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母骚女浪(上集)

【书名: 四十岁撞大运 第六十七章 母骚女浪(上集) 作者:阿福

强烈推荐:都市无上仙医天字号保镖权力巅峰我真是大明星宝瞳超品相师韩娱之秘密讯息阴阳超市     方明让立运送到黄局长家门口,让他们回别墅,他上去了。

    开门的是小月季,方明有些日子不见,脑中她的俏艳面孔有些模糊,這下又见到這迷死人不偿命的面孔,他心神不由一跳。再看她上身穿着一件白兰色竖条纹半袖短衬衣,怒胸把上半截衬衣撑的鼓圆,似要绷破钮扣蹦出来;下身是七分白色低腰紧身短裤,一截嫩生生的细腰露出来,一眼就看到扁平小腹上那圆凹的肚脐眼。這一身素白妆扮,显得特别清爽,一扫方明从陈家带出的沉闷。

    小月季這身是特意为方明打扮的,穿衬衣是为让里面故意安排的真空,能有乍现春光的机会;选配低腰紧身裤,为的是显露她的蜂腰美臀。這妆扮从方明的眼神中反映出产生了预期效果,她暗自得意,满脸喜容地把他迎进屋内,弯腰给他递过拖鞋。

    方明的目光自然落在她撅起的圆臀上,裤子撑拽的更低,露出一半肉粉色丝质内裤,入眼极为诱惑。

    一声亲热地“大兄弟,你来啦”,打破他的遐思,是月季花到门口招呼他。她们看到方明身体基本恢复,又一齐高兴地向他道喜。

    方明谢了這番热情的进门礼,坐下后问道:“黄局长呢?”

    月季花笑道:“多不凑巧,他刚给你打完电话就接到市里通知,说有个紧急会议让去参加。打电话把我们叫回,让好好招待你,他争取晚上回来。”最后她又笑着补充:“他回不回无所谓,有我们娘俩还怕招待不好你?”

    方明被月季花眼波飘忽的媚笑搞得心生异念,暗叹传闻果真不假,她现在徐娘半老还這么厉害,难怪年轻时被无数的男人膜拜。未等他客气一句,小月季就坐在他旁边挽住他手臂,娇笑道:“是啊,爸爸不在我们也能陪好您,爱喝酒爱干啥您说?”

    母女俩很易让人误解的言语搞的方明心猿意马,臂肘又享受到一对柔软怒胸的挤靠,马上感觉這屋子有种让人骚动不安的春情在荡漾。

    方明不知该咋回答,呵呵憨笑着,对面的月季花又笑迷迷问他:“听说你帮那家人办丧事?”

    方明点头说:“嗯。”

    “人们对你的评价可高啦,说你不忘旧情,一手承办起那麻烦事。说换个人到你這种身份,还怕沾上霉气,躲还躲不及。”听方明客气完她又说:“人们都传那人有个漂亮小姨子,出殡时人们追着看,比小月还漂亮?”

    方明没有参加,不清楚人们追没追。如果小月和夏丹儿比较,一个真是家中月季,妖艳迷人;一个是谷中幽兰,清新脱俗,只能讲各有千秋,不是一种风韵。但他讨好她们母女说:“是挺漂亮,不过有点土气,哪能和小月比?小月多洋气,多漂亮,我都有点不敢硬看。”

    她们听了喜欢地格格笑起来,说方明会夸人。特别是小月,笑时还曲起兰花指,抬起手背轻掩嘴角,甭提是种什么诱人姿态!小月笑完放下手,盯着方明问:“我真的那么漂亮?您还不敢多看?”见方明微笑点头,她凑上脸送给他勾魂摄魄的媚笑说:“长的漂亮就是让人看的,叔有啥不敢看的,给叔好好看吧!”

    她的大胆之举搞得方明有点脸热心跳,因为毕竟有她母亲在场。反而是那母亲毫不介意,满脸笑容对他俩说:“你们好好聊,我去弄菜。”

    小月季等母亲一走开,开始盘问起方明,套问他怎么调到市里,有啥硬关系等等,方明没有完全向她吐露真情,挑着说了些。最后她露出一副幽怨的表情说:“叔的身边是不是美女太多,从那次都有多长时间没来看我?”

    有了這阵谈话,月季花又不在跟前,他随便多了,随口说道:“多也不太多,主要是太忙。”

    小月季一声脆笑:“嘿呀!套出真话了,不太多是几个?”

