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八章 老谋深算

【书名: 四十岁撞大运 第一百四十八章 老谋深算 作者:阿福

强烈推荐:我真是大明星天字号保镖都市无上仙医权力巅峰超品相师宝瞳韩娱之秘密讯息阴阳超市     坐在方明身边的梅梅,上车后就笑眯眯地听着他和丹儿说话,可猛地在他脸上有所发现,伸手摸向他的眼角,笑容忽隐,关切地急问:“叔叔,你是不是受伤了啊?這儿是咋回事?”

    方明的心不由地“咯噔”一声,就听丹儿也猛地回了一下头急问:“大哥受伤了?咋的了?严重吗?”

    他呵呵地笑道:“梅丫头你眼倒挺尖!是玩得时候不小心跌了一跤,蹭破点皮皮,没事。”

    “叔叔,您小心点嘛!哎?您买新衣了?换下的衣服呢?”

    “嗯,换下的没想洗,送人了。”

    “唔,给您把表戴上。”梅梅从方明的手提包中取出金表递给他,又说:“您啥也没带走了那么长时间,找了您两次没找见,把我们真吓坏了。”

    方明戴好了表,摸着梅梅可爱的脸蛋笑道:“我又不是一个小孩子?还怕把我這个大活人丢了?”他未等梅梅再说话,就忙把话题转移到新房上,丹儿和梅梅顿时兴奋地向他讲起了新房的布置。

    到了工厂,方明独自进了办公室,小陈和那个女工作人员同时站起来笑盈盈地向他问好,可小陈的问好中透出无比的亲切,方明叫她跟着进去。

    “莲秀,包放到哪了?”他已亲切地直呼其名。

    小陈指着办公桌笑道:“在办公桌后,真沉啊,上楼时我们两个人提着还歇了两次。”

    他走过去已看到,坐下来笑道:“里面有三瓶去皱霜,她说是给我老婆的,肯定高级,你拿去用吧。”说完两人又会心地笑了,方明的笑中还含有甜意。

    小陈过来打开包,看到好烟好酒挤得满满的一大包。惊叹不已,除了说人家真阔绰外。还笑说那件衣服送得值,换回来十多倍价值的东西。

    方明乐呵呵地边和她说笑,边看她收拾,见她准备把烟都放到书柜内,便笑道:“留一半还放在包内,我准备送人。白酒和洋酒也留一半,剩余的酒先放到柜中,等有空拿到咱们的餐厅,你通知赵厂长来我這儿。”

    小陈欢快地答应着,几下收拾好拿上化妆品出去了。

    不一会儿小赵厂长就进来了。方明先问过厂子的生产状况和一些其他情况,听到一切都很好,他很满意。

    “小赵,和你说一件事。一直没有专门为我工作的机构和人员,现在集团地规模越来越大,這个机构该有了,就叫董事长办公室吧。我准备就设在這儿。陈莲秀她们两个算基本人员,其他人员逐渐再补充,這个机构直接归我领导,办公经费就由厂里出吧。”

    赵厂长点头笑道:“是啊,您光有接待人员已不适应工作要求了,是该有一个這样的机构,负责收集、汇总、分析集团各部门提供上来地情况,让您便于领导和决策,配备的人员素质要高。还要有工作经验。”

    方明呵呵笑道:“我不想要求這么高,翁总的办公室已经具备這样的要求,再设一个就重复了,我只想有一个机构,有一班人员替我办一些日常琐事。我现在有事是乱用人,工作以外的琐事也越来越多,也不知都是啥人啥事,每天给我打电话的就不知有多少,光接這些电话就得一个专人。以前這类事都是由翁总办公室代劳,现在她的办公室工作量也很大。不能再给翁总的办公室增添麻烦了。這个办公室从今天算正式成立,我准备让陈莲秀任办公室副主任,正主任暂时先空缺,等以后找一个合适的。小陈的工资和福利从下月起享受厂里科长地待遇。”

