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一章 把酒谈心(上集)

【书名: 四十岁撞大运 第一四一章 把酒谈心(上集) 作者:阿福

强烈推荐:宝瞳权力巅峰韩娱之秘密讯息都市无上仙医天字号保镖我真是大明星超品相师阴阳超市     方明醒来,听到外屋有女人们叽叽嘎嘎的嘻笑声,他先到浴室洗了皱巴巴的脸,清清爽爽出来穿好体裇衫和长裤。

    推开屋门,外屋宽大的沙发上不只有晓敏和雅静,还多了谢莹,三人都看他,他笑着问候谢莹:“莹莹来了?”

    谢莹点头笑道:“嗯,都来了一会儿。二哥,你怎么睡到现在?”人真是奇怪的生灵,两人私下里亲热的无所不做,這会儿却看不到一丝异样,都是很正常的一种问候。

    晓敏咯咯笑道:“你二哥他呀,睡着就跟猪一样吧?咱们声音這么大也没吵醒他。”

    雅静跟谢莹咯咯笑了,谢莹还笑道:“那是二哥今天高兴,多喝了酒吧?”

    方明嘿嘿笑着坐下,问谢莹:“莹莹,晚上在這儿吃罢饭再走吧?”

    晓敏嗔他:“這还用你问?莹莹是我专门打电话请来的,能让莹莹白送礼?再说莹莹功劳多大啊?帮咱们布置海滨的家,现在又帮着弄這家,中午乱哄哄的不来算啦,晚上当然要请了!哎,他们那帮人一会儿打电话叫你去,你也别过去了,留下陪莹莹吧。”

    谢莹急忙抢先笑道:“二嫂跟我這么客气干吗?我帮那点忙算啥,二哥、二嫂对我多好呀?二哥从香港回来送我法国香水,二哥、二嫂去欧洲还给我买那么贵的礼物,我做的那点太不够了。”她不想让方明留下,等到晓敏高兴地咯咯笑罢,便对方明说,“二哥,你去陪你们的朋友吧,我是自家人,不用你……”

    方明的手机铃声打断了谢莹的话,他接起是齐宇的电话,齐宇先是问他在哪?然后说和丹俐马上就上去。

    他合回手机笑道:“這下想陪他们也陪不成了,再说他们也不用陪,又不是远来的客人,让他们自己玩吧。”

    齐宇和丹俐上来后,丹俐喊人们从车后厢小心翼翼地抬一下一对大瓷瓶,大瓷瓶有一米多高,描金绘彩非常漂亮,晓敏看着高兴地开玩笑:“说好不请你们,你们上来干啥?”

    丹俐咯咯笑道:“我们是给方大主席送礼来啦,這不正是巴结领导的好机会?”

    人们都哈哈笑了,晓敏笑道:“那就欢迎啊!希望以后继续巴结我们方大主席,多送几次,多多益善!”

    丹俐笑盈盈地看着晓敏,戏谑道:“行啊!那你们以后天天搬新家,我们天天来送礼。”

    “唉呀!那你们送得起礼我们还搬不起家呢。”

    晓敏说完他们又是大乐,人们把他们两口子和花瓶一块请到屋里,丹俐说:“正想着买啥好,昨天上街转正好碰到南方人来這儿卖瓷器,觉得這对大花瓶挺好,放在這新房挺般配。”

    是挺般配,這对大花瓶摆到一楼大客厅楼梯口两侧,瓶上鲜花绚烂地绽放,给客厅增添不少富贵之色。

    等齐宇和丹俐进去向二老问候并道贺乔迁之喜出来后,方明招呼大家进餐厅,叫春妮、梅梅她们赶紧摆菜上来。

    餐厅从楼梯东侧的两扇推拉门进去,因为客厅只占了房间入深的一半,里面剩下一半又间隔成厨房、餐厅,在厨房和餐厅两边还各有一间储物间,储物间里还有地下储藏室。从餐厅穿过楼梯底下与厨房相通,梅梅和晓敏的司机将一盘盘美味佳肴端进来,倩倩还跟在她们屁股后瞎起哄。

    中午把大厨们累坏了,忙完就让他们休息去了,晚宴由方明的外甥和外甥媳妇小玉掌厨,虽然就他们這些自家人,可比中午搞得丰盛了好多。

    三间房宽的餐厅摆了一张长长的大餐桌,人们先把方明的父母让到首位,再把齐宇和丹俐让着分靠二老坐在两边,等菜齐人齐后也坐了大半桌。靠齐宇身旁坐着的方明见桌上没白酒,指了一下旁边的储物间向对面的晓敏笑道:“拿一瓶茅台吧,齐宇爱喝白酒。”

    丹俐立即阻止道:“快别拿了,让他喝红酒吧,不然你俩喝起来最少也得一瓶,白酒再好喝多了伤身。”

    晓敏咯咯笑道:“就你懂得疼老公啊?你這样说我更得取,今天日子特殊,喝多了就住下,咱们也能多聊一会儿。”丹俐只好同意,春妮便进去取酒了。

    丹俐对方明笑道:“方哥,你在這儿开饭店、开宾馆能赚到钱吗?”

    旁边方明妈接过话:“赚啥?村里哪有人来吃呀住呀,弄得那么好人们想住也住不起,我看他会亏本的。”

    丹俐握住老人的手笑道:“伯母,赚不到您也别愁,方哥在别处挣的零头都够填這儿的亏损。”

    丹俐這边的谢莹笑道:“当时挣不了也亏不了,我们已安排好一部车,每天送一批人过来参观风力发电机,中午就让他们在這儿吃。有图便宜的可以介绍他们住這儿,有车接送到那边游玩也很方便。”

    丹俐听了笑道:“哦,方哥原来是搭配销售啊!”

