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七章 幽会艳梅(下集)

【书名: 四十岁撞大运 第一二七章 幽会艳梅(下集) 作者:阿福

强烈推荐:韩娱之秘密讯息宝瞳权力巅峰都市无上仙医天字号保镖我真是大明星超品相师阴阳超市     方明放开艳梅,看她起身轻解罗衫。

    粉红镂空勾花毛背心,黑套裙、白衬衣、绣花白乳罩、束腰肉色裤袜、丝质白内裤,一件件从她身上剥离,露出高挑挺拔、姣好白嫩的**。

    艳梅脱完玉立在他眼前,看他仍安坐不动,噗哧一笑道:“你不脱了呀?那好吧,今天就便宜你,你就别脱了。”

    他很喜欢看女人脱衣,每当此时很易犯痴,听她一说忙开始解衣扣,还笑问道:“能便宜我啥啊?”

    艳梅舒怀咯咯笑道:“我让你看光了,你没让我看,不是你占了便宜?”

    方明哈哈笑道:“這便宜不占也罢,还是公平点好!”说完上身已脱的差不多了。

    艳梅帮他揪下外裤、内裤,放到床头回身看他,忽然大笑起来,还笑弯了腰,笑的方明莫名奇妙,不由地站起低头看自己身上有啥可笑之处?看了半天也没发现,一切如常呀!可艳梅见他的傻样笑的更厉害,這下还是直起身仰头笑的,一对丰乳诱人地乱颤着。

    他忍不住问:“到底有啥好笑的?”

    艳梅指着他脚上的皮鞋还是忍俊不止,方明明白了,也哈哈笑起来,看着她的鞋笑道:“世上永远没有公平的事,同样是光身子穿着鞋,你们女人穿着高跟鞋看着好看性感,我们男人就不伦不类了。”

    艳梅笑道:“就是啊,我越看越别扭,越看越好笑。”她刚说完就被方明抱住跌坐到沙发上,骑在他的右腿上,双手搭在他的肩上低头娇笑道:“今天顾拿吃的,一件穿的用的都没拿,我有空就往来倒腾。”

    方明左手摸着圆润瓷实的粉臀,轻轻晃腿感受着腿上的绵软湿润,右手逗弄着她胸峰上的肉粒,问道:“咱们那房子改装好了吧?东西都哪去了。”

    艳梅跟着他摇晃着,手里也轻柔爱怜地玩弄那让她的快乐之处,春心激荡地和他讲着那边美容厅房子改装的事。

    从门侧另开一个门与美容厅连通,将玄关打通,把原来的走廊间隔后一分为二。梅园、雨亭、红房子里都隔了三个小屋,为纪念他们那段美好时光,正式把這三个大屋挂牌命名为梅园、雨亭、红房子。原来的客厅做了红红和小罗的办公室兼寝室。厨房和餐厅仍保留原样,聘了两个女人给大家做饭,不再向饭馆订饭,红红、小罗和几个领班也开起了小灶。双人床、衣柜、电视柜之类的,东西虽好,可多数已用不上,处理也处理不了几个钱,干脆拉回凤城送给了她们的父母。

    艳梅讲,一下又增了九个贵宾间,业务量更增了不少。不过让她们也有些伤感,伤感梅园、雨亭、红房子失去了原貌,思雨在海南听了还哭了一场。艳梅讲到這里鼻子发酸,在他腿上揉晃的慢了。

    方明也非常怀念在那里的美妙和欢乐时光,同样有些伤感。他抚摸着、摇晃着她的身子安慰道:“房子是死的,人是活的,只要咱们在一块,到哪都是咱们的欢乐窝,像這里不好吗?咱们的房子比這儿还大,到时弄的比這儿要更好!”

    艳梅又兴奋起来,這能不让她兴奋吗?這阵子说话磨揉的非常舒服,己暗爽了一次。這种一边爱抚亲热,一边谈些正事,是她和方明的专利,除了延长欢乐时光,还很有趣味,只要两人有足够的时间,谁都不愿过早进入“主题”。

    可這已是时候了,再磨蹭下去就是自我折磨,艳梅媚态尽露,娇喘着问方明:“上床还是就在這?”

    方明想到个好地方,嘿嘿笑道:“咱们先到阳台,那儿好!”

    艳梅双眸闪闪发光,觉得這提议够刺激,知道那玻璃既隔音隔热,又从外面看不到里面,虽然好像置身户外,可不担心会有人看到。她兴奋地从他腿上下来,拉住他的手嘻嘻笑道:“好啊,你说到那就到那,上街也行。”

    方明站起笑道:“是吗?那就上街!谁怕谁啊?!”

    她咯咯一笑坚定地说:“走就走!”

