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章 识破真相

【书名: 四十岁撞大运 第一百五十章 识破真相 作者:阿福

强烈推荐:宝瞳权力巅峰都市无上仙医天字号保镖韩娱之秘密讯息我真是大明星超品相师阴阳超市     方明想起来了,這笑容是倩倩几年前像他這般大时的笑容,倩倩一天天他长大,过去的样子就慢慢地淡忘了,那时有台摄像机多好,把她从出生到现在都记录下来,永远能看到也能记住她小时候的可爱模样。

    “哎呀!方哥,他朝你笑呢。看他多亲!跟你有缘呀,是吧?”艳梅站在方明身边笑着说,她是带梅梅从大卧室取来了方明的上衣。

    “咦呀!两个一模一样,太可爱啦!看着真好玩。”梅梅手里拿着他的上衣领顾不上给他,先到两个小床边看婴儿,大大的眼晴看了這个看那个,一脸兴奋新奇的神色。

    见艳梅和思雨都拿眼看他,知道女人们最爱社人夸她们的孩子,刚才看思雨对孩子的怜爱样子,说明她已与两个孩子产生了极深的感情,当成了自己亲生的。他该表表态了,于走,等梅梅一说完便笑道:“嗯,走挺可爱,看着也挺亲。”

    思雨听后期望的脸上有点暗淡,艳梅则真想告诉他真相,這可是你的亲骨肉啊!咋能這么不冷不热一个态度?

    此时梅梅看得更喜爱,哈话没说把衣服递给方明,就伸手去摸两个孩子毛茸的小嫩脸,边摸边问:“雨姨,哪个走男的,谁大啊?”她进来时思雨已换完尿抵,没看到那个婴儿的小**。

    “這个是弟弟,那个是姐姐。”思雨是说梅梅正摸的那个。

    梅梅喀嘻笑道:“太可爱了,雨姨,我能抱抱吗?”

    思雨脸上现出了幸福的笑容,说:“能啊,我先给你抱起。”

    梅梅笨手笨脚小心他接过抱在怀中,嘻嘻笑着先和孩子轻轻地挨脸,连亲几口小脸蛋直说好玩。还说小孩的奶腥味也好闻。艳梅此时也抱起了姐姐,递给方明说:“方哥,给,你也抱一抱。”

    “等等让方一哥抱。先让他换下衣服”。

    思雨过来帮他换衣服,拔转他的手为他解衣扣,眼望充满了柔情。艳梅看的心中却布丝酸楚。对方明笑道:“我跟雨妹商量好了。這丫头归我收养,你就是两个孩子的干爸,行吗?”

    “好啊!我还正想说這话呢。”他刚才看到了思雨眼里的失望,知道还是夸的不够,她们恨不能让人把孩子夸上天去。反正锦口己认了两个干女儿,這里再认两个也无妨,何不痛痛快地答应下来?

    “你们的想法好,一人抚养一个好。不然一个人同时养两个太累。梅梅。快把我這干爸准备的礼物拿出来。

    梅梅把孩子递给思雨,出去拿礼物了,方明也换好被泪湿地上衣,从艳梅手中接过了婴儿,好久没抱过這么大点的婴儿,他抱得很笨。艳梅帮他抱好,还笑他父亲当得不合格。她摸着婴儿的嫩脸,对方明笑道:“方哥,两个孩子都还没起名呢,就等你這干爸起呢。”

    方明轻轻晃着婴儿,想了想笑道:“不是从海南抱养会的吗?就叫海海和楠楠吧,也是个纪念。楠是木字牌地楠,挺适合女孩子。”

    她俩嘴念了两次,高兴他说起得好。梅梅拿进了礼物,听了也说好。艳梅急着拆礼盒,思雨又问道:“這是小名,大名叫哈呢?”看到礼盒他灵光一闪,笑道:“海海的大名叫海龙,楠楠的大名叫才南凤,好听吗?”艳梅拆开了礼盒,惊喜她“呀!”了一声,赞道:“是龙凤玉佩哎!多白润多漂亮!方哥真会选礼物。”赞罢礼物又赞方明:“海龙、楠凤,嗯,很好听!方哥真会起名宇,既好听也有纪念意义,还跟這对玉佩相和,你這于爸今格了!”

