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一章 恭贺三美

【书名: 四十岁撞大运 第一百五十一章 恭贺三美 作者:阿福

强烈推荐:天字号保镖我真是大明星都市无上仙医权力巅峰超品相师宝瞳韩娱之秘密讯息阴阳超市     为了照看海海、楠楠,切蛋糕时方明就提议吧餐桌抬出客厅,艳梅和思雨身后就是两张小床,吃饭也不耽误摇床哄他们。红红一早就站了挨着方明的座位,坐下也非常和他挨挨蹭蹭,显得很亲昵,被艳梅和思雨笑骂时,还反驳说现在和方哥没亲热的权利了,挨着靠着总可以吧?看她无赖的样子,她们只能笑了。方明倒喜欢她這样,又有了最初**的感觉。

    红红已催了方明好级次,让他赶快说出给它们三人还庆啥贺?

    方明看着身旁红红急想知道的样子,笑道:“急啥?等我吃饱喝足再说。”

    红红又摇着他的胳膊撒娇道:“好方哥,快说嘛,你没少吃也没少喝了啊?蛋糕你还吃了两大块。”

    艳梅嗔她:“真的!方哥该讲就讲呀,你急啥?你放开方哥,方哥是我们的,你老是捉住方哥干啥?等回家捉你老公去。”

    他们都哈哈笑了,可红红却把脸贴到方明臂上,歪头冲她们笑道:“哼!老公是老公,方哥是方哥,我一人占俩,你们管得着吗?”

    艳梅随即笑骂道:“呸!你有脸皮吗?有梅梅在你咋這样?也不怕梅梅笑你!”

    红红的脸不红不白。俏皮地朝她眨眨眼,冲对面的梅梅笑道:“梅梅,你不会笑我吧?我跟你叔叔是多年的老相好,比這亲热的事做得多了。這算点啥啊?”

    思雨出声了:“你少胡扯!方哥啥时和你想好过?梅梅,你别听她的,她那都是胡扯!”

    她们把梅梅扯进来,梅梅的俏脸飞上红晕,嘻嘻笑着不语,很开心地看着他们几个说笑。觉得這里真是热闹、轻松、有趣。

    红红再次催问方明:“行啦,少吃点吧。像饿死鬼投胎似的!快讲呀,你贺人家啥呀?”

    方明推开她,佯怒道:“你才是饿死鬼转得,看今世吃得多胖?”说罢就掐住她那胖乎乎的圆脸。红红尖叫着拨开他的手。揉脸瞪眼嘟囔這回骂两句。她们高兴得幸灾乐祸,连称掐得好。三个女人便唧喳着笑闹起来。

    刚才红红催问时,艳梅和思雨也眼巴巴地看着他,她们实际上早就想听了,还能有啥好事恭贺她们?方明和思雨在午前奋力欢爱后是真饿了。這会正如红红所说已没少吃喝,有精神回答了。等她们

    笑闹罢,方明笑眯眯看着她们说?“先恭贺耿妹,恭贺耿妹即将荣升腾飞酒店总经理!”

    “咦呀!是吗?那太好了,恭喜耿姐升官,嘻嘻……。”红红抢先拍手尖声叫起来。

    可艳梅并未露出多大地惊喜。笑盈盈地说道:“是這事啊,我们任总跟我谈过了,可我怕干不好。”

    方明笑道:“嗯,是任总推荐你的,既然任总认为你能干好,那就肯定能干好。再说,你本来就是我慧眼识才安排进去的,你不相信自己,请相信我的慧眼吧!”

