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温泉别墅

【书名: 四十岁撞大运 第六十二章 温泉别墅 作者:阿福

强烈推荐:韩娱之秘密讯息宝瞳权力巅峰都市无上仙医天字号保镖我真是大明星超品相师阴阳超市     送走他们,三人直接往楼上走,方明在前面清楚地听到晓敏压低声音对雅静嬉笑着说:“這段时间你满意了吧?”

    雅静不解地问:“满意啥啊?”

    “装啥?一人独享這么长时间还不满意?”

    “你又开始了,我不是满意,是受不了。”雅静声音低的让方明听的挺困难,可还是得意地听到了。

    晓敏格格笑道:“得了便宜还卖乖,是不是兴奋的受不了。”

    “去你的,谁卖乖了?今晚你独享吧,明天你就不敢胡说了。”

    方明兴趣十足地听着她们的对话,可惜不便回头看,只能想着她们的表情,雅静此刻脸肯定有点红。

    晓敏听雅静這么一说,马上来劲了,忙问:“是不是?现在更厉害了?那我一会要好好领教领教,我就不信他能把我怎样!”她说完带着志在必得的神色嘻嘻娇笑起来。

    方明上了楼,回头打断晓敏的娇笑声:“想领教还不好办?咱们先洗澡,完了上阁楼看看谁厉害,实在是想念阁楼啊!”

    她俩都笑了,晓敏笑完抓住方明的话柄,怒睁美目骂道:“骚方明!你不想我却想阁楼,一会不和你好。雅静,咱们一块睡,晾他一边,好不好?”

    他们已经进了卧室,雅静盯着晓敏笑道:“行,你要真不想就行。”

    晓敏听完就笑着挥起粉拳捶打雅静,嘴里还骂道:“死雅静!骚方明!你俩现在合伙欺负我,都不是好东西!”

    方明看着追打嬉闹的两人,他现在迫不及待地想洗一龙二凤澡,想象着在大浴缸中的嬉打情景,忙喊道:“想打进浴室打!”

    浴室里果然是场香艳的一龙二凤水中嬉战,三人带着余兴上了阁楼。

    晓敏在浴缸中已是春情涌动,上了温馨浪漫的小阁楼,她毫不客气地先缠上方明。开始她为方明的基本恢复而兴奋、激动和快乐着,后来才知和雅静说的话真得有点大了,在方明的勇猛中败下阵来,央求雅静替她抵挡一阵。良久,雅静同样也败下了阵,晓敏不服输又接替过来。

    方明面对最心爱的两位,奋起神勇,把自已的精气神完全投入到這爱的游戏之中。她们幸福满足的表情,以及美妙的吟哼声都给予他最大的鼓舞。同样,他也得到丰厚的回报,愈来愈享受到那久违的感觉,直至在和晓敏第二次鏖战快到力有不逮之际,一股无法控制的快感猛地涌出,积攒一年多的生命精华,酣畅淋漓地奉献给已经声嘶力竭的爱妻。

    三人经过一个多钟头爱的锤炼和洗礼,舒畅地享受着激情过后的疲乏。并头从天窗望着幽暗的天空,感谢上天赐予人类如此奇妙的感官快乐。缓过精神,他们又不忘利用人类自己创造的情感和思想,通过肢体和眼神互相传达彼此的深深爱恋,万分感激命运之神不仅把他们紧紧联结在一起,还使他们从**到精神、到物质都比别人得到更多的眷顾。

    方明第一个先呼呼沉睡了,可晓敏和雅静却仍在说着关于方明的知心悄悄话,她们担心着美好的生活会不会一直這样,直到白发苍苍?也设想着如何能够保持到长久。不知是女人们能熬,还是晓敏精神足,聊了半宿,一早醒来,晓敏又记起了昨晚最激动人心的那一刻,忍不住又要重演一遍。

