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二章 “喷泉”奇观

【书名: 四十岁撞大运 第一百五十二章 “喷泉”奇观 作者:阿福

强烈推荐:权力巅峰宝瞳都市无上仙医天字号保镖韩娱之秘密讯息我真是大明星超品相师阴阳超市     开完会的第三天,方明回凤城要和父母妻儿团圆,因为剩下没几天就是中秋节。這里的季节很分明,立秋时天气一下会转凉,然后缓过来再热些日子,等到這中秋时节,户外就变得秋风瑟瑟凉意袭人,到处是一片秋黄色。秋色虽已浓,但這时节天气晴朗秋高气爽,最是宜人,是来這里旅游的大好时节。今年的中秋节和国庆节挨得很紧,他大哥孔斌中秋节也来這里过,接着他们就为旅游区建区一周年搞庆贺。

    方明快到凤城时,谢莹给他打手机,让他直接到车站新居。這一路上已是第三个电话,第一个是他刚出龙城打来的,问他出发了没有?第二个是他在中途时,问走到哪了?与谢莹可是有一个多月没见,這期间已让她在电话中数落和埋怨了好多次,昨天与她说好今天回,她就等不及回旅游区见面,急着想让他看精心装潢布置的爱巢。

    他的欢乐窝已是数不胜数,龙城、凤城、锦口、京城、海滨,每个地方最少也有两处,每一处都是普通人一生的梦寐以求啊!真正发达起来才仅仅两年,已到处是家,而且是家外有家,他现在想起来还有做梦的感觉,不细细地回想這一天天发展的过程,连他自己都难以置信這一切都是真的!两年,对于四十出头的他,是二十个,只有与晓敏结婚前后的两个两年过得还算精彩,余下的那些两年过的平凡。过得好似无知无觉,昏昏噩噩地在熬日子,但這两年。几乎每一天都过得精彩,每一天都是那么珍贵,钱财在不停地朝他招手。美女在不停的向他招手。

    這不?前天中午偷闲带着雅梅、思雨参观了龙城的新窝,在豪华居室中的大床上胡天海地一番,作为新窝开张最佳形式地庆典。一会儿和谢莹上了這儿的新窝,肯定又是這种方式作为入住仪式。他喜欢這种生活,钱财滚滚而来让他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同时也带来人们地羡慕和尊崇,虚荣心得到极大的满足;众多美女媚眼频频抛来,让他男人的本能尽情地释放,尽尝男欢女爱极乐之趣。他不求死后流芳千古。人死后不是黄土一杯就是化骨扬灰,后世随他评说,他只求今生欢乐无边,這就是他的人生哲学。多数人可能会和他一样。只不过没他這般运气,最多做做白日梦而已。

    车驶入车站开发区。方明让梅梅绕到他们负责开发的楼盘,他没下车,在车内按下车窗玻璃看了一会儿,栋栋大楼临近封顶,工地上一派热火朝天的施工景象。此处与龙城不同,施工的工程公司是他们集团的全资子公司。挣多少没人和他们分成,年底全部交工后,钱财又会滚滚而来。

    方明的车从站前广场西入口进来向南拐去,隔着挺宽广的站前广场,已看到谢莹在那栋楼前朝他们招手。她地靓影越来越真切,短的只包住臀部的雪青色裙子,紧紧裹着她曲线动人的身躯,过膝长筒靴与裙间露着黑丝的圆润大腿,白皙地颈上系着鲜艳的蓝丝巾,让方明看的眼热。

    到了谢莹身前梅梅停住车,她笑嘻嘻地朝谢莹摆摆手,等方明下去后她又启动车,向這栋楼地小区院内使去。

    “二哥,咋说到了还让人家等這么长时间?”

