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九章 得偿所愿(下集)

【书名: 四十岁撞大运 第一三九章 得偿所愿(下集) 作者:阿福

强烈推荐:都市无上仙医权力巅峰天字号保镖宝瞳我真是大明星韩娱之秘密讯息超品相师阴阳超市     梅梅急忙问:“叔叔没吃晚饭吗?”

    方明笑道:“中午烤羊肉没少吃,睡醒不觉得饿就没吃,這趟山上的饿了。”

    谢莹拉住他的手臂说:“那快下去吧。”

    三人向山下走去,方明看着又交叉抱住双膀的谢莹说:“想匀你一件衣服都没有,要不把背心脱给你?”

    谢莹心中一暖,冲他温柔地笑道:“哪能行?你脱了也冷呀?走快点,走快点就不冷了。”

    他们加快了步伐,下山也比上山省劲,很快就回到旅游点。

    梅梅一进包内就问:“叔叔,您想吃啥?我开车回去给您弄。”

    方明站住回答:“别!就在這儿看有啥随便弄点,再买一瓶红酒,为夜游宝山胜利归来庆祝一下!”

    梅梅“哦”了一声转身开门出去了,他身旁的谢莹笑盈盈问他:“咋叫成宝山了?”

    方明将手臂搭到她的膀子上摸着滑嫩的柔肩,随她向里走着呵呵笑道:“宝葫芦嘛!宝葫芦不是神仙装宝用的?葫芦湖上的山不叫宝山?”

    谢莹拿开肩上的大手,咯咯笑道:“你真能瞎掰,不和你掰了,我去泡个热水澡,你等着喝酒庆你夜游宝山空手而归吧!”

    他哈哈笑道:“谁说空手而归,不是虏回两个大美女?”接着觍着脸笑眯眯地看着在床边准备脱衣的谢莹又说,“我跟你进去泡!”

    她双眼娇媚一瞪,嗔道:“少讨厌!别让人家在梅梅面前太难堪,你老实待着等吃饭吧!”

    方明嘿嘿笑着坐到床边看她快速脱衣,谢莹不以为意两下脱光,笑嘻嘻命令他:“把你的体裇递给我!”

    “等让梅梅拿回去洗吧。”

    “美的你!谁给你洗啊?人家是准备出来时穿。”她咯咯笑着伸手接过体裇,又拿起粉丝底裤娇媚地对他说:“警告你哦,不许跟进来!”

    “放心吧,不跟你进去!”看着谢莹回眸冲他甜甜一笑进了浴室,方明美滋滋地站起向电视机走去。打开电视拿了摇控器返回坐到沙发上,边换台心里还边想着稍后一龙二凤的美景。

    “叔叔,這儿的东西也挺全,您快趁热吃吧。”梅梅右手提着食盒,左手提着塑料袋笑嘻嘻回来了,将食盒和袋子放到方明脚旁,过去要把沙发旁的小茶几搬到他的面前。

    “是吧?草原风味的菜很多,烤羊肉、手把羊肉只是比较有代表。”

    他低头弯腰打开食盒盖,圆食盒外表也漆成蒙古风格的图案,里面分两层,第一层中间是一个小圆盒,五个环状小食盒拼成圆环状围在外边,他和梅梅一一取出放到茶几上。取下這层屉架,下面是一小碗热气腾腾的米饭。

    梅梅拿出米饭递给他,蹲在地上又从袋中取出一瓶红酒,还有一个玻璃杯和一副卫生筷包,放到几上对他笑道:“您拿水杯喝吧,高脚酒杯不好拿我就没拿。”

    “行,能喝就行。”他打开了所有盒盖,接过梅梅从包中拆出的筷子,闻着诱人的香味叹道:“啊,好香!一个人吃挺丰盛嘛。”

    梅梅拨下已启开的瓶塞倒了半杯红酒,看他急着往嘴里塞菜,嘻嘻笑道:“叔叔饿的厉害,看您急的,慢点嘛!”