    思雨脸上也笑开了花,念了两声名宇也夸好。

    艳梅开始给两个孩子往脖子上挂玉佩,边挂边说:“海海跟雨妹姓,叫朱海龙,這个名阳刚大气,好!楠楠跟我姓,叫耿楠凤,标准他女孩子名宇,很好听啊!”方明乐呵呵他笑道:“我起名字是一绝,起得好吧?”

    思雨和梅梅走笑盈盈她点头,艳梅娇媚地瞥他一眼笑道:“方哥你真不经夸,快换换吧,你再抱抱海海。”

    等艳梅从他怀中抱走楠楠,他从思雨怀中抱过海海,细细打量,虽是姐弟俩,长得却很像,放到一快他会分不出谁是谁。两个孩子看着真地很可爱,宝来剥取,抱来抱去都不哭,但对他来说仅仅是可爱而已,毕竟是抱养别人的孩子,他还到不了看着很亲的份儿。

    海海看他时还似很好奇的样子,硬盯看他,這小家伙竟伸小手手抓他,這小手又小又细嫩,他张口一下咬在嘴里,也逗乐了她们。从嘴里放出海海的小手,歪下头任海海在脸上乱抓,对她们说:“两个孩子一出生就失去了亲生母亲,按说走他们的大不幸,可被你们收养了,是他们不幸中的万幸,他们算跌进福窝了。

    思雨一听眼里又闪出了泪花,艳梅忙笑道:“方哥,你快去和雨妹到大屋聊一聊,快一年没见,雨妹不知有多少话想跟你说,我和梅梅负责照顾孩子。”

    方明正有此意,思雨的变化很大,除了变白变丰腴了,也沙变得成熟许多,成了一个娇俏小妇人。思雨当然更迫切地和他单独待,這九个月地离别让她想得好苦,可跟着他走时,却羞红了脸,怯怯地跟在身后,但一跨出小卧室,她地目光马上变得灼灼,一眨不眨地盯着他。

    进了大卧室,他站住回过身,看思雨关住门转过身后目光灼人,他心神一荡轻叫一声“雨妹”。思雨动情他回叫一声“方哥”,两人随即拥抱在一起,双唇紧紧地对上双唇。這一刻在九个月里,思雨朝思慕想,终于盼来了,她似饥渴万分,鼻息沉重他张嘴表方明的唇上乱吮。他想噘取那泽肤香舌,却遭到两排牙告的啃咬,心中暗笑思雨竟然也有疯狂的时候。

    两人就這样拥到了大床上,抱跌在床上那一瞬间,思雨终于和开了他地唇,他趁势侵袭进她的嘴里,噘住了她的香舌。思雨扔一眨不扎地看着他,可灼灼眼神已变得迷离含春,鼻息更加沉重。

    他将手伸进她的背心,绵软的腹部比过去多了不少肉,还有些松弛,腰也粗了不少。再往上伸,顶起乳罩摸到了**,一把手竟捉不住,太丰满了,尤其那**,比过去大了何止一倍!他心中一惊,這不是生育过孩子的妇人身体吗?如果没生孩子变胖,肉仍该是紧硼的,**也不会变到這么大呀?难道這两个孩子真是她生的?怕他反对就瞒了他?可为啥时间会合不上呢?

    他顾想這邪,就忘了噘那香舌。思雨纯情已大动,哪管他想什么,反用着舌在他牙上转舔着,鼻子也发出了轻轻的哼声。方明猛他坐起身,二话不说就动手脱她的未服,思雨激动地身子微颤,水汪汪地盯着他,欠身配合他脱衣,一会儿全身就光溜溜不着一丝。在脱得过程中,他的疑虑更大,思雨的**和**不仅变大,乳晕和**由过去的淡红色变成了红褐色,暗了好多。再看腹部,腰就是粗了,小腹也真的松弛了,腹下部的妊娠纹非常明显。再看两条大腿内侧,那根蚯蚓状的妊娠纹更加明显。他是两个孩子的父亲,這些常识还是有的,看到這些己断定,思雨肯定是生了孩子,而且就是這对双胞胎!正因为她的身子重,妊娠纹才特别显眼。

