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五章 惊天大案(下集)

【书名: 四十岁撞大运 第一一五章 惊天大案(下集) 作者:阿福

强烈推荐:超品相师我真是大明星天字号保镖都市无上仙医权力巅峰宝瞳韩娱之秘密讯息阴阳超市     是任燕燕,当接待员领她进来时,方明差点不敢认。与上次和以前的她大相径庭,首先衣着打扮上变化大,穿的很普通,与过去洋气时髦是极大的反差。相貌上的变化也很大,神色憔悴面带凄楚,还算姣好的面孔已大煞风韵。

    她进来时显得很拘束,啥话没说只是向方明怯怯地笑了笑,方明客气地让她坐下的同时,心里暗叹遭受這场打击的任燕燕,那开郎活泼劲已不复存在。

    方明只当任燕燕经受的是這一次打击,哪会想到她已是磨难重重。以前的不提,史振宁被揭发双规,问题严重很快被刑拘,這小子在铁证下不得不认罪。为减轻罪状,他交待了侵吞、贪污公款余下的钱款所在,其中不只有他私存的,还有给任燕燕的也交待出来。当办案人员向任燕燕讲了厉害关系,她不敢冒犯窝藏赃款之罪,只好乖乖把存款交出来,而且龙城的房子也被当作赃物查封。

    任燕燕追求金钱和享乐,结果屈辱地享受了没多长时间,现在是钱也没了,房也没了,工作又办了停薪留职,沦落的很凄惨!

    住在娘家,娘家人有时不由地怪怨她当初的选择,让悔恨的她更加无地自容。没办法,最后投靠到她曾最不想见,也已离婚的王娟家中。王娟倒是很热情,还安慰她:“愁啥?天下有钱男人多的是,他进去了还有别人,你趁还漂亮,想开点再去勾他一个!”

    她只有苦笑以对,她还会有心情勾搭人?

    可王娟继续开导她:“你和史流氓离婚吧,你们好离,财产也没了,一提就行。哪像我?为争這点财产,贴了人还不行,送了钱才多争了点。怪不得人们说法院不是人进的,操他祖宗十八代的,那家伙最终也没好下场!不是老娘怕被追回這点东西,也告***,让他罪加一等!”

    后边的话任燕燕不想听,前边的话她听进了,盘算着该跟史振宁离婚了。且不说他可能会判十年二十年,主要是不值的等他,害她到這下场,对他已恨之入骨。

    后来王娟还劝她找齐宇,说一日夫妻百日恩,何况还给他生了个传宗接代的,让齐宇给重新安排工作没问题吧?

    不管王娟劝的再多,任燕燕无论如何鼓不起勇气找齐宇。她对前途觉得迷惘黯淡,也没心情收拾自己,对从前穿的时髦衣服开始变得厌恶,认为都是這虚荣的华丽害得她。

    开始在王娟家住的一段日子,王娟有时只是夜不归宿,后来就偶尔带男人回来。任燕燕无处可去,只能关紧房门眼不见为净。但到這一阵子,有的男人垂涎她的美色,想让王娟拉皮条促成美事,王娟也很热心,经常劝她想开点,人生一世不就为了吃穿玩乐?干吗到這地步了还死心眼?

    這致使任燕燕连這儿也无法再呆下去,想死又下不了狠心,便琢磨着如何能摆脱困境。可那些曾跟她沾光的亲人、朋友,到此时没一个可依靠能帮助她的,有的还惟恐避之不及。后来蓦地想到了方明,方明现在不仅家财万贯,权势也是炽手可热,又乐于助人,听说他的一些穷困朋友、同学都给予了适当帮助。想到平易随和的方明,她感觉到有了丝希望,才有今天之行。

    方明看着她坐在沙发上尴尬的样子很可怜,心想要不然她也会是這儿的常客,而且肯定一来就叽嘎说笑不停。等接待员给她沏了茶,他想了一下才问:“从县里来?”

    任燕燕双手捧杯点点头,嘴角抽了抽啥也没说出。

    “还好吧?”

    這句一问,她的眼睛马上泪花糊糊,一会儿便顺眼角哗哗地往下流。

    方明赶忙又说:“你来肯定有事,有啥事就直说,我能帮尽量帮。”

    任燕燕抹抹泪,哽噎着说:“方哥,我现在是没家没工作,已走投无路。知道方哥现在能耐大,能不能帮我调出凤城,到别处安排一个稳定的工作,离凤城越远越好。”

    方明理解她的苦衷,前夫现在是如日中天,成为凤城人们敬仰的县领导,而现在的丈夫却沦为人人唾骂的阶下囚,她又不是那种无耻之尤,肯定是没脸再在凤城呆下去了。

    “你想去哪?想换个啥工作?”

    “越远越好,让我看不到凤城一个人,听不到凤城一点消息最好。工作好坏无所谓,只要稳定,能养活我自己就行。”

    方明想到一个人能办這事,问她:“离咱们省很远的外省行不行?”

    任燕燕脸上露出希望,忙地说:“行,那更好!”

    方明正要问她這么远会不会想孩子?可怕一问她又要哭,便咽了回去。心想管她想不想,她自作自受,想不想是她的事。于是,他看看表,差半个多小时中午十二点,对她笑道:“我现在就打电话,看人家忙不忙。”

    查到和他同去香港的叶省长手机号,拔后回答是已关机,又找到他秘书的号码,拔通介绍了身份,很快与叶省长联系上了。两人先热情地寒暄几句,方明转到了正题:“叶省长,求您办件事。”

    “说吧,啥事?”