    他嘴里含菜嘟囔:“嗯,没吃晚饭还上了一趟山,饿坏了。你莹姨在洗澡,你看她用搓背不?”

    “哦,那您慢慢吃罢。”梅梅笑嘻嘻进浴室去了。

    一阵风卷残云,方明肚中的饥意已消,开始慢慢品着美酒看着电视,偶尔吃口佳肴或竖起耳朵听她俩在嘻笑甚?心中畅快好不惬意,两蒙女的奇特之处已在脑中变淡,如何与莹莹、梅梅欢乐成了他此时主要考虑的。

    谢莹身着方明的体裇如同穿了短睡衣从浴室出来,两条美腿活色生香朝他移来。她双手向后拢着长发,目光瞟向几上食盒,琼鼻微微抽吸一下笑道:“好香,闻着我也有点饿了。”说罢未等他相让,便不客气地从他手中接过筷子向食盒夹去。

    方明闻着她浴后的清香笑道:“上了一趟山,又泡了澡,最容易饿了。”

    她抿嘴嚼着麻辣鲜香的孜然羊肉点头笑笑,手又伸向酒杯。看她穿了体裇别具风韵,方明小腿贴住她柔绵的小腿,手放到她光滑白嫩的腿面抚摸着,笑道:“我也爱吃,一吃就想到了羊肉串,這种新疆风味的菜也很适合這里。梅梅呢?在洗澡?”

    她咽进口中的酒,笑道:“我刚给她搓完背,她冲冲就出来。有人给搓背真舒服,梅梅搓的又非常捧,现在感觉真舒坦。”

    “一会儿让梅梅给你按摩按摩更舒坦,你工作量大,应该常做按摩,既舒服又美容美肤。”

    谢莹口里有菜,咽进去后才笑道:“是啊,我也想啊!可现在哪有条件和功夫做?”

    “我看旅游区内该设美容按摩室,也跟向红姐联合,规模可以小点,多少也是一个增加收入的项目,也方便和吸引了顾客。”

    “好啊,是该搞的时候了,這阵子真的忙昏头了,都把這事忘了。”

    梅梅出来时仍穿那件吊带背心,只是吊带边没了乳罩带,下面只穿了白色印花纯绵小内裤。听到他们的谈话,笑嘻嘻插言:“搞了以后也把全身香草油按摩那种也加上,她们说,做了那种身上除了清爽还特别芳香,那么贵到美容厅做的还很多,莹姨到时多做做那种吧。”

    “是吗?我也看电视中介绍过,让你一说现在就想做了。”

    方明笑道:“现在先让梅梅给你做普通的吧。”

    谢莹又喝下一口酒,笑道:“好嘞!那就有劳梅梅了。”

    梅梅嘻嘻笑道:“啥劳不劳的?别嫌我给莹姨按的不好就行。”

    “不嫌!白给按还敢嫌?”谢莹说罢咯咯笑了,又举起杯喝了挺大一口说:“二哥,你继续吃喝吧。梅梅,来吧。”

    看着她们上了床,方明哪还有心再吃喝?也忙着大喝一口酒跟了过去,谢莹趴在床上歪头瞪着他娇嗔:“你过来干啥?不吃了?不吃就去洗澡,洗完澡到那小屋去,我们這间也好关门。”

    方明听罢笑着答应一声急奔浴室,匆匆地冲洗,心里乐滋滋地想:莹莹此刻已像中午栏里那只绵羊,只有挨宰的份,别看她现在装得凶,一会儿就变成他的美味大餐。

    看他赤条条地迈上床,谢莹忙地嚷道:“去去去!真的不要你,你别痴心妄想!”

    方明嘿嘿笑道:“我是帮梅梅给你按摩的,梅梅一个人忙不过来。”

    “去去!少讨厌!还不知你是啥目的?你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真的是好心!你不是喜欢我给你揉脚?”方明已坐到她脚下,捉住了她的一只白嫩玉足揉起来。

    谢莹用另一只脚蹬他,又嗔道:“去!少来!谁稀罕你揉?”她怱然咯咯笑了一声,叫道:“唉哟!好痒,说过了几次不让你先揉脚心,你就是记不住。”這前后矛盾的话让方明和梅梅听了相视偷偷一笑。

    他避开了脚心揉着,嘿嘿笑道:“下次就记住了。”

    谢莹回头娇媚地瞪着他说:“下次记不住看我咋收拾你?!你揉完就走啊?”

