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三章 心生胆寒(上集)

【书名: 四十岁撞大运 第一二三章 心生胆寒(上集) 作者:阿福

强烈推荐:韩娱之秘密讯息宝瞳权力巅峰都市无上仙医天字号保镖我真是大明星超品相师阴阳超市     锦口的市委书记姓米,這个姓少见很好记,看模样年龄接近六十岁。米书记来锦口当市长到当市委书记够十几个年头,在锦口根深叶茂,说话一言九鼎。

    但方明看米书记這年龄,恐怕也干不了多长时间了,米书记邀他私谈,估计是索要好处。

    他在未谈判前就想过這问题,仅他所知,现在国企无论是整体出售,还是股份制改造或者是租赁,正是官员们大捞特捞的最佳机会,而且还是“理直气壮”地捞。尤其是整体出售,這售价因企业自身状况和当地发展所需,随意性特别大。

    這当然不能指现在的凤城,凤城现在对几个国企也进行整体出售,可在准备出售前就对企业的财产和账务进行清点封存,這过程至始至终都有职工代表和群众代表参与,有人想在卖之前大捞一把的可能性几乎没有。不仅不可能大捞,还设专门机构对企业过去的账务进行清理,恐怕连以前捞的也要吐出来。在出售的具体操作过程中,尽可能采取公开拍卖形式,个别企业情况特殊,无法公开拍卖时,也要从群众监督组织中的众多备选人员中抽出适当人选,专门组成一个临时的监督组织,专对此项工作进行全过程监督,并负责对外发布相关具体操作的信息。這种非常透明又很规范的操作过程,个人是很难搞鬼的。

    他们這次与锦口做的仍是那种稀里糊涂的买卖,在谈判期间就有个别管事的领导在私底下向小娄透出口风,想从中搞些私人交易,小娄在方明的授意下婉转拒绝。而且方明从那三个老乡那里得到反馈,现在厂领导已开始往外转移东西,但這些方明管不着也无所谓,只要厂子转移不走就行。

    方明深知在這次收购中大可以与他们玩猫腻,玩玩猫腻少个几千万很容易,但他左思右想觉得不能這样做,在這个收购计划中這种搞法风险很大,说不定到时有人怀疑要举报,也说不定那天上边来个专项检查,如果搞了,肯定心虚理亏,调查起来难免露馅遭殃。虽说這社会是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他這人的胆子的确不大,“撑死”的事不太敢做,又已有了上亿资产,不用担心会“饿死”,没必要去担风险。但最大的原因还是受這次凤城反腐狂潮的影响,他也算间接经历了,一个个他熟悉或认识的,曾经不可一世的,這次都无一漏网栽进去了,别说他觉得胆寒,连省委王书记都觉得胆寒。

    方明前些天到省里开会,在会议召开的前一天特意去省委拜见了王书记。王书记不接受那套房,令他心里忐忑不安,一直疑心是不是自己啥地方做错了,王书记对他不满才不接受的,想见了面探探实底。

    谈到房子的事时,王书记感叹道:“现在我没出事真是万幸啊!若不是老苟早死一步,我今天就不可能仍是這身份坐在這儿,你想看我恐怕得到监牢去看了,凤城的风暴令人心生胆寒啊!实际上,我从到了省里就严格控制自己不能再有一丝贪念,如果再稍对自己姑息迁就,今天收你一套房,明天肯定会收别人一栋楼,贪心照样改不了,翻船的可能就会增大,人不吸取教训不行啊!這不?刚有个省领导又落马了,事因很简单,他过去的一个下属事发怕被判了死刑,为立功检举了他。现在這种事多了,好比一根线上串了无数蚂蚱,有一个出事就会牵出一串,你预先根本不知哪个蚂蚱会出事,最好的防范就是及早扯断那根线。我若能平平安安走到退休,就是我最大的利益,其他诱惑比起這已是微不足道!所以我也给家里人定下规矩,拒绝接待一切送礼的,這也是不让你到家里看我的原因。”

    最后他还告诫方明:“官位你说过不愿图,這很好,挂个虚职有个身份就行,官场水太深,善泳者还会溺于水,你不善此道就更加危险。生意上的事,也是能不搞歪门邪道最好不要搞,你的那些项目靠正当经营就有挣不完的钱,没半点必要去冒风险。”

    王书记這番告诫方明真觉得是金玉良言,除了一扫忐忑不安的心情,还再三表示不忘王书记的关爱和提携,日后终有所报。

    但在锦口這件事上,他想了又想,觉得做事也不能太死板,如果是没风险,或者风险极小的便宜,能得还是要得。他心里有了打算,可也估计成的希望不大。

    果不出所料,锦口市米书记与他闲谈几句就把话题扯到出售玻璃厂的事上,他笑呵呵地说:“谈的经过我听他们汇报了,他们说让你们接收全部职工,按一亿元整体卖给你们,你们还不干啊!”

