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九章 厨房春色(下集)

【书名: 四十岁撞大运 第一二九章 厨房春色(下集) 作者:阿福

强烈推荐:超品相师我真是大明星天字号保镖都市无上仙医权力巅峰宝瞳韩娱之秘密讯息阴阳超市     呵呵,又是新的一年开始,祝大家在新的一年中万事如意!心想事成!财运亨通!

    ~~~~~~~~~~~~~~~~~~~~~~~~~

    丹俐是不会出声的,齐宇难得被好朋友叫上来好吃好喝,谈得也很有兴致,正好让他的身心都从紧张的工作中放松放松。出声的自然是谢莹,她已用眼神暗示了方明好几次,让他少喝点,可他和齐宇说的上劲根本没注意到,现在见他将满满一大杯喝完还要添酒,她忍不住制止:“二哥,别喝啦!這一杯就有四两酒,喝的挺多了,注意点身体好不好?”

    方明嘿嘿笑着停住了正要倒酒的动作,丹俐见状笑道:“方哥真好福气啊!在家是老婆关心,到龙城有女同学关心,在這儿有个妹妹关心,还有个侄女时时在关心,你這是几辈子修来的福啊?”

    谢莹咯咯一声娇笑掩饰住窘态,又嘻嘻地说:“是呀!這个二哥认得麻烦,操心他少喝酒不说,还得监督他锻炼身体。”

    丹俐抚着她的膀子笑道:“要不然我咋能说他有福气?找个妹妹也是這么好,人长得漂亮,又会体贴人,能娶到你的人更有福。”

    谢莹又咯咯笑道:“那个有福人這辈子也不会出现,我才不嫁人呢,哪有当个单身贵族自由开心啦?!”

    齐宇笑呵呵插话:“听说城市里许多白领人士不愿结婚成家,没想到你就是其中一个,真的是为自由?”

    “不全是,我是厌烦家庭生活。”谢莹不愿讲出实情。

    齐宇听了又笑道:“那是一样,正因为崇尚个人自由才会厌倦家庭生活,有這种思想的人现在越来越多。”

    方明手里还握着酒瓶,见他们把话题扯远了,对谢莹笑道:“莹莹,瓶中酒不多了,我再少倒一点点,剩下的给齐宇,行吧?”

    谢莹也不好再阻拦,点头笑道:“只能是一点点哦!”

    方明高兴地说:“好!你看着,就倒這一点点。”

    丹俐看着谢莹开玩笑:“莹莹,你也太偏心了!我们齐宇莫非不是你哥哥?为啥要让我们齐宇多喝?”

    谢莹脸一红,咯咯笑着狡辩:“当然是哥哥了!可齐宇哥不是有你丹俐姐管着吗?丹俐姐不会让他也少喝点?二嫂不在,自然就轮到我這当妹妹的管了。”

    丹俐也咯咯笑了,指着方明说:“你们看方哥乐滋滋的,都乐傻了。”

    方明听着谢莹的话的确是乐滋滋的,但更是甜滋滋的!可他不愿丹俐在這话题上纠缠,嘿嘿傻笑着不置可否,对齐宇笑道:“咱们快喝酒吧,一会儿给你俩开套最豪华的房间,省得丹俐叫苦连天。”说完举起杯,还朝丹俐怪模怪样笑了笑。

    丹俐笑盈盈地说:“行啦!领你情就行了,我怕晚上学校还会有事,等我放了假你请我们多住几天。”

    谢莹替方明回答:“哪还不行?丹俐姐放了假上来住上一假期,我正好有聊天的伴了。”

    四个人你一句我一句说笑着,等他们喝完酒,几个人欢欢喜喜散了席。

    方明和谢莹送齐宇夫妇上了他们自家的车,叮嘱丹俐慢点开车,招手看车离去。

    丹俐将车一开动起来就对齐宇议论他们:“莹莹同方哥的关系我看更像情人关系,瞧莹莹对方哥说话的口气和那眼神,就是亲兄妹也不会那样。”

