无比享受她喜欢!她乐意!

    這几天,晓敏和雅静更加喜爱李大美人,喜爱她的美艳娇媚,喜爱她的活泼可爱,喜爱她讲述影坛趣事,喜爱她极大的名气带给她们的虚荣,还折服于她在床上的妖媚和放浪。

    李大美人对她的初始行为解释的也妙,说那天被晓敏逗得有些情动,闻到了方明那特好闻的男人味后就开始心动,被他强行亲了嘴后引发了激情,便情不自禁地带走了他。没想到无意中拣到一个宝,他看似面相憨厚却越看越可爱,床上更是出乎意料地生龙活虎勇猛难挡,竟反被他迷恋,也感两位姐姐和蔼可亲又大仁大义,今她极想融入他们這个奇妙有趣欢快地家庭中。這番解释,让晓敏和雅静一点都不疑他们奸情再先,反而为她们拥有的男人骄傲,为她们這特殊地家庭组合骄傲,也就毫无芥蒂地接受了李大美人,让方明大享人间艳福。

    无限欢娱之际,方明他们也没忘关注快餐店的后况。几日来,两个快餐店的业务照样火爆,相邻的洋快餐仍是门可罗雀,处境很尴尬,這更吸引了前来加盟的人。小娄和任经理地办事效率也高,快餐店已另立门户,且迁到了八达岭,并挑选了五位财力雄厚地签约加盟快餐连锁经营,收取了数额可观地加盟金和培训费,而且磁列开通在即,其发展前景十分光明。

    就在始发站与八达岭站即将正式开通前夕,磁列要搞几趟载人全线试车,想参与试车的人很多,人们除为了不花钱能坐磁列以外,更是想先一步体验這举世罕有地超高速列车,磁列的工作人员也正好明正言顺地照顾亲友,否则等到磁列正式开通后,想不花钱照顾亲友坐一坐,那已绝无可能。這一点上,也体现出磁列有限责任公司与普通铁路企业的不同。

    孔斌送给方明他们十几张试乘票,而且还都是包厢票。磁列没有卧铺,但设立了能容四个人的包厢,无论月票还是单次车票,都比一般车厢的贵一倍。他们为试乘磁到,头天晚上就住在始发站地家中,這家虽显简陋一点,可李大美人也挺喜欢的,一晚上饶有兴趣地听晓敏和雅静讲方明受伤时和伤后的情形,怜惜他遭受的苦痛,感慨他命大福大,也被他乐观无畏的生活态度所感动,还常被他伤病后的许多趣事逗得欢快地大笑。

    他们在快餐厅的二层吃得早饭,离试车还有半个小时下到二楼站厅。一列长长的,以白色为主艳彩镶身的磁列静静地停在磁轨上,早到的人已验票上了车,他们也到包厢专用通道验票准备上车。方明向李大美人介绍情况,说這是试乘才用车票。等正式通车后,只有乘单次的是用车票,而月票则使用了先进地身份核验。核验有两种,一种是掌纹核验,一种是瞳膜扫描核验,两种核验由乘客自己选择。

    李大美人笑盈盈地问∶“为啥搞得這么复杂?用票不行吗?”

    方明笑道:“月票比普通票算起来优惠很多,這是防止将月票与别人共用。”

    這时已走到磁列前的隔栏,不过隔栏已呈打开状。他们直接过去向车门走去.车门旁站了一位制服和人都很漂亮的女列车员,她笑容可掬地请他们上车。上车时他们注意到站台与磁列贴得非常近,大约只有一公分多点的间隙,而且站台与车厢地板保持在一个平面上,上车如同走平路一样。车门与地铁车门类似,比较宽敞.也是两边设门,上下车很方便。

    這个车门是普通车厢与包厢的分界,這一头的包厢也是在列车的一侧。另一侧是不算太宽的过道。因为是试乘,无须对号入座。车内地列车员问知他们四人是一块的后,带他们走进一间空包厢。

