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扶助孤寡(上集)

【书名: 四十岁撞大运 第六十五章 扶助孤寡(上集) 作者:阿福

强烈推荐:都市无上仙医天字号保镖权力巅峰我真是大明星宝瞳超品相师韩娱之秘密讯息阴阳超市     过了好一会,张局长才带了几个人上来,他见了方明先恭维一气,然后才了解情况。

    夏丹儿把她知道的讲述了以后,张局长生气地说:“查一查,谁接的案?昨晚都报案了,咋今天不处理也不汇报?”有个人应了一声,他又安排他们到家里和店里把人和尸体弄出去,最后他强调:“先和他们讲清道理,让他们知道胡来的后果,最好不要硬来,他们也死了人,情绪很大,不要弄出其他事来。记住都拍下照,检查清点损坏情况,把闹事的人都登记一下。”

    走了两个,他对方明说:“事情挺复杂,挺不好处理。”

    未等方明答话,夏丹儿柳眉一竖,急道:“有啥复杂的,她破坏我姐婚姻,她家人又把我姐打成半死,有啥不好处理的?”

    张局长曾几何时被人如此呛过?碍于方明,她又是难得一见的美人,只有笑着解释:“這因为是由凶杀案引出的,弄不好事情会激化,那麻烦就大啦。我這不是带来了法医?让法医给检查完和医生们定完伤情,根据伤情才能处理肇事者。”

    方明一听就明白张局长对這件事是按大事化小的方法处理,不想按一般的打砸抢案件处理,他想了想也只好说道:“张局长说的对,还是慎重处理才好。”

    夏丹儿见方明這样说,默不作声了。那个法医已向宋长庚他们问完了伤情,取出了像机,过去就掀夏灵儿的被子,方明见状对张局长说:“我回避一下。”

    夏丹儿急忙拦住说:“大哥你别走,看看他们把我姐打成啥样了?”

    “就是,這又没啥,不用回避。”张局长也说。

    這时夏灵儿的被子已拿开,**的身体全都露出来,身上一片一片的黑乌和血紫,很多地方还肿着,连那对**也不例外,不像是天生的,好像是被打的,颜色灰暗饱胀。还有那下身**处,一看就是一种不正常的高高鼓起。

    宋长庚介绍,身上的伤情多数是手打脚踢的结果,他们都不由狠骂這些人的残忍。夏丹儿在旁边忍不住哭泣着,梅梅看了也哭出声来,病房的气氛很压抑。法医让夏丹儿和梅梅把夏灵儿翻过来,后面和前面差不多,也是青一块紫一块,本来应是具美好的女躯,這时可以用惨不忍睹形容。

    法医检查完和照完像,张局长问:“够上轻伤够不上?”

    法医回答:“还得看拍完的片子和医生诊断书,从外表看还下不了结论。”

    夏丹儿又急了,带着怒气说:“把人快打死了,這还不是重伤?还问够上够不上轻伤?”

    宋长庚插话给她解释:“小夏,法律上认定轻伤、重伤都有标准,不是咱们平常认为的。”

    方明看夏丹儿还急瞪着眼,安慰道:“你别急,张局长他们肯定会秉公处理,你放心吧。”

    张局长也笑道:“你不想信我们,还不想信方局长?他现在可是市政协委员,有权监督我们,我们敢不秉公?老方,你多安慰安慰她们,先紧处理好病人和死人的事,节哀顺便吧。行啦,我先回去,有啥消息通知你们。”

    送走张局长,夏丹儿对方明说:“我姐成這样了,我又人生地不熟,全靠大哥了,大哥要帮我们,你的恩情我们一辈子都记着!”

    方明从她的眼神也看出是肺腑之言,他心中一热说道:“不要客气,我和你姐夫算是朋友,他出了事我理应帮忙,你安心照顾你姐吧。”他说完又转向夏灵儿,“老陈准备往哪安葬?回老家?”

    夏灵儿摇摇头,满是泪水的眼努力睁开看着方明,从嘴中困难地含糊不清吐出一句:“不能…让…他…爷爷…奶奶…知道。”

    夏丹儿一听马上怨道:“他都对你這样了,你还顾他爹他妈,活该你受罪!”

    夏灵儿看了看夏丹儿,又摇了摇头,刚才说话牵扯到嘴角的伤口,她疼得抽歪了嘴,可又坚持说了一句:“你不…清楚。”转过脸又对方明说:“大哥,拜托…你了,把他风光…一点…打发出,别…担心…钱!”

    方明看着她说话困难痛苦的样子,怜悯地说道:“我知道了,你安心养病吧。我现在就找人安排他的后事,中午留梅梅在這帮你们。”

    方明又交待梅梅几句,就和宋长庚出去了。宋长庚对他说:“现在打发死人很省事,有人专干這个,从始到终一条龙服务。”

    “這我知道,你知道咋联系他们吗?”

