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五章 兄妹相称(上集)

【书名: 四十岁撞大运 第一四五章 兄妹相称(上集) 作者:阿福

强烈推荐:超品相师我真是大明星天字号保镖都市无上仙医权力巅峰宝瞳韩娱之秘密讯息阴阳超市     各位弟兄们,阿福的新书《人不要脸则无敌》這周是冲榜的关键,肯请大家大力支持,快快收藏重重砸票啊!阿福在這里鞠躬感谢了!

    *******************************分割线*********************************

    找亚妮女士说情的人来头非常大,竟是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但亚妮女士并未对他有多少恭敬之色,只能看出他们之间很熟。

    他们是在院长办公室见的面,副市长见到亚妮女士就满面笑容迎上来,忙着握手说让她受惊啦,还把一同迎上前的城建局正副两位局长狠骂了一通,這两位更是哈巴狗似的连连赔礼道歉。

    亚妮女士从病房出来时已从叫他们出来的那人口中得知一切,等人们都坐下后,她开门见山就对城建局两位局长说:“你们既然把市长大人请来了,那就废话少说,直接说這事咋处理吧?”

    那个局长忙笑道:“被打的那个人住院费、医药费我们全包,再给他些钱作为赔偿金。我们给你准备了五万元,算是压惊费。”

    亚妮女士阴沉着脸说道:“哼!我的脸面就值五万吗?凭白无故挨顿臭骂,牛局长迟来一步连打也挨了,我何时受过這种气?区区五万亏你们说得出口!”

    那局长忙赔笑道:“一切是我们的错,你说个数,我们能满足尽量满足。”

    亚尼女士面色稍缓,说道:“先说说你们具体准备怎么赔偿那个人吧?被一伙人土匪似的围殴,赔得少了他干我也不干!”

    两位局长对视了一下,局长笑道:“只要他现在就出院,我们给他一万元。那人是這事的罪魁祸首,他又跟你毫无关系,给他一万就够对得起他啦。”

    亚妮女士一听怒气冲冲地说:“哼!你们也太没人性了!把人打的半死还说出這种话?不行!一万太少,最少也得出五万。”

    局长脸色一下变得不好看,说道:“他就点皮外伤,有一万管够意思了,這也是有你的面子。”然后他看着牛局长又说,“像這种情况,给他一万就够多了,对吧,牛局长?”

    牛海峰笑道:“這也分情况,说不上是多还是少。”

    亚妮女士口气强硬地说:“你们觉得這样能行就随你们的便吧,我也一分不要你们的,你们继续怂恿下属为非作歹吧!哼,不要以为我父亲倒台了,我就变得好欺负了!”

    副市长赶忙打圆场笑道:“亚妮,看你说的,他们這又不是对你?我做主了,你的再让他们加一万元,给你六万,那人与你非亲非故,他的事儿你就别管了,让他们协商处理吧。怎么样,我的面子你该给点吧?”

    “不行,那个人我就要管,不是他主动出头,现在躺在病床上的人是我,做人要讲良心,不讲良心的事儿我绝不会干!”说罢她还别有用意扫视了所有人。

    副市长赶忙呵呵笑道:“你们先出去一下,我跟亚妮私聊几句。”

    剩下副市长和亚妮女士,他说道:“亚妮,你的心情我理解,可我以自己人的身份劝你,你现在的处境特殊,最好是别结新怨,這事处理的越快越好,千万别搞得满城风雨,明白我的意思吧?”

    亚妮女士沉默了片刻,脸色暗淡地点点头,说道:“我也不想搞得沸沸扬扬,只是看那人太可怜,把人家打成那样,给一万太少了吧?我不管过意不去,他能多拿点赔偿我心里会好受点。”

    副市长笑道:“好吧,叫进他们我说一说,让他们再多出些,给你的六万你同意吧?”

    “行吧,再给的多我也不稀罕,不让他们出点血我咽不下這口气。要不這样,他们打人的人不是八个人吗?让他们一人出一万,這八万元我拿两万就行,剩下的给這个人,他们一人一万不算多吧?”

