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八章 蒙包作乐(下集)

【书名: 四十岁撞大运 第一三八章 蒙包作乐(下集) 作者:阿福

强烈推荐:宝瞳权力巅峰都市无上仙医天字号保镖韩娱之秘密讯息我真是大明星超品相师阴阳超市     這大汉真是游刃有余,杀羊的功夫还不误和两个女郎用蒙语交谈。等血放尽后,另一个大汉点好火也过来跳进去,端起血盆返过来,目光灼灼盯着两蒙女也热情地用蒙语交谈,短发蒙女还主动帮忙接过血盆放到栅栏外,這汉子返身回去和那个大汉合剥羊皮。

    方明蓦地想到风流女孩说羊的眼睛,杀羊时他的视角看不到羊眼,這会儿观察其它羊,只只的眼神中果然露出惊恐状,当着牠们的面同伴被残杀,其心情肯定比兔死狐悲更凄楚,狐悲那是因为狐狸失去美食后的虚假心情,而绵羊则是牠们将会面临与同伴同样的遭遇,岂能不惊恐?但惊恐又有何用,牠们的命运早已注定,這便是四条腿与两条腿的区别,牠们从出生之时起注定要被两条腿的人宰杀食用,没有其它途径可选。而两条腿的人类上天就眷顾太甚,像他近四十岁时,居然大难不死反发横财,造化弄人啊!所以俗话说,两条腿的料不到,四条腿的料到底。

    “好!太漂亮了!”

    柳胖子盯着二人剥羊赞叹他们的手艺,他见杀羊的大汉掏出小刀,在仰面放倒的羊身上,从颈到肚轻轻一划,皮毛翻开露出白脂。接下来,两个大汉一人揪住半张羊皮,刀在皮与脂之间飞快划动,不一会一具白条羊除了头蹄就与羊皮分离。他们将白条羊就在羊皮上破肚,掏出内赃扔到羊皮上,而后一人提着羊,一人提着卷有内脏的羊皮跨出栅栏。這过程前后仅几分钟,宰杀的真是干净利落漂亮。

    他们四人跟到烤架前,见两大汉将羊叉绑在铁棍上放到烤架上转动起来,架下燃旺的火苗“呼、呼”扑到羊身上,烧燎羊脂和血水滴到火上发出“滋滋”的响声。火烤日晒两个大汉一会就汗流浃背,方明他们也感觉非常地热,再也坚持不到看着這白白的肥羊烤得焦黄,闻着香喷喷让人垂涎欲滴的时候了。

    他们进包时,门厅口已多了一个服务员,两个服务员笑盈盈地打开门请他们进去,她们仍候在原地随时听他们招唤。厅中央的圆桌上已摆好了餐具和几个凉盘,还有蘸食羊肉的调料盘,还放了五瓶上好白酒和一堆果汁饮料。酒具也挺特别,是那种草原风格的小银碗。刘承祖和风流女郎已入席,边谈笑边品着浓香的奶茶。

    方明他们坐下后,正好三男夹三女,他左面是风流女郎,右面是短发蒙古女郎,柳胖子是专门坐在两个蒙古女郎中间。都是席地盘腿坐在金色的坐垫上,两个蒙古女郎坐下后格外比他们占地方,也比他们高出许多,说明不是像一般个子高是因为腿长,她们则是腿长身子也长。

    刘承祖等他们坐定对方明笑道:“這里搞得不错嘛,很有特色!尤其這蒙古包设计的精巧,我看造价并不算太贵,可功用很全,若草原上的定居点建成這样子就相当好,既保持了民族特色,又很现代化。”

    方明笑道:“是啊!那些对他们不实用的夹层正好当粮仓和储藏室用,我的总经理看过后建议,想专组建一支建這种蒙古包的施工队,建筑材料再设计成预制或半预制的,连同太阳能和风力发电一块配套,包括室内布置和装饰一同设计进去,然后到草原上推广建设。现在的牧民很多都习惯了定居,也有钱了,估计大有发展前途,我想试一试。”

    刘承祖也表示赞成,并说需要那边上层支持他有朋友可以帮忙,还讲了他的一些看法。

    他们俩谈的挺投机,柳胖子的心思却在蒙古女郎身上,和她们指手画脚地说笑着,他根本没注意他们说啥,中间插话道:“老方,等一会儿他们烤完肉,叫进一个当翻译吧,跟她们说话太费劲。”

    方明听了哈哈笑道:“你敢叫他们当翻译,你没见他们看她俩那种眼神?馋得跟饿狼似的,叫进来看到你调戏她俩,万一急红了眼你想想那后果吧!”

    柳胖子听了身子在大热天竟打了个冷颤,一拍脑门讪笑道:“看我這猪脑子,昏头了!他们刚才杀羊的麻利劲,还敢叫他们当翻译,那不是找死吗?”

    這把刘承祖三人逗得大笑,两个蒙古女郎看着他们笑得前仰后合,莫名其妙地咕噜噜地问,可没人能解释的了,方明见状对柳胖子笑道:“你若能保证不和她们胡乱调笑,我给你叫个女的来当翻译。”

    刘承祖抢先笑道:“他能保证?那嘴和手痒得能受了?”

