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情杀之迷(上集)

【书名: 四十岁撞大运 第六十六章 情杀之迷(上集) 作者:阿福

强烈推荐:宝瞳权力巅峰都市无上仙医韩娱之秘密讯息天字号保镖我真是大明星超品相师阴阳超市     第六十六章情杀之迷(上集)

    方明打手机问过夏丹儿没啥事后,便从饭店直接回到别墅,看门老人开门接他们进来,说齐宇今天正好在。他们进去,方明坐到客厅沙发上,就指使梅梅把他们夫妇俩叫下来。

    两人一现在楼梯上,就见丹俐亲热地挽着齐宇的臂弯款款而下,都是满脸的笑容投向他们,他俩的恩爱劲,画出一幅伉俪情深的图景。

    “房子的隔音效果太好,一点都没听到你们进来。”齐宇没等走下楼就说。

    “是装着没听见吧?你们是不是刚亲热罢余兴未过,不然丹俐为啥还揪着不放?”方明习惯地逗趣他们。

    丹俐听了,头还特意歪到齐宇的膀子上,笑盈盈回敬方明:“你说对啦,就是刚亲热罢。”她说罢蓦然想到梅梅还在,不由地松开齐宇,不好意思地捂住嘴瞪了方明一眼,然后坐下问他:“方哥,你不是最近很忙吗?怎么有空回来?”

    方明把這次回来的原因和今天的事向他们讲了一遍。這事他俩竟然都没有听说,感到非常震惊!问到事发的原因时,因为方明也不太清楚,只讲了人们的猜测。

    丹俐说:“這人就不够个男人了,为這事还杀人。既然有了那层关系,人家让他离婚也有道理,他或舍人留钱,或舍钱留人,顾一头就行啦,何必要杀人呢?”

    “什么舍這留那,啥意思?”方明没太听懂又问她。

    丹俐笑道:“就是想和谁在一起,把钱留给另一个不就行啦,现在社会,有钱啥摆不平。”

    齐宇说道:“不是這么简单的事吧?其中肯定还有原因,如果单靠钱能摆平,他会去杀人?或许两人中有一人性格有问题,在争吵中猛然起了杀意也说不定。”

    “不是,公安局调查现场说陈老板的毒药是早准备好的,他是蓄意杀人。”

    “這就复杂了,這不是咱们局外人能猜测的。”

    方明听齐宇一说,随着说道:“别猜了,我這一天都烦死了。咱们這地方真奇怪,人死的這么惨,还必须雇鼓匠吹打,吹点老曲子还好,很多时候还加进现代乐器,吹的是流行歌曲,這是弄啥玩意?”

    丹俐格格笑道:“你们小县城就是迷信多,前两个月离我们家不远有一人家,传说是女人气不过男人在外胡搞,就吊死在家中。女的兄弟姐妹便闹腾起来,非要男的排排场场打发。听说给死人又花好几千置办了三金,棺材也是好几千的柏木棺材。最可笑的是雇了两班唱戏的,连唱了七八天,每天围的人山人海,让外地人乍一看还以为是办啥喜事。那男的這得花多少钱?女方家人有多蠢?多花人家几个你死人也活不了,最后亲戚做不成不说,还让人们笑话。我路过拿眼扫过几次,唱的难听不说,内容举止又龌龊又恶心,什么坏乡俗?”

    方明和齐宇笑了,说小县城穷讲究。齐宇叹道:“红白喜事的陈规陋习现在越来越过分,县里过去也下过几次文整顿,最后都流于形式了,這应当个问题好好整一整了。”

    方明笑他:“齐宇,你现在是副县领导的派头了。”

    丹俐见齐宇让方明说的有点不好意思,忙帮腔:“方哥,咋你还嘲笑他?在其位就要谋其政,這才像样嘛!”

    方明赶忙装出委曲的样子说:“哪有啊?我這也是称赞他呀?”说完又急转话题问齐宇:“县里是不是整顿公安队伍?我今天请他们,张局长还不敢吃请。”

    “也不算啥整顿,李书记专门给他们开了会,强调了那几条禁令。”齐宇没有和方明讲真话。

    实际這确是整顿公安队伍的开始,是他暂时不好和方明明讲。因为李书记认为,在实行大的措施前,首先要有支公正廉洁的公安队伍,一方面先把人们反应强烈的社会治安搞好,另一方面为以后大的举措保驾护航。通过各种渠道反映,凤城县的司法**形势很严峻,特别是和群众接触密切的公安局尤为突出,他们分析,這是长期整顿不力、监督不严的结果。最初是利用管治安和办户证等权力吃拿卡要,放任的时间一长,便利欲熏心,发展到现在利用抓黄、赌、毒进行大肆贪赃,获取巨利。受巨利的诱惑和驱使,甚至有与黑势力勾结的趋势,這也是有些人宁愿自降官职,打破头也要挤入公安局的原因。這些人现在好比吃惯腥的猫,光靠内部整顿已解决不了问题,必须动大手术。按先易后难的原则,先从公安部的几条禁令抓起,从公安队伍中踢出几个公然违反禁令的人,既起警示作用,又能减少些在编人员,好输入新鲜血液。他们有一个计划正在实施当中,就是从复转军人和警校新生中挑选一批优秀人员,组建一个综合治安大队,名义上归县公安局领导,实际由县委直接控制,通过严格的学习培训和实际锻炼,逐渐充实到局里各主要岗位,形成新的中坚力量,再从司法监督上下些功夫,把好形势永久巩固下来。因为這些没有正式实施,他不能先和方明说。

