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五章 脱光就行(上集)

【书名: 四十岁撞大运 第一三五章 脱光就行(上集) 作者:阿福

强烈推荐:超品相师我真是大明星天字号保镖都市无上仙医权力巅峰宝瞳韩娱之秘密讯息阴阳超市     方明从凤城回到龙城已快快乐乐呆了三天,今天上午在上班时间准时到了政协。挺长一段时间没来应卯,虽然没人会说他,可他自己觉得过意不去,决定老老实实呆一上午,中午好回去会艳梅。可待了才有一个小时就接到刘承祖的电话,说是和柳胖子中午就赶到了凤城,让他务必于中午赶回去聚一聚。柳胖子就是和他们同去香港的那位,是难得的稀客,這样他准备认真应一次卯的计划又泡汤了。

    這是非走不可的事,与艳梅已约好的中午幽会就得取消。在這三天中,和她仅有机会见过一面,只是简单地聊了几句,定了幽会的时间,艳梅肯定比他还热切期盼今天中午的幽会,如果不小聚一会儿就走,她的心情一定会不好受。看看表时间够聚一会儿,便忙给她打手机,简短地说有事中午需要回凤城,让她腾开手中的工作马上到小区家中。艳梅还想问他,可他顾不得答放下了电话,急喊司机送他回去。

    进到被艳梅收拾得温馨整洁的小区“家”中,他高喊了一嗓子可无人应答,便趁空给雅静打了手机,说了要回凤城的事,让雅静通知梅梅准备好,他从单位一回来就走。

    刚说完就听到了门响,艳梅进门就问:“方哥,不是要呆几天嘛,啥事要急着回去?”

    方明过去拥住她的双肩,向里走着笑道:“有个外地朋友到了凤城,中午必须回去,和你说好中午来這儿的,不和你聚一聚就走哪能行?走也走得不舒服。”

    艳梅芳心一暖,妩媚地笑道:“哟,现在都九点多了,那最多能待半个多小时。”

    已经走到卧室床边,他嘿嘿嬉笑道:“是啊!时间不多了,快点。”

    艳梅俏脸一红看着他娇笑道:“那我就不脱裙子了。”

    “行,可我得脱裤子。”他嬉笑着说罢,解着裤带看着她撩起长裙脱内裤,问道:“咋才上来,很忙?”

    “是啊!我们任总忙食品厂的事,這边我就得多忙了。”艳梅说罢已脱掉了黑丝内裤,然后把一个枕头拉到床中央横放着,她也横着仰躺上去,又拉过一个枕头垫到腰臀下。

    他站在床边,抱住叉曲在床边的两条**,边挪移到合适的位置,边看着艳梅水汪汪的媚眼说:“昨天我和雅静去食品厂看了,你们任总搞得不错,這厂子收购的很有眼光。”

    “唉哟!”艳梅身子一晃红唇不由地发出一声娇吟,又“嗯”地答应一声,话音磕磕绊绊问道:“给思雨打电话吗?”

    “最近没打,还是二十多天前打的,打一次她就哭一次,也不敢给她打了。”他说着這话,心里却随着亢奋的身子想着正做的事。

    這是与艳梅相隔了挺长时间的一次,与她相处這么长时间了,还是有偷情的感觉。偷情和夫妻间做事实在不同,夫妻间老把這种事放到人们普遍认为比较合适的时间和地点,即便是小别之后的心思也不能全在這上头,有子女和家中琐事干扰着。但与情人幽会就不一样了,双方为的就是這种事,心思便全在這上面,成了相会时的第一要务。很奇怪,同样的事,与情人做**却分外强烈,心境也格外不同,难怪人们都会向往和热衷婚外情。

    “這两天你抽空给她打一个,一定要打,能常打几个更好,她跟我说太想你了。”艳梅已是被他剧烈地晃荡着,這段话说得很费劲,磕巴得更厉害,但她不得不说。

    “嗯,肯定打,可真怕她的哭。她说过了夏天就回,最迟有两三个月就能见面了,那时咱们的新房正好也能住了。”他的话说得不磕巴,可也不太顺溜。

    他俩习惯在**和這时候谈事,觉得很有趣,可谈得多数是风花雪月之类助长**的话题,现在说思雨,多多少少要影响她此刻越来越美妙的感觉。但一个天大的秘密压在她心头,真想一吐为快,可却不能说,只好看着方明在心里对他说:“方哥呀!你知道不知道思雨此刻真正在干啥?她在十天前给你生了一对龙凤胎啊!她瘦弱的身子一次怀了双胞胎,不说你不在她身边会心疼心累,身子也肯定是非常地累!你二十多天前给她打电话,她正是临产的时候,孩子即将出生,孩子的父亲不仅不在身边,而且还根本不知有這事,她心里该多难受啊!能不哭吗?”

    方明哪能听到這些话?如听到还会不惊得蹦起来?看到艳梅眼角淌出晶莹的泪珠,怪模怪样地笑着问:“第一次见你流泪,咋你有這毛病了?”

    她抬手抹抹眼角,娇媚地笑喘道:“我也不知道呀,她们有人是這样?”

