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四章 隐瞒身份(下集)

【书名: 四十岁撞大运 第一四四章 隐瞒身份(下集) 作者:阿福

强烈推荐:都市无上仙医天字号保镖权力巅峰我真是大明星宝瞳超品相师韩娱之秘密讯息阴阳超市     万分紧急呼吁:新书上传好几天了,收藏人数还不及《四十》的百分之一,请大家快快收藏,将票投到新书《人不要脸则无敌》上,新书冲榜需要大量票票和收藏,阿福在這里鞠躬感谢了!

    *******************************分割线*********************************

    虽然方明是一头雾水,可也看出這女士的身份和背景非同一般,這伙恶人暂时幸免于他這个“爷爷”,却遇到了同样厉害的“奶奶”,他雪耻的希望暂先寄托到了美足女士的身上,也不知她要如何讨还公道?

    进来两个警察,他们要询问方明一些情况,一个问的一个记的。方明报的身份是农民,家住凤城,因为凤城人在锦口的亲戚多,半真半假好圆慌,村子报得是他们一个邻村,家庭情况仍是有妻子和一儿一女。牛海峰也在一旁听他的答话,果真没有一点怀疑,方明谢天谢地,让他若认出来,身份马上被戳穿,再难隐瞒。

    正问事发经过时,有人来叫亚妮女士和牛海峰出去一下,她临走前对方明说:“袁明,问完话你就安心休息吧。哦,桌上有电话通本市外线,一会儿给你亲戚打个电话,让他们派个人来照顾你。其他的你啥心也别操,一切有我给你做主!你就等着拿赔偿看他们是啥下场就行啦!”

    警察做完笔录走后,医生和护士也出去了,房里只剩方明,机会难得,他赶忙忍痛欠身拿起床头桌上的电话,按了美容厅的号码。

    灵儿接的电话,她惊喜地问道:“大哥!你在哪儿呢?急死我们了,丹儿和梅梅又出去找你了,前两趟把附近转遍了也没找到。”

    他尽量让语气平缓,笑道:“我起来出去转了转,正巧碰到了牛局长,现在正跟牛局长在一块儿,也许今晚不回去了,你赶紧叫回她们。”连她们也要瞒过,不然她们一来,牛海峰认识丹儿和梅梅,一下就露馅了,他顺便把牛海峰当作现成的挡箭牌。

    灵儿笑道:“哦,知道大哥在哪儿就行,我這就打她俩的手机。大哥,你啥都没带出去這么长时间,真替你担心,听说那会儿下边有打架的,我们就更担心。”

    方明赶忙补充道:“是啊,我还看了,牛局长就是来处理那事的。行啦,挂电话啦。”

    他庆幸拿牛海峰做挡箭牌做对了,這样对灵儿她们撒得谎就圆了。他又按计划准备给小陈打个电话,让她扮成他的亲戚来照顾他,不然這个大慌撒不圆。可他正拔自己的办公室电话时,有人进来了,他赶忙放下电话。

    进来是一个三十多岁不认识的男人,手里提着大水果蓝和一大袋子的营养品,這人笑嘻嘻先问好,把手中的东西放到桌子上,在病床边的椅子坐下来对方明笑道:“我是市城建局的,我们局领导派我来,一是代表局领导来看望你,二是替他们向你道歉。”

    方明也没给他笑脸,等他说完连眼也闭上了。

    那人毫不介意,又呵呵笑道:“一切都是他们的错,啥事没弄清就不分青红皂白地打人,实在是太不应该,现在他们都被拘留了,活该他们!医生说你没伤到要害,真是不幸中的万幸,我除了来道歉,还想跟你协商解决這事。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你也看开些想开点,人嘛,啥事都会遇到,没打坏身体就不算一桩大事,挨了打得点补偿也就算啦。因为是我们的人做错了,医药费住院费我们全包,另外再给你一万元,作为误工和精神补偿,可以了吧?”

    他们這是把方明当作了一个外地农村人,他听后气得睁开眼嚷道:“滚!你少跟我谈這些,拿几个臭钱就想了事?我不和你谈,也没精神跟你谈,你快滚出去!”

    這人见方明连脸都扭到一边,讪讪地笑道:“我们也理解你的心情,可事情总得解决,一万嫌少你可以提个数,我跟领导去说。”

    方明扭过脸怒道:“回去跟你们领导说,钱我宁可一分不要,只要判他们几年,再开除他们的公职就行!”

    這人听了一楞,哈哈笑道:“你這人真有意思,一看就是个法盲。判刑和开除公职都要依据法律和纪律,也不是哪个领导随便说得算,你以为就這事能判刑?能开除公职?就算是判了他们的刑,开除了他们的公职,你心里就舒服了?身上就不疼了?老兄,你听兄弟的吧,反正打是挨了,得饶人处且饶人,到了這地步,我们认了错道了歉,你能拿一笔赔偿该知足啦。我看老兄挺可怜,我做主再给你加五千,多了你也别想,這么一桩事一万五就够多了。”

    方明更加恼怒,高声斥道:“公职人员在街上无故围殴老百姓,最低的处分该是开除公职,打成我轻伤就够得上判刑,你别拿我当法盲!我倒要看看你们咋处理?此处不讲理自有讲理处,你们也别把我当成无依无靠的人好欺负,到时让你们后悔也来不及!”