    他最后一句还是跑腔走调唱出来的,逗得她们咯咯大笑。思雨和红红笑罢。兴奋的矶喳说艳梅肯定能干好。鼓励她放心大胆地干,最后好奇问任总干啥去了?方明和艳梅给她们讲了详细情况。

    原来任总最近提议,想在腾飞酒店现有的基础上,成立腾飞饮食总公司。总公司下设腾飞打酒店,腾飞糕点厂。腾飞中式快餐连锁公司,腾飞全电动汽车销售公司,并仍图谋成立腾飞肉食品加工厂。他们在市里又开张了两个快餐店。和這里的快餐店同样火爆,各个磁悬浮列车站点也都租好了快餐店铺面,现在已开始招收、培训管理人员和服务人员,任总地工作重点也转移到這上面来,原来的腾飞大酒店已不适应发展的要求。

    這样,酒店一层的西餐厅归了糕点厂,快餐厅归了快餐连锁公司,调整后的腾飞大酒店规模就小了,但仍是龙城屈指可数的大酒店。且仍管着小区超市,院内地种猪和养殖棚及区内特殊旅游,艳梅這个官比过去并不小,副总变正总上升了一大档。

    红红高兴地说:“這下好了,耿姐执掌了酒店大权,以后馋了就去白吃一顿。”

    艳梅咯咯笑道:“来吧!随便啥时候都行,你不怕吃成小肥猪就行。”

    “哼!不怕!白吃还怕胖?再说我家那位不嫌我胖,有一次我说我不敢再吃了,再吃胖得连门都出不去了。你们猜他说啥?他说你放心地吃吧,大不了咱们改门。”

    红红说完自己先咯咯笑了,他们听這话挺有意思,也跟着大笑。方明看她乐得這样子,心想她对這个老公是真的满意,原来她说过两年才为他生孩子,现在就怀上了,看来日子过得挺幸福的嘛!

    “方哥,耿姐副总荣升成了正总,值得恭贺,那我和思雨呢?你恭贺我们啥呀?”

    方明伸手摸着她白嫩的脖子,呵呵笑道:“恭贺你们也升官:”

    被他摸着脖子,红红很喜欢,对他甜甜地笑道:“我们有啥官好升得?逗人家玩的吧?”

    他稍用力捏了一下她的脖子,笑道:“谁逗你玩了?咱们的美容厅现在一个变三个,钱挣得也越来越多,以后该琢磨搞投资地事了,让钱再给咱们下点崽儿。可我和耿妹以后都顾不上管,就靠你和雨妹,這就有必要重新调整一下职权,让你俩担起发展壮大美容厅的重任。我的想法是。成立董事会,就咱们四个成员,让雨妹担任董事长,你任总经理。”

    未等他把话说完,红红就呀地叫起来:“我们哪能当了這个?咱们就按现在瞎干呗,反正现在就挺挣钱,弄那么麻烦干吗?”

    他放下手笑道:“话可不能這么说。摊子小时瞎干还说得过去,现在咱们也算大摊子了,這段时间你干得不错,实际上已承担起总经理的职责,我這样建议,是为了更明确你的职责,以后美容厅能不能发展壮大就看你的了。为啥叫你雨姐当董事长?你雨姐比你细比你稳,发现问题可以召集我们开董事会,大家一起商量咋办,平常我和你耿姐就不再插手美容厅的事,一切都由你和雨妹商量着办。对了,小罗很能干的,這段时间也出了大力,咱们聘她为副总,再多给她加些工资。每个店再任一名店长,一般情况你们指挥店长就行。怎样?我這提议行不行?”

    他们都认为很好,当即就定了下来。红红事实上很兴奋很高兴,过去没有明确职务,总负责是艳梅,后来她虽负责的多一些,可下边人叫她红姐,熟的顾客直接称她红红,外人叫她冀老板,這下牛起来了,她是冀总了!這店如今在龙城地影响已很不小,因为来的顾客都是市里中上层贵妇和小姐们,有了這身份,她就在她们面前更加体面和光彩,成为响当当地上流社会人士。

    思雨也同样,一跃变成有几百万资产,日营业额好几万的打美容厅董事长,是何等的荣光?這都是托方明的福,她们脸上个个光彩照人,谈笑更欢,对方明特更娇更甜!方明心里也美滋滋的,为每个心爱地女人都铺就了阳光大道。

    从這天到第三天上午十点多钟,方明足不出户待在這儿。白天只剩他、思雨、梅梅,还有思雨从海南带回的小保姆,夜间到挺晚艳梅下班和他们欢聚。梅梅独睡在客厅那头的卧室,虽有间小保姆室,可为了照看两个孩子,安排小保姆和两个孩子睡在小卧室。