    “我想往你们省调个人,不求是官,工作舒服点待遇好点就行。”

    那边呵呵笑道:“行啊!這是点芝麻大的小事,男的女的?多大了?”

    “女的,三十二三吧。”

    话筒中传来震耳的笑声,然后笑道:“我猜就是女的,沾到手上想甩了吧?”

    对方的声音任燕燕听不到,方明神色自如呵呵笑道:“您就别猜疑了,给找个环境好的城市,拜托您了。”

    “没问题,一切包你满意。”

    后来方明又问好咋让她去联系,需要带啥手续,一一记在纸上。

    任燕燕听着狂喜,来找方明真是找对了,他除肯帮外,还尽量往好给安排。方明现在的确是能耐大,认识外省省长不说,说话还這么随便。她激动地把方明抄下的单子拿好,含着眼泪说:“方哥,我真不知该说啥好。”

    方明摆了下手笑道:“啥也别说,马有失蹄时,人有失足时,心里的负担也不要太重,权当是场人生的教训吧!到了新环境,心情该放松些,好之为之吧!”

    任燕燕快要哭出声来,说不出话使劲地点头。

    看着她的样子方明心里也感觉挺酸楚,真是人生难料,一步走错步步皆错,对她更加同情,想到已是中午,便说道:“我叫个人带你下去吃饭吧。”

    任燕燕连忙说:“方哥快别了,不耽误你的事了,我马上就走。”

    方明已按了桌上的健,喊接待员进来,叫她领着下去。任燕燕临出门还回头朝他感激地点头,方明也微微点点头,目送她出去。他又拔通艳梅的电话,吩咐她将任燕燕招待好点,又让艳梅安排完叫思雨过来上八楼,中午一块吃饭。

    方明上到八楼,进屋路过餐厅推开门,听到里面厨房的炒菜声,进去就闻到了香味。梅梅系着围裙正像模像样炒菜,他走过去见厨柜上已炒好两盘鲜蔬,色泽鲜嫩香味扑鼻,不由让他食指大动,伸指捏起就歪头往嘴里塞。

    梅梅嘻嘻笑道:“看您馋的,叔叔洗手了吗?”

    他嘿嘿笑道:“没,闻着香味哪顾得上洗手?”

    梅梅回头娇媚地看他一眼,咯咯笑道:“猜您也没洗手,老毛病就是改不了。”

    方明过去洗手,笑道:“改啥?咱庄户人,啥时吃饭洗过手?不干不净,吃了没病!”

    梅梅又发出一串银铃般的娇笑,说他:“您呀,每次说您就是這话。耿姨和雨姨快上来了吧?”

    “快了,她们俩下去拿菜了?”他说的是服务员。

    “嗯,走了一会儿,马上就上来了。”

    不一会儿外面有了说笑声,是艳梅和思雨,还有那两个服务员推着餐车也一齐进了餐厅,她俩帮服务员往桌上摆菜。

    等到服务员告退后,方明问艳梅:“给任燕燕安排好了?”

    “嗯,好久没见,她都变成那样了,看着真可怜。她来找方哥啥事?”

    方明笑道:“她在凤城呆不住了,让我帮她调到外地。”

    艳梅坐下挑眉问道:“能调吗?”

    “呵呵,能调!已说好了,她回去办手续,很快就能走。”

    艳梅点点头笑道:“该帮!她现在太凄惨了。”

    思雨也叹息道:“唉!她当初不知咋想的,齐宇人才、人品、工作都没的挑,别人碰还碰不到這样的人,她竟离开齐宇跟了那姓史的流氓头。姓史的我一直不想搭理他,有时实在没办法才和他说句话。”

    艳梅附和道:“哪个男人不花心?可他人品太不好,见了漂亮女人贼眉贼眼盯着不放,有时还动手动脚,啥德性?!”

    方明盯着艳梅笑问:“你這也不会是说我吧?”

    艳梅和思雨咯咯娇笑起来,连从厨房进来的梅梅也跟着笑起来。

    艳梅笑道:“他能和方哥比?他连方哥脚后跟都不如!方哥待人多实在?和谁相处都怕人委屈,处处让着人,有了钱当了官也没半点架子,明天你又都要请一帮朋友去海滨。他呢?有几个臭钱到处臭显摆,到饭店吃饭也是吆五喝六趾高气扬的,看了就让人讨厌!对女人们也是抱着玩弄的心,玩腻就甩,他的底子谁不清楚?”

    方明嘿嘿笑道:“那我是好人了?”

    艳梅和思雨不约而同笑道:“方哥当然是好人!”

    四人不由嘻嘻哈哈地大笑了,方明高兴地说:“好!梅梅快倒酒,咱们和你两个姨痛痛快快吃這今年最后一顿饭!”

    艳梅边帮梅梅倒酒边说他:“连话都不会说!你今年再不吃了?”说完四个人又是大笑。

    欢快地吃完午饭,梅梅借口收拾行装躲进自己屋内,艳梅说要下酒店再看看,一会儿就上来,方明和思雨进了卧室……

    方明奇怪思雨今天爱的很特别。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四十岁撞大运相邻的书:超级手机俏媒婆金屋藏帅流氓之风云再起白手起家天骄非正常人类事务所绝世好男人泡妞专家小黑传奇龙翔都市我的明星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