    还是谢莹回答:“也不算搭配,游览项目多了对旅游区也有好处,旧城改造完我们就多开通几趟到城里的游览车,前几天刚和县里协商好在南山搞个黄土高原风情旅游点。”听她说完齐宇便问起进展情况,他关心這个。

    春妮拿来酒,大家愉快地吃起来喝起来,也不误谈笑。

    方明父母吃不多也和他们谈不到一块,早早吃完就回自己的屋看电视去了。老人离去不久,春妮、梅梅、小玉她们這些小辈们也吃好离去了,又过了一阵儿,方明的外甥和外甥女婿与他们谈笑不到一块也告退离席,剩下他们笑语更多。

    方明在跟对面四个女人说笑时,还端详比较着她们,四人各有风姿,一个赛一个美艳,他暗乐其中三个是他的,齐宇才占了一个。谈笑中,他蓦然想到一件奇怪的事问齐宇:“哎!我现在常看咱县的电视台,那天看凤城新闻时发现一件怪事,好像是县政府在开个啥大会,可主席台上你和李书记都不在,在镜头扫到台下时却见你俩都在,這是咋回事,为啥你们不在台上?”

    齐宇笑道:“哦,县委出了新规定,以后人大、政府、政协他们召开工作会议,需要县委這边参加的,没有特别理由县委领导就不上主席台,就和一般干部一起在台下听。既使是党政联席会,县常委也不都上主席台,涉及到谁的工作谁上去。反而我们县委开会时,常邀请人大、政府、政协相关负责同志到台上,有时还邀请群众代表上主席台,当然這是需要群众派代表列席会时才這样。”

    方明听了觉得他们越弄越玄,摇头说道:“越来越搞不懂你们,這不是自贬身份吗?我听你讲过权威问题,知道党不应该树权威,可也不能太掉价了吧?现在怎么还是党领导一切吧?”

    齐宇喝了一口酒,夹菜咽下微微笑道:“這不是掉价,更不是自贬身份。李书记讲话這叫甘居人后,我们提倡除了在工作上、在危难中要挺身而出带头在前,在荣誉和待遇等方面要甘居人后,這才该是我们的本质吧?”

    方明还是摇头说:“不一样,会议是种严肃庄重的场合,既然是执政党,你连主席台都上不去,能表明是执政党?”

    “谁说我们上不去?不管是人大、政府还是政协,领导们多数都是**员,他们在台上呀?只不过是县委领导不在台上了,人家他们份内工作需要开的会,为啥非得要县委领导上去指手画脚一番?即便不指手画脚,坐在上面干陪着到底能起啥作用?要起啥作用?”

    见方明在沉思着,他进一步讲:“很长时间以来,受各种因素影响,我们党在很多方面是面目全非,丢掉了党的本色,我们這样做,就是要还我们党的本来面目!我们党是什么?是群众组织,没执政时是,执了政仍然是!人民群众中存在各种阶层,其中最大的两个阶层就是工人和农民,我们党成立伊始就旗帜鲜明地称为工人阶级的政党,而农民兄弟则是工人阶级的天然盟友,工人和农民加在一起就可称为最广大的人民群众,**就是這些最广大群众的党,就是由這些群众中选出的优秀分子组成的,是這些群众根本利益的代表。因此,执政后只要还承认代表這些群众的根本利益,那她仍然是群众性的组织,不承认为群众性的组织就是忘本!那我们這些县委的书记和常委们呢?我们只不过是县里党组织的负责人,我们的身份和本质还应该是群众,我们坐在台下听会有啥自贬身份和掉价的?从群众中来回群众中去不是很正常吗?”

    讲到這里他又激动了,喝了一口酒连菜也没吃接着又讲:“**执政后,最初确实需要党组织代替政府行为,因为那时政府还不健全。可如今政府机构已很健全,但我们已经习惯了事必恭亲,更习惯于高高在上,不管什么会议,县委都要派领导参加,高高地坐在主席台上讲讲话,不然就显不出這个会议的重要性。党的领导干部都奔波于各种会议,像這哪有时间和精力治党?除此之外更是严重地是脱离了群众,已不是群众的贴心人和领头人,变成了趾高气扬的官老爷。你别小看我们這种改变,现在群众更加觉得县委领导们平易近人,大大拉近了与群众的关系。”

    方明這才觉得齐宇讲得确实有道理,过去觉得党的领导不管啥会坐到主席台是理所当然,听了這番道理随即感到不是這么一回事了,尤其联想到搞文艺演出时,凭啥领导们要坐在最好的位置上?尤其那桩震惊中外的大火案中,竟然是“领导先走”,這些官老爷置众多学生的生死于不顾逃离火场,更是令人切齿!可他知道齐宇一讲到這些时话异常地多,便想转移一个话题,他笑呵呵地问:“我现在算不算群众了?”

    齐宇笑道:“从最广的范围还算,但不是工农群众,也不算类似于工农的社会底层群众,比如城市无业居民,个体工商户之类的,你该算……”

    丹俐突然插话道:“你该算土豪劣绅!你看你這楼盖的,比过去的地主老财都阔气,应该再打土豪分了你!”

    她说完随着他们一起咯咯开怀大笑,可方明笑时脑中突然蹦出了一个念头,问道:“丹俐说的以后会不会还有啊?说不定哪天真会发生,会不会呢?”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四十岁撞大运相邻的书:超级手机俏媒婆金屋藏帅流氓之风云再起白手起家天骄非正常人类事务所绝世好男人泡妞专家小黑传奇龙翔都市我的明星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