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五章 惊天大案(上集)

【书名: 四十岁撞大运 第一一五章 惊天大案(上集) 作者:阿福

强烈推荐:权力巅峰都市无上仙医天字号保镖宝瞳我真是大明星韩娱之秘密讯息超品相师阴阳超市     在李书记的紧拦慢挡中,方明拣最好的菜、最好的白酒上了,他边点菜边还开玩笑地说:“父母官架到,我怎么也得招待好。尤其是你俩位,凤城隔了多少年才又出来的清天大老爷,不好好招待哪能行?”

    齐宇和方明的关系就不用说了,李书记跟他的交情也很深了,呵呵一笑也就不再客气。

    等到菜齐酒也倒入杯中时,齐宇笑道:“李书记,咱们难得**一次,今天索性痛痛快快地**吧!”说完端起杯与二人碰了碰。

    他们這种关系不用开场白,也不用互相殷勤谦让,喝酒用的是大杯,谁跟谁喝碰一下就行。

    李书记喝下一口酒,咂咂嘴笑叹道:“好酒呀!入口真爽!”低头就了几口菜又连称美味,抬起头又对他俩笑道:“好东西就是好东西,不敢否认!這也难怪人们追求享受,甚至不择手段捞钱,這些东西的诱惑力太大啦!老方,你过得可是神仙日子啊!的确让人羡慕。”

    方明呵呵笑道:“我早跟你们说过,啥时馋了就来找我。我绝对不会以此拉你们下水,也不求你们办事,只是朋友间坐到一块吃吃喝喝聊聊,你们大胆地来吧。”

    他俩呵呵笑了,齐宇说道:“我们今天就是馋了来找你,可好东西的享受也是适可而止,多了消化不了啊!”

    李书记会心地一笑说道:“过去**這么一次也觉得很平常、很应该,现在对自己要求严了,觉得非常奢侈,还真是不习惯了啊!不过想到老苟的**,這**真是微不足道了。”

    说到老苟,方明正想问這事,他问李书记:“我回去听人们传言查出老苟弄了两千万?真有這么多?”

    李书记笑道:“查证出来的没有這么多,可也离這数儿不远了。现在整个案子基本搞出来了,过几天就对外公布,我今儿就不细说了,到时你肯定会大吃一惊。”他夹了口菜吃,举杯和方明碰了一下叹道:“唉!连我身在其中也没想到竟然有這么严重,一个小小贫困县,县里百分之八十的正职被涉及,涉案金额居然上亿元,可怕啊!”

    碰了杯方明喝下一口笑道:“老苟真是死好啦,不然也是吃枪籽。”

    齐宇笑道:“你说对了,他若活着非吃枪籽!还是身败名裂、灰头灰脸地吃枪籽。”

    李书记附和道:“老苟病死,不仅对他本人好,对谁都好!首先对他家人好,虽然不法财产也被查抄,可总没他坐牢、上刑场的结局让他们丢人现眼地难堪。更重要一点,他死了就掐断了向上查的线索,上面好多人能坦然了。对我们也好,查起這个案子阻力小多了,领导们很支持。要不然?虽有群众的支持,也会阻力重重。”

    李书记说得方明深有体会,他前后收了老苟四十万就很坦然,這次调查一点都不担心,否则他此刻还有心情喝酒?恐怕晚上睡觉也不安稳,更恐怕已被双规或拘留。

    真是庆幸啊!他沾沾自喜自己有福,心里想着也许别人还是跟他沾光,乐呵呵地举起杯说道:“敬二位一杯,你们這次可立了大功,一下掀翻几百名贪官,這可是罕有的,也是巨大的成绩啊!”

    他俩笑呵呵地和方明碰杯喝酒,李书记边吃边说:“打倒贪官的成绩不能算巨大,真正巨大的成绩是县委、政府重新拾回了诚信。”

    方明说:“是威信吧?人们一看县委和政府动真格的,肯定有了威信,以后看谁敢胡来!”

    齐宇笑道:“就是诚信!讲威信是种错误观念,县委、政府应该讲诚信才对。讲威信是种封建的官僚思想,讲威信也就是讲面子,为了讲威信和面子,必然要摆出一种高高在上的架子,对群众颐指气使;有了错误和缺点,怕失威信和面子上欺下瞒,不敢自揭疮疤;为了這种虚荣的面子,不切实际地搞面子工程,其害处还很多啊!讲威信和讲面子只能严重脱离群众,做出群众反对和不满意的事来,反而威信扫地!群众需要的是讲诚信的县委和政府,希望县委和政府要言而有信、取信于民。正因为前段时间我们拉下面子做了许多实实在在的工作,群众才对我们有所相信,此次检举揭发很热情,查处案件才会這么顺利。”

    经他這一说方明脑子转过弯来,暗叹齐宇如今锻炼的果然不一样了,讲起来滔滔不绝。他赞成地笑道:“你说的对,咱们人与人相处还贵在诚实守信,不然就是狗屎一堆,谁愿搭理你?你们做的好,就你们前一阵子给人们补工资這事来说,像我已不稀罕那几个钱,可拿到手后心里还热乎乎的。过去那叫干啥?他们买高级车有钱,假借考察名义外出旅游,甚至出国游玩也有钱,轮到人们那点可怜的工资却没钱了,骗得让人心凉。”