    两人手挽手向外走去,边走边互相看着,都憋着笑。走过客厅到了门口,再也忍不住,同时爆出哈哈大笑,两人极开心好笑地跑回卧室阳台。

    艳梅扶着护栏思量着如何摆姿势,方明让她弯腰托住护栏,她娇媚地反对:“不嘛!我也要看。”说罢臀靠护栏,大方地把一条腿撩到护栏上。护拦是弧形的,她又是个高腿长,一条腿在护栏上搁的很轻松,呈极诱人的姿态,喜得方明连抓带摸,稍后再也难忍……

    真是在郎郎乾坤光天化日之下的淫荡啊!两人像置身在户外在半空之中,這感觉太刺激令他们无比地兴奋!艳梅开始是咬牙轻哼,看着两人结合处的奇妙景观直想高声呼出憋在体内的激情,可看着左右邻舍同样的阳台,总怕声音穿透过去,难受地压抑着,在方明的鼓励下,终于如同野马发情般地嘶吼出来……

    艳梅换了姿势,托着护栏塌腰撅臀,這样省力不少,也同样美妙刺激,舒爽的同时还能偷眼观看公司的风景。方明双手陷在她的美臀中更感刺激,也能观到公司的风景,可他多瞅的是办公楼顶他家的“鸟巢”,还很有兴致地想着那些中午与雅静、梅梅光天化日下的旖旎情景。

    还是最初那个姿势更爽快,她能真切地看着,会令她更激奋。又换成撩腿之姿,可這姿势毕竟累人,她扳扶着大腿好一会儿了,实在支撑不住趴到了方明身上,娇喘吁吁地呼累。

    方明抱着她喘气嘿嘿笑道:“那就行啦,我的肚子早咕咕响啦。”

    简单地清洁一下从卫生间出来,因为没有浴巾、睡衣,两人又嫌穿衣一会儿还得再脱,实际上也不想穿,就這样赤条条地到了厨房。艳梅准备的东西挺多挺全,可就是没想到這里连碗筷都没有,想热菜连锅都没有。

    艳梅道歉说进来也没想到,只顾着四处参观了,方明打趣道:“這厨房和咱俩一样!”

    她冰雪聪明,看着二人不着一线的身子咯咯娇笑起来,笑罢说:“我回去取吧,一会儿就返上了。”

    方明笑道:“别取啦,我在国外看人家外国人常用手抓着吃,咱们也用手抓。”

    她觉得还挺有趣,嘻嘻一笑说:“哦,抓就抓着吃。幸好我多了个心眼,怕這里没有开瓶器,专门拿了一个,不然连酒也喝不上。谁想到啥也没啥,下次你再上来就要啥有啥了。”

    可热菜咋办?她蓦然想到盛饭的是个铁盒子,凑付着能在燃气灶上热一下。好在只有两个热菜,一会儿就热出来了。

    她忙的时候,方明打开那瓶红酒,又帮着把二个凉盘端到餐厅餐桌上,看着這木制餐椅觉得坐上会冷冰冰的,又提议端到阳台上吃,没桌子就找一个床头柜搬过去当桌子。

    在阳台里,床头柜放在地毯正中,方明盘腿,艳艳曲腿,两人紧挨着坐在软垫上,乐滋滋地抓着吃,喝酒也是举着酒瓶轮着喝。此时刚过正午,阳光直射而下,他俩**裸地沐浴在阳光下,被玻璃吸收掉一部分热量,正是非常舒服的阳光浴,這样的环境,這样的吃法,真是别有一番情趣。

    艳梅喝了一口酒把瓶子递给方明,笑道:“饭店這会儿正忙,我却跟你這样,我這个副总太不像话了。”

    方明灌了一口酒哈哈笑道:“這才对嘛!我开這个饭店就是给我做贡献的,现在把副总贡献出来,理所当然呀!”等艳梅娇媚地咯咯笑完,他问道:“怎么样?你们的任总经理很有才干吧?”

    她笑盈盈地回答:“是啊!任总的才干真让人佩服,尤其是把超市,还有养殖和种殖棚跟集团要过来這一招高明!除了管理效率提高不少,更形成了一个互惠互利的经济综合体,经济效益也翻了倍!翁总和娄总现在对此举非常赞赏和满意!”

    方明呵呵笑道:“听小娄说,你也是策划之一啊,你的功劳也不小嘛!”