    一下车就遭数落,但她的笑容和话语却很娇媚,這样的数落他心里反而觉得甜滋滋的,可没敢说在那边的了一会,呵呵笑道:“进這儿后我让梅梅开慢点,想细细看看這地方。”

    谢莹已经挽住他的手臂,娇媚地瞥着他说:“讨厌!以后有地是看的时候,让人家等的急!走,快进去吧。”

    谢莹没拉动他,他面朝北站着没动,笑道:“我看一看站楼,真宏伟真雄壮哦!”

    站楼外表装修好以后他还是第一次见,刚才进来时在车上看见的是侧面,這栋楼是在站前广场南端,正对着宏伟的磁悬浮列车站站楼,在這里看距离刚好,把整个站楼尽收眼底。

    谢莹用劲拉了他一下嗔道:“上了咱们的楼里更好看,快走吧!”

    上楼还得进小区院,他把目光移到谢莹艳丽面孔上,跟她边走边嘿嘿笑道:“上去就顾不上看它了,看莹莹还看不够呢。”

    “哼,你就会哄人家,一个多月也不来看人家,还装着看不够,不想看才是真的。你這是回来过十五,大哥和晓敏姐他们马上也要回,不然你才不肯回。”

    看她噘起嘴唇可爱的样子,他赔笑道:“莹莹,你老是冤枉二哥,不想看你我就再没得看啦,有几个能有你這么漂亮?上次回来你不是去北京了吗?你晓敏姐回来前的這两天,二哥在這儿专心陪你,别再叫屈了,好吗?”

    走进院里,谢莹被夸后欢喜地冲他笑了笑,却叹道:“唉!真实的,临近了十一黄金周,忙得人家是团团转,今天为了带你看房,硬抽出一上午的时间。”

    方明摸住臂上的玉手,对佳人笑道:“离中午还有两个小时,這两二小时二哥好好地补偿你!”

    谢莹当然知道他补偿啥,脸一红正要娇嗔,看见梅梅挎着包笑嘻嘻地在单元门口等他们,便把话咽回去,先亲热地和梅梅打招呼。

    這是一栋十二层的高楼,一二层是商铺,比三楼以上的住宅高许多,环广场东、南、西端都是這般高大的大楼,但与站楼比还是矮了一截。站楼是十六层的高楼,而且一二层比這些楼的一二层还高出一倍有余,占楼当仁不让地成为整个开发区最宏伟最高大的建筑。

    他们的新窝在十二层,电梯的设施和他集团小区的一样,上去前,谢莹将进电梯的权限给方明和梅梅开通。這单元他们這层是两户型的,他们的屋门是掌纹锁,這是谢莹专门订的,目前這种锁很昂贵,还很少人用。

    梅梅在电梯间就听谢莹讲了是這种锁,她很孩子气地先一步跑到门口,将手掌按到掌纹锁的面板上,可面板毫无反应。

    谢莹咯咯笑道:“现在让你按开哪还了得?這上万元的门锁就白安了。”

    梅梅嘻嘻笑道:“我是试一试它安全不安全。”

    谢莹把手伸上去,面板随即发出柔和的白色亮光,她手扭门把手打开了门,还和梅梅笑道:“這锁都带保险的,因锁不安全被盗,保险公司要负责赔偿损失的。”

    进屋是挺大的玄关,谢莹按了一边侧壁上的按钮,木墙自动滑开露出了里边的衣架和换鞋柜,她对他俩笑道:“来,都换鞋,我给你们俩都准备好了,這里就咱们三个人能来,换完鞋给你俩开通门锁权限,以后你们自己也能偷偷地来。”

    方明坐到鞋柜上,呵呵笑道:“我们来还用偷偷地来?光明正大地不能来?”

    谢莹正蹲下身给他取拖鞋,抬头笑道:“只要没我,光你们就算是偷偷地。”

    “莹姨,好漂亮啊!這两双都是我的?”梅梅蹲着身子,手里拿着一双高跟凉拖鞋和一双半高跟绣花红缎绒面拖鞋,一双时髦一双精美,她高兴地问道。

    “当然是你的,比我那两双小一号嘛!”谢莹边答梅梅,边把方明蹬掉的皮鞋放到鞋架中,将一双软皮拖鞋塞到他的脚上。

    “嗯,很舒服!也挺好看,上次去北京买的?”

