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四章 大刀阔斧(上集)

【书名: 四十岁撞大运 第一三四章 大刀阔斧(上集) 作者:阿福

强烈推荐:我真是大明星天字号保镖都市无上仙医权力巅峰超品相师宝瞳韩娱之秘密讯息阴阳超市     回去的路上,方明和谢莹在车上挨的挺紧,谢莹用肘托着前座靠背,前倾着身子歪头笑盈盈看着他嗦叨旅游区的事。方明不放过她這姿势,手从她身后的半袖紧身衣底伸进去,看着她娇艳灵动的笑脸,抚摸着她柔软的腰枝,时而还从她裙口插进去,不嫌费劲地抚摸着半片圆臀。听着她富有磁性的娇语,摸着片片柔肌嫩肉,方明心里还想着一会儿如何诱她入笼。

    谢莹说话的同时也在想,想他坏坏笑容中是何坏念头?开始她只以为方明是要当着梅梅的面挑明他们的关系,现在虽和梅梅心照不宣,但挑明后在梅梅面前会很不自然,也有被更多人知道的危险,她最怕孔斌兄妹和晓敏他们知道,那会让她无地自容。后又想,梅梅不会乱说的,如果说早就说了,以后对她再好点,她更不会说的,挑明了也挺好,有梅梅帮忙打掩护行事更方便。可后来越来越觉得他不只是這企图,那他还有啥企图?這令她越想越觉得脸红,害羞中还有着令她骚动不已的刺激,竟有一种企盼,企盼到了别墅他能把自己怎样?

    两人各有各的盘算,他们的盘算促使這会儿的状态更亲昵,脸都快挨到一块了,方明正想该不该亲她一口时,手机铃声打破了他的好梦。

    是齐宇打来的,问他现在在哪?一听说他在旅游区,齐宇兴奋地说马上上去,有要事相告。他這是第一次烦齐宇给他打电话,破坏了他计划好的好事,這时正好快到旅游区,便让梅梅驶进区内。

    看着他懊丧的样子,谢莹咯咯大声娇笑起来,他這下是“气”不打一处来,抱住她就亲。谢莹“啊呀!啊呀!”地乱叫乱挣,好不容量挣脱后,从梅梅头顶右侧的后视镜中看到梅梅在偷笑,恼羞成怒双手便向正嘿嘿憨笑的方明脸上掐去,嘴里还怒骂:“混蛋!你真混蛋!”

    他嘿嘿笑着用手挡驾,车“吱”地一声停到了门厅口一下救了他,谢莹放弃与他撕缠,扔下一句:“混蛋!大坏蛋!再也不理你了!”下车甩门噔噔而去。

    梅梅终于憋不住笑出声了,还宽慰他:“没事叔叔,打是亲骂是爱,莹姨一会儿就消气了。”

    “小丫头,你懂啥?!”笑着说完他也下车了。

    上到他的办公室,梅梅随后也进来了,方明让她去看看谢莹,梅梅嘻嘻笑着踌躇不敢去,他在转椅上摇晃着笑道:“没事,她是恨我又不恨你,去吧!”

    梅梅慢慢腾腾地离去后,他琢磨着這祸事大不大?想来想去觉得不大,最多晚上“负荆请罪”让她“暴打”一顿。他正想那“暴打”想得有趣,齐宇敲门进来了。

    “有啥要事?劳齐大书记急匆匆上来?”方明站起来迎接他,和他面对面坐到沙发上。

    齐宇呵呵笑道:“明天上午请方大主席见证一件大事,也可以说是看一场好戏。”

    他来了兴趣,忙问:“啥好戏,到哪看?”

    齐宇没有直接回答,笑问道:“你们的工程是不是遇到麻烦了?”

    “嗯,你们得罪了供电局,结果他们故意刁难我们,不过已经解决啦,你们该感谢我哦。”

    “我先听听你是咋解决的?”

    他轻描淡写地笑道:“一顿饭嘛!对我来说是小麻烦。”

    “你是方大主席嘛!他们自然要给你留面情,谁敢硬去得罪鼎鼎大名的方大主席呀!”

    他哈哈大笑道:“谁敢得罪?他们這帮兔崽子坏透啦!不是诈他们我在北方电管局有朋友,他们还真不拿我当回事。咋的,這与你的要事何干?”

    齐宇笑眯眯地说:“這要事正是关系到供电局,哈哈,不过我這可是真把北方电管局的人带来了,不像你是在诈他们。”

    “搬来救兵了?那为啥不早给我打电话?让我中午白请了他们一顿。”

    “我们今天一早从京城直接赶到了市里,想邀请几个市领导一块见证這事,市政协的就邀请了你。他们留在市里安排点事,我是自己刚刚赶回凤城的。”

    “哦,我也在邀请之列?”他说笑一问后又道:“不过我也不算白请,等救兵走了他们还不是照样刁难?”

