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情杀之迷(下集)

【书名: 四十岁撞大运 第六十六章 情杀之迷(下集) 作者:阿福

强烈推荐:都市无上仙医权力巅峰天字号保镖宝瞳我真是大明星韩娱之秘密讯息超品相师阴阳超市     方明去旅游区的路上觉得有些愧对大哥,自己每天尽顾风花雪月,工程建设到啥程度,有没有他能帮上的忙,這些都忘在脑后。尽管大哥后来也想到他的懒散,没让他具体负啥责,可常来关心一下也是应该的。

    进了工地,他高兴起来,建设速度真快,工地上已是高楼半耸,规划的建筑都有模有样了,山上的水库坝基也建到一多半,雨季来时就能蓄水。他们介绍,再有两个多月,旅游区全部开始搞内外装修,预计九月底前完工蛮有把握。

    方明前几天接到谢莹的电话,说饭店一切恢复如常,她也找好了酒店管理的学校,很快就要把饭店交给春妮,她去进修三个月,完了正赶上筹划旅游区开业。他出了工地,心中盼望旅游区能早点建成,他也能早日见到谢莹。想到這又骂他自己,怎么老是想這些漂亮女人,人家在电话上和他挺亲热,那是因为人家对他的尊敬,别痴心妄想了!

    他们又到了学校工地,教学楼和宿舍楼也起了一层多,他们特意去看了丹俐说的很漂亮的“牛棚、羊舍”。

    在学校没见到丹俐,看时间还早,他们驱车到了农场。一路上满眼的苜蓿草长势很好,满世界像铺上了绿地毯,让人心旷神怡,引的梅梅在车上高兴地雀跃欢叫。

    丹俐笑盈盈把他们接进办公室,办公室外表虽破旧,可里面经过重新粉刷和布置,给人的感觉很好。方明坐下问道:“正忙啥呢?”

    “教师们刚招齐,正和筹委会的人商量点事,你们喝水吧?”

    “不喝。你非要弄這个筹委会,多麻烦,大哥又不是不相信你。”方明一直不理解齐宇和丹俐热心成立的筹委会,筹委会的人员是从社会上公开招幕的,退休教师占一半。他们在建校期间称筹委会,负责监督审核建校的资金支出,监督招聘教师等各个环节。学校建成后,变成校监会,监督学校的校务管理和财务收支。

    丹俐认真地回答方明:“這不是相信不相信的事,我们要建的是民主化学校,从开始就缺少民主和监督,咋成?”

    方明憨憨一笑道:“好,你们对!换了我是不愿上边有那么多婆婆管,像我的公司,我一般不想管,可如果想做主就能做主,又省事又爽快。”

    丹俐咯咯笑道:“有几个像你這么有福,啥事都有人在前面给你撑着,你就在后面指手画脚就行。再说你的公司能和学校比?学校的管理多复杂?行啦,和你说這等于是对牛弹琴,你们看了学校吗?”

    梅梅抢着说:“看了,那牛棚就是好,比我海滨的家都不知强多少倍。”她说完嘻嘻笑了。

    “真的好,住的真比人好,啥奶牛了竟有福气住這房?我想挤出的奶一定比人奶还好。”

    方明的话音刚落就把她俩逗的大笑,丹俐从桌上笑爬起来骂他:“方哥,你从来都没一个正经话,人家梅梅还是个小姑娘你就乱说。”

    她们笑,可方明没笑,一本正经地说:“谁乱说了?现在不是提倡婴儿母乳喂养吗?咱這牛住的环境好,吃的饲草也好,还产不出比人奶还好的优质奶?”

    丹俐又被他逗笑了:“胡说!再好也好不过母乳。你说母乳多好,说人奶,多不入耳。”

    梅梅帮方明说道:“叔叔啥都知道,他是故意這样说逗咱们笑的。”

    丹俐笑道:“我知道,他就這德性!不过我就是想搞出优质鲜奶,已经让海滨学校联系好优质奶牛,再依托咱们周边的几个著名奶制品企业,咱们无偿提供厂地,看他们谁愿投资建个鲜奶包装生产线,打他们牌子,然后利润分成,這比直接卖奶效益大多了。”

    方明非常赞成這个想法,现在市场上的名牌包装鲜奶,要比散装鲜奶贵好几倍。他从农场出来总算心里有点安慰,得意地想,给大哥推荐的沈丹俐太正确了。

    方明中午又特意宴请了替他帮忙的朋友们,好家伙!不知谁提前走露了风声,坐了三桌还超员,大家热闹他也高兴,什么三桌五桌的。這一趟回来没少破费,以公司名义给陈老板祭了三千元,以他们夫妇名义祭了二千元,请客吃饭花了五、六千,一万多元出去了。

    第二天他上午去了陈老板,夏灵儿让夏丹儿退还方明祭的五千元,说他已帮了她天大的忙,不能再收他的钱。

    方明捉住硬要塞钱给他的那双手,扭头对仍躺在床上的夏灵儿说:“看你们這是做成啥了?我们原来也受过老陈的恩惠,现在祭点钱还让我收回,我能收吗?”

    听了這话,夏丹儿被方明攥着的双手松了劲,不再硬塞给他。方明又转回头对夏丹儿说:“听话!把钱收起来。”夏丹儿凝视着方明,见他态度坚决,点了点头,方明才有点不舍地把她的手松开,他倒不是不舍那钱,是不舍那双细光绵嫩的玉手。

    夏灵儿流着泪说:“大哥,你真是好人!”