    谢莹坐到鞋柜上脱着高筒靴笑道:“是啊!数你的鞋贵了,你這一双比我们两双都贵。”

    梅梅换上了那双端绒面拖鞋,低头喜爱地瞧着,边夸漂亮边道谢。谢莹换上了高跟凉拖鞋,对她笑道:“你跟莹姨还谢啥?這里也是你的家,這是三居室的,还专门有你一间房呢。”

    她们穿上拖鞋后,方明的目光就在她们的腿上和脚上扫着。梅梅穿了着拖鞋,像个古代娇滴滴的大家闺秀,更加地娇俏可人,谢莹脱掉长筒靴,织有图案的长筒黑丝袜就完全露出来,配上时髦的高跟凉鞋,一双美腿美足充满了诱惑。儿女亭亭玉立在他面前,各具风姿,令他旖念顿生。

    “过這儿来,给你俩开通权限。”谢莹扭臀两步走到对面墙壁前,按开一个柜门回头冲他们笑道。

    先给方明开的,挺简单,把两只手分两次按到和门外一样的锁板上,分两次输入密码,锁板一亮就算开通成功。轮到给梅梅开通时,方明见谢莹一只手输着密码,另一只手挠着右臀,他笑问道:“莹莹,你屁股咋了?发痒了?”

    谢莹咯咯娇笑道;“嗯,好像有一个疙瘩,挺痒的。”

    他嘿嘿笑道:“我以为你的屁股欠揍了。”

    正好开通罢了,谢莹按回柜门,回身娇媚地嗔道:“你才欠揍!梅梅,一会儿咱俩把你叔按到,一人一个屁股,打得他屁股开花才行。”说罢和梅梅咯咯地大笑了。

    方明陪着她俩笑了两声,侧看她裙子紧绷的臀部又圆又挺,色念一动笑道:“莹莹,我给你看看是啥疙瘩,光溜溜的屁股有了疤可不好看。”

    谢莹咯咯一声娇笑,娇媚地看着他说:“屁股有疤怕啥?這又不会让别人看。”

    方明拉住她的手臂,向里走着笑道:“我和梅梅会看呀,是吧,梅梅?”梅梅的目光正被布置豪华的客厅吸引,听了抿嘴一笑默不作声。方明只是扫了一眼客厅,对于如今的他,无论布置的有多豪华,也不会有太大的吸引,他的心思还在谢莹诱人的美臀上,继续笑道:“你的屁股非常好看,有了疤会影响美观的,千万不能大意。”

    谢莹被他的夸赞和夸张逗得娇笑不已,到了沙发前站住,脸红红地瞅了梅梅一眼笑道:“想看就看呗!”说罢托住沙发靠背,微微撅起美臀。

    方明嘿嘿笑着,把她雪青色的毛裙边翻上一大截,原来是连裤袜,這黑色薄丝被丰臀撑的更细薄,剩下淡淡的黑影,粉红色织着花边的小内裤真切地印出来,还真切地看出内裤是镂空织得,精美且性感诱人,看了后面就想瞧前面。两半圆润美臀也肉光致致地印出来,透过薄丝就能看到她有臀尖上有个米粒大的小红疙瘩,他从上边卷下裤袜,小疙瘩更加鲜红,他双手扶臀笑道:“哦,是一个清纯美丽痘。”

    正扭头也想看的谢莹,一听就娇声骂道∶“呸,谁的屁股上会长青春美丽痘?”

    她的话音刚落。就把一直笑眯眯看他们地梅梅逗得咯咯大笑,谢莹和方明随即也大笑起来,梅梅笑罢,见方明的手不离谢莹美臀,知道他又想干好事了。嘻嘻笑着到其他屋参观去了。

    臀部被他摸得痒酥酥,谢莹的细腰不由地塌弯下。臀部耸起来,可却娇嗔道:“坏蛋二哥!你看得有完没完啊?进来不参观房子装修得好不好,你才没完没了摸人家的屁股。屁股比房子还好?”