    上午九点多钟吃罢饭,光彩照人的晓敏再不舍也得送他俩走,她知道男人不能闲着,只有混迹在社会中,获得相当的财富或权力,他们才能感到自己的价值,才能迸发出激情。还有重要的一面,她现在通过大嫂结识的人,个个都是腰缠千万以上的富婆,刚开始还感觉自己有点钱了,和人家一比才知是井底之蛙,显得很寒酸。方明有這机会,他的信心又那么大,怎能不全力支持?她一再叮嘱让他注意身体,加强锻练,她会很快回去看他们。

    下午不两点多,他们回到温泉别墅,梅梅高兴地早早给他们准备好了饭菜。他们吃饭时,方明就让梅梅把两个大池放满水,等他们吃饱喝足好好泡个温泉澡。虽然方明和雅静的一些亲昵举动在立运和梅梅面前已不甚避讳,可还是不好意思堂而皇之在一个池子洗澡。

    方明刚泡进一会,正眯缝着眼舒服地缓解坐车的疲劳,梅梅蹑手蹑脚进来了,她关好门,冲方明微微一笑,二话没说开始脱解身上的裙子。

    方明忙小声问:“立运呢?”

    “立运哥洗车去了。”她小声说完,全身已光洁溜溜。

    方明一看到了這步,忙地说:“那快进来,你也太胆大了。”梅梅嘻嘻一笑跨进水池,被热水烫得在池中蹦了几下。

    方明看着她滑稽的样子不敢高声取笑,一把把她揪过,任她在怀中扑楞。梅梅被烫得在方明怀中忸怩着,低声哧哧地笑着,不是方明开始抚摸她的身子,她还真受不了烫,会跳出去。

    终于捱过烫劲,梅梅爬在方明怀中轻声说:“叔叔不会怪我吧?听说你和雅静姨明天就去市里,我怕又得多少天才能见您,我太想叔叔了。”

    方明何尝不是,她的一切总也在他脑中盘旋,几次想回一晚看她,都抑制住了。方明贪婪地抚摸着,不知是心里作用还是被她青春的气息所迷惑,觉得连耿艳梅她们三个都没法比,真是嫩得一掐就掐出水。方明感到水太热,轻声说道:“快去放点冷水。”

    梅梅像条活鱼钻出方明怀中,高兴地到旁边加放冷水,等到方明说可以了,她赶紧关掉水阀重新钻回方明怀中。水中的感觉是如此奇妙,方明差点忘乎所以,灵台最后一点清明迫使他附在她耳边,对娇喘不停的梅梅说道:“行啦,过两天我抽空回来,咱们还在水中,好不好?”

    梅梅羞怩地点点头,抽身出池快速穿好衣服,回头朝方明甜甜一笑闪出去。过了一会,他听到隔壁隐隐有声,暗笑這鬼丫头,跑到隔壁糊鬼去了。

    见方明出来,在客厅沙发上,正给雅静揉肩捏背的梅梅笑着对他说:“叔叔,你先坐一会,一会就给您揉。”

    方明微笑着点点头,坐在雅静对面,看着浴后脸上红扑扑的雅静问道:“解乏吧?”

    “太舒服了,再让梅梅一揉捏更舒服。”她说完回过头,向梅梅露出感谢的笑容。

    “那我以后就跟着雅静姨,不是能常给您揉捏了?”

    “那好啊!就怕你方叔不答应。”

    方明看她俩都盯着他看,装作没在意地说道:“我给齐宇打个电话,让他们俩口一会上来,把那些消息告诉他们。”

    雅静笑道:“你看,你方叔不乐意吧?”

    方明无法躲了,只好说道:“不是不乐意,是我正想给梅梅找个好去处,不能老干伺候人的事。”

    雅静笑着说:“到公司上班呀,那不是好去处?”

    方明也不知雅静咋想的,为啥要让梅梅去公司,除了不方便外,他还不敢每天沾惹這个小祸精。便向雅静使了眼色说道:“公司去了她能干啥?我想让她先学学电脑,过段时间给她再找个好工作。”

    雅静对方明的眼色置若不见,仍坚持道:“可以在公司边干边学嘛,公司有好几个电脑高手。”

    梅梅趁机说:“就是呀,我边干边学,还能照顾您,让我去吧?”