    接下来他又和小赵谈了给這个办公室添置办公设施,定下每月固定拔二万元的经费,用来办公和必要的应酬支出,如有不够的时候,由小陈提出申请,经他同意后厂里另行支付。

    小赵心里虽有疑惑,可董事长关于安排自己办公室的决定,必须无条件地执行,也不能问。

    方明也看出来小赵心有疑惑,没必要也不能向他细解释,因为他成立這个办公室有特殊作用,是要作为一个秘密的监督机构。他在下边找到可靠的“情报人员”后,他们收集到情报就先汇报到這里,這里整理后再汇报给他。办公室负责管理這些人员,定时发放补助,两万元地经费主要是用于這个。

    這是他早已谋划的,上次晓敏、雅静和他谈到要对集团上下加强监督和管理时,先是决定让老周回集团组建一个明的监管机构,他还要准备成立一个暗的监督机构,集团上下所有动向不能出了他们的掌握,要把整个集团牢牢控制住。晓敏和雅静当时就非常赞同,可因一直没找到合适负责的才拖到现在。他和小陈相处了好几天,又已兄妹相称,小陈对他是无话不谈,觉得她算个诚实人,可以信赖,正是這个办公室主任的合适人选。

    小赵出去后,他就叫进来小陈,让她坐下后笑道:“莲秀,恭喜你了!”

    她莫名其妙,瞪着他问道:“我有啥恭喜的?”

    “恭喜你升官加薪啊!”

    小陈顿时兴奋了,高兴地问:“真的假地?升我啥官了?”

    “我堂堂董事长岂能戏言?!”他這话一出口,小陈就想到他昨天以前还隐藏身份装农民,不由她咯咯笑起来,方明猜到了她笑啥,也跟着哈哈大笑起来。

    “哥,你真的给我升官加薪了?”她這“哥”叫得很轻很甜。

    “是,我在這儿成立了董事长办公室,任你为办公室副主任,享受厂里科长级别待遇,不再受厂里领导。怎么样,满意吗?”

    小陈兴奋、激动得两眼发光,這大哥认得比做他的情妇还强,忙地连说满意。等听到暂不设主任,先由她代行主任职责,干得好过一年半载就转正,还有可能给她配一部车时,她是更加地激动和兴奋。

    方明开始向她交待工作性质和任务,她越听越觉得這是对她极大的信任,神色也庄重起来,内心感动的恨不能肝脑涂地回报他。

    他最后说:“莲秀,办公室的每位人员都要精挑细选,现在一时没有合适的还配不齐,這段时间你就多辛苦点。不过现在我还没在下边挑选好人,暂时也不会多忙,先做好准备工作。另外,每月两万元的经费暂由你直接支配,配齐人后再设兼职会计和出纳。”

    小陈郑重地说:“您放心吧!现在没会计、没出纳,我也会把帐一笔一笔记得清清楚楚,不会乱花一分的。”

    他点头笑道:“对头!公是公、私是私,這算是公事,就该认真。哦,有一件事没向你交待清楚,他们领补助你也应该领,每月你就领二千吧,也算你个人费用地包干,手机费、打的费就不另给你报销。”

    既升官又加薪,还额外领补助,小陈动情地说:“這些一个月哪用了二千?有一千就管够啦,再说我还享受厂里的奖金呢,這样我拿得就太多了。”

    方明呵呵一笑说:“行啦,就二千吧,多就多点,你去通知保安科薛科长,让他现在来這儿。”

    小陈笑盈盈地点头答应,站起后临转身看他的眼神中,有兴奋,有感激,还有绵绵地情和义。

    老薛在他面前比较随便,进来就大大咧咧问他有何贵干?还不客气地到办公桌上拿起他的好烟,取出一支坐下点燃。

    方明笑呵呵地说:“我刚才查了一下,你昨天是值夜班,今天白天没班,正好找你喝酒。”

    他高兴地咧嘴笑道:“是啊,中午准备回家喝一壶,這挺好,有好酒喝了。”

    方明也取了一支烟点燃,笑道:“不但有好酒喝,还有好烟抽,而且我还准备给你拿几条好烟、几瓶好酒,可你得帮我办件事。”

    董事长请他帮忙办事,老薛来了精神,忙问:“啥事?我若能办绝没二话!”