    他嘿嘿笑道:“是呀!在我眼里,你身上随便一处都比這房子好上百倍!”

    谢莹听得心里甜滋滋地,仍扭着头娇声问他:“是吗?人家真有那么好?”

    “当然了!這看多圆,没一点坑坑洼洼。”他夸着美臀,再往上翻她的裙子,又赞纤腰:“看這腰。多细,我两只手都快能掐住了。”

    方明眼前玲珑较白地身体越露越多。他嘴里夸着,上手摸着,真心地感到這才是世上最好的,不仅仅是美,更因有沁人心脾的甜蜜交流。

    谢莹不仅任他抚摸。还把自己地身体当作两人**、谈笑的话题,话语暧昧挑逗,与他的抚摸同样觉得刺激撩情,她憋了一个多月的春情,已如滔滔江水滚滚奔涌,激荡的身心随着他的双手四处游走。

    连裤袜被脱掉了,乳罩被解开掉在了地上,紧身裙被翻卷成短背心卡在丰乳最高端,遮一半露一半。他地长裤短裤也都不在身上了,两具半裸身体亲密地碰触着,但他就是不往下扯她的内裤,谢莹已不耐烦,自己动手想扯下這累赘。

    方明挡住了她的手,也不理她娇声抗议,這粉红镂空性感小内裤留在她的娇躯上,隐隐约约格外诱人,虽让她的身子翻过掉过了几次,他仍没欣赏够。

    谢莹面对他靠在沙发上,与他争夺着自己的内裤,她要脱他要挡,她瞪大水汪汪地媚眼气的又骂道:“大坏蛋!你讨厌!真讨厌!那人家就穿衣服了哦?”

    她不仅嘴上威胁,动手准备往下翻裙子,方明忙捉住她的手笑道:“别!让二哥在看两眼。”

    谢莹娇嗔道:“你不是爱看人家啥都不穿,转性了?”

    “嘿嘿,今天觉得你這样特别地好看。”

    “唔,那再看一会哦?”等他把手松开,谢莹托住沙发扶手和靠背摆了一个诱人姿势,干脆让他看个过瘾,不信他能忍得住?

    他暂时还能忍得住,谢莹露着圆溜溜沉甸甸的下半乳很迷人,也只有她這类饱满丰挺的美乳這样露着才迷人,在夏日的街上和电视中屡见不鲜露上半乳的,很多是凭乳罩托出圆挺状,看似迷人亦不觉得稀罕。此才是迷人的一处,修长白润的双腿从下至上渐宽,刚才两人争夺时把精美的三角内裤退下了一半,最宽处最吸引人的地方露出了一半,看得人心痒痒。最迷人的还是谢莹艳丽的俏脸,亦娇亦嗔媚态十足,最是赏心悦目!等她优雅地伸手撩腿脱下内裤时,方明终于忍不住扑上去。

    他还没那么猴急,扑上去是亲吻她的香唇,這就是与年轻时的区别,要撩拨得她媚态毕现,那才是最迷人的时候!双手握住**,拇指和食指灵巧地轻揉那娇嫩的蓓蕾,身子也磨蹭起她的身子。

    谢莹热切地和他亲着磨着,双手急切地向下探索着,方明的嘴一离开她的唇,红唇即刻就吐出动听的娇喘吟哼。他还不急,嘴从她的脸颊下移到玉颈,亲了亲就移到乳上,双手移到了她的腰臀上,她的娇喘吟哼更加阴靡催情。

    是时候了,方明把谢莹挪到沙发宽大的扶手上,她软软地倒在了沙发上,双腿上撩迎临激动人心的时刻……

    宽大松软的沙发成了他们的欢床,隔一阵子还变换一下体位,变换以下控制权,为了舒适,为了更爽快,还充分利用着几个沙发靠垫。谢莹今天倍觉舒爽畅快,不仅是禁欲一月有余饥渴难耐,更是因为她第一次有了自己的家,在自家作這美事又是第一次,心情特别地愉悦放松,释放舒爽的哼叫声也格外欢快高亢,期间的二哥叫的格外的嗲甜。

    又换回最初的地方和最初的姿势,但她的身下多了靠垫,另一条腿在他肩上,她还能用手板住靠背与他一齐使力,说不出地有多带劲、多酣美!

