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另攀高枝(下集)

【书名: 四十岁撞大运 第七十八章 另攀高枝(下集) 作者:阿福

强烈推荐:我真是大明星天字号保镖超品相师都市无上仙医权力巅峰宝瞳韩娱之秘密讯息阴阳超市     方明听到脆生生的一连串咯咯娇笑,睁眼看到梅梅坐在写字台前,看着电脑笑的前仰后合,他问道:“梅梅,你一个人乐啥?”

    梅梅扭过头,用手捂住了笑声,可仍掩饰不住地笑道:“对不起,吵醒叔叔了。”

    “没事,我睡好了,看啥高兴成這样?”

    她又咯咯笑起来,好不容易止住说道:“太逗了,我正看笑话,逗死我了,叔叔也来看看。”

    方明挺有兴趣地起身过去,托着桌子朝她在屏幕上指点的内容看去:

    “车站等公车的时候,有一漂亮妹妹一直盯着我微笑,我以为自己伟岸、帅气,原地踱了几圈,于是妹妹也笑得愈发妩媚…,结果一边的大妈说:小青年,别在屎上踩来踩去的好吗?”

    方明看完哈哈大笑起来,引逗的梅梅又跟他大笑,笑累了,又高兴地指着另一条让他看:

    “有一天你在精神病院实习,忽然有一精神病患者手持一把刀向你追来,你转头就跑,直到跑到一死胡同,你心想這下完了,那个病人却说:给你刀,该你追我了。”

    方明感觉就是挺好笑的,哈哈笑完说:“再看一个。”

    又一则:“一拜天地,从今受尽老婆气;二拜高堂,为她辛苦为她忙;夫妻对拜,从此勒紧裤腰带;送入洞房,我跪搓板她睡床!哎,我是绵羊你是狼!”

    這次没逗他大笑,只呵呵笑道:“挺有意思,我再看看。”他向下扫视着,突然爆出大笑……。

    梅梅好奇地问:“您看的是哪个?”

    “這个。”梅梅顺着他的手指看:

    “儿子每晚都要和妈睡。

    妈说:你长大娶了媳妇也和妈睡呀?

    儿答:恩。

    妈说:那你媳妇咋办?

    儿说:让她跟爸爸睡。

    爸听后激动地说:這孩子从小就懂事。”

    梅梅看完轻打方明一下,笑嘻嘻嗔道:“叔叔您坏!咋看這个?”

    “笑话嘛,还分這个那个的?我再看看下面的。”

    “下面的不让您看!”梅梅两手挡住屏幕,抬头和他撒娇。

    方明眼尖,从她指缝中又看到一则,是个隐晦的黄色笑话,难怪不让他看,便笑道:“不看就不看,还有啥有趣的,看看。”

    梅梅来了兴致,笑道:“可多了,咱们看名人八卦吧。”说完鼠标一阵飞点,找出了八卦新闻,梅梅给他让出椅子,她爬靠在他肩上看起来。连看带说笑时间过的很快,忽听身后一声:“你们看啥呢?”

    两人回头,是夏丹儿,梅梅高兴地叫着“丹儿姐”,亲热地拉住她的手。夏丹儿和梅梅欢快地拉扯着,眼睛却羞怩地偷瞟方明,瞟见方明对她微笑,娇媚的脸庞染红印霞,灵动的眼珠跳闪出诱人的火花。

    他欣赏着夏丹儿动人的神情,那向他忽眨的眼神,似乎要表达什么,欲说还羞,撩拨出他一种久违的情愫,青春年少恍若又回来,窈窕淑女正向他眉目传情,欲述衷肠,令他心花怒放。

    方明起身坐回床上,招二人过来,梅梅拉着夏丹儿到他跟前,他分执二人玉手,拉坐在两旁,轻轻摸捏二人玉指,夏丹儿含羞垂首,他亲切地问:“丹儿,這一天过的好吧?”

    夏丹儿抬头朝他婉尔一笑,首先想到這是在关心她,知道她身体的不适。一天来的隐隐痛楚,时时让她想到那激奋时刻,手指不由地回捏着,点点头轻吐一个字:“好。”

    实际还有更多的感受,可哪能说出来?這个好字怎能代表她這一天的心情?从早晨出来,她就一直回想着那过程和每个细节,她要深深刻印在心中,作为人生最重要的珍藏!她体味着那事发生后自己情感上的微妙变化,以前对方明的感情她能讲的清,然而现在的心情太复杂了,酸甜苦辣忧样样俱全。她不明白事前事后竟有了巨大差别,事后好似他变为自己身体的一部分,是那么的可亲,這种感受好甜蜜!可有时又想到他有妻子,有梅梅,或许还有她不知道的其他女人,想到他常会将别的女人拥在怀中,也是那样亲热,酸辣之感油然而生。每想到這些,她又暗责自己,又不是不知道?何况她也知道,方明不是她依托终身的人,他们之间的缘分也不知能有多长?她的未来会是啥样?未来的那个他和方明有啥区别?年轻是肯定的,其他的像他吗?像他就好了!

    夏丹儿刚刚含羞答完好字,梅梅就探头朝她挤眉弄眼,夏丹儿更感羞涩,伸手打她来掩饰,梅梅毫不相让,又还击回去。俩个童心未泯的女孩,嘻嘻嘎嘎地在方明怀中嬉笑打闹着,他被感染的心情格外好,這才叫青春美少女!小月季和她们比起来算啥?一文不值才是!