    他们几个又是哈哈大笑,柳胖子笑着摸上长发蒙古女的巨胸说:“还是老刘了解我,让她们规规矩矩地陪,那不是亏了吗?”

    两位蒙古女這次也跟着他们笑了,被摸的长发女大方地让他摸着,还冲他媚笑。方明蓦地想起一个典故,看羊肉还得一会才能烤熟端进,他讲道:“我听过一个关于过去蒙古游牧人的传闻,说若到他们那里做客,除了热情招待你吃喝,晚上住下后,家里有女眷也可以让你靠着睡,但中间必须放一根腰带,這就象征你们并不是睡在一起。睡下后,只要不动那根腰带,女眷就随便你了,想干啥就干啥,但第二天主人若见你们中间的腰带不见了,那就不得了捅大娄子了。”

    柳胖子觉得有趣,呵呵笑着说這风俗好,省得外出孤寂难熬。

    风流女郎咯咯娇笑着说竟有這种奇事,怀疑是假的。她坐得久又坐不惯,超短裙也在臀上绷得太紧,身子早已开始乱动起来。她一会从右曲腿,一会从左曲腿,最后干脆把短裙往上拽了拽竖起腿侧身坐着,侧的方向对着方明。她开始还用双手拢着膝盖,没多久为了舒服就让两腿自由了,向两边分叉开春光大泄。方明听她说话时眼光不由地吸引到令人遐想之处,那新潮性感的黑网丝尽头,是两圈诱人的白嫩,两圈白嫩夹着更性感的黑丝,這轻薄半透明的黑丝太窄小了,根本起不到遮护作用,反而半隐半现更添诱惑!风流女郎瞥见他的目光,还故意叉开腿诱惑他,并甜甜地朝他媚笑鼓励他尽情观赏。

    三个男人数刘承祖老实,他接过风流女郎的话说:“大概是真有其事,我也听说过。还有一个类似的传闻,也是说他们的过去。说一个男人在外边见到一个女人,不管她愿不愿意都可以上,但也有规矩和忌讳,就是必须用她的长裙把她的头蒙住,只要蒙住她的头不让她看到那事,她就不认为是在搞她,……”

    没等刘承祖说完风流女郎就咯咯大笑起来,一条腿伸到方明背后,不管春光四射地笑道:“這不是掩耳盗铃吗?看不见莫非就没被搞?感觉哪去了?”

    他们听了爆出大笑,两蒙古女跟着傻笑,柳胖子笑罢说:“少数民族這类奇风异俗多啦,我们那边比這奇怪的都有,我听过一个专门研究這的专家讲,那是他们封闭落后的缘故,咱们几千年前的风俗和他们大同小异,也是乱哄哄的。”

    门铃响了,风流女郎脆生生地高声应道:“唉!进来!”

    是两个服务员分端着两盘烤熟切好的羊肉进来了,香喷喷带有焦糊味的羊肉香马上飘满包内,柳胖子抓过酒瓶边启边嚷道:“好香!闻着就不错。”

    长发蒙女看着桌上羊肉那焦黄夹红的诱人色泽,竖起拇指也叫好,看柳胖子已启开白酒,接过酒瓶跪起来先给刘承祖的银碗中“咕嘟、咕嘟”倒酒。這时短发蒙女抓过的一瓶白酒也轻松启开,跪起给方明倒上。除了风流女郎死活不肯喝白酒倒了饮料,剩下的酒碗中都是满满的白酒。

    肉香夹着酒香勾醒了大家肚里的馋虫,可两蒙女跪着“嘟噜”讲着、比划着要给他们唱祝酒歌,方明他们听懂了,压下馋虫拍手叫好。

    两位蒙女手捧银碗跪立着,互相一使眼色同声唱起来,出声就是高扬动听的蒙古长调,包内的草原风情顿时浓郁起来。虽听不懂唱啥,可他们都觉得两人嗓音不错,调子悠扬高昂,令人激奋。

    她们唱罢就笑盈盈双手捧酒碗伸到桌中邀他们干杯,几人都端起来酒碗相碰后,一小银碗的白酒她们仰脖一饮而尽,可发现他们三个没有喝尽碗中酒,她俩立即“哇啦、哇啦”叫起来,手也比划着让他们喝干碗中酒。

    三个男人相视后呵呵笑了,刘承祖说:“给人家喝干了吧,她们就這风俗,如果到草原做客,敬酒小姐唱一次敬你一次你就得干一次,喝不醉你不算数。咱们也别硬捌她们的面子,喝干三杯就行啦。”他说罢对两位蒙女伸出三根手指,仰脖装作干酒样,意思最多干三杯。两女明白了,也伸出三根手指,笑盈盈点头同意。