    包厢雅致漂亮,中间是固定小桌,小桌两边各有一对高靠背带扶手的软椅,软椅可媲美飞机座椅。而且后背可以调整到半躺位,坐上去很舒适。晓敏让李大美人和方明生到一块,她和雅静坐在一块,四人都是第一次乘磁列。很新奇地四下大量着。

    门顶上有一个长条型液晶字幕牌,一溜红字缓慢地滚动着,介绍磁列的修建情况。她们头后上方各吊一台小彩电,对方稍稍抬头就能看了,只是今天关闭着看不成。玻璃窗挺大的。速度如此快地列车,车窗自然是封闭型的,车内开启了中央空调,温度适宜空气新鲜。

    李大美人坐下后就将大墨镜摘下来了,将包厢打量一番后将方明的手捉过来,握在怀中笑盈盈地问他刚才未问完的括:“明哥哥,你再讲一讲车票的事。”

    每次听她叫“明哥哥”,方明心里都甜滋滋地,這次也不例外,他乐呵呵地讲:“這磁列的售票制度挺特殊,像从這儿到八达岭有五十公里长,单次车票是150元,每公里3元,比出租车还便宜,但过了八达岭,无论是到哪一个站,单次车票却变成了100元。”

    李大美人眨了眨美丽地大眼睛,疑问道:“這是咋的一回事啊?为啥远的比近的便宜,还不分远近定成了统一价?”

    晓敏笑嘻嘻替方明回答了:“八达岭是旅游胜地,可修建磁列的主要目地并不是为了旅游,是要利用磁列的高速,大大缩近几个站点与京城的通行时间,把几个站点变为京城的郊区,這就改变了北京城市扩张建设地方式,由面上的扩张变为沿磁列线的扩张,为了鼓励人们到沿线站点居住,所以除了八达岭以外,其它站点不分远近都定为100元。”晓敏现在对這些已是耳熟能详。

    李大美人想了想,还是不解地问:“敏姐姐,我有点明白了。可一趟100元,一天两趟就是200元,一个月来往二十天还得4000元,這收入一般的人们也花不起嘛。”

    晓敏笑道:“不是有月票嘛?月票是完全统一的,普通地是1000元,這包厢的是2000元,一个家庭还可以办家庭月票,三口之家是二千元,省一个人的月票。单程票本应该再高点,考虑到人们的承受能力还不行,才定为100元。听我大哥讲,這票价也是暂时的,如果站点经营的好,月票和单程车票还有可能下调呢。”

    李大美人听得还是似懂非懂,可此时车内广播磁列马上要开行,他们便顾不上说话了,激动地等那一刻。仅片刻,听到一声悠长柔和的笛鸣,随即觉得磁列已开动,窗外站厅的景物快速地向后掠去,液晶牌上的红字不再滚动,变成了数字闪动,他们扫第一眼时是80多,再扫也是100多。也就這么眨眼的功夫已驶出站厅,到了站外那窗外的高楼大厦连模样都没看清,就飞速掠向后方。再看液晶牌,数字已跳到200多,而且上升的速度很快,他们的身体也有了挺强的后拽感。

    窗外的景像更加模糊,数字已攀升到400多,最后在460间基本不动了。這才有多长时间,感觉大概也就是两三分钟,时速已上460公里,身子的后拽感消失,磁列非常平稳地飞速行驶。再看窗外,已驶出北京市区,景物也看得远了。

    太神奇了!近处的景物已变成一溜烟的白雾,远处的景物飞速倒后。晓敏和雅静是与车行方向倒坐着,看窗外太觉得眼花,尖叫着嘻笑说不敢看了,李大美人却看着窗外欢快地叫道:“太棒了!感觉比飞机还快,真是飞起来了啊!”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四十岁撞大运相邻的书:超级手机俏媒婆金屋藏帅流氓之风云再起白手起家天骄非正常人类事务所绝世好男人泡妞专家小黑传奇龙翔都市我的明星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