    “這事你不能直接出面办,得请人帮忙。是這么一回事,前几天我有一个亲戚,在這儿的街上平白无故被西区城管队一伙人殴打了一顿。”

    老薛一听就来火了,骂道:“城管队的那些家伙们真是王八羔子,无恶不作,后来咋处理了?”

    方明吐出一口烟雾说道:“我找了市公安局领导,把這伙人都抓了起来,可很快就有来找我说情,来头还都挺大。人被打得虽厉害,可没伤到要害,说情的说多赔些钱算了,我当时碍于情面只好同意。可亲戚被打得那么惨,多给几个钱他能忍下這口气,但我却忍不下,不痛痛地整整這伙歹徒,我很不甘心啊!”

    “是啊!這伙人仗着个个家庭背景不错,又披了一身灰皮,飞扬跋扈的常欺负老百姓,的确该狠狠地治治他们。可我能帮上啥忙?找人把他们也打一顿?”

    方明嘿嘿笑了,说道:“咱哪能干那个?违法的事咱不去干,咱要合理合法地治治他们,还要比打他们一顿过瘾解恨。”

    老薛马上说道:“看来方董是有主意了,哪你说咋办吧!?”

    “老薛,他们這些王八羔子恶性累累,多数人受了欺压是敢怒不敢言,我想让你找两个人,彻底调查清楚他们的的恶行,总结成一份材料报到上面,我在上面再找找人,让他们一个个都恶有恶报!最理想的是把他们一个个都绳之以法,要让他们为這次恶行付出惨重的代价!”方明说到后边是咬牙切齿,這次遭受群殴他感到无比的屈辱,這几天一直还怀恨在心!

    老薛是个嫉恶如仇的主,最爱管這些事,听后兴奋地说:“方董,你可找对人啦,我外地有几个战友,现在干的是私家侦探,干這种事正是他们的拿手好戏。市公检法也有我们的战友,他们正好给提供线索,這事一定能给你干的漂漂亮亮,非让這伙王八羔子们狠狠地吃到苦头!”

    方明高兴地笑道:“好!为這事我想来想去,想到只有你這特种兵出身的才能干好這事,找你果然找对了。你的战友是外地的,他们正好没有任何顾虑,正合适干這得罪人的事,這事你就尽量不要出头路面,让他们私下干就行啦。”

    老薛脖子一梗说道:“我出面怕啥?还怕他们咬了我?這伙烂玩意,当时如果换成是我,他们算是遇到了阎王爷,肯定会恨他妈少生他两条腿。”

    “呵呵,那当然啦!”

    方明看着有棱有角孔武高大的老薛,是啊,他如果有老薛這两下子,肯定会揍得那伙家伙屁滚尿流,可他到了這般年纪,想练也练不成了,不过他心里有了另外的计较。

    他赞许后解释:“我不让你出头露面,倒不是怕他们,主要是我已答应和解。知道是你找人干的,也就会推断是我指使的。说清的领导会怪我出尔反尔。另外,让這伙家伙倒霉还知因为甚,也不是挺有趣吗?”

    老薛点头笑了,说道:“哦,我明白了,那這事我就不直接出面了,连公检法的战友也让他们自己去联系,到时有情况和结果通知方董。”

    “嗯,就這样。”方明接着介绍了群殴的时间、地点和经过,可却让他不要硬去查這桩事。只查明是谁打的。查明都是谁后,着重调查這几个,连那个副局长也不能放过,其他人当然是跟着他们遭殃,那也不管那么多了,就活该他们倒霉!