    旁边助手席上的齐宇笑道:“我没感觉出来,不可能吧?谢莹有啥理由喜欢他,会爱他的钱?就我知道方哥自己并没有多少钱,看谢莹也不像是贪他钱的那种女人。”

    丹俐咯咯笑道:“你们男人就爱理性分析,尤其是你!男女间的事很奇妙、很复杂,不是靠理性推断就能推断出,這不是你的理论?這种事还是靠我们女人的直觉,一看一个中!我第一次见他和雅静姐在一起,就觉得他和雅静姐的关系特殊,人家说对了吧?我看梅梅与他的关系也不正常,方哥挺好的人,咋這么花心?”

    齐宇呵呵笑道:“好人跟花心有啥关系?不论男女,花心的人往往都是多情的人,多情的人往往是心地善良的人。”

    丹俐白他一眼,反驳道:“歪理!那咱们的心地就不善良了?反过来说,咱们也是善良的人,也就会多情?会花心?讲不通嘛!照你的逻辑,包二奶的都是好人?是不是你也想包啦,找到了理论根据?”

    驳得齐宇哭笑不得,赶忙嘻笑着辩解:“我是這意思吗?我有你這样美丽温柔贤惠能干的好伴侣,其他再好的女人都不会入我法眼的。我那是专指重情重义,但又不能很好约束自己的人,方哥就很典型,又不是说那些始乱终弃薄情寡义之人。至于那些包二奶的,很多已纯属商业行为,不能同多情相提并论。男女两个人如果都重情重义,相处时长难免日久生情,若不能约束自己,心一软很容易出轨的!”说罢他又呵呵笑道:“像我這样能管束住自己的人可不多啊!”

    丹俐又娇媚地白他一眼,嗔道:“厚脸皮!你敢不约束?若发现你花心,看我不整死你!”说的齐宇忙表忠心。

    方明此时比齐宇惨多了,他从和谢莹一齐回到她的办公室之时起,就受到谢莹的责难:“大坏蛋!第一次倒酒时人家就示意你少倒点,你理都不理!”

    “我没看见你示意呀?”

    谢莹一记轻柔的粉拳上去,随之娇嗔:“那第二次呢?又没看见?硬等人家出声才行?让丹俐姐笑话人家,你真是个大坏蛋!大坏蛋!”连骂带捶把方明搡进了卧室。

    他嘿嘿笑道:“我和齐宇在一块总想多喝点,下午正好完成了工作,晚上多喝点没关系。”

    从他脸上的神情读出了“工作”的含义,谢莹气恼道:“這么长时间没见你,明天你又要离开了,就想用下午那点打发人家呀?坏蛋!不理你了!那你到你的办公室睡去吧!”

    看到谢莹真的寒下了脸,他忙扳住她的两个膀子赔笑道:“逗你玩呢,下午那算啥啊?就是你满意我还不满意,我喝了酒更厉害,一会儿你瞧好的吧!”

    谢莹原本还是装样子,听了嘻嘻笑道:“那你快刷牙去去酒味,让人家见识见识你喝了酒有多厉害?”

    “好嘞!”方明高兴地松开她急步进了卫生间。

    方明从浴室出来,谢莹身上已剩性感的三点装躺在床上,他壮着酒的兴奋劲,“嗷”地欢叫一声扑到床上,引发了谢莹清脆的欢笑声……

    第二天吃罢早饭,方明在谢莹办公室的电脑中看到了他们村小广场的三维设计图,还有他给父母建的楼房。看三维图挺满意,也就打消了回村看看的念头。又听谢莹讲了山上葫芦湖开发建设的具体情况,因为工程浩大,靠旅游区半年多积累的资金远远不够,只有依靠贷款了。這次的贷款孔斌让谢莹都记到方明名下,方明知道這是为他好,這样他在旅游区的股份基本与他大哥和小妹的持平。