    方明弄不清雅静为啥热衷让她去,只好说道:“行,行,不过是暂时的,我找好地方你就走。”

    梅梅高兴地嚷着:“太好了!暂时的也行,每天和一个老头老太太在一起憋闷死我了,谢谢叔叔,谢谢雅静姨!”

    她给雅静揉捏的更起劲了,方明看着心里想,雅静不会是为這个才让她去的吧?反正已经答应了,他也不愿多想,先给齐宇打个电话。齐宇告诉他正在乡里,争取下午七点前赶回。

    七点多齐宇和沈丹俐一块上来,他俩都黑了,也瘦了,方明说笑道:“丹俐,你可不能学齐宇,他黑点不要紧,你黑了可是个大问题。”

    丹俐露出灿烂的笑容,也开玩笑道:“真得是大问题,现在齐宇都不稀罕我了,今天是沾你的光,不然又够四五天见不上他。”

    “真的吗?那可不行!一会我来教训他!”

    他们几个听方明一说都笑了,雅静一直端详丹俐,笑罢说道:“丹俐,你黑是黑点,可看着说不出有啥感觉,好象比白的时候还漂亮。”

    方明细端果然是另一种赏心悦目的风韵,笑道:“就是啊!难怪人们说白丑黑喜人,果然不假。”

    丹俐听了高兴地歪头看着齐宇问:“真的吗?”

    齐宇自然高兴地痛快说道:“那当然,比以前更漂亮,這正是时尚流行的健康色。”

    方明看着他俩亲亲爱爱的表情,高兴地说:“丹俐说话不公道,你看齐宇看你看的眼都发直,恨不得想一口吞下。”

    他们都笑了,丹俐深情地看着齐宇,喜欢地说:“那好啊!我怕他不舍得吞,他舍得我就让他吞。”

    方明笑道:“别肉麻了,等你们单独在一块爱咋麻咋麻,别眼气人!”

    丹俐格格笑完问道:“方哥,晓敏姐没对你這样过?”

    “晓敏啊?她除了骂我哪会对我這样?”可雅静听他這么说却不由得私笑。方明又道:“让个破**弄得学校连个开工仪式也没搞成,這段时间弄得怎样?”

    丹俐兴奋地说:“进展都挺好,苜蓿草长出来了,长的挺好。学校主体建筑正建基础,牛棚和羊圈有一个月就能完工,嘻嘻…,不能叫牛棚羊圈,比人的住房还好,你去看吧,可漂亮了。”

    “我這几天市里正有点事,忙完這段就去看。”

    梅梅這时在厨房喊他们吃饭。他们进了餐厅,立运被梅梅早早地指划进摆好了碗筷,梅梅也把最后一个菜端了进来。方明坐下就开始传达京城的消息,這是他们喝酒最好的佐餐。

    他们一听创意得到专家认可,还有很大希望能通过,高兴的不得了,齐宇激动的心情无法言表,都盼着早日成真。

    方明又把他自己的事说了一遍,齐宇听完说:“這的确算是便宜,不过比起老狗的做法还不算便宜,老狗在时,把县里三个工厂都白送了人,其中两个生产经营还挺正常,那个垮了几年的厂子白送不说,连工人都不要,说起来市里比县里还正规些。”

    方明嘿嘿一笑道:“咱也赶上這趟车了,再过几年恐怕没有這机会。”

    齐宇无奈地笑道:“国企的改革改的太迟、太肤浅,等到问题严重时已积重难返。除了中大型企业国家重视和扶持外,小型企业搞不垮也吃捞垮了,给了私人经营也省心。”

    他好象想到什么又接着道:“方哥,你的公司越办越大,可与你的身份不符,我看你也不想当官,不如换个身份,比如去政协之类的。”