    方明对着海海、楠楠非常喜爱,白天他们醒的时候,常进来逗他们玩,一臂抱着一个满屋转,亲了又亲,还嘱咐艳梅和思雨再找一个年岁稍大的保姆,和小保姆共同照看孩子。喜爱之情溢于言表。

    他不仅对孩子亲,对孩子的妈妈也亲,這天下午热热闹闹吃罢饭,艳梅、红红和梅梅负责收拾和哄孩子,他和思雨就又到大卧室颠鸾倒凤去了,晚上艳梅回来前两人早已欢爱了一番,他与艳梅欢好时仍没落下思雨。

    一棕两白三具**的躯体在大床上嬉戏着,艳梅和思雨既渴望又心疼体谅他,怕他累坏了身子,想与他嬉耍嬉耍就行了,让他歇一晚。可他逞强坚持不歇,还给她们显示逞强的资本,她俩都心知肚明他为啥仍這样强。思雨更知道,因为从上午见到他到那会儿艳梅回来时,虽以和她欢好了四次,可每次过后她仍比较干净,只有她的却没他的,他的精力仍在,不过這丝毫没有影响到她的舒爽。

    既然他能力超常。她们哪能岂甘落后?床上便上演起让人羡煞的一龙戏双凤,他故伎重施,让她俩爽了又爽,直到觉得累了,才将生命之精让艳梅索取走。

    方明是自家知自家事,他敢和能這样,并非天生异禀,就是天生异禀也吃架不住一天级次啊!他自从這功能恢复后,竟料想不到因感觉迟钝变得延缓,到现在感觉虽正常了,延缓的特性却保留了下来,因祸得福。加上他勤加健身,体力过人,甚而把這欢爱也作为健身之项,同时坚定意志善于控制,既相互欢乐怡情,又健体强身,何乐而不为?!

    第二天一整天也如是,除了亲孩子和哄逗孩子,有时和梅梅在客厅看看电视聊聊天,剩下的时间他和思雨就泡在我是卿卿我我。思雨久旱乍遇甘露,春情荡漾不息,一语一笑都施显着迷人的娇柔和妩媚,常令他兴致勃勃,两人是纠缠不休。在上午的第一次纠缠后,他就准备這一天要补她几个月的损失,命令强迫思雨做了在梅梅和小保姆面前感觉羞,但却很兴奋的一件小事。

    的确是一件举手之劳的小事,方明只是让思雨在裙内啥也不要穿,方便他撩起裙子想观赏就观赏,想……就……

    這如果换作是艳梅,她会很乐意很积极,还会娇呻嗔他几句色方哥。可对比较保守的思雨来说,就有点难为情,正因为她难为情后露出羞态,方明才這样,看她羞涩的样子既好看又好玩。

    思雨真的感到很羞,因为让她到别的屋时也這样,面对梅梅和小保姆也這样。裙子没有及膝,但也不算太短,到了大腿中段,要遮得都遮得严严实实,她们绝对看不到她裙内啥都没穿,即使在客厅和梅梅闲坐聊天时,把腿并拢也不会被发现。思雨明知别人从外面看,她穿没穿内裤都一样,可她自己总好像她们窥到了她的隐秘,她们冲她笑时,也是笑她放荡,让她不由得就脸红,心也发慌。尤其是四个人在小屋逗小孩子时,方明常朝她嘿嘿憨笑,那笑很坏,像提醒她没穿内裤似得,他好讨厌啊!

    但在难为情的羞态中,掺杂着莫名的兴奋!按理真是一件属于她个人的小事,不就是裙内没穿内裤吗?除了他别人又不知道,但却让她思绪不宁,老想着裙内,裙内的感觉也与往常大不一样,两腿不由得就想互相蹭蹭,而蹭时就更感异样,就想要和他回大卧室。回去后她便很急,這是好处就显了出来,在急也不用慌张,撩起裙子就行啦,不穿内裤原来竟這样好!到在出去时。她更感难为情,好像不仅让她们看破没穿内裤,连刚才的事也被看破,她们看她的眼神也好像别有深意,令她心如鹿撞兴奋不已。

