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七章 幽会艳梅(上集)

【书名: 四十岁撞大运 第一二七章 幽会艳梅(上集) 作者:阿福

强烈推荐:都市无上仙医天字号保镖权力巅峰我真是大明星宝瞳超品相师韩娱之秘密讯息阴阳超市     晓敏把方明和雅静送到了车上,她活泼开郎的性格大家很喜欢,上来就有人热情地和她聊起来,车准备开动时她才离开。方明已穿上了那件海豹皮衣,好东西真好,里面仅穿了一件衬衣,在京城清晨的春寒中一点都不冷。

    昨晚他回的挺迟,那还是发觉刘承祖和那女明星关系很特殊,不愿当电灯泡才离开的,不然会更迟。回家后晓敏和雅静还没睡,好像是时差在作怪,她俩躺在床上半天也没一点睡意,一直聊着,见方明把那袋子又提了回来,知道原委后晓敏先高兴地欢叫起来,直夸方明有福,笑刘承祖居然无福享受,白白便宜了她们的方大主席,便让他明早走时就穿上。

    方明堂而皇之和雅静一块坐到了后排,男人们最多是露一下羡慕的神色,這羡慕不是因为他们比方明缺少,而是没有他的特殊。他们私下议论了几天,不管真是情人还真是女友,這翁雅静肯定是他的红粉知己,男人有如此亲密漂亮的红粉知己,又不被妻子妒忌,這是多少男人的梦想啊!

    那些贵夫人们虽不在這车上,可在上车前看到人家三人亲密无间的样子,又再一次无比羡慕雅静。她们心里想,如果作为女人有方明這样的情人,這种有官位有财势,又是那么呵护备至,這样的情人有一个也未尝不可!如果方明跟翁雅静是纯友情,那可稀罕了,人是感情动物,感情是多种多样的,爱情宝贵,友情也很珍贵,尤其是男女间的真友情,更为珍贵难得。异性间的真友情,让人着迷之处在于男人享受到温情,女人享受到关爱,可在中国的社会环境中很难维持,因为男女间的友情难免夹杂着“私情”,或是当事者双方埋在心里,或是被人喧嚷在外,是最难说得清的一种感情,既易转变成恋情又易被人误解,更难得到配偶的理解,多数人只能是可望而不可及。所以无论是男人或女人,对方明和雅静的关系站在哪个角度去想,羡慕的成份居多。

    方明和雅静已习惯了人们暧昧的神色,和大家谈笑一阵子方明就开始犯困,一会儿就依靠着雅静睡着了。雅静同样觉得困,坚持没多久也睡着了,两人头靠头睡的很香,让同车的人更加羡慕。

    后来车上睡觉的不只他俩,可能都是昨晚没睡好,车上暖融融,高速公路又很平坦,只有轻微的摇晃,睡的很舒服,进入龙城地界睡着的人才一个个醒来。离开了半个多月,走前路边田野里才刚泛青,现在到处已染上绿色。

    十点多到了龙城市,這次却没有直接回市委,人们早用手机联系好车,走一截下几个,大包小包的行礼箱从大车上搬到小车上。等到方明和雅静该下车时,车上没剩几个人,也已近中午十二点了。

    方明和雅静的箱子比走时一人多了一个,多数已留在了北京,在兴奋的梅梅帮助下,一次就转移到他的车上。车开动后梅梅先夸完雅静的新衣好,后又夸方明的上衣好。

    梅梅是分别一次就变化一次,虽仍不失清纯,可也越来越成熟变得媚艳,方明喜爱地从侧面看着她的俏脸笑道:“当然好啦!這可是海豹皮的。”

    “啊!”梅梅惊讶地回头又瞥了一眼,迅速扭过头看着前方说:“真是海豹吗?那可珍贵了,我在网上看过猎杀海豹的图片,都是活生生砸死的,一片白花花的冰雪上到处是血淋淋的,太残忍了,我都不敢多看。”

    方明笑道:“人嘛!最残忍的就是人,比這残忍的事多了。”

    “可那图片上先是几张非常漂亮可爱的活海豹,下边才是猎杀海豹的图片,看完上边再看下边就觉得太残忍,我真可怜那些海豹,看后还想哭呢。”

    梅梅说完车已向公司小街拐去,方明和雅静的目光一下被他们的公司吸引,万里远门归来倍感亲切。

    他们从地下停车场进去,坐电梯直上八楼,进了家放下行礼梅梅还守在行礼旁,看那样子是想看看她的礼物是啥?

    方明看到梅梅天真可爱的样子,不由笑道:“半个月没见叔叔,也不说跟叔叔先亲热亲热。”

    雅静在旁也笑着逗她:“就是啊!你想礼物比想你叔叔还厉害,平常都是假跟你叔叔好的吧?”