    他们又闲谈一阵,还是方明提议早点休息吧。

    方明第二天九点多到了陈老板家,外面照样是吹拉弹唱,里面有点变化,多了几个花圈,从挽联上看出是陈老板的朋友送的。他心想,這才对嘛,陈老板在凤城也呆了十几年,应该有不少朋友,可奇怪前两天都到哪去了?

    他进了南房,他的朋友们倒尽职尽责,早早来齐了。夏丹儿一见到梅梅,知道方明来了,赶紧出来看他。方明在南房呆了一会,挂记着夏灵儿的伤情,就和她们上正房看看夏灵儿。

    今天灵柩头前已摆放了陈老板的遗像,方明看着那熟悉的笑容,很难联系到他這时已面目全非躺在灵柩里。他的两个女儿正懵懵懂懂之际,惊吓一过,也不太懂啥叫悲痛,已在院内嬉耍起来。屋里挺多人,方明走到夏灵儿的床边,夏丹儿把他让坐到床上。夏灵儿看起来比昨天好些,除了眼晴更红肿,脸上消肿不少,没有昨天难看。她又向方明道谢,并介绍给其他人,這些人说方明的好话有一箩筐。

    人最怕别人说好话,本来方明市里还有事,美容厅马上要装璜完,北京的人這两天就启程,他从内心讲不愿呆在這。可這堆谢情和好话抵消了方明嫌烦的心情,他品味到助人后被人感恩戴德后的荣幸。

    接下来两天来祭奠陈老板的人越来越多,特别是出殡前一天,是大祭日,人更多。人们议论這都归功于方明,有他這杆大旗撑起来,最初躲到一边的那些陈老板的朋友,這时都冒出头来。人往往就是這样,啥事都是混同,有人出面,别的人就混同着跟上。他们除了祭钱祭物外,还对夏灵儿嘘寒问暖,买上慰问品表白过去和陈老板如何如何。过去和陈走的很近,且与夏灵儿相熟的,还拿出各种借口和理由解释那几天为何没来。

    一次没有外人的时候,夏丹儿报怨這些人,说见人家方明都兜揽起来,他们才跑来装好人!可夏灵儿说方明虽是天大的恩情,可咱们也不能说這些人的不是,不管咋的,最后来了就好。

    人一多事儿自然办的热闹,大祭這天晚上,仅礼花弹就响了两千多快。方明和夏家姐妹开始都不同意,说這又不是老丧。可陈的那伙热心朋友不干,他们说一定要好好送送老陈,最后竟为此面红耳赤起来,他们宁肯自己凑钱也要响一响,根本不由别人分说,到這时不同意的也只能同意。

    出殡那天虽是一大早,送的人却挺多,看的人也不少。开始人们看见就两个全身白孝的女孩在灵柩前,一个砸孝子盆,一个扛引魂幡,太可怜了,心软的跟着掉泪。到后来是看送灵的队伍,有两排穿着大红制服的管乐手最引人注目,制服很像北洋政府时期的军装,高筒帽,流苏肩章,上衣两排铜钮扣,下身三道黄裤缝,威风凛凛的,齐戴白手套吹着各种管乐,雄纠纠地走在最前头。接下来就是陈的两个女儿,由夏丹儿陪着,一个捧像,一个扛引魂幡,很多人对夏丹儿指指点点评头论足。然后是八人抬的带棺罩的灵柩,灵柩后只跟了两三个陈老板的晚辈,光看這段显得很凄凉。

    再后面就又热闹了,先是三辆130货车,第一辆上面拉满了人们送的花圈和纸扎,准备拉到坟上去烧;第二辆拉的是正细吹细打的鼓匠;第三辆拉的是响炮的人。后面又跟了一溜轿车,有十几辆,每辆车的两边倒车镜上都系着红布条。震天雷的大炮和鞭炮从家门口穿凤城大街,一直响到坟头。特别在县城街上,不间断地响,街上行人都惟恐躲之不及。原本以为很冷清的出殡,竟然出乎意料,挤进凤城有身份有地位才這样操办的出殡活动。

    方明没有参加出殡,知道他们找了挺多车,他也没让车去,毕竟他现在身份特殊,尽可能避开這种事。

    趁這闲功夫,他想到温泉工地和学校工地看看。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四十岁撞大运相邻的书:超级手机俏媒婆金屋藏帅流氓之风云再起白手起家天骄非正常人类事务所绝世好男人泡妞专家小黑传奇龙翔都市我的明星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