    李书记呵呵笑道:“的确是這样,如果真是财政困难发不出也算,问题是把国家和省里已下拔的扣下供他们挥霍,太贪心太黑心了!這不仅是诚信问题,更是遵纪守法的问题。我们让群众遵纪守法,可這些年来,县委、政府却是最不遵纪守法!甚至以县级文件或领导集体名义公然违法乱纪,此类事太多了,数不胜数。很多事我也参与其中,回头想想,這样的县委、政府,谁会相信你?你的威信何来?诚信是本啊!有诚信才有威信,可我们丢掉诚信讲威信,這是舍本逐末!如果再不讲诚信,不是危言耸听,最后恐怕将是丢掉政权!”

    他讲得激动了,缓了一口气又讲:“所以近年来中央再三强调要讲诚信,這不仅是指商业活动中讲诚信,重要的是政府行为更应讲诚信。人无信不立,市无信则乱,政府若无信必则人心涣散,這问题关系到人心向背!**已说透了,‘人心向背是决定一个政党、一个政权兴亡的根本性因素’,所以说我们最大的成绩和胜利是拾回了诚信!”

    从一个县委书记口中道出這番话,方明听得挺来劲,一边附和赞同,一边劝酒。三人谈的兴致都挺高,菜也吃的爽口,酒也喝的尽兴。

    方明想到了他个人关心的问题:“我原来单位的黄局长问题大不大?”

    齐宇笑道:“大黑牙那老家伙狡猾,啥事都以想不起来推托,等给他举出事实,他又把责任推到老苟头上,有些事也确实是老苟的指令,但很多事他也推不了责任。不过查出来的问题比起别人小多了,估计也就判个三五年。”

    方明一方面是松了口气,一方面还有点幸灾乐祸,笑道:“三五年也够那老家伙受的了,那家伙那么奸滑也没逃脱。”

    齐宇叹了口气说:“过去咱们是道听途说,有时人们说的还不敢相信。這次我直接参与,比听说的更可怕,像大黑牙這样能推能遮的少,尤其是乡镇书记们,简直是明火执仗地去抢。跟你说一个简单例子,有个乡拔下三十万抚贫资金,书记一人把持住,半年后拿一堆条子跟会计把帐一顶了事。他们不管啥钱都敢动敢花,顶帐的条子名目繁多,不管符合不符,顶平就行。”

    方明不以为然地说:“這种事早知道,我们局里的人查帐回来说,翻了几页就不敢翻了,得请示领导咋办?他们這些人太得意忘形,以为真没人能治他们了。你记不记得有时跟他们在一块喝酒时的嘴脸?狂的他们口无遮拦,拿羞耻当本事夸,這下都傻眼了吧?”说完他嘿嘿笑着又说:“不过,我估计這次也有漏网的,有吧?”

    李书记呵呵笑道:“肯定有,但那绝对是小鱼,大鱼一条没跑。”

    还有个问题在方明脑中转了半天,最后还是没忍住问了出来:“齐宇,姓史那小子罪不轻吧?”

    齐宇淡淡地说:“嗯,轻不了。”

    见齐宇不太愿回答,知道那是他心中的痛,方明便转移话题聊起了他们都感兴趣的城改。最后三人酒足饭饱,可聊兴仍浓,方明留他二位在這里住下接着聊,二人欣然应命。

    最后,李书记站起来开玩笑说道:“看来這官商勾结还不能一下铲除,否则我们到哪吃喝這美酒佳肴?”

    方明哈哈笑了,说他:“你想铲能铲的掉吗?”

    李书记也哈哈笑了,说道:“若赐我上方宝剑,既使铲不掉,想勾结也要让它在阳光下勾结!”

    三人同声笑了,可這笑意却各有不同。

    过了几天,凤城反腐案果然报道出来,真是惊天大案啊!一起县一级的买官卖官案涉及人数与金额之多不是罕见,而是到目前为此绝无仅有!在全国各新闻媒体都有转载,凤城一下出了名。但這好名声居多,因为這案特殊之处不是上级检查出来的,也不是迫于群众举报抖出来的,而是凤城新一届县委、政府狠抓反腐工作和推动民主建设揪出来的,凤城人除了大快人心,对县委和政府是更加地信任。

    为此,李书记和齐宇,以及其他有功人员受到了中纪委的嘉奖,齐宇也功成辞去纪委书记一职,专心去主持推动乡镇一级的民主选举工作。

    方明這些天除了上午有时到政协呆一会儿,多数时间泡在公司,這转转那看看,也很热心公司的工作,对集团公司的运作状态很满意。這让他能放心地准备离开一段时间,到海滨与父母过年团聚,同时参加两个外甥的婚礼。

    离春节仅剩**天,方明即将离开的前一天,接待处通报说有位女士来访,他没想到竟会是她!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四十岁撞大运相邻的书:超级手机俏媒婆金屋藏帅流氓之风云再起白手起家天骄非正常人类事务所绝世好男人泡妞专家小黑传奇龙翔都市我的明星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