    艳梅谦虚地媚笑道:“我可不敢居功,是我们老总先找我商量,我觉得不错就很支持。”

    這是方明在锦口买玻璃厂期间的事,开始他们是把超市,还有种植和养殖都作为独立经营单位。超市就是在公司街口這栋楼下转角处的门面房,曾临时做过集团办公室,办公室搬走后有人提议开个超市不错,当时也不指它能挣多少钱,能养一些原厂职工,挣的比出租多就行。饭店要过来的设想是把超市作为了饭店的储备仓库,饭店只设小型仓库即可,需啥从超市调就行。這样做对超市的好处是,超市可以把饭店常用但临近过期的食品及时转给饭店,减少了食品类的过期损失;也敢针对饭店所需进一些冷门产品,增加了商品品种,自然也增加了商品销售量。

    还有更大的双赢互惠之举,是在超市设立了自己生产的糕点专柜。饭店的西餐厅都是从京城等地高薪聘请的面点师,面点的特色、口味都很精良,在龙城独此一家。饭店利用腾出来的大库房,增加了设备和人员大量生产高档糕点,在超市对外销售后,非常受大众欢迎,经济效益非常好,上上下下反响都满意。

    种植和养殖棚原来是打算成立一个小区旅游公司,這是方明的设想,正准备筹建运转时又被饭店要走。方明他们商量后,干脆连职工食堂和客房都交由饭店管理,這一来饭店就等于连集团的后勤工作接管了,省得集团为此操心。饭店接过来后,将残羹剩饭加工成优质饲料养猪,猪出栏后通过饭店和超市进行销售。种植棚里除了种特色花卉,还种特色蔬菜,提供给饭店和超市。這下饭店规模变得大了许多,也更能合理调配和使用人员,经过這番整合,人财物充分利用起来,经济效益大增。

    饭店的效益好,员工的工资和待遇就高,方明笑呵呵问:“耿妹,你现在在饭店月收入能上多少?”

    艳梅欢喜地笑道:“上个月加上奖金一万多了,再加上美容厅再开一份工资,我就這些工资都花不完啦。下面的职工也不错,最少的能拿三千多,上五千的也很平常,厨师更是高的不能提啦。”

    “好啊!你们挣得越多越好,你们挣得越多,我就挣得更多!”

    艳梅摸摸方明的光背笑道:“是呀!你是大老板嘛!你现在的钱我看十辈子也花不完。”

    方明却佯装苦相叹道:“唉!那些钱我只能想想,想花也不由我呀!”转而嘿嘿一笑,“还是美容厅那半份钱和那点租金,我想咋花就咋花。”

    艳梅对方明还是比较了解,知道他说的是实情。在公司他每月也开不少钱,可被晓敏扣着一分不给他。在旅游区也开不少,他压根就没准备花,叫谢莹每月全部转到他股份上,就這他的股份比起他大哥和小妹,还差很多很多。买美容厅的房子他垫了一百万,据他说是私房钱的老底子,春节挣回来还他也不要,说是留着付车站那边的房款。能由他随意花的只有美容厅的分红,楼下美容分店不多的房租租金,还有公家少的可怜那份钱。可美容厅他那份每月还要给晓敏往帐上打三万,他只剩多半份了。他的收入全加起来每月五万多,对于他這样的大老板,还真有点寒酸。

    她听了不由地咯咯大笑,说他:“看我们方大老板可怜的,守着一大堆钱花不上。方哥,你大胆地花吧,我仅工资每月就能攒一万多,花的不够我把這一万多每月全补给你!”

    方明嘿嘿笑道:“有你這份心我就开心了!钱這东西没止境,再多的钱手脚大也不够花,我现在省着点也够了。你的工资就别攒了,攒好美容厅的分红就行,工资该咋花就咋花。我熬过這一年钱就多起来,到时我还能补给你。”

    艳梅温柔地点点头,甜甜地笑道:“反正咱们的钱会越来越多,我也不是特意省,主要是大把地花钱还没有锻炼出来呢,太贵的就狠不下心买。”说完又咯咯笑了。

    方明点头笑道:“這话不假,你這次如果跟着我出去,见识见识人家的花钱,以后就能狠下心了。”

    “咱不学他们,他们的钱就像刮大风逮的,花起来自然不心疼。哎,快吃吧,我喂你。”她将刚剥好的一条盐水大虾塞进方明嘴里。

    方明又回敬他一条,两人开始嘻嘻哈哈地抓着菜互相喂,后来方明懒得连抓都不想抓,就等艳梅喂。

    艳梅腿曲的有些困,将靠着他的那条腿伸展到他的身后,方明看到顺势躺在她另一条绵软的腿上,仰面张嘴等她喂。這下除了要喂他菜和饭,酒还得喂,艳梅每次都大喝一口含在嘴里,喂他多一半自己留一小半,喂到情深时,干脆俯身连“奶”也喂了他。

    這顿饭吃的真是别致,特别地香艳甜蜜。等到吃罢饭转移到柔软的大床上,艳梅再也记不得他出国回来没给她带礼物。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四十岁撞大运相邻的书:超级手机俏媒婆金屋藏帅流氓之风云再起白手起家天骄非正常人类事务所绝世好男人泡妞专家小黑传奇龙翔都市我的明星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