    這一整天就是這样度过的,感觉贴别得满足。也感到很奇妙,這一天令她永远难忘。第二天上午十点方明走时,她仍這样,他还色色地看着她说,让她這几天就保持這样。说不定啥时候他就遛了上来。她撒娇说不干时,他便威胁她,他下次上来见她若不是這样,呆片刻就走。她表面上羞答答地好似没办法才答应,内心却很欣悦,兴奋地想着每天這样等他定会令她激动。与他亲热吻别便格外的恋恋不舍。

    雅静知道他快要到了,期盼地等在办公室。她今天还特意妆扮了一番。上身是天蓝色西线短外套,敞怀露出了里面白色窄带低胸线背心,丰满高耸地酥胸上是一圈晶莹的珍珠项链,下身是深红色长裙,脚上穿的是极薄细的黑色短丝袜。鞋是镶有工艺钻石花的平口漆亮黑高跟。身着這身高档衣装,黑油油的短发又是经过高级美发师精心修剪很有层次感的那种,清秀俊美地面容被衬托得更加光彩照人。

    方明這是有生以来从凤城到龙城最“快”一次,比将要开通的磁悬浮列车都“快”了好多,他见到雅静這迷人的风姿后,果然是双眼发光,喜爱之色不言而喻,令雅静为之欣喜且挺感骄傲。

    两人拥抱在一起,用湿热的亲吻表达分别快有一个月的相思之情,亲罢方明还脸贴脸抱得她很紧。他贴着這细腻光润地俏脸,闻着香喷喷的脂粉香,心中竟起了马上抱她上床的歪念。起了這歪念,他笑自己现在已经不是色狼,称的上是色魔了,這与思雨刚刚欢好完才有几刻钟?他笑自己真是欲求不满,换一个就觉得新鲜,**顿生。不只這样,与其中一个欢好时还想着另一个,尤其這两天常常想着那个十万元女孩,想她娇嫩鲜美地**,想她艳丽有趣的笑容,后悔当时故意没记她的手机号码。连刚才看到雅静蹬着高跟鞋地纤秀美足时,又联想到了米亚妮,暗叹恐怕再也无缘把玩那绝美秀足了。

    雅静搂着這滥情郎的粗腰,在他耳边温柔地问他:“去草原玩得还开心吧?”

    “嗯,不错,人又多又热闹,玩得挺开心。”可他心里却在苦笑,有何开心热闹地?那是他自从发达后最窝囊憋屈的日子。幸好,老薛找得战友已到锦口展开调查工作,他正盼着消恨雪耻之日早一天来到。

    雅静轻轻地从他怀中出来,冲他娇媚地笑着,问他:“现在准备干啥呀?”

    那个歪念只能想想,如果付诸实施就太荒淫了,他笑道:“咱们到那两个快餐店去看看,中午就在那儿吃饭,看看老任搞得怎样?”

    雅静点头笑道:“我也正是這个意思,怕你坐车累,看你是不是先休息一会儿?”

    他哈哈笑道:“不到两个小时能累?喊出梅丫头走吧。”

    “梅梅!出来走吧!”雅静向里屋高声喊,梅梅应声笑嘻嘻地出来了,她那会儿和方明一起进来,亲热地和雅静说了几句,见雅静的眼老含情瞟着方明,她便乖巧地躲进里屋。

    集团召开了中高层领导会议,玻璃厂的三位厂长和小陈也提前赶来参加会议。从集团发展到這个规模以后,召集下属所有单位负责人地会议這还是第一次,会议主要是要宣布一些决定,听各单位负责人介绍今后发展的方向和思路,共同研究制定今后发展战略。

    最重要的决定是正式成立腾飞饮食发展总公司,任经理掌舵,内部管理人员的任免也由公司决定,无须事先征求集团的同意,除特别重大的决策要向集团汇报,一般的都由他们自主决定,集团给予相当大的自主权,但仍需要接受集团财务和人事的监察部门定期不定期地进行监督核查。他们最初的方案也稍作调整,全电动汽车经销公司只是暂时由他们管理,适当时候独立出来;酒店的西餐厅仍归酒店管理,艳梅的职务不仅是荣升为酒店总经理,仍兼任总公司的副总,主管后勤。艳梅也在座,脸上长挂的甜美笑容就表明了她的心情。