    市长笑道:“不多、不多,亚妮真是够宽宏大量了,那就让他们就按八万准备吧。”

    叫进了牛局长他们,城建局的局长进门就气哼哼地骂道:“那人真不是东西!给他一万五了还不干,而且竟说不要钱,说要把我们的人判刑、开除公职,他以为他是谁啊?一个臭农民还敢這么嚣张?!总共给他两万,马上让他出院,如果這还不行,先换他到普通病房,看他有多大能耐?!”

    副市长喝止道:“行啦!我和亚妮谈好了,你们马上准备八万元,分成六万一份和两万一份。”而后又对亚妮说,“那个人就由你去说吧,他一定会对你感谢不尽的。”

    方明当然不知這个过程,他先谢了亚妮女士,后问道:“那伙人他们准备咋处理?”

    亚妮女士笑道:“咱们拿到赔偿还管他咋处理?那就随便他们了。哎,还有一件事,他们有个条件,让你现在就出院。我问过医生,你的伤情吃药就行,液体输不输都行,在家养完全可以。一会儿我多给你要些贵重的药你带回去,用不了能卖就卖了,在你亲戚家养几天就拿上這六万元回家去吧。虽然挨了一顿毒打,可這六万元顶你打工挣好几年,你一个农民,估计也找不到啥好工作,攒六万也得累死累活,还得省吃俭用。”

    如果对一个平常百姓来说,她這番话说的很在理,还得对人家为他出面做主感激涕零。方明现在已把自己“贬”成平常百姓,虽不会感激涕零,可只能按平常百姓的身份答应這要求,身体无大碍他也不愿待在医院,雪耻消恨留待日后,這六万元正好作为调查那伙人恶行的经费。

    打定主意后,方明客套道:“谢谢你的好意,你真是个好心人,若没有你,我這打不白挨也得不到這么多赔偿,可我的亲戚家没多余的住处,把我送到一家宾馆住就行,养几天我就回去。”

    “宾馆?那多贵呀?你舍得吗?”

    方明知道自己失口,忙道:“说错了,是旅馆,宾馆哪是我住的?”他心思只要先找个地方安顿下,叫来小陈就一切好解决了。

    亚妮女士沉吟片刻,笑道:“宾馆太贵,没必要把钱浪费在那地方。你带這么多钱,旅馆又不太安全,看你這人像知书达理的,這样吧,我公司有客房,你可以暂时住几天。”

    人家這样说,他也不能一口回绝,婉转地说:“不啦,這都够给你添累、添麻烦,我就去旅馆吧。去后看我亲戚回来没有,他们回来就好办啦。”

    他客气推辞不去,亚妮女士站起来反而笑道:“就去我的公司,我那儿既方便又安全,你就别再客气啦,让你的亲戚去我的公司照顾你就行。我這就跟他们拿钱,拿来钱就办出院,你现在就给你亲戚打电话,我的公司是市宏达资产评估公司,在金华大厦八层,那一层都归我们,上去问值班保安就行。”

    可亚妮女士刚出去,医生和护士就进来开始拔还没输完的液体,破坏了他正准备要打得电话。亚尼女士和那个市城管局的人返进时,方明便慌称亲戚还没回家,亚妮女士让他别急,去了她的公司再说。

    他们起草好一份协议让方明签字摁手印,协议上将事情发生的经过说得很简单很含糊,说是因口角后几个人鲁莽地动手打了人,给予适当的赔偿。方明也不准备拿自己的事去找他们算账,对這些措辞也就无所谓了,可赔偿的金额跟亚妮女士说得不一致,赔偿金只是两万,方明疑惑地看着亚妮女士。

    亚妮女士笑道:“這包里是六万,你数数看。你就别管上面咋写,拿够钱就行。”

    方明看了一下小包,整整六捆百元大钞,虽不知他们是在搞啥名堂,可觉得美足女士说的对,于是就签了“袁明”二字并摁了手印。弄好這些,有医护人员给送来一大包药,城建局的那个人就开始招呼几个医护人员把他抬到急救床上,下去把他抬上救护车直奔亚妮女士的公司。