    宋长庚笑道:“知道,他们有专人守在医院,专打听有人死了么,我派个人下去找他们。”

    他们在宋的办公室刚坐了没多久,就上来了宋说的那个人,他介绍了丧葬程序。方明听了觉得挺复杂,什么先要死人生辰八字,然后阴阳先生才能选出殡的日子,选坟地打坟,再找鼓匠、道士吹打等等一大套。方明领他过去问了陈老板生辰八字,让他先回去找阴阳先生盘算安排好日子,下午再商量具体的事情。

    快中午时,方明公司的销售员打过电话,说公安局来了人,把那几个人控制住了,已经开始拍照和登记清点核实损失,问他公安局的人走后咋办?方明让他们帮着整理完,和店里的会计暂时一块负起责来,尽快恢复营业。

    一会张局长过来了,说那家人情绪果然挺大,让赔他们的女儿,经过一番劝说,又连唬带诈总算把人和尸体从家里轰了出来,店里好一点,没费多大事。后他又说:“法医已定性,够抓人条件了,砸毁财物、擅闯民宅也够上抓人了。可這个案子太特殊,带头的主要是死人的父母和兄妹,他们亲人被杀,现在还在激奋当中,如果再抓起人,搞不好还要出乱子。我的意见是先传唤几个人,调查一下再决定,老方,你有啥意见?”

    方明听出他的意思,迫于案情特殊不想把事搞大,可碍于他的情面又不能不管。问他的意见,不过是想让他说服她们让步,可自己又代替不了她们,方明也觉得为难。想到夏灵儿被打成那样,如果不了了之无论如何也说不过去。于是他不愠不火说道:“這家人做的太狠,于法于理都不应轻易了事,我不太懂法,还是你们知道怎搞,你们看着办吧。”

    张局长一看方明又把皮球踢回来,只好说道:“好吧,我们争取做得能交待了夏家姐妹,老方也得做做工作,两家都死了人,还是先让死人入土为安吧。”

    见方明点头答应,他就告辞,说有了处理意见就告诉他。

    方明和宋长庚到病房对夏氏姐妹介绍后,夏丹儿对公安局的态度还不满意,方明解释说:“這情况确实特殊,我也不好硬插手。”

    夏丹儿忙说:“大哥,你做到這份上已让我们感谢不尽,你和我们非亲非故,已经帮了天大的忙,我们怎敢硬让大哥插手?我是咽不下這口气!”

    病床上的夏灵儿挣扎想要起来说话,梅梅拦住了她,她便费力地说:“丹儿,忍吧!一切…让大哥…做主吧。”

    夏丹儿瞪着她气道:“你就知忍、忍!硬忍出家破人亡了还要忍、忍!”说完就控制不住哭了,一会越哭越伤心,爬在床上大哭起来。

    方明他们无奈地退出了病房,宋长庚说:“死了人还遇到這事,还是外地人,又都是女人,就是麻烦啊!”

    方明的心情很不好,暗暗责怪死鬼陈老板,一个男女关系竟闹出這事,不知他怎搞的?方明叹息一声,换了个话题说:“长庚,挺长时间没一块喝酒了,咱们招几个人出去喝酒吧。哦,我出院以后还没请过那些医生护士们,你安排一下,另请他们一桌,早该好好谢谢他们了。”

    宋长庚笑道:“就是,他们还向我埋怨过你。”

    方明也笑了:“埋怨的有理!今儿好好招待他们,按县里最高档次安排。”

    “那最好了,可惜有的人中午要值班,又有人要遗憾了。”宋长庚喜欢地说。

    “想让多请一顿你明说,這还不好办?给值班的人订到晚上,中午就给他们订好。”说完方明又喊出梅梅,让她安排好她们的饭菜,再伤心也得吃好饭。

    方明他们到了饭店,又邀了几个要好的朋友,大家有段时间没聚,见了都挺高兴。席开不久,靠着他的刘建功对他说:“三寡妇饭店一关,我现在都没心情下饭店了。”

    “你是下饭店喝酒,于她们开不开饭店有啥关系?想她们了?”方明最后逗他。

    刘建功笑道:“不是想不想,是不热闹了嘛,听说她们到市里开美容厅了,你知道吗?”

    “听说了。”方明心里偷乐,岂止是听说,还是他一手策划的。过去大家一块说笑热闹,现在他们没那福了,被他独享了,而且不仅仅是说笑那么一点点热闹。想着和她们在一起的欢乐,他心里乐透了。可又感到稍有一点遗憾,今天本来是要和艳梅、红红挑明真情,尽早实现一箭三雕的壮举,可惜遇到這事耽误下来,希望這儿的事能早点处理完,回去和她们共襄壮举。

    “你偷着乐啥?”刘建功看他独乐,奇怪地问。

    方明忙掩饰道:“哦,你说起了,我也想到咱们在一块的热闹,就是挺有意思。”

    刘建功兴趣来了:“哎,那天我到市里,咱俩去找找她们,怎么样?”方明嘴里说好,心里却不大乐意。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四十岁撞大运相邻的书:超级手机俏媒婆金屋藏帅流氓之风云再起白手起家天骄非正常人类事务所绝世好男人泡妞专家小黑传奇龙翔都市我的明星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