    还有一个决定是宣布董事长办公室已成立,小陈任办公室副主任,代行主任职责。

    会议的重头戏是各单位负责人介绍各自的工作状况和下一步的发展计划,现在的状况是形势一片大好。龙城和凤城的房地产开发进展正常,栋栋大楼已拔地而起,龙城已有几十栋大楼封顶,并开始了预售,销售情况不仅良好,房价也比预期有很大的上涨。锦口发电玻璃厂的产品销售旺势不减,一年内拿回五千万的收购款,已成定局,两年内连改造投资业能拿回,发电玻璃厂已成为集团的产业顶梁柱。而且那边的房地产开发也进入设计阶段,明年开春后便开始施工。

    诺大的会议室济济一堂其乐融融,大家畅所欲言共谋发展大计,方明志满意得地坐在首位,不时地扫视着這挺庞大的领导群体。這群体是集团全部经营所在,他们的才干和工作实绩也是他很满意的。這些人当中,有过去是怀才不遇的,有过去难以施展才干而不敢居人下的,有学业有成跨出校园不久意气风发的,还有像也没想过就逐渐担当起重任的,他们现在都如蛟龙入海,正信心百倍地想大展身手。

    方明看着這群体,想着蒸蒸日上的事业,很自豪自己用对了人,集团发展到這一规模,這些人功不可没。他深知,事业发展全在于用对人,用对了人,不用扬鞭也奋蹄;若永不对人,挥基又毁业。

    他过去从没当过官,并非深谙用人之道,甚至都没考虑过怎样去用人管人,现在有這成就,的确令他自豪。這不是他自夸,是有成就摆在這儿,何况孔斌也多次夸他会用人,有帅才!齐宇同样也夸他会用人。上一次他们三个坐到一起谈到這个话题时,他当时谦虚地说是他的运气好,用一个顶一个,齐宇却不這样认为,称赞他用人之道可取之处很多。

    最让齐宇有感触的是,方明在接收两个国有工厂时都是用了原厂旧人,主要领导没有从外便另配另聘一个。而现今社会上流行的是外来的和尚会念经,将重点放在了高薪聘请外边的人才,忽视或不屑挖掘培养本地本单位的人才。但外来人才往往很难融合进旧有的团队中,矛盾意见丛生,除发挥不出团队作用,反而设阻使绊严重地影响事业的发展。而且,外来的人由于对本地和本单位原有的情况也不太了解,决策是很容易脱离实际。反过来讲用人者对外来人才也不容易了解,是龙是蛇经验证才能知道,可验证时需要较长的时间和过程,一旦用人失误,损失会非常惨重,齐宇认为方明从原有人员中挖掘人才非常正确,成本低代价小,磨合时间短,效果好。

    齐宇认为,帅才用人必需先能识人,然后用则不疑,疑则不用。他感叹,道理虽很简单,這却需要为帅者首先要有眼光,思维灵活,敏锐善于观察、分析和比较,在为人处世当中懂得吸取自己和别人的经验教训,這样才能识人;要有宽广的胸怀和良好知识素养,能听取别人的意见,這样能容人也容易被人认可;过程之中还要自强自信并有独特的个性,但个性不能太强,也不能软弱,需刚柔并济,认为对的坚持到底,不盲从也不偏听偏信。能基本做到這些,就算具备了帅才的素质,但基本具备這些也很难,因为有的是靠后天培养,有的完全是靠天分,并不是随便一个人坐到帅位上就能做好。方明的自身情况正好基本上符合,所以他一步登上帅位后,搞得像模像样有声有色,并非完全靠运气。

    但方明就是信他运气好,运气好干啥啥顺,遇到危险也能安然度过,或许还有意外收获,他不正是這样吗?他希望:今后的好运继续陪伴他,让他品尝到人生更多的美好!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四十岁撞大运相邻的书:超级手机俏媒婆金屋藏帅流氓之风云再起白手起家天骄非正常人类事务所绝世好男人泡妞专家小黑传奇龙翔都市我的明星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