    他是进来的快出来的也快,在這番折腾中,再没见牛海峰和其他警察冒头露面,看来人家是官官相护早已达成交易,這桩案子恐怕连案底都不会留。

    住进亚妮女士公司的這间客房很高级,里外套房,等把方明安顿在里屋大床上,送的人离开后,亚妮女士对他说:“我下去吃点饭,回来带饭给你,你快打电话吧,我跟保安去说好,你亲戚来了就让他们带进来。”

    亚妮女士一出门,方明赶紧拿起床头柜上的电话拔通厂值班室,问清了小陈家的电话和手机号。先拔得是她家的电话,小陈在家,她一听方明受了伤大吃一惊。方明将想好的说辞讲给她,让她千万冷静行事。

    等小陈见到方明时已不是吃惊,而是震惊!董事长面目全非,不是说话听出是他,光看简直不敢相信是他,她带出哭腔问:“方董,到底是谁打你的,咋下手這么狠?”

    方明苦笑道:“不是让你叫大哥吗?从现在起一句不许再叫方董,事情详细经过一会儿再说,咱们再仔细商量一下,别有了破绽。”说罢让她在床边坐下。

    小陈虽搞不清方明为啥跟做贼似的,可董事长的话她不能不听。两人把所有能想到的都商量好后,小陈疑惑地问:“我知道我不该问,可还是不知您为啥要隐瞒啊?凭您的身份难道就出不了這口恶气?!”

    “还您的您的,说你!”他纠正完叹道,“虽不是啥见不得人的事,可挨打总是件丢人的事。我乍到锦口,如果這事传开,有人就会添油加醋,谣言四起,在职工中的影响会很不好,会冲了我们刚刚投产的喜气,這是其一;其二,我不想因为挨打成为报上的新闻人物,那会很烦很麻烦的;其三,是不想让我家人知道后为我担心。不就挨了一次打吗?忍一忍就过去了,有人为了六万块想挨打还挨不上呢。”

    人为了某种借口总能找出许多理由,他竟找出三条理由,最后开玩笑还开出了一条。小陈听了,再看他说话的样子很可怜,除笑不出来反而又流出更多地眼泪,说:“难怪您……,哦,有外人我会改口的。难怪您能当董事长,這样的屈辱也能忍受,這会儿还能开出玩笑,堪比大将韩信,真令人敬佩。”

    方明没想到自己不得已而为之的事,竟让小陈比作曾胯下受辱后成为千古名将的韩信,他苦笑道:“敬佩谈不上,到了我這种地位,考虑事不得不复杂啊!就等于让恶狗咬一口,没必要跟狗去生气计较,這件事就咱俩知道,在這里只有你让我最信任。”

    方明這样信任她,小陈听后兴奋地说:“放心吧,這事已经烂在我的肚里啦。今天太迟了,明天还是到我家去吧,反正我家就我一人住,照料起来方便。”

    “你的情况特殊,我去住会对你的影响不好,這里是单位,还是這儿比较方便。”

    小陈看着他鼻子轻轻一哼,说道:“有啥影响好不好的,谁愿说啥就让他们说去吧,为了方董我还怕啥?這伤得养十来八天,待這么久能行吗?跟人家又没半点关系,时长不太好吧?”

    方明犹豫了片刻,笑道:“呵呵,时间长不就是有了关系?就在這儿吧,不去你家。”

    他刚才的犹豫让小陈有了希望,又说:“还是去我家吧,要不等您稍好一点,到了晚上悄悄地去,這样行吧?”

    這时外边门响,是亚妮女士给他带回了饭。

    ***********************

    各位弟兄们,新书处男大战熟女已隆重开场,点下边链接就能观看,记住收藏和推荐哦!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四十岁撞大运相邻的书:超级手机俏媒婆金屋藏帅流氓之风云再起白手起家天骄非正常人类事务所绝世好男人泡妞专家小黑传奇龙翔都市我的明星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