    方明和她绕***:“不等,有时多有时少。”

    小月季贴到他身上追问:“您這是啥话?让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到底是几个。”

    方明笑她:“你连這也听不懂?有时好几个,顾了這个顾不了那个;有时几天也找不到一个。”

    小月季格格娇笑地伏到了方明身上,笑罢抬起身说道:“有能耐男人身边就该是美女如云,叔的还少,应该身边经常不缺美女才对。”

    方明从刚才那软玉在抱缓过神说道:“那说明我还是没能耐。”

    “您能算没能耐?慢慢就多起来了嘛,您急啥?”

    方明和她越说越上劲,反问她:“你能耐大不大?有了多少男朋友?”

    小月季听了脸都不带红一下,鼻子一哼说道:“在這烂凤城,有能耐也白有,没一个打眼的,我还想让叔帮我调到市里去,行不行?”她后来是摇晃着方明的手臂说的。

    她的目的还真明确,方明考虑调一个人进市里估计问题还不大吧?可也不能一口答应,他装作为难的样子说:“现在估计挺难,我刚有不少事求罢人,不好再开口。”他這话实际上也是有真有假。

    小月季一听高兴地又伏到他身上,撒娇道:“叔這是答应了?人家也不是一下让你办。”

    “行,我记住了,找机会给你调。”

    “谢谢啦,我知道叔会帮忙的!”说着又高兴地摇开了方明,不过這次不仅是用手,更多的是用她的怒胸去推摇。

    英雄难过美人关,方明這时更深刻地理解了,谁还撑住這软香的摇晃。他正情难自禁之时,厨房传出了月季花的喊声:“小月!叫你叔过来吧!”

    坐到饭桌上,小月季征求方明喝啥?方明说天热喝啤酒吧。小月季从冰箱取出几瓶打开,过来先给方明倒上。方明用手轻扶酒杯,小月季边倒边说:“估计叔要喝啤酒,专门先冰镇一下。”

    方明嘴里嗯着,可眼光不由盯在了她俯身敞开的领口内,多饱满,多圆润,那沟多深,再差一点点就能看到花蕾了。小月季猜也猜到他的目光所在,瞟他一眼证实后,她先不动声色地倒酒,等快倒满时才装着发现,立起酒瓶娇喊一声:“哎呀!叔的眼睛好色啊!硬盯着人家那儿看。”

    這话说的方明老脸有些挂不住了,這些都落在刚到桌前的月季花眼里,她格格笑道:“坏丫头!和你叔乱开玩笑。”坐下又对方明说:“男人嘛,有几个不色的,不色的还叫男人?”

    小月季也格格笑道:“人家是故意和叔开玩笑,没想到叔不经开,脸都红了。”

    方明嘿嘿笑着,没法辩解,心里给自己找台阶:现在你们是母女俩,不好过分,等你再落了单,看咋对付你!

    小月季又给她母亲倒酒,喜滋滋地对她说:“妈,叔说有机会就给我调进市里去。”

    月季花惊喜道:“真的?太好了!那咱们今天要好好陪你叔喝几杯。”说完母女俩同敬方明一杯。

    好凉爽啊!方明喝的真舒服,人家娘俩一点不差乎他,满满一大杯干尽肚内。小月季起身倒酒,方明這回不好意思乱瞅了,听月季花说话:“小月,你以后就靠你叔吧!别人不行。”

    小月季倒好酒坐下说道:“知道啦!叔,侄女敬您一杯!”干了杯中酒,她用手背抹抹嘴说:“还是咱们本县人靠实,叔现在也是市领导了,可多随和、多亲切!我爸跟苟的关系处的那么好,正要用他呀他却死了,這个李书记又是个不讲人情的,我爸上去碰了好几次钉子,我上去他也带搭不带理的。”

    “李书记挺随和的呀?”方明终于插了一句。

    “那是和你随和,现在谁都怕见李书记。”

    月季花拦住她的话说:“小月,别人甭提他了,老狗那个王八还骗咱们说回市里当人大主任,没一句真话!活该那王八不得好死。”

    方明听到這话心里暗笑,苟书记真是骗倒不少人,唯独他没让骗过,反而从苟身上得了不少好处。心中一得意,他主动出击与她们干杯。

    啤酒這东西就是利尿,刚一瓶多下肚他就有点尿急。他扶桌站起,小月忙问干啥?方明笑道:“尿!”