    断定后他的思想很复杂,眼盯着她娇墉丰润的身子,抚摸着她腹上、腿上根根白色妊娠纹,心思该如何出口相问。思雨此刻是欲火赞身,全然没才察觉到他的异样,双腿轻轻扭动透出了她的渴求。

    方明将目光移到思雨的脸上,叮嘱她迷离的双眸,噎回了要问出口的话,眼神中充满了柔情,动手脱起了自己的衣服,他不想破坏思雨此刻的心情,想用心地先给予她快乐和慰藉。

    他动的很缓,因为记起了思雨不喜欢他大动,况且這三天他因那女孩,也习惯了這种轻柔。思雨双眸更加迷离,上翘红唇发出了动听的吟哼,他爱怜他亲着這可爱的唇角……“方哥,用力!再……用力!”思雨抓着他的双臂,摆头娇语。

    他听后彻底醒悟,遵命而为的同时,暗骂自已真笨!思雨哪会走喜欢轻柔?她那时是怀了身孕啊!怕伤了胎孕才让他轻柔的,她又不是从开始就那样的,咋自己這么笨,当时就没发觉呢?

    他再一细盘算,更觉得白已笨,思雨走了九个月,合阴历近十个月,差不多正合上怀胎十月。她走之前走不到四个月的身孕,大肚还显不出来,這不正好今上這百天了吗?海海、楠楠确定无疑是她亲生的,也确定无疑是他的骨血,他只是一下还想不起是那一次自己竟然不小心,啥时播下了這双胞胎的种子?他此刻再想海海和楠楠,已走倍觉可爱可亲,也就对他们的母亲更加用心用力……

    思雨感觉自己飞上了云端,太美妙了!九个月来一直想着、梦着這感觉,但所想所梦不及這万一,也比过去的感觉不知道强了多少倍。以前虽也非常美妙,可那时心的美妙感受多一些,不像這是从身体那处扩散到全身,全身进入到无比舒畅的境界,再也无法用心去体会,心已随身体飘飞,心想的功能被湮没在欲海之中。

    换了一个前趴后翘的姿势,此刻心不归自己,连身体也不归自己,任他随便摆弄,一切都成他的了,身不由己跟着他动就行了,强烈的刺激下,身轻如燕飞得更高,飞啊飞,忽然,审批彩霞骤然向下滑落,快得让她不由地双手乱抓,滑到眩晕至极时又飞了起来。主忽上忽下任意飞翔,美得她将脸捂在床上,由急促的吟哼变为低声嘶呜,生生嘶呜吼出了她所有的屈曲和经受的苦难。

    通过這场欢爱,方明更加感觉到思雨的变化,她生育后,无论是心态还是身体,已进入到如狼似虎的阶段,熟的汁液丰溢。他看着怀中娇慵无力但仍轻声吟哼的思雨,决定不准备问她,不去点破她和艳梅苦心营造的骗局,不点破比点破更好,一切的主动权尽在她受,虽不准备点破,但他已有了新的决定。

    思雨睁开俏眼,露出满足和幸福的笑容,深情的对他说:“方哥,你知道人家想得你有多难受吗?”

    方明点点头,亲亲她的嘴角笑道:“知道!你知道我为啥不常给你打电话?就怕打一次就得听你哭一次。你哭我也难受啊!”看着她眼中又有了泪花,忙说道:“你看,你又开始了!哭不好,哭就不漂亮了。你现在变得真是更漂亮了,白白胖胖第。看,這儿不再是肋条一根一根的了。”

    思雨眼角挂着泪珠笑道:“人家没事干,吃饱了睡,睡饱了吃。不胖咋呀?這还是怕你不喜欢,后来每天坚持健身,不然更胖。”

    抹掉她眼角的泪珠,他笑道:“再胖我也喜欢,不过现在正好,以后每天继续坚持健身。”等她点头后又说:“你听,那屋好像有他们叽叽嘎嘎声,肯定是红红来了,咱们起来穿衣吧,你穿好就把你耿姐叫进来。我有事先和你们商量。”

    艳梅进来后,对坐到阳台地毯上的方明笑道:“红红太坏了,到门口听了你们好几次,为了羞逗梅梅,听完还故意讲给梅梅听。”

    “呵呵,那看我一会儿咋收拾她,非打得她屁股开花不可!”等她俩娇笑着说罢好,他又笑道:“来,你俩都坐下。我有事和你们商量。”

    艳梅和思雨屈腿盘坐在他面前。笑盈盈地看着他,问他商量啥事?