    方明也觉得這场欢爱淋漓尽致,现在這个姿势最好,省力倒在其次,是谢莹动人娇躯和诱人的表情尽收眼底,是欢爱的中心地带不停地变化尽收眼底,令他无比地亢奋!突然,谢莹高亢的欢叫声边的尖利,表情也变得极其走形,已开始一会的挛缩更强烈,是他没有体验过的强烈,這难得一遇的爽快太令他激动!但這过程在片刻之后,一股热热的水流涌到他腹下,他从未遇到过此境况,惊得向后一闪,奇观霎时出现:一股清流伴着谢莹的嘶吼向上喷射,高度竟有二尺许,时间达数十秒!

    他架着谢莹的腿无法躲远,被喷溅到身上只剩的背心和下腹上,目瞪口呆地看着這一幕奇景,还有一人目睹了這一奇景,那就是梅梅,她同样目瞪口呆,在最壮观那一刻还叫出了声。

    梅梅出出进进参观這套房,对他俩的**和欢爱见惯不怪,听到好笑的、看到有趣的就偷偷笑笑,并不影响她参观,等到谢莹的哼叫声高亢时,她被引得停步在客厅,依在小酒吧的吧台上观看起来。那是谢莹已目无旁人,方明看到她时冲這她笑着,她也露出为他鼓劲加油的笑容,這早已成了他俩的习惯。

    看着他们欢爱,梅梅自然不会无动于衷,同样撩的她春心荡漾。一般遇到這种情况,若估计到没她的份儿,躲开忍忍就过去了,可今天谢莹的表现令她身不由己,有幸目睹了這一奇观,惊叹竟会有這种现象?在网上看两性话题时,一直疑时胡扯的现象竟真的存在,太神奇了!看到方明被溅得水淋淋的背心,边上去帮他脱掉。

    他放好谢莹的**脱掉背心,梅梅就用背心给他擦净身上的水渍,谢莹此时尖利的叫声已变成如诉如泣的哼唱,闭眼软瘫在沙发上,方明知道她是极度的舒爽后的表现。他见满面潮红的梅梅拿這背心要走便拉住了她,梅梅会意地扔掉背心,娇羞地轻解罗衫,渴望這奇观降临到她身上,让她也喷发一下欢爱之泉,经历一下传说中的极度**。

    方明是被這奇景激发了更大的热情,意犹未尽拉住了梅梅,换了一个沙发想重现奇观,但费劲了力气也枉然,不过他和梅梅都兴奋地达到了酣美的**。

    谢莹好长时间才从這极度舒爽中苏缓过来,但身子软的懒懒地一下都不想动,看着对面大沙发上他俩在欢好,激动地体味着刚才从未达到过的舒爽,兴奋地想着那一刻极其美妙的感觉。当时她瞥到了自己异样的喷发,那时顾不上惊奇,只感觉像灵魂出窍般地飞升而去,這才是真正的**荡魄!本就美得令人牵肠挂肚的**游戏,這又前所未有地尝到极度**滋味,她感到身为女人无憾了!有他這样的情人,就是一个月一次也无怨无悔!她感谢新居带给她的新感受,可又羞惭地考虑一会儿咋去面对肯定会来的逗趣?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四十岁撞大运相邻的书:超级手机俏媒婆金屋藏帅流氓之风云再起白手起家天骄非正常人类事务所绝世好男人泡妞专家小黑传奇龙翔都市我的明星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