    还是夏丹儿大了些,先住了手,提议赶紧做饭吧。

    方明自己坐着嫌闷,也跟到厨房,夏丹儿边忙着边旧事重提:“大哥,你啥时去吃饭呀?我姐今儿中午还问呢。”

    方明现在最怕提這个,有种亏心的感觉不愿面对夏灵儿,他笑笑搪塞:“明天要回市里,下次回来肯定去。”

    “大哥走几天呀?”

    梅梅嘻嘻地逗她:“咋,你怕叔叔走的时长了?不怕,叔叔一有闲空我就催他回来。”

    “讨厌!你又想找打!”夏丹儿‘怒目圆睁’,作势要打她。

    方明乐见她们這样,她俩神情各异,但都是可爱动人,真是爱煞人了!

    梅梅噘起嘴嘟囔:“人家是好意,丹儿姐不领情还要打人家。”

    “你还说?!”夏丹儿继续作势要打。

    梅梅忙装害怕的样子说:“怕你了,不说还不行。”

    结果两人扑哧都笑了,夏丹儿娇媚地对看着她俩微笑的方明说:“大哥,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他呵呵笑道:“梅梅说的对,等在市里一有闲空我就回。”

    夏丹儿媚眼瞪他:“大哥就记着向梅梅。”

    這话能成向梅梅?方明苦笑,女孩子就是难缠,嘿嘿一笑不予辩白。

    “大哥,还有件事你给出出主意。”

    看她很正经的样子,他忙问:“啥事?”

    “我那个大外甥女,开学前一直闷闷不乐,开学后更厉害,我姐追问几次才弄明白,原来是学校有的同学骂她,骂她是杀人犯女儿。”

    “咋会有這事?那孩子又漂亮又可爱,谁发无聊骂她?”

    “就是因为漂亮和学习好,有的同学,可能是女生嫉妒她,常塞条子骂她。她心烦不想去上学,我姐這几天可愁啦,正想着往哪个学校转,我想起来问问大哥,大哥给出出主意。”

    方明想想,這确实是个问题,一个小女孩哪能受了這个?他想到丹俐的学校条件多好,不如去那儿。有了主意,笑道:“去龙腾希望学校吧,去那儿肯定没人骂了。”

    梅梅插话:“那不是非贫困生不招嘛!”

    夏丹儿却喜欢地说:“看谁呢,大哥说话能不要?人们说那个学校太漂亮了,孩子们都眼红的不得了,能去那儿最好了。行的话我的小外甥女也到学龄了,一块让她们去吧?那儿不是住宿制吗?這样我姐也能腾出手帮我经营了。”

    他呵呵笑道:“這恐怕不是靠说话就行的,這是我大哥专为贫困学生筹建的,知道条件好,很多不是贫困的也想进去,有好多人找我求情,我不能代头坏了规矩,都推拒了。你姐的两个孩子情况特殊,咱们花钱进,需要多少给多少。丹俐忙的白天黑夜守在学校,明天我去市里以前和她说去。”

    “只要他们收,让出多少钱我们就出多少,现在店里的经营状况挺好,供两个小孩念书没一点问题。那就全靠大哥了,我们只管出钱,别的就不管了哦!”夏丹儿了了一桩心事,笑盈盈看着方明说。

    就凭這迷人的笑容,這点小事无论如何要办到,他爽快地说:“没问题,包在我身上了。”

    从晚饭到临睡前,三个人的谈话和玩笑逐渐深入到男欢女爱的主题,夏丹儿渐渐放开,敢说的话越来越多。方明乐在其中,心、眼、手、嘴挨次交替得到满足,嘻嘻哈哈过得很快。到了泡澡的时候,梅梅拉过夏丹儿,先服伺方明脱了衣服,轮到她们自己时,夏丹儿解脱到一半,却要违背刚才和梅梅夸下的豪言壮语,怎么也不肯全脱陪方明泡澡。已经变得光溜溜的梅梅,不依不饶还跟她嬉闹着,直到夏丹儿被揪扯掉乳罩,只剩内裤时,方明开口解劝:“行啦梅梅,今天你丹儿姐情况特殊,就饶过她吧。”

    夏丹儿捂胸朝他露出感激的笑容,梅梅也恍然大悟,笑着向她赔礼:“对不起了丹儿姐,我忘了你是伤员。”

    她话音一出,夏丹儿羞怒地追打起来,方明看着這香艳的美景傻笑,笑了一会,高声说道:“你俩打吧,我自己进去了。”

    梅梅一吐香舌,过来抚着方明,对又捂住胸部的夏丹儿摆头示意,笑道:“走吧!”

    她和方明泡进浴缸,还要报复夏丹儿,指挥她站在浴缸边,为方明揉肩捏背。方明此刻的感受是舒服啊!得意啊!前面在水中享受着梅梅熟练地为他搓腿揉脚,后边享受着夏丹儿生疏却十分温柔的揉肩捏背,尤其后脑壳还时不时地触碰到一对软硬适度的丰圆,快要美上天了,可他哪会就此满足,心里还盘算一会如何摆弄這对娇俏佳人……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四十岁撞大运相邻的书:超级手机俏媒婆金屋藏帅流氓之风云再起白手起家天骄非正常人类事务所绝世好男人泡妞专家小黑传奇龙翔都市我的明星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