    這人脸上也变了色,以为方明是在唬诈他,口气硬棒棒地说:“你也不要说大话,就算你懂,可为這点事能判刑、开除人?简直是笑话!你這人咋這么不开窍?如果真正公事公办,大不了行政拘留几天,你能得到一万五的赔偿?你如果這么不识抬举,那就等公安局给你解决吧!看你能得到啥?”

    “滚!你给我滚出去!”方明气得大吼。

    “好!听不进就算啦,你自己好好想清楚!”這人很生气,撂下這话就甩门出去了。

    方明憋了一肚子火一肚子气,心中哀叹:在锦口老百姓就這样,欺负你也是白欺负,這若不是有這个美足女士,不然现在即使不被打死,也是被丢在大街上没人管你。现在能住這高级病房了,还来人提着慰问品看你,凭的也是這个叫亚妮的女士。刚才這家伙多嚣张,不就是把自己看成了普通老百姓?老百姓就是老败兴,打了你活该,编个是你违反了市貌市容的理由就行啦,你若不服气,那就三年五年地告状去吧,告也多数是白告,這例子现在是太多了。

    方明越想越感到此刻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太窝囊了!难道就這样任他们欺负?真想立马把牛海峰叫进来,让他们瞧瞧马王爷长了几只眼?但他不能不冷静,如果表明身份大闹一场,肯定会把晓敏招惹来,晓敏来后稍问一问事情的起因,他就没办法解释。因为這事是在美容厅旁边吃兔头引起的,而且晓敏知道美容厅是灵儿姐妹开的,只要晓敏生出怀疑,就解释不清他为什么要到美容厅那里吃兔头,最后肯定会怀疑他与灵儿姐妹不清不白。一旦让晓敏窥破他与灵儿姐妹的事,最后就算是和他大闹一场后原谅了他,可为了私会情妇被人毒打,這种丢人现眼的事,会让他一辈子在晓敏面前抬不起头来,咋说都不能让晓敏知道。

    他心里又盘算,若叫进牛海峰悄悄告诉他,既让他保守秘密,还让他为自己出了這口恶气,可该咋跟他解释這丢人现眼之事?何况不对外表露身份,就锦口现在的官场作风,牛海峰想为他做主也做得名不正言不顺,這不是给人家出了一个大大的难题吗?這办法也不好使。

    想了一气觉得靠美足女士估计也是难靠,刚才有人叫走牛海峰和美足女士,肯定是来人说情了,人家没挨打,气不太大,很容易就会被说妥,想指望美足女士绝对是瞎指望,這仇這恨看来只有等伤好后自己想办法去报。他便开始想着如何报仇雪耻,首先要打听清楚胖女人是啥身份,跟城管人员是啥关系?通过他们今天的野蛮行径看,這些人肯定是劣迹斑斑,凭自己现在的实力,到时暗中花钱请人调查他们的劣迹,再请几个高层人物暗中帮忙,不愁不把他们一个个地打翻在地,绝不能让他们以后的日子好过!這口恶气一定要出!

    這样想着他的气稍稍消了一些,决定仍按原计划将身份隐瞒到底,這也让他突然想到顾胡思乱想,竟忘了给小陈打电话,现在她肯定下班回家了,又不知她家的电话号和手机号,只能问办公室的值班人员了。

    可未等方明问时,亚妮女士就进来了,坐到床边问他:“给你的亲戚打了电话吗?他们什么时候能来?”

    “打了两次没人接,可能有事没回来呢,他们还不知道我已来了锦口。”

    “哦,那我跟你说一说情况。”她轻咳一声继续说,“那个女人的男人是市城建局副局长,分管城管队的,所以她才那么嚣张,那伙家伙们才那么听她的话,为她卖命。咱们去医院时她的男人已知道情况,刚才是和城建局的局长一块来赔罪啦。他们承认了错误,说愿意多出赔偿金把這事了了,我也觉得事情快点解决挺好,就问他们愿出多少。他们说除了住院费、医药费再出两万,可我不和他们干,哪有這么便宜的事?我张口要了八万,加那个女人不是八个人吗?每个人让他出一万。”

    她说到這里笑了,又说:“我這是狮子大张口,你都是皮外伤,按说是万幸,可伤不重咋能让人家出八万?最后讨价还价他们答应给六万。你该明白,他们這是看我的面子,不然二万也不给你,他们量定你一个外地人在這儿没权没势的,也怎样不了他们。我跟你非亲非故,這件事又是因你引起的,我就不好再硬出头,我想给六万也还可以,就替你做主同意啦。”

    方明听到她说的最后一段话觉得耳熟,回想了一下,记起他曾和丹儿说过类似的话,也难怪丹儿一直忿忿不平,普通老百姓受了欺负真是无助又无奈,他這下“重归”成老百姓体会更深。是呀,人家美足女士与他非亲非故,能做到這步就是仁至义尽了,还再能要求人家咋做?

    实际上事情远比亚妮女士对方明说的复杂,他不在当场,自然不清楚刚才亚妮女士是如何达成妥协的,如何给他争取到這六万的。

    ***********************分割线***********************

    各位弟兄们,新书处男大战熟女的肉戏已开场,点下边链接观看,记住收藏和推荐哦!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四十岁撞大运相邻的书:超级手机俏媒婆金屋藏帅流氓之风云再起白手起家天骄非正常人类事务所绝世好男人泡妞专家小黑传奇龙翔都市我的明星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