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七章 旧情难舍(上集)

【书名: 四十岁撞大运 第一一七章 旧情难舍(上集) 作者:阿福

强烈推荐:超品相师我真是大明星天字号保镖都市无上仙医权力巅峰宝瞳韩娱之秘密讯息阴阳超市     方明回到龙城的第二天中午,他和雅静在一群下属的簇拥着下到酒店三楼,一出电梯间走了两步,正好看到艳梅从走廊那头过来,两人的目光对视到一块,眼神里都透出欣喜,艳梅的欣喜中还多了渴念。

    他這是上午和雅静刚听完小娄他们的工作汇报,中午为答谢他们春节期间的辛勤工作,把大家请下来聚餐补个年宴。這下看到艳梅,忍不住要与她单聊一会儿,便对身边的雅静低声说:“你进去先安排,我问问小耿美容厅的事。”

    雅静也刚好与艳梅笑盈盈地注目问候罢,“哦”了一声,率他们进了一间大雅间。

    方明迎向艳梅,两人近到咫尺,艳梅眼中闪着兴奋的晶晶莹光,她亲热地向方明拜年:“过年好!方哥!”

    “你也好!”方明按礼回应后笑道:“走,到你的办公室聊几句。”

    艳梅高兴地急忙带路。按说分别仅是半个多月,可在這春节特殊的日子里,真所谓隔日如隔年,对他分外思念。

    跨进她的办公室,方明问:“大年过的开心吗?”

    关好门的艳梅点点头笑道:“开心!很开心!”说话时二人的眼里都闪出柔情,如两块磁铁般吸引相拥,热吻到一块……

    方明搂着她,在她的红唇边问道:“思雨也好吧?”

    “很好,可她有事出门了。”

    “啥事?走几天?”

    艳梅柔软的红唇擦过他的脸颊,脸贴脸说:“很远,到了海南。”

    “旅游去了?和她爸妈?”

    “是和她爸妈,可不是去旅游。她爸妈腿上都有风湿病,到了冬季发作的更厉害,听说海南的气候這病不发作。”

    “唔,那她最少要走一个月。”

    “估计要走半年到一年。”

    方明有些意外,捉住她的双臂推开看着她问:“唉?为啥走這么长时间?安顿好就能回了嘛,那美容厅咋办?”

    艳梅笑道:“她要留下照顾她父母,她们家别的人都走不开,美容厅有我抽空看着就行。”

    想到年前和思雨分别的情景,方明忽然明白她为什么那么难分难舍,看来那时她已有长期出门的打算,可他却感到纳闷,问艳梅:“走這么长时间为啥不和我说一声?”

    “怕你不方便嘛!”

    “莫非年前我离开时她没定下?”方明奇怪了,当面讲还有啥不方便的?

    艳梅不知他心中的疑问,随口说道:“没有,是过年接来她父母,两位老人老嚷腿疼才决定的。”

    方明疑惑地看着艳梅,想了片刻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最后说道:“那也不用她常陪嘛,让家里其他人请假轮着去,给他们出费用不就行了?”

    为思雨离开后咋对方明讲,她俩愁了好长时间也没愁出个好理由,正好过年接来她父母,俩老人嚷着腿疼,西医、中医曾看过多次也无济于事。有人说這种病到了海南那种热带,住个一年半载自然就好了。這让她们高兴坏了,真是两全其美,思雨父母的腿病治了,也有正当理由向他解释了。

    看着他疑惑的眼神,艳梅不知哪句话有漏洞,只好笑嘻嘻说:“你等打手机问她吧,我给你抄她的新号码。”她到桌上找张纸抄上,递给他笑道:“方哥,你抽时间去找红红吧,她给你带回了礼物。”

    方明高兴地说:“是吗?我明天开始参加政协会,看那天中午有时间就去,去了就给你打电话。”

    艳梅当然明白为啥打电话,深情地看着他,娇媚地笑道:“嗯,我等你电话。”说完抬手擦擦他脸上和唇上蹭上的隐约口红印,温柔地又说:“你快出去吧,他们都等着呢。”