    小月格格笑起来,说他:“叔说话一点不文明,不说上卫生间,直接了当就一个尿字,多难听!”

    “难听啥?凤城人不都這样说?尿就是尿嘛,干吗说的那么罗嗦?”月季花帮方明说,可说完她也觉得好笑,也格格笑起来。

    方明顾不上多和她们说笑,忙地边走边说:“你们笑吧,我赶紧尿,再迟一会非尿一裤子!”

    她们又被逗笑了,小月还说:“叔叔说话就是有意思,真逗!”她怕他拄着手杖不太方便开卫生间门,跑过去帮他打开。又笑盈盈地说:“用我帮您吗?”

    方明逮住了她的话茬,趁這机会正好逗逗這小浪女,用只有她能听到的声音说:“尿尿你能帮个啥?”

    “讨厌!人家是说扶你进去,又不是帮你尿尿!”她却无所谓,声音很高地说,说完还怪怨地打他一把。

    可她也不想想,方明现在正走还走不来,被她這猛不防一把打个趔趄,不稳地向前倾去,吓得她急把他扶住,忙地道歉。方明站稳后,没时间听她道歉,让她赶紧出去。小月见马桶盖没掀起,帮他掀起后嘻嘻笑道:“我在后面扶住叔叔,您就放心大胆尿吧!”她还真的站到他身后双手卡住了他的腰。

    小便还有美女在身后扶他,這是皇帝该有的享受,方明焉能拒绝?他一边方便还一边逗她:“好,看你对方叔這么关心,那就饶了你刚才的一把。”

    她在身后嗔道:“我啥时不关心叔叔了?”还没等方明回答她,她听到刷刷的小便声,感到自己也有了尿意,而且越来越厉害,有憋不住之势。她慌急说道:“快点!叔叔!我也想尿了!快!快!”

    方明觉得好笑,他也刚好方便完,便笑道:“那我也得扣住裤子。”

    “等不着了。”她没说完就放开方明,钻到他身前,不顾一切麻利地褪下裤子,一下坐到马桶上,马桶里马上传出一种激溅的声音。

    方明被這一连串举动震住了,眼球也被吸引住了。小月弯腰前倾的坐姿,让他从她衣领中把那丰圆的肉球和深深的乳沟看的更真切,但吸引他已不只這个,还有她暴露在外面两片圆圆的细嫩粉臀,看的方明暗咽口水,邪火上升。

    小月季爽快完,抬头看到了方明灼灼的目光,這才有了羞意,蹲着不敢起来,媚笑着数说他:“叔的眼光又色了,您這样看着,让我怎起来?”

    “我一直看下去,你还一直不起?”方明挑逗她。

    “您以为我真不敢起?您是长辈,让您看了怕啥?”小月季说完猛地站起,极快地提起了裤子,然后红着脸娇瞪方明一眼,才伸进手整理。

    虽然是惊鸿一现,可也让方明大跌眼镜,那不是童山濯濯吗?一直听人传讲,没有见过,居然出现在她身上,這可是稀罕,恨不得再扯下看看。

    小月季看他目光痴痴的憨样,又习惯性地用手背掩嘴笑道:“没戏了,出去吧!”

    方明扣好裤扣,又看了一眼這个处处诱人的妖女,怏怏地转身出去。

    回到座上,小月季便嘻嘻笑个不停,月季花问她笑啥?她毫不避讳地说起刚才那事:“妈!刚才太好笑了。我怕叔站不稳在后面扶着,不知咋的,听到尿声我怎也憋不住了,不是我叔,要换个人非尿一裤子,你说這咋回事?”

    月季花听了格格笑起来,纯绵背心包着的两坨巨峰上下晃颤个不停,方明看的眼花缭乱,她笑罢说:“医生说那是什么反射,有的女人生完孩子尿不出时,医生专门让家人找水壶往盆里浇水,听到水声就尿出来了。”

    小月季觉得好笑,掩嘴娇笑道:“还有這事?真有意思,我说咋就憋不住了。”

    方明也是第一次听说,笑道:“有道理,大人把着小孩尿尿,嘴里不就嘘嘘吗?”说时方明还噘嘴“嘘嘘”着,她娘俩被惹的大笑。這正好让方明进行比较,月季花比她女儿又大又颤的厉害。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四十岁撞大运相邻的书:超级手机俏媒婆金屋藏帅流氓之风云再起白手起家天骄非正常人类事务所绝世好男人泡妞专家小黑传奇龙翔都市我的明星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