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情杀风波(下集)

【书名: 四十岁撞大运 第六十四章 情杀风波(下集) 作者:阿福

强烈推荐:韩娱之秘密讯息宝瞳权力巅峰都市无上仙医天字号保镖我真是大明星超品相师阴阳超市     晓敏在手机中听到這消息非常震惊,说她在时看那个高琴就对陈老板眉来眼去,她当时想,高琴除了年轻,人又不怎漂亮,而陈老板的妻子反而还挺年轻又很漂亮,性格也和善。那时别人议论,她以为是高琴剃头挑子一头热,她虽然和高琴在一块,可這种事又不好问,没想到真有這事。她让方明明天回去除了解决销售点的问题外,能帮她们孤儿寡母多大忙就帮多大。

    方明打完电话也奇怪地说:“就是啊,我虽没见过老陈的老婆长啥样,可那个高琴长的又一般,老陈怎么会看上她?”

    一直在旁边没说话的梅梅,脸上也带着挺不好受的样子插了一句:“我见过,她经常上别墅看充电的东西,长的好漂亮,话也说的挺好听,我很喜欢和她聊天,多可怜呀,剩下她们女仨怎办呀?”

    方明听了更觉得不可思议:“這老陈真是,老婆這么漂亮性格又好,还瞎胡闹!连命也送掉,图个啥?”

    雅静瞪他:“你一说就是漂亮不漂亮,也许他们是处出了感情?”

    方明有点尴尬地笑道:“反正我是看漂亮不漂亮,如果不漂亮,打死我也处不出感情。”说完嘿嘿憨笑一声。

    雅静被他這话和憨笑弄得哭笑不得,嗔道:“怨不得晓敏骂你,你真不是好人!”

    “叔叔是好人嘛,就是,看也看不上还处啥感情?”梅梅向着方明说。

    雅静看着梅梅笑道:“好,说好一会你要他吧,我是不和坏人睡。”

    這句话一下把梅梅说的面红耳赤,羞涩地低头不语。這几天雅静已丝毫不避讳梅梅,说话做事放开了,今天她正好不方便,干脆好了他俩吧,总得有第一次。

    方明一直以为雅静這是句玩笑话,可到睡时还真撵他,方明开始没敢走,直到雅静笑着说她来了那个,是真的让他去,他才不好意思地过去了。他的到来让梅梅非常欣喜,可说了几句又说到陈老板那事上了,弄得两人都没那心情,拥搂着睡了一晚。

    第二天方明上午早早地就要回县城,梅梅说她和陈老板的夫人挺惯熟,也想回去看看,方明还带了部皮卡和几个销售人员一块回去。他们没进县城,直接到了城东公路旁的经销点,门口围着一堆人。见到他们,就有两个店员赶忙迎上来,抢着说:“里面砸的啥也不象啥了!他们昨天下午把高琴也抬到陈老板家,还打了他老婆,听说家里更是砸的稀烂。”

    方明边准备穿过围看的人们,边问道:“他老婆呢?”

    其中一人拦他说道:“你别进去了,他们人还在,现在也不砸了。你快帮帮陈老板家吧,被打的很厉害,住了医院。”

    梅梅急了:“哪个医院?”脸上十分慌急,“叔叔,快先去医院看看吧!”

    有人回答:“一医院。”

    方明一想也是,在這和他们也说不成一个理,让公安局出面吧。他把销售人员留下,他们到了医院住院部,他先给宋长庚打了电话,他是外科主任,知道哪个病房,再说好长时间没见他了。

    方明這是出院后第一次来一医院,有些认识的医生和护士热情地问候他,都羡慕地说了一大堆好话,祝贺他身体恢复和发财升官,方明也热情地一一回应。宋长庚接到电话下楼迎他,两人亲热地打完招呼,又开了几句玩笑,方明把话转入正题,宋长庚告诉他:“伤的挺厉害,可以说是遍体鳞伤,幸好要害没伤到,多数是表皮伤,我带你去吧。”

    他们进了一个大病房,宋长庚带他们到了靠窗的病床边,床上躺着一个吊着液体的女病人,脸上满是瘀伤,有几处还贴着药布。梅梅一看呆住了,细细端详才认出来,心情更加难受起来,眼泪随之涌出,过去抓住病人的手就叫着:“灵儿姨!灵儿姨!你咋成這样?他们怎么這么狠心?!打成這样?”

    梅梅叫灵姨的正是陈老板老婆,叫夏灵儿。夏灵儿肿着的眼晴从细缝流下了眼泪,被药布包着嘴角的高肿嘴唇呶了呶,想说没说出来。梅梅越看越伤心,哭的呜呜声越来越高。

    床边站着两个小女孩,一个像**岁,一个像六七岁,见到梅梅哭,刚才还是一副惊惶失措的神色,這下也跟着大哭起来,有两个中年妇女忙地一人搂住一个,并跟着嚎啕起来。

    方明看着這场景觉得很心酸,剩下孤儿寡母还被殴打,刚进门看到两个孩子就是失神无助的样子,后又惊恐起来,可想经历了多大的惊吓,他现在弄不清伤心大哭的两个妇女是啥身份,一下子也不知该如何是好。

    這时从外面冲进一个年轻女子,怀中抱了堆药瓶,冲过来就喊:“咋了?咋了?!”过来杏眼圆睁,瞪眼问方明:“你们是干啥的?!”