    他原来还打算进凤城县城看看小娄他们,结果和谢莹连谈事带说笑都快十点钟了,只好和梅梅直接赶往锦口。

    快到锦口丹儿又给梅梅打来手机,梅梅按方明吩咐好的,说十二点多才能赶到,可他们十一点半就到了美容厅院内,方明就是为出其不意地站到她们面前,让她们惊喜一下。

    方明和梅梅要了房门钥匙,他先上去了。轻轻地打开门,可进了家空荡荡的没人,想着灵儿肯定在厨房做饭,便蹑手蹑脚地走进厨房。猜得果然不错,灵儿正在窗前的菜案上拣菜,背对着他一点都没发觉他进来。

    居家在内,灵儿身上只穿着一身浅红色紧身羊绒内衣,纤腰圆臀入目玲珑有致,系着洁白围裙一幅家庭主妇装扮,方明看着她的背影心灵暖洋洋的。她由于是弯着腰,低腰紧身裤下褪了一截,上衣又上拽了一截,中间分隔一大截露出白晰的细腰和粉色内裤,使曲线动人的身体更增添几分诱人味道。

    方明屏住呼吸轻轻地走上前,站到了她的身后还没被发觉,他将灵儿的内裤连同紧身裤猛然向下剥去。

    “妈啊-!”

    灵儿惊恐地扔掉手中的菜叫起妈来,回头一看是方明,惊恐顿时变成惊喜,煞白的脸色迅速转红,对正哈哈大笑的方明捂胸喘气说道:“唉呀呀!大哥,你吓死我了!”

    方明嘿嘿笑着抱住她,一边阻止她正准备往起提裤子,一边轻轻拍着她的背安慰道:“别吓啊!吓死你我的罪过就大了,原想蓦地进来让你高兴一下,看你没发觉就想和你开个玩笑,别吓哦?”

    灵儿红着脸轻微地挡着臀下方明的手,笑道:“丹儿说你们十二点才能来,我想也没想到会是大哥进来,差点吓死我哦。”

    “在自家还吓成這样?担心是坏人?”

    灵儿的脸更红了,柔媚地笑道:“不是,可猛地让人揪下裤子能不吓吗?大哥,让我提起裤子,丹儿和梅梅说进就进来了。”

    方明笑道:“怕她们做甚?她们进来连她们的也脱了。”

    灵儿也觉得這个理由确实不充足,又笑道:“這样不好看。”

    他垂眼盯着白花花的美臀,笑道:“好看呀!太好看啦,你咋没穿塑身内衣?”

    “今早刚洗,没干呢。”

    他伸手抚摸上這滑润美臀,笑道:“就一件啊?多准备几件,别太抠门。”

    “哦。”哦完了灵儿不由自主地又唔唔两声,她暗忖幸亏前面有围裙挡着,不然像后面一样露光光更难为情,可他的大手乱摸,這样下去也太不像话了。第二个理由更没说服力,她又想到一个,娇语:“大哥,行啦,我得赶紧捡這些菜。”

    他嘿嘿坏笑道:“你捡吧,咱们各干各的,谁也别影响谁。”

    灵儿柔媚地看着他,实在是很无奈,身子无奈,心情也无奈,感觉到一种说不出的特别,只好乖顺地让他扳臀掉过身子,弯腰想继续捡菜,可哪能捡的成啊?臀撅在他的眼前,任他双手扳弄,這样子太羞人啦,她不由地扭动臀部想甩掉這极难为情。

    灵儿這主妇装扮敞露着漂亮诱人的下体,令方明已是越来越兴奋,欣赏玩弄了一番,更坏的想法油然而生……

    天呐!這可是厨房啊!他居然……,灵儿嘴里不由人地连连娇呼起大哥来……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四十岁撞大运相邻的书:超级手机俏媒婆金屋藏帅流氓之风云再起白手起家天骄非正常人类事务所绝世好男人泡妞专家小黑传奇龙翔都市我的明星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