    齐宇靠到沙发背上哈哈笑道:“你真的白请了,我们這次是要从根子上解决供电局。這次不仅是北方电管局派了人,还有国家发改委的人也同行来到凤城,我们要把供电局收回县里进行股份制试点改革,以后的供电局再不会横行霸道了!”

    方明大吃一惊,齐宇他们竟向电霸、电老大开刀,這可非同小可!电力行业非一般行业,它具有无可替换的特殊性,搞不好搞砸了咋办?再说你县里又会如何搞呢?他顾不上后悔白白送了两万多元的烟和酒,担心地问:“咋你们想到這么干?能干成吗?风险太大了吧?”

    齐宇讲道:“凤城现在就几个特殊行业单位群众的怨言还很多,有的还相当地不满意!就像电力這种咱们好像有求于他的单位,因为是条管单位,很难插手进行作风整顿,县委也派过工作组,但效果不大。如何彻底改变這类单位的不良状态,我们琢磨已久,决定根据不同行业特点分别对待,供电局就是想收归县里进行股份制改造,也正逢供电局处处刁难县里,更加大了我们改造的决心!弄好方案后,我就带了两个人到国家发改委,找到主要领导谈了我们的想法,没想到除了热情接待我们,看了方案在总体上给予了肯定,不仅非常支持我们去搞,还夸我们锐意进取大胆探索,当时真让我大喜过望啊!因为还涉及其他行业和几个事业单位的改制,发改委专门找来相关人员和专家又协助我们完善了方案,搞了十多天才回来,回来第一个目标就是供电局。”

    方明听着有很多疑问,齐宇能见到发改委主要领导他不奇怪,因为发改委还曾想调齐宇上去。他拣了一个最大的疑问问他:“看来你们是要大刀阔斧地干了,可就我的感觉你们這举措关系重大,按上边过去的行事作风该慎之又慎才对,咋会這么支持你们?”

    齐宇呵呵笑道:“我也没想到啊,去前心里还直打鼓,就怕方案都通不过,可领导好像很高兴,谈话中竟说估计我们该来了,我也挺奇怪的。”

    方明站起对齐宇说:“走吧,下去详谈吧。”

    到了餐厅坐下,齐宇提前讲只能喝一杯红酒,怕晚上临时有急事。两人要的菜也少,很快就上来了,吃喝时方明已忘记品尝酒美菜香,心神集中到齐宇介绍這事的大体措施和思路上。

    第一步先把供电局收归到县里,在管理上与市供电局分离,新的供电局仍按现在的政策向市供电局买电,国家的各种专项政策也不变,县供电局作为中间销售企业将电卖给用户;第二步是按现代企业制度对供电局进行必要的整顿,主要是合理调整人员和岗位;第三步就是股份制改革,在国有控股的前提下吸收民间资本参与凤城的电力建设,最终将供电局改制成能够自我良性发展、具有现代管理模式的股份制企业。

    最后齐宇还讲了现在這样搞的优势,比如县财政情况大为好转,能应付可能出现的资金困难,最大的优势还是凤城现在整体政治环境非常好,正气已彻底抬头,只要是有利于群众的事大家既关心又支持。

    可方明听了叹道:“说容易,做起来难啊!我在锦口搞的這几个月深有体会,国有企业的弊端太多,你们搞成国有控股企业,那仍不是个国有企业?凤城过去搞的几个就是例子,钱被私人股东倒腾没了,最后把企业垮掉扔给了国家。就说人事吧,你们能像咱俩商量的那样搞?你们没我们私营企业灵活自由啊!”

    齐宇先问了一句:“你搞的不错吧?”等方明含笑说很好后,他笑道:“不完全套用可也有借鉴作用,我们搞国有控股并不是由县里委派管理人员,管理人员的选拔就是要按现代企业管理的先进模式办。董事长也要通过公开招聘,并划定严格的职权范围,他的职责主要是对企业资产负责。如果企业资产出现因过失发生损失,他就首先要承担责任,再由董事会追究相关直接责任人的责任。而且在对企业资产在定期不定期的评估审核方法也要改进,要让职工和群众参与,严禁暗箱操作。只要能严格执行制度,完善责任制,并对其进行有效的监督,搞好的信心我是抱很大希望。”

    “嘿嘿,你也别乐观,问题多着呢。还说人员问题,我這次把原来的专职党务人员、专职工会干部等等以及這类闲置机构统统撤销,你们能吗?我留了好几百职工挣低工资等岗,你们能吗?你這还是电力企业,搞得是垄断经营的特殊企业,如果让我们私营企业也能经营,你们能竞争的过我们?”

    齐宇点头叹道:“是啊!你快说到国有企业问题的根子上了。现在改革了几十年,可国有企业的计划经济时代的烙印仍很深,尤其是像电力這种特殊企业,还有那些具有企业性质的事业单位,很多事情仍按过去计划经济那套在搞。大锅饭和平均主义没解决,企业内部机构按行政设置没解决,的确存在很多问题,這也正是我们要解决的!”