    方明说时梅梅已脸红,這下脸更红,嘻嘻一笑过去抱住了方明,可突然“妈呀!”尖叫一声又跳开,看着方明的皮衣笑道:“叔叔,又让我想到海豹的可怜样子了。”

    她的举动和脸上的怪样,逗得方明和雅静哈哈大笑起来,方明说:“你也太心软、太敏感了,你這个样子我连這皮衣都穿不成啦。”

    雅静笑道:“你叔叔为你穿不成损失可就大了,你知道這件皮衣咋来的?”接着她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讲了。

    梅梅听得非常兴奋,过去摸了摸说:“真柔软,一点都不像皮的。叔叔穿吧,我這会儿不敏感啦。”

    雅静看他俩抱在了一起,笑道:“走吧,先吃饭去,回来有的是时间。”

    梅梅从方明怀中扭过脸羞涩地嘻嘻笑道:“静姨,我想先看看礼物,不然吃饭也不香。”方明和雅静又被她逗乐了,只好满足她的愿望。

    第二天上午八点半,市里召开了环保节能考察会,方明也在主席台就坐。先是這次同去欧洲的一个市委副书记讲话,他洋洋洒洒讲了很多,介绍了西方的环保节能先进经验和观感。接着是一个副市长宣读了有关节能环保的几个文件,最后是张书记的总结讲话。张书记讲的更精彩,讲人家的先进,对比着龙城的落后;讲人家的环境优美,对比着龙城的环境恶劣;……。他还表态了市委和政府的决心,坚决要在五年内让龙城的环境来个巨大改观,还龙城人民一个碧水蓝天!

    张书记连稿子都没拿,出口成章讲的有条有理,且声情并茂,赢得了台下阵阵掌声,让方明真佩服啊,难怪人家能掌领一方,果然有两下子。欧洲之行他也去了,可如果换他去讲,首先因没真正考察会羞愧地脸红,就是不脸红也编不来這么一大套,就是真去考察也会讲的丢三落四,结结巴巴非丢大丑不可。不过,他也感叹现在的领导就会這样卖嘴皮子,像李书记和齐宇那样踏踏实实干工作的太少了。如今的凤城,像這类毫无意义和价值的出国考察绝对不可能,连人大和那几个群众监督组织的关也过不了。他边听边乱想着,有时看着台下人还老想笑,不知是台上人骗台下人,还是台下人骗台上人?都是那么装模作样的,但骗老百姓却肯定是共同的。

    会开的不算长,不到十一点散了会,方明出来坐上了他的公车,他已事先与雅静“请假”中午不回公司了,可车竟然是驶往公司。原来他這是要跟艳梅幽会,幽会的地点是在小区内的商住楼内,就是准备送王书记而没送出那套房,他“私自”截留备用。那套房春节前就装潢布置完,搞的很豪华,他没舍得出手,今儿早晨专门把房门钥卡交给艳梅。

    到了公司街口他就下了车,从人行门进到小区,小区内正搞绿化美化,显得有点乱。他进了那个单元门,站到识别系统前,对着识别系统摄像头按了房间密码,系统显示确认后,再到电梯间按了上楼键。因为這套房弄好后,他看完后拿了钥卡改了密码后再没顾得上来,這次上来还得经过系统识别身份。

    這套出进门安全系统也是這栋楼宇的特色,没经过系统确认的,站到电梯门口和电梯里就会报警,自动语音提示有人未经确认身份,经过一次确认后,以后再进去系统会自动默认。如果是来客,则是到系统前按要进入的房屋号,需房主人通过房内的多功能视屏门铃给予确认,认可准入期限由房主人设定,当然,房主人带着客人上去在楼下也能操作。稍嫌麻烦的是,若有多个访客就必需一个一个地进行确认,這虽麻烦点,不过這种情况毕竟少,用户还是挺满意,安全第一嘛!有了這套先进的身份识别系统,出进既安全又是无人化管理,还能保护**。

    刚开始怕有人对摄像头置疑,置疑是不是人们出进都被人监控了,为此在宣传讲解這套系统时,专门对人们作了说明,虽有摄像资料但绝没有专人监控,还请他们参观了系统主机,非特殊授权,操作和管理人员也无法调看摄像资料。再说即使看了,人们也觉得无关紧要,因为单元门厅和电梯内毕竟还算公共场合。方明自然知道這一切,所以才敢把這儿作为和艳梅幽会的场所,既方便又不会被人看到。

    在车上就给艳梅打了手机,艳梅已在房里等他,上到最高层這套房门口时,艳梅喜滋滋地站在门口等他,牵住他的手进屋后关上门笑道:“這套房装潢的真漂亮,以后咱们的房子也装潢成這样子。”

    方明被艳梅牵向主卧,他边走边笑道:“好啊!這都是咱们室内装潢设计公司设计装饰布置的,装潢施工队也是咱们自己的,怎么样?水平够档次了吧?”