    方明无所谓地哈哈笑道:“是的,我最讨厌官场了,见到比你大的都得点头哈腰,那有现在這样好?他们见我还得朝我点头哈腰。你给我办吧,爱那是那,就是到你们残联也行,条件就是别把我的待遇降低就行。”说完又是哈哈一笑。

    齐宇笑着说:“还是去政协吧,到政协当个副主席,还连升两级。”

    “啥升级不升级,不稀罕那个,也不想费那事,你随便找个单位办吧。”方明说完拿起酒瓶晃了晃,感觉喝了一多半,便对齐宇说:“咱们就杯中的酒,今儿别喝了,再喝丹俐对我就有意见了。”

    丹俐笑道:“谁有意见了?想喝你们继续喝,我们还喝了有半瓶红酒。”

    方明揶揄她:“嘴上這样说,心里早盼我们别喝了。行啦,咱们共同碰一杯就结束吧,你们赶紧上楼肉麻去吧。”

    丹俐格格娇笑道:“方哥,你和晓敏姐时长没见,是不是想起你们昨天的事?”

    方明和他们碰完杯,喝尽杯中酒笑道:“我们老夫老妻了有啥可肉麻的,你们赶紧上去肉麻吧!”他说完瞥见雅静的脸红了一下,又补充道:“干脆先到大池洗个鸳鸯澡再上去。”這下又瞥见梅梅的脸红了一下。

    他俩还有点不好意思,耐不住方明打劝,欣喜地进去了。泡了挺长时间,丹俐让齐宇出来,他双手托住池边,弓着身子好让她搓洗。齐宇连着几天呆在村里,稍一搓脏卷就起了,丹俐边搓边说:“多脏啊,這才几天没洗。”

    齐宇说道:“咱们洗惯了,有点脏就受不了,村里很多上年纪的人,一辈子也没洗过澡。”

    “真的吗?哪能受得了?女人们也是?”

    “说的就是女人们,男人们还能到河沟去洗,女人们没地方,最多在家里偷着擦一擦,碰一个懒女人,擦也懒得擦。”

    丹俐听了好笑地说:“那日子咋过,真不敢想象。”

    “照常过,再脏能脏到哪去?慢慢拿衣服往下蹭吧。”

    丹俐格格娇笑起来,让他站直身子后说:“一辈子连澡洗不上,活的真可怜。”

    “洗不上澡是小事,吃不饱饭才是大事,现在正是青黄不接的时候,有些人家还得靠救济粮度日。”

    丹俐给他擦胸颈时,看着他从领口处上黑下白泾渭分明的怪样,不由地笑了说:“看你多滑稽,脖子以上好象另外安上似得。你看看我,我是不是也那样?”

    齐宇看着丹俐丰满的胸上说:“你好嘞,有点也不咋显眼。”

    丹俐一边往下擦一边笑道:“有也不怕,别人又看不到,没人会笑话的。”

    齐宇看着苗条匀称的丹俐,正弯腰厥起了浑圆的美臀,不由伸手扶摸起来。丹俐也擦到他的小腹处,抬头媚笑着骂道:“坏家伙又不老实了,你也不管一管!”

    齐宇笑道:“我能管了?他又不听我的,快点冲一下算了,你来好好管教他吧。”

    丹俐身子发热起来,赶紧给他粗略搓了几下,齐宇走到蓬头下快速地冲完,拉着丹俐又回到水中。很快水池便翻江倒海起来,他俩不象方明和梅梅,无所顾忌地在水中尽情玩耍起亘古不变的游戏。

    回到楼上卧室,齐宇展展地躺在大床上,等丹俐也上来,搂住她说:“真舒服啊!和村里睡的土炕一比,简直是天地之差,村里人啥时都能享上這福就行了。”

    丹俐轻抚他的胸说:“在凤城恐怕还得几十年吧?”