    方明正想接话讲理由,米书记一挥手止住他的话,又笑道:“這种事嘛,买的最好是钱花的越少越好,卖的希望是钱卖的越多越好,這是最正常的事。”人家替他说了,方明呵呵笑着点头称是。

    “老方,你也是官场中人,我就打开窗子说亮话,现在不是讲盘活资产吗?我们放在那儿是死的,你们接过来就活了,只要接收全部职工,白给你们也行,若這样做也不是咱开的先例。可那个厂子门前的那片地方值钱啊,白给就没法向人们交待了,如果你们同意接收全部职工,我们也不是非要一亿不可,还可以降点嘛!”

    米书记接着又意味深长地说:“老方,我可能连今年也干不满了,不当這个书记说话就没风了,今天有幸结识你,真想帮你這个忙。我个人的意见是你们接收全部职工,我们按五千万卖,咋样?這够优惠了吧,跟白给快没啥没区别。”

    這个价方明当然满意,但他也听出米书记有话外意,却佯装不知,满脸堆笑忙谢道:“行啊!這的确够优惠,我们完全能接受,谢谢米书记了!有您這么大力支持,我们一定能把這个厂子改造好。”

    米书记哈哈笑道:“你觉得满意就好,互利互惠嘛!我们给你优惠,你们以后给锦口多做贡献,双赢的好事啊!”他转而说道:“不过从个人角度说,还是你的利大啊!你是私企,优惠也就等于你个人少掏了腰包。对我嘛,我现在到了這年龄,也不求上进了,能舒舒服服过好后半生就行啦!先想学学人家,到别处弄套别墅安享晚年,這恐怕得你老方支持一下喽!”米书记说罢笑眯眯盯着方明。

    自己不先说人家提了出来,方明只好按事先想好的方案说:“這个自然,您這么支持我,我哪能没表示呢?我给您准备上五百万,买套别墅差不多了。”

    米书记听了呵呵笑着点头说:“那是,够了,咱搞一个一般的就行,太豪华的也不敢享受。”

    方明刚才的话还没说完整,怕他误会加深,赶忙又说:“米书记,可我不能现在给您,等此事一切办妥,过个一年半载厂子改造完,一切工作理顺,步入正规时我再拿给您。”

    米书记一听脸色瞬时变暗,心里嘀咕:這人是不是脑子进水啦?是他傻还是当我傻?现在啥年代了,还有這种先办事后给好处的?骗人居然骗到老子头上?!

    方明已看出米书记的不悦,這他事先想到了,接着笑着解释:“米书记,我這样做知道不合规矩,可您知道我是凤城的吧?凤城的事您也肯定知道,我是真怕了啊!虽然這个厂子我是真想收购,這比我建一个新厂既少投了资,也能早半年的时间搞出新产品,何乐而不为呢?可现在收购国有企业很敏感也很烫手,如果为此栽了跟头,我不值啊!我的意思是等生产起来后,一切风平浪静时再报答您,您放心吧,我绝不会食言的。”

    米书记哼哼冷笑一声,说道:“你不要拿锦口与你们凤城比,我在锦口十几年,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好啦,我已知道你的意思,那就让他们一切公事公办,省得你提心吊胆的。”他说时在心里还暗骂,已经有多少年没见过這种人了,想啃骨头既怕沾油手又怕塞了牙,什么东西?

    方明估什他也是在暗骂自己,呵呵笑道:“米书记您说对了,我就是不愿提心吊胆地收购這个厂子,您若相信我方明的为人,您就帮這个忙;您若不相信,那就让他们继续谈,能买起我们肯定要买,买不起我们只好另做打算。”

    米书记见方明的态度不亢不卑,忽然哈哈笑了,笑罢说道:“好啊,反正此事我们也得上常委会,在会上我相机行事吧,过两天我通知你。”

    這话说的模棱两可,方明估计便宜可能没戏了。他回去又跟小娄他们商量,就是出一亿元接收全部职工也要买,仅凭能早出半年产品這一点也比新建一个厂子合算的多。有了這个打算,心情也就宽了,方明让他们在锦口几个旅游点尽兴玩两天,等候消息。

    方明這两天的心思都放到三个俏佳人身上,厂子的事也就抛之脑后,直到第三天接到米书记的电话。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四十岁撞大运相邻的书:超级手机俏媒婆金屋藏帅流氓之风云再起白手起家天骄非正常人类事务所绝世好男人泡妞专家小黑传奇龙翔都市我的明星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