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扶助孤寡(下集)

【书名: 四十岁撞大运 第六十五章 扶助孤寡(下集) 作者:阿福

强烈推荐:我真是大明星天字号保镖都市无上仙医超品相师权力巅峰宝瞳韩娱之秘密讯息阴阳超市     這时正有人问方明凶杀案的缘由,方明回答不清楚,他也确实不清楚。想到這事,他心情又暗淡下来,为了不影响中午的好气氛,他岔开话题说:“我的公司准备往大搞,现在资金有些短缺,你们谁有闲钱给准备点,越多越好,利息按二分算,也就是一万块钱一个月二百块,十万块钱就是二千块。怎么样,有兴趣吗?”

    他们听后一盘算,现在银行利息那么低,這倒挺有帐算,纷纷表示愿意。方明实际上一直思谋想帮這伙朋友,可怎么帮一直没想到个好办法。這次公司扩大规模需要钱时,他想用這个办法,互相帮助,两厢得利。见他们都挺乐意,他笑道:“不怕我骗你们?”

    大伙笑了,有人说道:“你现在财大气粗,我们还怕你骗我们那点小钱?”

    “好,那咱们就说定,你们把钱准备好,我下次再回就收钱。还有,你们替我转告那些朋友、弟兄姊妹们,还有谁愿意也准备些。”他说到這又补充了一句:“可千万别通知无关的人,我也不是完全靠這个,這才能凑几个,我這次是上千万的投资,是想有财大家发。”他还故意少说了投资,怕他们再传玄了。

    中午大伙很尽兴,完了方明还给他们每人装了包好烟,他也没忘关照医院那一席,并给晚上来的人又预订一席。

    中午和方明一块喝酒的人下午都要跟去帮忙,他求之不得,這种事帮忙的人越多越好。他们回到医院,那个专操办丧葬的人领着阴阳先生已等在医院。方明让其他人先在宋长庚办公室等着,他领阴阳先生到了病房。

    一进去梅梅就告他,几个人除了两个姐夫和小孩,四个女人都没咋吃饭,夏灵儿更是一口也没吃。方明只“嗯”了一声,心想她们要能吃进才怪呢?

    阴阳先生说了两个出殡日子,今天是三天,或是五天出或是七天出。他说五天剩明天一天,太仓促了,夏丹儿却赞成五天出,说早点打发出省心。陈老板的两个姐姐和姐夫赞成七天出,因为自己兄弟這事做的太丑,也不敢硬反对夏丹儿。

    听到夏丹儿坚持五天出殡,床上躺着的夏灵儿急了,一把扯下嘴角的药布,不管嘴角又流出了血说道:“按七天出吧,让老陈多呆两天。”

    她说完,夏丹儿忙地又给她把药布捂上,梅梅急忙跑出找大夫。方明看着想,真是个良善女人,可惜老陈福浅。

    那个阴阳先生坚持说:“因为你们這两天啥也没做,七天出正好,还得选坟打墓,杂事很多。”

    方明也赞成七天出,夏丹儿不再反对,出殡的日子订下了。因为是少丧和恶丧,到那天大清早不见红日就要出,只剩三整天和今天一下午的准备时间了。阴阳先生又问雇几班鼓匠,几班唱戏的?雇不雇道士?雇唱戏的和道士大家都反对,鼓匠也只定了一班,从今天晚上就开始吹打,直到出殡。又商量了棺材买啥的,童男童女、金屋银屋、金斗银斗之类的琐碎事。方明和夏家姐妹是第一次经见,陈老板的两个姐姐和姐夫虽经见过,可他们那儿的乡俗和這儿不一样,只能听阴阳先生摆布了。确定下后,方明领阴阳先生和陈的两个姐姐、姐夫出去,让那伙朋友帮着操办去吧。

    方明返回病房,夏灵儿提出要出院回家,夏丹儿马上反对,夏灵儿还是坚持要出,方明只好把宋长庚喊来。宋长庚说:“出就出吧,在医院也躺不在心,我派一名医生和护士去照看几天,每天在家继续输液。”

    方明对夏灵儿说:“那迟一会吧,家里砸成稀烂,不如先让夏丹儿和孩子们的姑姑回去收拾一下,让梅梅先陪你。”她们点头同意。

    方明让立运也跟着去忙,梅梅见他暂时没啥事,让他找地方休息一会,方明答应完和宋长庚出去,到他寝室睡去了。

    他在睡梦中被人叫醒,看是张局长,忙地坐起。张局长稍等片刻对他说:“下午刑拘了两个人,是女的两个亲戚,按说起头闹事的和闹的最凶是她父母,可他们女儿刚刚被杀,咋去抓?我们也只能做到這步了,再说又不是你的亲戚,不过是个商业伙伴,你也算对的起她们了。”

    张局长的话说到這份上,让方明很难再开口说啥,他只好又问:“那损失和医疗费咋办?”

    “她们如果想要,干脆一块起诉到法院吧。”

    方明想這事的确棘手,他推也能理解,于是点点头说:“我和她们说说,看她们啥意见。這也非常辛苦和麻烦张局长了,为這事跑了几趟。”

    张局长笑道:“老方,你這话就见外了,咱们谁跟谁?你有啥就吩咐吧,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如果再没其他事我回局还有点事。”

    方明笑道:“行,你和下面的弟兄们也忙了一天,晚上叫上他们,我好好请一请。”

    张局长哈哈一笑道:“心意领了,等以后吧,现在李书记盯的我们挺紧,谁都不敢到饭店喝酒,抓住一个往出撵一个,他们还想多戴几天大盖帽呢。”说完又呵呵笑了,方明再一次邀请,看他回绝的态度挺坚决,不再坚持,两人握手道了再见。

    送出他,方明一看点才知這觉睡得挺长,便到了病房。梅梅闷了好长时间,见方明进来,高兴地问他睡好了?他笑着应了一句,看夏丹儿不在,问她:“那边还没收拾好?”