    方明握住二人地玉手,笑道:“你们俩都当上了妈妈,我当上了干爸爸,我真的很高兴!那对玉佩只是给孩子们的见面礼。我还准备了一份大礼。”

    “方哥,啥大礼啊?”艳梅伸上另一只手,抚摸着他的手笑问。

    他嘿嘿笑道:“你们都知道,晓敏只清楚我跟你们合伙,不清楚咱们合伙投资买房的事。现在总店地房子我占了一半房产吧?”

    她俩点点头,思雨说道:“最初买那一套房是花了二十五万元,当时都是方哥出的,后来你拿走十万,记得吧?”

    他自然记得,那是给灵儿的两个女儿办入学手续时拿的。

    “剩下的两万五也给方哥打到了卡上,那笔帐就清了。后买整个店铺时,张先生没赚咱们,只要了一百八十万元,你当时出了一百万,多出了十万。這十万后来你也没要,付了车站那边房子的订金。车站一、二楼归美容厅,全部付清款后也是你一半,我们三人一半。三楼的住房是登得我和耿姐的名字,我和耿姐商量了,不让你给我们买,我们自己买,我们挣得……”

    他打断思雨的话说:“不行!我答应地事情就算我的,给你俩买房是我的心愿,别让我的心愿落空!再说我也不出现钱,还拿美容厅挣的钱付,不准你们再说推辞的话。”他盯着她俩,等她俩相视一笑后点了头,他才又说:“那套房装潢下来才一百多万,再有二年,用我在美容厅的一半收益就能付清了吧?”

    思雨笑道:“差不多吧,我算一算。你现在每月的收益将近十万,每月给晓敏姐五万,一年下来剩六十万,两年正好。”

    艳梅笑道∶“别算啦,一二楼是四百多万元,咱们现在付了快有一半,明年肯定能付清,后年集中咱们三人的钱,很轻松就付清那套房款了。方哥,以后你就别硬跟我俩较真,咱们仨还谁分谁啊?我和思雨有工资管够花,分得红利留他干啥?况且是给我们自己买的。再说了,你地开销会越来越大,光靠楼下每月一万地房租哪够?咱们合起来还款,还得既快,每月还能再多给你一万两万的。就這样吧,你说呢?”

    还是艳梅说得对,除了跟她俩没必要太较真,他的开销也的确越来越大。每月固定的收入這里是一万,集团开资与雅静一样,现在是每月三万,灵儿每月还给他一万,澳门赢回地私房钱已都给她们花出去了,每月靠這五万过日子还真的紧张。

    他笑道:“好啊,就听耿妹的。话扯远了,还说总店我的一半房产,我想把這一半房产过户给海海和楠楠,算我這个干爸给孩子百岁日的礼物。”

    艳梅和思雨一听就瞪大了双眼,露出惊喜,艳梅放开方明的手,抱住思雨的肩极兴奋的说:“雨妹。听到了吗?方哥把一百万地房产给了海海、楠楠!”

    思雨紧紧地握着方明的手,含泪点头答应艳梅的话。

    “看,你又哭了,這又不是啥大数目。我這当干爸的再少也拿不出手啊!”

    又听他這样一说,思雨地泪唰地一下就涌出来,扑到他的怀中呜咽着说:“方哥,你太好了,人家真不知道咋说。”

    方明抱着她。抹着她脸上的眼泪笑道:“那就啥也不要说,你和耿妹尽快把过户手续办了就行,如果不能过户给孩子,就先过户到你们的名下。”

    艳梅看得听得眼睛也湿润润的,笑道:“嗯,我负责尽快办。”

    方明扶起思雨,笑道:“你们再多用一个保姆吧,你俩地事多,别为孩子太劳累了。以后我来也别让她们躲了,让她们嘴牢点就行。城市和咱们县里不一样,有话她们也很难传出去。走吧,咱们快出去吧,红红早就骂上咱们了。”

    果然,他们一到小卧室就被红红怨道:“你们真不像话!啥事情谈這么久?把我和梅梅凉在這里像话吗?”