    齐宇叹道:“几十年就不错了,现在每天在村里,看到不如意的事太多了,人们吃的赖些,住的差些這还能忍受,被盘剥克扣也能忍受,最不能忍受的是那些如狼似虎、作威作福的村干部,有些村的干部和旧社会的恶霸一样,仗着家族大、人多,对那些弱小门户欺凌的很厉害,欺男霸女啥事都干,受欺负的还敢怒不敢言。我们听乡里的人介绍后,想去调查,可多数人不敢说,家里有青年人想说又被大人骂回去。”

    丹俐关切地问:“那你们的夺权计划实施的怎样?”

    齐宇笑道:“乱起名!是理顺和调整乡村管理结构嘛,以后不许乱起了。”

    丹俐被他刮了一下鼻梁,笑了说:“噢,就说你们的结构。”

    “多数村调整过了,部分村的村支书还舍不得放权,有的甚至兴师动众到乡镇府弄腾。”

    丹俐担心地问:“厉害吗?”

    “虚张声势,他们在村民面前敢弄,到了乡镇府不过是吓唬人。這些村支书基本上是我才说的那些大家族的人。”

    “人家在村里势力那么大,选村长时不是又选成了人家?”

    “本身有很多村长就和支书是一伙的,很难办啊!现在先是调整和理顺,下一步就是信任投票,所有不够半数信任票的都要重选。为了防止村里大户把控村委会,我们设定根据村委会人员多少,至少有一个村干部是由小户推选产生。对村里个别零单小户,还准备建几个移民新村,把他们逐步迁出去。”

    “那工作还很多呀,啥时能搞好?”

    齐宇笑道:“农村工作本来就艰巨,不能妄想短期搞好,要有长期打算,一步一步来。”

    丹俐感到齐宇的担子确实挺重,心疼地说:“上班就够累了,回家别谈论這些了,谈点愉快开心的,放松放松心情。”

    齐宇看着娇艳动人的丹俐,轻声说道:“那就谈刚才水中的事,数那愉快开心。”想到那阵水中的旖旎情景,丹俐脸色绯红哧哧笑起来……

    早晨方明见到他俩时,笑着打趣道:“丹俐,你对齐宇一点都不心疼,一看他就是没睡好,白天的班咋上啊?”

    丹俐嗔道:“哪有啊?是我没睡好,他睡得可香了。”

    齐宇也笑道:“在村里硬土炕睡了几天,昨晚睡在软床上太舒服了。”

    方明蓦地想到个事说:“哎,丹俐,你抽空回省城把车开来,你们搬上這住吧。以后我市里事多,這就不常回了。”

    丹俐高兴地说:“行!我這两天就回,过几天学校就开始招教职工,忙得就走不开了。”

    在去市里的车上梅梅最高兴,终于能跟着去了,一路上叽喳个不停。一到市里,方明先让雅静带着买了手杖,然后把他们送到公司,他没下车直接到了市委。通过秘书和王书记通了话,王书记正好這会没事,叫他进去。

    一见他柱着手杖进来,王书记高兴地说:“唉呀!两天没见你又进一大步。”

    方明客气完就把他的设想说了一遍,王书记听完点头说道:“好,這个设想好!咱市商住楼还没有這么大规模,這个头开的好。你说的对,這个样板楼建成以后,比做啥宣传都有效,這也是改变咱市民用能源结构的好带头,我和他们商量一下,方方面面支持你。”

    他又问方明:“你现在是不是在县里有行政职务?”

    “嗯,审计局副局长。”

    “那不行,公司规模大了,你的身份不合适了。”

    方明听了心想,王书记和齐宇一个调调,他忙说:“我让他们给调单位了,他们想让我去政协,我的意思找个社会团体之类的算了。”

    王书记呵呵笑道:“干脆来市里吧,我给你考虑个单位,你就不要操心了。我马上有个会开,你先回去,厂子的事让他们找你就行。”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四十岁撞大运相邻的书:超级手机俏媒婆金屋藏帅流氓之风云再起白手起家天骄非正常人类事务所绝世好男人泡妞专家小黑传奇龙翔都市我的明星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