    “哦!這可是卖力活,你以为我会给你揉一夜?”

    “呸!少贫!学梅梅用心地揉。”

    他当然会用心,不仅用心地给她揉脚,还用心地揉腿,最后更“用心”地到体裇下揉起一对圆润的美臀来。

    “二哥!你好讨厌呀!到哪揉呢?”

    “你问梅梅,全身按摩揉這不?”

    “讨厌!人家那是女按摩师,你揉跟人家揉能一样?”

    “为啥不一样?我比她们更有权揉吧?”

    “坏蛋!不和你说了,反正一会儿不要你!”

    方明嘿嘿笑着说行,知道她這是护着最后一点羞意在嘴上逞强,她说啥先答应着,反正手已伸上去,揉那摸那是他的权利了。按摩背部的梅梅常常和方明偷笑,笑意中有赞他做得好的味道。

    “梅梅,该给你莹姨按摩前面了吧?”

    “嗯,莹姨,翻过来吧。”

    谢莹翻过身娇媚地狠瞪方明一眼,可也没反对他把自己的一条腿抱到怀里,然后闭眼享受梅梅给按摩额头,心思却随着方明的手游动。他愈来愈得寸进尺,开始仅是一条腿,脚丫被他捉住抬起了腿,他从脚到大腿来回搓揉,這搓揉倒不如说是抚摸,她感到很舒服,也就容忍了他不时地伸到体裇中的不良行为。

    另一条腿也让他抚摸了遍,最后两条腿都被放到他伸直的腿上,同时被他双手上下搓摸。他越来越不老实,不但双手老要往上抚摸,身子也老往前挪,已挪到她的大腿下,那双坏手只逗留在大腿以上。谢莹伸手拽压着体裇边,阻止他更加不良的行为。

    她开始真的没想会在梅梅面前和他這样,只考虑有两间房,她和梅梅各一间,他想在那在那,能护住羞就行,可一步步不觉得就到了现在這状况了。她闭眼感受着這一切,旁边有个人为啥会有说不清的强烈刺激和兴奋呢?他的步步进逼为啥竟想阻拦可却更多的是期盼?已這样了,她再出声呵止有啥用?徒给梅梅增一个笑话。

    谢莹终于忍不住了,刚才一双手只是在体裇下乱动,谁料他猛地揪下她的内裤,她一急双脚乱蹬嚷出来:“坏蛋!你要干啥?”

    可乱蹬的结果方便也加快了方明脱的进度,他把手中不到一握的丝质品扔到一边嘿嘿笑道:“给你按摩啊!你问梅梅,那种香草油按摩用不用脱光?你不是想做吗?”

    谢莹下身大敞不敢乱蹬了,拽住体裇瞪眼骂他:“坏蛋!咋你這样啊?梅梅,你帮我赶走他,我一下不想再看他了。”

    梅梅嘻嘻笑道:“我不敢,我怕叔叔一会儿打我屁股,叔叔一恼就那样打我,打得我屁股很疼啊!”

    梅梅说话时方明已扳住大腿把谢莹拉贴到身上,俩人下身与下身已挨在一块,谢莹再拽压体裇边没有半点意义,梅梅不帮忙反而像是为虎作伥,气得谢莹没辙,捂住双眼嚷道:“气死人家了,不管啦!就当没看见!”

    方明得意地哈哈大笑,因为這句话让他想到了中午刘承祖讲的旧风俗,没想到晚上莹莹就上演了這一出,他太感到好笑也太兴奋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四十岁撞大运相邻的书:超级手机俏媒婆金屋藏帅流氓之风云再起白手起家天骄非正常人类事务所绝世好男人泡妞专家小黑传奇龙翔都市我的明星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