    方明和她拉拉手,在她白中透红的俏脸上亲了亲才出去。

    這两天开会方明挺积极,以副主席的身份坐在主席台前排,听着大**们在台上官冕堂皇做报告,小**们装模作样在下边听报告,既觉得有意思,又感到挺荣光。這天下午将是讨论会,他吃罢午饭就告了假,赶去美容厅见红红和艳梅。

    這两天都是用公家的车,出了政协他打了个车。

    红红见到他太高兴了,先是亲热地拜年,进了屋里,肉乎乎的娇躯就硬往他身上贴,还垫起脚想将红唇盖到他的嘴上。

    方明没办法,只好仰头让她吊在颈上,笑道:“谁要和你亲?這成何体统?我是来看礼物的,又不是来和你亲嘴的!”

    红红噘嘴娇嗔:“方哥好讨厌!人家想死你了,早就盼你来,你对人家這样无情?讨厌!不给你看礼物!”

    看着她可爱的样子,方明呵呵笑着继续逗她:“愿给看不给看,你放开,我去睡觉。”

    红红仍赖在他身上,跺脚嗔道:“气死我啦!方哥咋這样?给你看礼物还不行吗?”

    “哪还不快拿来?!”

    红红嘻嘻笑着放开他,答应道:“哦!我這就取!”边说边急向红房子跑去。

    方明乐呵呵看着她的背影,然后看了看旁边的梅园,又看看雨亭,最后走近了雨亭。对于她们三个,红红他已是尽力排斥,艳梅和思雨,他内心深处更挂念思雨,毕竟他是她的第一个男人,对她的怜爱自然更多些。

    看着整齐干净,残留着思雨的幽香和温馨的雨亭,想起了前天抽空和思雨的通话。两人互相亲热地拜过年后,思雨就兴奋地问他這问他那,终于轮到他问她了,为啥要一直陪伴父母,不提早回来时?思雨嗯啊了半天才说感觉欠父母的恩情太多,想好好补报一次。這种理由让他哑口无言,可又感觉怪怪的,但也想不出啥地方怪怪的。

    红红抱着一件黑色带毛皮领的棉衣笑嘻嘻进来了,瞅着他说:“就给你买了一件棉衣,再也没看到有啥合适的买给你。来,试试合身不?”

    “不合适就打你屁股,连棉衣也买不合适还不该打?”

    她抖开衣服咯咯笑了,站到他身后娇声说道:“你别吓人家,人家正一直担心怕不合适。”

    方明两臂伸进红红张开的棉衣里,一耸肩膀穿上棉衣,低头上下左右看了看。

    “唉呀!合身唉!嘻嘻…,這下屁股算保住了。”红红站到他前面,离开他一些上下打量着。

    方明看着也觉得合身,而且穿在身上不轻不重感觉很舒适。這件衣服外观展直,里边柔软暖和,他喜欢地笑道:“嗯!又合身又暖和,买好啦,得多少钱?”

    红红到了他身前,揪揪拽拽衣服,俏皮地冲他笑道:“当然买好啦!你摸摸面料多好,还是活里活面的,连里子都是狐皮的,快六百万元呀!”

    听的方明大吃一惊,瞪眼惊问:“说啥?六百万?”看她笑意中含着调皮,心里一下恍然大悟,掐住她圆乎乎的俏脸笑道:“是韩元啊,吓了我一跳。”

    红红嘻嘻笑道:“我就是花了快六百多万韩元呀,我也算不来合人民币多少钱。”

    方明松开她的脸笑道:“呵呵,我也算不来。啊呀!好热!脊背上有汗了,快脱。”

    “哦,這屋穿這衣肯定热的出汗。”红红帮他脱下,回过身又说:“以后方哥穿這件就别穿毛衣了,有件保暖衬衣就行。”说完将衣服放到床上,让他看衣服里子。

    他摸着柔软光亮的皮毛,问她:“给你耿姐和雨姐都买啥了?”

    红红兴致勃勃说道:“买了几身春秋时装,她们俩加起还没方哥多。”忽脸色带恼怨道:“雨姐也真是!走时不说给我打个电话,她明年才能穿,到时就不时兴了,早知她走這么长时间,我就给她买些别的。”

    “你雨姐到底说要走多长时间?”