    方明嘿嘿笑道:“没有,我听人们说,有的女人這时候会哭,這该叫幸福的泪花吧?”

    她也调笑道:“嗯,叫快乐的泪花才对,人家很快乐嘛!”

    “咋地一个快乐法?说一说。”

    艳梅此时心神都回来了,眉梢眼角间春意昂然,将体会到的快乐喘息着讲给他。

    听着這极刺激的话语,看着她媚艳催人欲醉的神情,方明精力倍增!可她讲不了多少,话语已含糊不清,神情突变迷乱状,红唇高声娇吟颤哼起来,非常地悦耳动听撩人心肺……

    又从一个浪潮上下来,艳梅看看手表,忙地回头对他说:“十点了,你该走了。”

    “是不是?那真该走了。”他说罢,双手才恋恋不舍地离开了她的美臀。

    必不可少地又耽搁了有十分钟,吻别时艳梅还再次吩咐他常给思雨打电话,他笑呵呵地答应完,一出门就急着给梅梅打手机,让她把车开到公司街口等着。

    “叔叔,没看见您的车过来呀?”

    “哦,我回来一会儿啦,给你打完手机进小区转了一圈,里面孩子们玩得真开心。”

    车开动了,梅梅嘻嘻笑道:“可不?我都想进那小渠捉鱼去了。”

    “嗯,看他们玩就想到小时候到小河捉鱼,人还是儿童时最好啊!无忧无虑的,每天光想着玩就行啦。”

    “还是长大了才好嘛!我觉得还是现在有意思,小时候就羡慕大人的生活。”

    两人闲聊着,可出了市区梅梅就听到呼呼声,暗笑他真能睡,大上午的也能睡着。

    离凤城还有一截他就被手机铃声吵醒,是刘承祖询问他几时能到的。等到了基地门口,他下车自己进去了。

    在刘的办公室见到他们,柳胖子风采依旧,还是红光满面胖墩墩的,两人热情地握手互致问候,刘承祖催他们到餐厅再叙旧。

    是在内部小餐厅,已过了午餐时间,只剩他们三个吃饭的了。

    柳胖子坐稳后对刘承祖笑道:“招几个漂亮小妞吧,在這儿没小妞陪,你這儿还敢叫富豪俱乐部啊?”

    刘承祖笑他:“你呀,走到那都是這一套,吃罢有的是,现在咱弟兄们私下叙叙旧多好?”

    柳胖子哈哈笑道:“是啊!鄙人就好這一口,就为這才大老远来的,招几个吧,有小妞也不妨碍咱叙旧啊。”

    方明笑道:“老柳,你天天在花丛中打滚,這一会儿就等不急了?”

    柳胖子嘿嘿笑道:“他们说這里个个可是绝色啊!早就心痒想来啦,我哪有你的条件?你是近水楼台嘛!”

    “嘿嘿,我近是近,可也没来几次。”

    “就是,我查了一下二弟的消费计录,没花多少,看来是真的不常来。”

    柳胖子瞪着方明,连连叹道:“浪费!浪费!這么方便不常来真是浪费。老方,你是不是又多养了几个,呵呵,顾不过来了吧?”

    说中了方明,可他也呵呵笑道:“哪有?是事儿多忙的顾不上。”

    柳胖子再次笑呵呵叹道:“唉!就是事再多也不能误了這个呀?你這是既浪费条件又浪费资源,我有你這么方便,一个月最少也得住他半个月。”

    刘承祖和方明哈哈笑了,笑罢刘承祖说:“那你来京发展吧,再有个半年多這儿和京城内是一样方便。”

    “你说那个磁悬浮列车吧,可我离不开呀?去京城还得重拉关系重铺路,得白扔多少银子?白糟蹋银子嘛!如果我们那地方也修到北京,這就方便啦,晚上过来早晨就能回去。”

    刘承祖哈哈笑道:“你以为是直达航班?就是修了也不会那么方便。”

    “你不是说一小时能跑五百多公里?从我们那地方到京城也就二个小时,到這儿不是连半个小时也不用?”

    刘承祖笑他:“到北京不倒车了?连上车带倒车,想来這儿咋也得五个小时。”

    這时开始上菜了,柳胖子色眼瞟着漂亮的女服务员,嘿嘿笑道:“看我這猪脑子,没盘算這些,可這也够快啦,如果真能修建,一个月来两三趟没问题。”

    方明跟着他俩嘿嘿笑着,心说柳胖子才真是名副其实的老色鬼,盼磁悬殊列车修到他们那儿竟是为了玩乐方便,這让大哥和齐宇听到还不气破肚?

    虽然酒美菜佳,可听刘承祖说吃过饭要带他们玩点新奇特别的,凭柳胖子的饭量和酒量也没心思多吃多喝,匆匆喝罢吃罢就想去见识,留待晚上再痛痛快快地吃喝吧。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四十岁撞大运相邻的书:超级手机俏媒婆金屋藏帅流氓之风云再起白手起家天骄非正常人类事务所绝世好男人泡妞专家小黑传奇龙翔都市我的明星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