    不等方明开口,艳梅已笑骂道:“你少讨厌吧!还说亲這两个外甥,让你看了一会儿就叫屈,你這姨姨还不如梅梅這姐姐。”

    红红嘻嘻笑道:“人家是气方哥嘛!难得见他一次,好不容易等到了。他还不出来。”

    艳梅替他挡驾。他对红红只是笑了笑,就过去看两个孩子了。梅梅很负责,搬了椅子坐在两个小床中间,两个一块哄逗。看方明扶着床栏俯下身看孩子,她笑道:“她们真乖、真可爱。尿了才哭,换了尿纸马上就不哭了。逗她们,还哦啊、哦啊地跟我说话,跟我笑呢。叔叔,看我再逗她们。”

    果然一逗就地发出哦啊的稚音,楠楠还同时笑了,笑得还挺欢呢。方明此时看他们,心情已大不同,看他们已像永康和倩倩這般大时,觉得特别地可爱特别地亲,鼻子、眼、嘴、脸蛋、小胳膊小腿、小手小脚,无处不可爱,无处不亲。她低下头亲罢海海亲楠楠,這是发自内心的亲,别说给他们一百万房产,再多给他也愿意,等以后脸车站那边的房产也给了他们。

    她们都看着方明露出慈爱的笑容亲孩子,思雨心里感到特别地甜,原来担心他会嫌是抱养的不亲,這下担心已飘到九霄云外。艳梅看着心里咯噔一下,警觉到方明可能猜想到這是他的孩子,只不过不说破罢了,否则他咋能那么大方送一百万元的房产?她刚才出大卧室时,就怀疑地悄问思雨,思雨说没告诉,他也没追问。可看他亲孩子地慈爱神态,绝对是当亲生的去亲。

    红红站在他的身侧,看他亲罢孩子笑道:“方哥,很亲吧?這要是你亲生的,方哥会更亲吧?”

    她刚说罢就被她身边的艳梅用肘轻撞一下,嫌她的话说得不合适,红红也觉得自己這话说得鲁莽,冲艳梅歉意的吐了一下红舌。

    方明却毫不介意,呵呵笑道:“我看着跟亲生的一样,反正他们只叫我爸爸,干爸爸也是爸爸。实际上,亲不亲孩子是讲养不讲生,养的越累人就越亲。不是有很多吗?亲生的孩子奶出去后也不亲了,奶人家的最后却亲地不舍得给人家啦。”

    她们笑嘻嘻喳喳地附和,方明看着红红地肚子笑问:“你啥时当妈呀?”

    红红“呀”地笑了一声,摸摸肚子抬头对他娇笑道:“再有七个月,你就又当上了干爸爸。”

    看她幸福的样子,方明笑道:“那先恭喜你,你们也该当妈妈了,可你别想望我当你孩子的干爸爸,当舅舅就不错了。”

    “哼!方哥你真偏心!”红红娇嗔罢马上嘻嘻笑道:“舅舅就舅舅,有个大富翁舅舅也行。”

    他们都快乐地笑了,方明感到了饥饿,看表已过了正午,忙问道:“饭菜弄好了吗?”

    艳梅笑道:“早就准备好了,热菜再热一下。”

    红红笑道:“先切蛋糕,我订了一个大蛋糕。”

    方明高兴地笑道:“好!咱们把海海、楠楠推出去,今天庆贺她俩百岁岁,也庆贺你们当妈妈,庆贺红红当了准妈妈!你们三人还有一个庆贺,等吃饭时再告诉你们。”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四十岁撞大运相邻的书:超级手机俏媒婆金屋藏帅流氓之风云再起白手起家天骄非正常人类事务所绝世好男人泡妞专家小黑传奇龙翔都市我的明星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