    他喝了一小口酒又讲:“就你说的企业党委和工会等等,我认为有必要也必须存在!不存在就不是我们现在的政治制度了!這种制度我坚信是目前世界上最好的制度!不过还有待完善和发展罢了,我们這样做的目的正是完善发展她!”

    他讲的开始有点激动了,一副慷慨激昂的样子,方明笑呵呵劝他吃口菜再讲。

    齐宇笑了笑,吃了一口菜又讲:“企业党委和工会有必要存在,但是怎样存在?以何种形式和工作方法存在?這的确需要认真的思索!像县里這些企业,最大的也没有几千人,多数就是几百人,真有必要委派党、团、工、妇等专职干部吗?什么是企业?企业的根本目的是什么?”

    他问罢自己回答:“企业是通过组织生产出售产品来获利,是通过经营让商品流通从中获利,是商品市场化的行为,必须要通过不断完善和强大自身去迎战残酷的市场竞争,有利可获则活,否则就死!這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市场规则!因此首先讲究的是效率和成本,效率高成本低才能在市场中拚搏,否则就会被市场无情地淘汰!”齐宇缓了一口气,“你再看咱们现在這些企业,不管企业大小都有专职书记,甚至设置党委专职成员,还设专职工会主席,有的还设专职团委书记和妇联主任,這些设置不需要增大企业成本吗?更可笑的是有的企业已倒闭,只剩留守人员还设這些专职领导,這能是为了加强党对企业的领导?能是为维护已没有了工人的职工合法权利?笑话!纯粹是为了多安排几个官,结果是没有促进企业的发展,反而是给企业增加了负担!這种机构臃肿、人浮于事的状况,是人为地将国有企业置于和私营企业不同等的竞争条件上,如果再在税收和社保上再对私营企业把关不严,仅在生产成本上的竞争就输给了私营企业,如果你企业连生存和发展都谈不上,這些设置有啥用呢?”

    方明一直点头,不由地插了一句:“说的对啊!就我知道的情况,企业的书记不是和厂长勾心斗角、争权夺利,再不就是变成厂长的应声虫,好从中捞点剩茶剩饭,有谁会真正为党工作,给工人做主?我们私营企业好办,她自动就解散啦,可你们能這样?”

    齐宇也缓过劲来,呵呵笑道:“我都说了嘛,不仅不会解散,还要让她真正发挥作用。但我们已决定在凤城的所有企业和事业单位,都不再设专职的党委书记和工会主席之类的,都由基层选举产生,选出的干部工作不变,原来干啥还干啥,升迁也必须是通过正常途径。至于搞日常的党务工作或工会工作,小的单位业余时间就可以搞,大的单位可以考虑每月给几天专门处理這些事务的时间。這样一来,這些新干部就没过去的舒服和牛气了,但我们的宗旨不就是为了群众而奉献自己?如果连這点奉献和牺牲精神都没有,那还要我们有何用?解放前我们的老前辈在地下搞的还非常出色,我不相信现在有這么好的条件,不信就干不好工作了?!”

    “快吃啊!别光说不吃。”他劝完齐宇,又调侃地笑道:“嘿嘿,不能跟过去比呀!现在执政了,就要尝尝执政的滋味。执政是啥?执政就是有权了,就要耍耍权威了。”

    齐宇狠吃了几口又说:“就是這种思想在作怪,人们入党当干部的动机不纯了,加上我们在机制上又客观地提供了优良条件,就更加助长了不良风气。如果取消了专职干部,再也不能享受和厂长同等级别的待遇,还再会有勾心斗角、争权夺利之心?只有那些真正想为党、想为职工干事的才愿意当,当了也会踏踏实实去做工作。”

    方明呵呵笑道:“這下他们好像身份低了,没权威了,会不会让企业经理无故找茬欺负啊?”

    齐宇大声地说:“他敢?!背后有强大的县委,谁敢无故欺负我们的干部?再说這些干部如果真的认真工作了,身边还有更强大的职工和群众支持他,谁敢在老虎嘴里拔牙啊?”两人同时哈哈笑了,而后他又说,“供电局的事情搞得差不多时,我们就着手搞像自来水公司之类具有企业性质的事业单位。不过這些事主要还是政府按县委的指导性意见去搞,县委的重点工作还在党建上,我们要让下边党委和支部在工作方式和方法有一个大的转变,转变后更好地配合政府大刀阔斧地深化改革。你看吧,凤城绝对会是好戏连台。”

    方明举杯向神采奕奕的齐宇碰道:“好!大刀阔斧干吧,我就看看你们的好戏,明天先把這场好戏看了!”两人相视一笑,一口喝完杯中酒,齐宇也提出告辞,他回去还有些准备工作要做。

    让立运开车送回了齐宇,他急着先找梅梅问问情况,好应对他自己将要面临的“好戏”。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四十岁撞大运相邻的书:超级手机俏媒婆金屋藏帅流氓之风云再起白手起家天骄非正常人类事务所绝世好男人泡妞专家小黑传奇龙翔都市我的明星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