    最后他从衣兜掏出一个活期存折,递给老薛说:“這是六万元。先作为他们调查地订金和先期费用,调查期间不够再加,调查完他们要多少就给多少。既然要搞,就不惜代价,花多少钱都无所谓。”

    老薛接过存折后说行,可他提出了疑问:“方董,你這亲戚跟你关系很亲近啊,你为他舍得代价也太大了吧?”

    方明笑道:“亲戚的关系倒一般,可他是我过去形影不离地玩伴。本来是投奔我找点好活干,结果出去找亲戚找出了一顿揍挨,你说我能轻易饶了他们?”

    老薛竖起了拇指:“对!为朋友就该两肋插刀。方董,你够义气!”

    方明笑了笑说:“够人就行啦,别做不够人的事就行。哎,刚才说给你拿好烟、好酒,就在這包内,你的战友来了正好招待他们,过来看看。”

    老薛乐呵呵过来打开包,蹲下用手一翻惊呼道:“啊呀!都是這么的烟酒。這还不美死他们?有這么多好烟、好酒就行啦,还给他们钱干啥?”他乐得开起了玩笑,从中拿出一瓶白酒,晃了一下抬头对方明笑道:“一会儿咱们喝這瓶。咱先享受一下。”

    方明笑道:“咱喝还有,你放起来吧。一会儿就在這儿的餐厅喝,這里是厂子的特区,不然你不在班上能行,可我还在班上。”他也开了一句玩笑。

    老薛把酒已放回原处,拉上了拉锁,站起来笑道:“现在的制度真严,几个厂长都带头执行,我们這些中层也不敢越雷池一步啊!搞工厂就该這样,像过去那叫啥?厂领导在上班时间都是想干啥就干啥,连我這个视纪律如生命的特种兵,转业后的這些年也学得散漫了,现在才又开始习惯這种有纪律的工作。”

    方明呵呵笑道:“嗯,小赵他们干得不错。我是散漫惯了,纪律严地日子一天也没受过,所以到哪都要建‘特区’,不能让我的散漫影响他们,他说罢按铃叫进了小陈。

    小陈进来先向老薛礼貌地微微一笑,然后走到离方明办公桌两步远站定,双手轻轻地勾在一起搭在下腹处,优雅地笑问:“方董,啥事?”

    方明看着老薛笑道:“老薛,我這个特区刚成立了办公室,也就是集团董事长办公室,這里以后是我的大本营。小陈就是办公室副主任,暂时还没有主任,小陈先代行主任职责,我的动向她都掌握,很有权地哦!你联系不到我时就找小陈。”

    老薛朝小陈笑道:“是吗?那就恭喜你荣升。”

    小陈暗暗欣喜,客气地笑道:“谢谢薛科长,以后还请你多关照。”

    方明笑道:“小陈,一会儿你也留下吧,我今天请老薛,也同时祝贺你荣升。你去看看那两个丫头,看她们安排好饭菜没有?”

    老薛等小陈出去后,坐回原位后压低声音郑重地问方明:“方董,小陈以前的传闻你听说过吧?”等方明点头后他又说:“按说這话不该讲,可我从心里敬重方董,就给你提个醒,传闻不管真假,這种女人只能搞搞接待或秘书工作,重用得慎重啊!”

    方明直到他這是掏心窝的话,真诚地笑道:“谢谢你地提醒!我用她绝对是出于工作上的考虑,通过這段时期的观察,小陈工作能力挺强,人品也不错。就算那传闻是真的。可一个人的人品与那事无关,不一定有那事的人就人品不好。贞妇烈女的人品未必就是个个超群。所以我认为,有没有那种事,属于她个人地私生活,不能与工作联系到一块。我重用她,是看中的是她地工作能力和人品,只要人品好工作有能力,我才不管她有啥传闻。再说,她的事厂里有传闻,如果用一个没這种传闻的,就敢肯定没那事?”