    “我打电话问她,她说最少半年,也许要一年。她也真是,别的人顾不上,找个保姆也行啊,隔一两个月去看看就行啦,为啥硬守在那儿?”

    看来不理解的不只他一人,方明笑道:“就是,现在飞机這么方便,飞回来用不了多长时间。”

    红红点头附和:“是呀!她也不知咋想的。方哥,艳梅姐一会儿要来吧?”

    “她得忙完了来,估计得两点多,等她来了咱们商量一下這房改装的事,我先睡一觉,你忙你的吧。”

    红红看着方明的眼神很异样,踌躇了一下才悻悻地点点头,从床上拿起棉衣叠好放到床柜上,笑笑说:“祝方哥梦个好梦!”

    等她嘻嘻笑着出去,方明扯起被子脱光躺进去,思雨沾在被上的香味冲进鼻中,他想着思雨,准备把她带入梦中。

    门轻轻响了一声,方明睁眼一看,竟是红红穿着透明惹火的粉丝睡裙进来,冲他媚笑着就往床边走来。

    看着她抖掉睡裙撩腿跪上床,玲珑有致的白嫩**和那诱人春光晃花了他的眼睛,他忙对正撩被子的红红喊道:“唉!唉唉!你這是要干啥?”

    紧说慢说红红已钻进他的怀里,光溜绵软地贴紧他,嘻嘻笑道:“你中午从来没一个人睡过,怕你不习惯,人家来陪你嘛!唉唉啥?!”最后是俏皮地娇瞪他。

    方明脑子快速转动着,想這事该咋办?

    他想的功夫红红已是手嘴并用,他躲开红红的香唇,摁住她的滑肩问:“你莫非对他不满意?”

    她脸一红说道:“还可以吧。”

    這说明她是满意的,方明努力沉下脸道:“满意还要干這事?快出去吧!”

    红红撒娇道:“不!不走!人家太想方哥了,就陪你這一次,别再说了!”

    “不要胡来,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以后再也控制不住了,你這新家也就快完蛋啦!這可不是亲亲抱抱那么简单,有了這次肯定会有下次,好不容易找到个称心的,你不担心?不珍惜?”他深知這事的后果,不愿让她再次面临人生选择。

    红红也能想到這次过后必然一发不可收,她对现在的挺满意,想了想也不敢破坏现状,便哭丧着脸说:“为啥你们男人能同时和好几个女人好?我们女人就不行?发现了就得离婚?喜欢两个,和两个同时好不行吗?”

    方明无法回答她這一连串问题,只好拍拍她的光背说:“听话!乖点,去干你的吧!”

    红红幽怨地盯着方明说:“人家听方哥的,以后再不缠你了,可這样出去人家多没面子?让人家挨挨亲亲再走嘛。”

    他不忍心拒绝,可红红這种挨一挨几乎要弄假成真,推开她后,她幽怨地长叹一声爬起来,然后却反身跪骑在他身上,俯下身亲起了那个“他”。這白花花的浑圆美臀撅在他的眼前,再被她這样亲咬着,方明盯着眼前诱人的美景强控自己的冲动,实在是忍不住后伸上了双手。

    只听“啪啪啪”接连几声脆响,红红松口发出几声尖叫,回头没见恼意却是霞染俏面水蒙双眸,扭动圆臀似鼓励他继续。

    “嘿嘿,快下去吧!还想挨打就下去找个板子,保证打得你舒服的三天不愿起床!”

    “坏蛋!大坏蛋!”红红娇声骂着,在他腿肉上掐着,坐在他胸上蹭了蹭起来嘟囔:“這世道太不公平啦!人家下辈子非转个男的不可,想干啥就干啥,想咋干就咋干!”

    方明哈哈大笑,可没敢再逗她,等她极不情愿出去后,终于在回味和矛盾中睡着,进入了乱七八糟的梦乡中。正快醒来时,怀里又钻进了温软绵香,他脱口而出:“红红!咋又钻进啦?”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四十岁撞大运相邻的书:超级手机俏媒婆金屋藏帅流氓之风云再起白手起家天骄非正常人类事务所绝世好男人泡妞专家小黑传奇龙翔都市我的明星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