    方明好久没遇到這种口气了,便特别注意起发话這女子,他惊了!是惊艳!没想到這女孩发怒还发的這么好看,那神态、那怨怒的表情,只有在电视中漂亮女明星表演怒状的脸上见过。

    宋长庚解释道:“這是方局长,陈老板的朋友。”他还不太习惯称方明的新官称。

    那女子听了脸色缓和下来,苦涩地笑道:“对不起了,我以为是小**的家人又找到這了。這是啥世道,就他们家死人了?!看把我姐打成啥样了,告了也没人管。”她回头又说那两个妇女:“行啦!等打发死人时再哭。”

    等那两个女人声音小一点时,她又满脸悲愤地说:“這是啥世道,把人打成這样,告了也白告,到现在还没见有人管,该抬回的抬不回,不该抬的倒抬去了!”

    方明暂时无话可说,看到這屋人挤得挺多,问宋长庚:“有单间吗?”

    “没有能腾嘛,我去安排一下。”

    宋长庚离去后,方明问這个女子叫啥?那两个女人又是谁?

    她告诉方明她叫夏丹儿,那两个女人是她姐夫的姐姐,她们的丈夫也一同来了,此时正守着她姐夫。她们昨天上午接到她姐姐的电话就赶紧来,下午才到的。一到姐姐家里惊呆了,家里聚了许多人,还有嚎的有骂的,一个家被砸的稀烂。卧室床上还停个女尸,她姐软瘫在床边地上像个死人,两个孩子惊吓得抱着她妈妈,一下不松手,见到她们还吓得痴呆着不哭不语。她们紧忙察看姐姐,姐姐被打的凡是露在外面的,到处是青一块紫一块,很多地方还血迹斑斑,神智已是不清。看到姐姐的惨状,她一下气愤的快发疯了,跳起来就吼骂,那伙人可能打完人也后怕,竟没人敢吱声,她骂了一气找不到发泄的对象,這时她姐已被两个大姑子喊清醒,艰难地呼叫她,她此时才想到救姐姐要紧,几个人赶忙抬着往医院送。

    她讲到這里眼睛似要滴血,愤恨地说:“我们当时为了救我姐和两个孩子,不然我非跟他们拼命!”

    方明听的非常气愤,骂道:“妈的!太欺负人了!竟有這种事!”梅梅听着早哭成泪人了,也帮腔骂着。

    這时宋长庚返回了,说是腾开了房,可以搬过去了。众人齐动手小心把夏灵儿抬送到那屋。

    方明过去还愤愤不平,又问:“你们报了案没人管?”

    “就是!昨晚医生检查完说姐姐没生命危险时我就去了,可他们问打死没有,一听没打死住进了医院,就说先住院治疗,登记了一下让明天再来。今早他们没上班我就去了,可他们说案子复杂,一下弄不清,让等着吧。直到现在也没见个人影,這是啥世道?!”

    方明听了更加气愤,怒气冲冲说道:“太不像话!把死人随便抬人家,还打人、砸家、砸店,居然没人管,啥作风?你别担心,我给公安局长打个电话,看他们管不管?!”说完掏出手机,翻查到公安局张局长的号,拔通听到对方答话,缓了缓口气,先简单说了他和陈老板的关系,然后将高琴家人迁怒于陈老板老婆头上,打人、封店、砸家和抬进死人的事。那边听完说马上安排人处理,问清他在医院后,又说一会他就过来。

    方明這才顾得上问陈老板停放在哪了?后事咋安排?

    夏丹儿从方明這些举动和言语感到有了依靠,她的心开始暖起来,对方明充满了感激之情。激动地说她姐夫现在还停在太平间,家里乱成一团,能还顾得上咋打发?她姐夫的父母上了年岁,现在还没敢告诉。说到這,陈的两个姐姐又哭了起来,边哭边念叨她可怜和不该干傻事的弟弟,夏丹儿听的心烦,带着怨气撵她们到太平间哭去吧。

    两个女人走后,夏丹儿骂开了她姐夫:“王八蛋!杀人也不会杀!你杀完人跑到别处去自杀,非要死到一块,还给老婆孩子找祸,這个王八羔子!”

    方明从這阵说话觉得夏丹儿个性挺特别,他也顾不上多琢磨,让梅梅下去找立运给夏灵儿买点东西,他得考虑怎帮這几个女人把陈老板的后事处理了。

    立运和梅梅买了一大堆水果和滋补品上来,夏丹儿更是感激的热泪盈眶,没有方明這个本地靠山,光靠她和那两个只顾伤心嚎哭的女人,這么大的灾祸她真不知该如何应付,她太感谢方明急时地出现,感到有了主心骨。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四十岁撞大运相邻的书:超级手机俏媒婆金屋藏帅流氓之风云再起白手起家天骄非正常人类事务所绝世好男人泡妞专家小黑传奇龙翔都市我的明星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