    老薛呵呵笑了。说道:“我只是提一个醒,那就权当我没说。”

    明摆着老薛是不相信他的话,他嘿嘿笑道:“你是不是怀疑我和她有一腿?放心吧,我和她不是那种关系,如果有那种关系,我宁肯花钱养起她,也不会在工作上重用她。我這人用人首先是看人品。看人品从钱财上最容易看出,那种对金钱太计较,挖空心思不要脸皮想捞钱的最没人品,這种人就是有工作能力也不敢重用,重用后的害处会更大。我从来到這里以后,和小陈接触的时间最多,凭我的眼光看,目前看她的人品还算不错,但仍需要考验。這也是我不一下就给她一个正主任的原因。老薛,刚才我是真心感谢你地提醒,以后你发现她有问题就告诉我,包括其他人也是,对那些没人品的没必要讲情面,刚不能姑息养奸!”

    老薛对他不敢说肃然起敬,可也很佩服他的用人之道,听后笑道:“刚才我就是误会你了,因为你买了這厂后仍留用小陈做接待工作,人们就开始议论。说你没几天就肯定会收她做二奶的,现在人们说她已是你的二奶。所以你一说让她当办公室主任,我寻思人们说的**不离十了,這才出言提醒。没想到你真是出于工作。你的胸怀大哦,我是自愧不如!”

    方明哈哈大笑,笑罢转了一个话题说道:“我还有一件事跟你商量,你是训练有素地特种兵,现在空有一身本领用不上真是浪费。我想让你训练一批保安,从這些保安中再精选一些人训练成保镖。现在這世道很乱,我這个有钱人也该防范防范了。”這就是他的另有计较。

    老薛一听来了兴致,当了十几年特种兵,所有技能现在几乎都用不上,他自己也觉得可惜,呵呵笑道:“对啊,你這大老板身边是该有几个保镖当随从。可咱们的保安底子太差,一时半会儿训练不出来。”

    “不是让你训练咱们的保安,那些人不顶用。凤城希望学校有武术班,都是些苦孩子,我想让你去那儿挑人,男女都挑,训练他们。”

    老薛笑道:“哦,這个好,只要给我足够的时间,给你训练一支冲锋陷阵的特种兵部队都没问题。可你的保镖配备的越早越好,我听说我们有个战友办了一个保安学校,不如我打听一下,真的话先和他用几个,咱们训练出来你再挑最好地用。”

    “行啊,问问有女保镖没有?给我老婆和翁总一人派一个。”他嘿嘿笑了一声又说:“我也想要女保镖,我是女司机,再有女保镖就配套了。”

    老薛听了哈哈大笑道:“方董是喜欢用女将啊!办公室主任、司机都是女的,哦,总经理也是女的,现在配保镖也要女的,不让人怀疑你寡人有疾才怪呢。”

    方明也哈哈笑道:“我就是寡人有疾啊,女的在身边顺眼也放心,用男的还得操心他。”

    這次两人同声哈哈大笑,老薛欣赏他说话坦诚不虚伪,点头笑道:“好,我问一问,如果有就给你挑几个漂亮的。”

    方明笑道:“漂亮倒不需要,又不是让她做小蜜,长得顺眼不恶心就行。”

    两人再次大笑,方明猛地停下了笑声说:“哎?!咱不如也办个保安学校,你出任校长,然后成立一个保安公司,你是校长兼经理。现在這行挺吃香,也许是一条好的生财之道,咱们合计合计,看有没有可行性。”

    “能行吧?他们能搞咱们就能搞,可我不想当校长也不想当经理,当那玩艺太劳心。”

    這时三位美艳女士来请他们到餐厅,只好把這个话题留到餐桌上商量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四十岁撞大运相邻的书:超级手机俏媒婆金屋藏帅流氓之风云再起白手起家天骄非正常人类事务所绝世好男人泡妞专家小黑传奇龙翔都市我的明星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