    方明见夏灵儿今天脸上已完全消肿了,露出了清瘦俊秀的面目,经过這场天降之祸的严重打击,他想這可能还不是她原来的本来面貌,估计原来比现在更俊秀,這勾起他对陈杀人缘由的好奇。又看夏灵儿除了眼还红肿,其它还可以,便问她:“你知道老陈這到底是因为啥?要不想提就别说。”

    夏灵儿望着方明说:“我憋在心里也难受,和大哥说说正好。”她长长叹息一声,“痴情女人花心汉,老陈其他都好,就是犯了男人们的通病才惹下這祸事。”说完他觉得有点不合适,又补了一句:“我不会说话,连带了大哥,男人里边也是好人多。”

    她不补充还好,补充了反而更让方明难堪,他嘿嘿笑道:“好人多啥?就是痴心女人花心汉,一点不错!我也不例外,你放心讲吧。”方明一方面是自嘲,另一方面是宽解她。可這话让场中三个女人,除了夏灵儿外,剩下两个都红了一下脸。梅梅红脸是因为方明实话实说带进了她,夏丹儿是一个姑娘家,第一次听一个男人承认自己花心不由得脸红。

    夏灵儿神情忧伤地讲:“我一直不知道,這还是老陈出事前几天亲口告诉我。”這话说的方明很奇怪,這人疯了?這事还告诉老婆?不过也没问,继续听她讲:“高琴是出纳,开始好一点,后来仗着有那层关系,开始小打小弄店里的钱。老陈发现后,想甩开她,她要死要活缠着他。”

    “瞎眼睛的东西!你想花心也找个好人!”夏丹儿也是第一次听姐姐详细地讲。

    他们都知道夏丹儿骂的是谁,可都没搭腔,夏灵儿忧郁地看她一眼又讲:“见甩不开她,老陈开始提防她,可哪能提防住?她手脚越来越大。原来的摊子這几年本来就不太好搞,再让她瞎捣鼓,现在也干不成了。幸亏方哥支持我们,经销店经营的挺好,按理不会欠你们的货款,被她倒腾成這样。”

    “小**!什么东西?!”夏丹儿不由得又骂!

    梅梅也气得跟着骂:“真的不是东西!偷人钱干吗?缺德货!”

    夏灵儿朝梅梅感激地望望,又开始讲,這时她的语调有点变了:“老陈一看实在不行,下决心要跟她一刀两断,准备补偿她一笔钱。可她死活不干,最初还是拿寻死威胁老陈,见老陈不为所动,又换了威胁方式,说如果老陈敢和她断绝关系,她就报复我们娘仨。出事的前几天她催的老陈更紧,还加出一条要他和我离婚。老陈怕她真干出啥,這才向我坦白,让我提防些。”

    她说完這段开始抽噎起来:“出事前天下午,老陈给了我一个存折,交待了店里的好多事。我和他还一直气恼着,以为他是向我道歉,一点没在意也没理他,谁想到他是安排后事,临出门他抱住两个孩子亲了好长时间,让俩个孩子以后听妈妈话……”

    她后来的话已是断断续续泣不成声,到最后没说完就放声大哭,夏丹儿和梅梅早跟着哭成泪人,這会屋里已哭声一片。

    方明也忍不住掉下眼泪,掏出手帕抹着泪想,這都是钱作祟的,人心不足蛇吞象,最后命也没了。這老陈还是糊涂,那么多办法非要走這种极端?不过当时他的心情谁也无法理解。

    方明等她们平息后,正考虑今天商量她们女仨的后路合适不合适,来了个电话。是他的旧上司黄局长的电话,听说他這几天在凤城,中午想在家里请他吃饭。方明嘴里推了几句没有推掉,便答应下来,实际心里还盼着去呢。

    這番电话让她们更趋于平静,方明对夏灵儿说:“我已拜托朋友们帮你卖房,店铺也有人愿意接手。”

    夏灵儿少气无力地谢道:“谢谢大哥了,希望越快越好。”

    夏丹儿却竖起柳眉问道:“不是经营的挺好,为啥要推掉?”

    “你看咱们现在能做成?我也不想呆在這了,回咱们老家吧。”

    “回老家干啥?现在的好生意多难找?在這还有大哥支持,回去能干啥?我现在没事干,正好帮你。”

    方明看她姐妹俩意见不统一,就让她们再好好商量一下,他明天过来听信。

    方明他们走后,夏丹儿仍坚持要留,说:“难得有方大哥這么厉害的人帮咱们,回去干啥?能靠上谁?你带着两个孩子,再嫁能嫁好?”

    夏灵儿现在百转愁肠,感觉未来很暗淡,忧愁地说:“我也不准备再嫁了,把两个孩子扶养大就行了。”

    “那更的留了,那点钱能把两个孩子供养成?在這有這么好的靠山靠,回去靠啥?现在离开,以后后悔也来不及。”说這话时夏丹儿想着方明在凤城一呼百应的威风劲,有权有势真好!不是方明,她们肯定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哪会這般顺顺利利风风光光地打发死人?

    夏灵儿叹息着:“咱们已欠人家天大的恩情,再欠下拿啥补报人家?”

    夏丹儿听了沉默不语,就是,拿啥去补报人家?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四十岁撞大运相邻的书:超级手机俏媒婆金屋藏帅流氓之风云再起白手起家天骄非正常人类事务所绝世好男人泡妞专家小黑传奇龙翔都市我的明星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