    “不知道,要不我打手机问问立运哥?”

    他走到夏灵儿对床坐下说:“算了。”然后他将刚才张局长说的向夏灵儿说了大概。

    夏灵儿为了说话方便,没让医生再包嘴,噘着抹了药水的肿唇说道:“方大哥,那边就甭管了,人都死了,还在乎那些损失?我不想麻烦了,打发出老陈以后,我也不想再呆在凤城。”

    “這样也好,剩下你们娘仨也干不成啥,不如回家乡还有依有靠。打发出老陈,我找人帮你们处理。”

    夏灵儿這两天已流了无数的泪水,听方明這关切地一说,又淌出来,感动地说:“谢谢大哥!太感谢了,方大哥是我们一辈子的大恩人,真不知该咋谢你。”

    方明看她让人可怜的模样,安慰着说道:“這算啥?你别想這些了,多考虑考虑自己和孩子们吧。這几天肯定伤心难过,可为了两个孩子,你也要坚强点。”

    她用劲点点头,泪水流的更多,梅梅边安慰她边用手巾轻柔地给她擦着泪,生怕弄疼她发肿的脸颊。

    他们本想再等一会,可夏灵儿等不及了,请求方明安排她现在就回家。方明打电话叫过立运,又让宋长庚找了救护车和医生、护士,送夏丹儿母女回去。

    方明在车上听立运讲那边弄得差不多了,夏丹儿没来接姐姐出院,是因为她们老家又来了些亲戚。快要到陈老板家时,已经能听到那处传来鼓匠的细吹细打。陈的家是独门独院的平房,鼓匠们就在门口支着摊子,旁边已围了一伙看热闹的人。大门门柱上贴着白对子,旁边墙上贴着麻纸写就的告天纸。

    方明怕见夏灵儿家人接她的悲景,他先跨进门口,里面的嚎哭声压过了外面的吹打声。再看到院内的灵堂和馆材,這种场面和阵势,让人觉得身上冷飕飕的。他的朋友们把他迎进南房,這里成了治办這丧事的议事厅。

    方明笑着对他们说:“搞得挺快嘛,這才几个小时。”

    “人家现在都是专业搞這的,啥东西都是现成的,根本不用家人上手,非常省事省心。他们现在正搭锅搭灶,盘、碗、筷,桌凳啥都齐全,一会订好人数和盘菜告诉他们就行。”有人回答他。

    哭声移到门口,是人们接夏灵儿进来了。方明等哭声远点,又对他们说:“她们家虽然又来了人,可人生地不熟,办啥事不方便。你们谁這几天闲,留下帮几天。”

    多数人愿留下,商量把阴阳先生也留下,让他指点着,再推举出两个总管,一里一外各负其责。

    过一会夏丹儿和梅梅进来了,两个人眼睛都红肿着,方明问夏丹儿:“你们来的亲戚有主事的吗?有就让他来一下,商量商量怎办。”

    “没有,还得靠大哥,你看咋办就咋办吧。我姐不是说了,钱的事别操心,该花多少就花多少。”夏丹儿已经一切依赖方明了。

    “那行,我们刚才也商量好了,你就专心照顾你姐和两个孩子吧。唉呀,进了半天忘给你姐夫上柱香。”

    方明过去上香,梅梅怯怯地跟在他身后。陈老板有个姐租,还有两个他不认识的女人,正爬在厚实的棺材边,拍打着棺材,嘴里念念有声,抑扬顿挫伤心欲绝地大哭着。方明身后的梅梅和身旁的夏丹儿不由地哭出了声,他也最怕這种场景,强忍着要被引发出的眼泪,走到灵柩前的祭桌旁。那上边摆着各色果碟,还有一颗鼻子插葱的猪头,方明一直不明白为啥鼻子要插葱?是装象吗?反正见别人家打发死人都這样。贡桌两边立着燃烧的蜡烛,中间有个碗里插着燃香。可能仓促,棺材头就差立着死人像了。

    方明从贡桌上的香包抽出一捆香,伸到蜡烛上点燃,插到有半碗米的香碗中,又取过一叠冥币,他点燃后,夏丹儿帮他烧到棺材下的瓦盆中。方明嘴中没念叨,心中念叨:老陈呀!咋你干這傻事?有啥还不能平和解决,非得弄出人命?年轻轻的一命归西,再也享受不到這大好的、花花绿绿的世界了,为啥要這样?可怜可悲可叹!

    晚上吃饭时方明没留下吃,他带着梅梅、立运和那伙朋友到饭店了。立运和梅梅早早吃完出去乘凉后,他们的话随便起来,都说這老陈死的不值。尤其评论到夏丹儿的惊人的美貌时,说肯定老陈的老婆也差不了多少,更是叹息這老陈胡来,丢下如花似玉的老婆,又不知会好了谁?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四十岁撞大运相邻的书:超级手机俏媒婆金屋藏帅流氓之风云再起白手起家天骄非正常人类事务所绝世好男人泡妞专家小黑传奇龙翔都市我的明星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