    已进了主卧,這是三室两厅的房子,正面向阳一大一小两间卧室,主卧室长宽都是七米,门偏中开设,房中间空地挺大,地上是光可鉴人的暗红色木地板,进来一侧靠墙摆放着带两个床头柜的豪华大床,床上覆盖着漂亮的床被两用罩,床头靠着两个松软的大枕头,看着就想躺上去。对着床靠墙是一组衣柜,床的另一边靠窗是厚软的双人宽大沙发,一个人躺着也很松宽。房间另一侧有卫生间,靠卫生间玻璃墙摆着一套组合电视柜,卫生间门那边和窗子前是漂亮的梳妆和写字台。

    艳梅兴奋地说:“够!太够啦!這是我见过最好的,尤其這个大阳台,我太喜欢了!”说话间他们已走进這套房最具特色,设计造型很别致的半圆型大阳台。

    阳台是在正中,对屋内是完全开放型的,一进门就很显眼,长是三米多,最宽处是两米,地板上铺了一块两米见方的厚地毯,上面有四个漂亮软坐垫,顶部也是玻璃的,阳光能直接照下来。阳台两边还有两扇垂挂着自动落地窗帘的小窗子,整个卧室非常明亮,如果不是這种能发电已滤掉强光的特殊玻璃,這会儿大中午进来会刺得睁不开眼。

    整个房间豪华典雅,设计布置的也合理舒适,难怪艳梅赞叹不已。

    他们站在阳台里,扶着金灿灿的金属护栏从圆弧大玻璃窗看着外边,视线太宽广了。近处公司漂亮的办公楼和两个大车间尽收眼底,但稍远处则是参差不齐的楼宇、房舍,显得不太美观,再远处应该能看到的山峦也隐没在烟雾中,令人看了稍有点扫兴。

    他们抬起头看着上边的玻璃弧顶,方明笑道:“就這个阳台,就這个弧顶,加上這套房好多地方用的是玻璃砖做隔墙,比下边同样大面积的房子贵了好多啊!”

    “贵点还是买這种,站在這里多心亮啊!白天太阳照在头顶,夜晚是月亮和星星,多浪漫!”艳梅仰头看着天空兴奋地说。

    方明笑道:“行啦!别看了,小心把脖子扭了。”

    艳梅扭回头看着他嘻嘻地笑了,人也歪靠到他身上,笑道:“這如果是我的房子,就是扭了脖子也心甘情愿,這房是谁的啊?早上也没顾上细问。”

    他们早上见面那片刻时间顾温存亲热,哪顾得上细讲這些?

    方明揽住她的肩呵呵笑道:“公司准备送人的,后有变故暂时没送,在咱们的房子完工前就是咱们的家,你和思雨就先住着。哎,思雨咋还不回来?我這段时间没空和她通话。”

    “我天天和她通话,她说她父母在那儿很见效,要多呆几个月把病根去了。你抽空和她通通话,她很想你。”等他答应完,艳梅又兴奋地说:“那這房咱们能用一年哦,以后我就勤来收拾。”

    想到了思雨,方明便想到了红红,拥着她回身走向沙发问:“红红都好吧?這次出去我没法给你们买礼物,你们不要怪我啊。”

    没收到方明的礼物,她心里实际上有丝不舒服的缺憾,听方明這一说,她甩掉怨念笑道:“谁会怪你?你一个人去香港时给我们买了多好、多贵的礼物啊,這次我们能理解你。”

    方明再次被可人的艳梅感动,把她搂坐到沙发上,看着她红扑扑的俏脸,心存内疚从她衣领中伸进了大手,摸起一对柔滑的丰乳。

    艳梅一声嘤咛,美眸透出异样的神情看着他说:“酒菜和饭我都拿来了,不先吃吗?”

    他呵呵笑道:“才十一点半,不急,再说哪有吃你好?你说呢?”说罢没等她回答,就低头含住了她已微张的红唇。

    热烈地亲了一会儿,艳梅缩回发点麻的香舌,捉住把她衣衫弄得不整的坏手,喘息着娇媚地说:“让我先脱了啊!”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四十岁撞大运相邻的书:超级手机俏媒婆金屋藏帅流氓之风云再起白手起家天骄非正常人类事务所绝世好男人泡妞专家小黑传奇龙翔都市我的明星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