    方明和刘承祖也同意,三人一同干了碗中酒。够二两的小酒碗,他们分两次喝还觉得辣嗓子,佩服人家蒙女有酒量也豪爽。

    柳胖子咽下一大块羊肉,嘴上油光油光地笑呵呵夸道:“嗯,好吃!别具风味!你们這里的棉羊比我们那的山羊好吃多了,山羊膻味太重,我们吃的时候又是带皮吃,不好吃。”

    方明听了笑道:“那就趁热趁焦多吃点,凉了疲了就不好吃。”

    两蒙女的吃相也豪放,大块大口地吃,狼吞虎咽很有意思。

    他们吃了一阵子解了馋,开始第二轮喝酒,两蒙女还唱祝酒歌,调子略微不同,方明他们击掌打拍配合,风流女郎站起来笑嘻嘻说瞎跳个蒙古舞为他们助兴,席上的气氛一下调动起来了,很热闹!风流女郎的蒙古舞跳得有模有样,可惜没有长袖也不是长裙有些不伦不类,中间故意插了艳舞动作透出阴靡之气更加地不伦不类,不过這场合也挺适合。

    到第三轮喝酒时,两蒙女不再捧杯,也站起边唱边跳,正宗的蒙古舞让這二位高大女郎跳出别样的风采,男人们拍掌鼓励,最后都乐陶陶爽快地把第三碗酒一饮而尽。羊肉又上了两次,两蒙女也分别敬了他们三人一人一碗,两蒙女等于喝了斤二两白酒,他们则是一人一斤的白酒,计划中的五瓶酒不够又让送来两瓶。虽是低度白酒,可他们也算没少喝了,但热烈的气氛和大喝大叫减了不少酒劲,更有那解酒的奶茶帮忙,他们虽有酒意但无醉意,正好心神放开倍感舒畅!

    肉也够了,酒也不准备再多要了,柳胖子兴奋地指挥风流女郎出去吩咐服务员先回去,有事给服务台打电话找她们。等风流女郎返进时,柳胖子让她把门锁了,然后对方明笑道:“這下你不用担心了,大胆地乐一乐吧。”

    事实上柳胖子早就憋不住了,碍着服务员在门外,时而还出出进进,为了照顾方明的脸面只能偷偷揩油。這下门一关成了私密空间,他放浪形骸起来……

    他们一直热闹到下午四点多钟,其中除了没有渲淫作乐,可也算荒唐无忌。刘承祖离开时只带走了风流女郎,因为柳胖子见方明在這里那个都不敢要,结果他对两个蒙女都舍不得放手,要两个一齐留下。方明为了陪他,也要了一间蒙古包去休息,下午上山游玩的计划自然取消。

    方明独睡在蒙古包中,一时间还兴奋地睡不着,想着刚才的荒唐作乐。

    如此高大的蒙女确有特别之处,当柳胖子见他仍放不开时,竟比划着挑唆短发蒙女去亲他,他在半推半就中被亲吻上。虽闭嘴被亲,可那滋味实在令人难忘,蒙女的两瓣红唇宽大肥厚温暖柔软,感觉特别异样。等柳胖子挑逗她们解开大襟摘下胸罩露出**时,方明真是大开眼界,往大地夸张像两座大山,往小的夸张像两盘磨石,真是少见的肥大!最后他也忍不住摸了短发蒙女的**,沉甸甸的手感很奇特。

    柳胖子也真会找乐子,竟让风流女郎脱下吊带背心过来与蒙女比胸。她们站在一起,风流女郎的头顶只与长发蒙女的**齐,长发蒙女把她轻松地抱起,双胸相对后,這真是小巫见了大巫,风流女郎的酥胸够丰挺了,但两相对比就差远了,连人家的三分之一都不足。当时她们身上几近**,蒙女敞开了大襟纱裙,那宽阔的肩膀,扁平的小腹,比肩还宽的臀胯,粗壮结实的下肢,若躺倒后真似一具美丽绝伦的肉床,一对巨胸恰是奇妙无比的香枕,想象将头枕在双峰之间,那滋味光是想想就觉得心痒难耐。最后他在這旖旎的遐想中,又在谢莹那番劝导若是迟几天多好的怨叹中睡去。

    等他从旖梦中醒来,已是晚上快八点,包中变得昏暗,他给柳胖子打去电话,這家伙接起后哼哼吱吱像正在睡觉。听让他们准备一下吃晚饭,柳胖子嘟囔着说别管他们了,让方明该干啥干啥去吧,明天再见。想象柳胖子此时的情景,方明暗乐柳胖子恐怕明天早上也不会趴起来。

    柳胖子不用关照了,他便准备洗漱一下回去,可再想象他们的情形时,挑起的一团欲火突然让他蹦出个念头,此时为啥不叫谢莹和梅梅过来呢?在夏日清凉的夜晚,来赏赏水坝灯景和這里的夜景,不是很浪漫的吗?更何况浪漫之后悄悄返回包内,而后的情景也不比柳胖子的差吧?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四十岁撞大运相邻的书:超级手机俏媒婆金屋藏帅流氓之风云再起白手起家天骄非正常人类事务所绝世好男人泡妞专家小黑传奇龙翔都市我的明星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