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意外之获

【书名: 四十岁撞大运 第六十章 意外之获 作者:阿福

强烈推荐:超品相师我真是大明星天字号保镖都市无上仙医权力巅峰宝瞳韩娱之秘密讯息阴阳超市     立运来接方明时,耿艳梅她们三个都变回了淑女,殷勤地把他送上车。方明回到公司院内,让立运回厂子以后,他没上楼先拔通了贝贝的手机。听到了接通音,可响了好一会才接起,声音很低很快:“是二哥吗?啊呀!我太高兴了,你好久没和我们通话了,想死我了!可现在真不是时候,我们现在正有个活动,我這是看你的号码跑到外面接的,不能和你多说,你以后最好上午九点前联系我们。唉呀,没时间了,亲你一个,再替航航亲你一个,真得想死我们啦,真想见你,挂了,再亲一个。”就這样嘟嘟嘟说了一气,方明只嗯了一声就被挂断,他摇摇头苦笑一下上了楼。

    雅静等回他,想和他亲热地聊聊這一天的事,可他憋了一天的欲火急需发泄,那顾得上多说,等到他体力消耗的七七八八时,雅静已瘫软的连话也不想说了。方明尽管没尽兴,可耗累了一天挺疲乏,等雅静恢复过来,他已呼呼啦啦起来。

    已早上七点,方明按惯例在雅静身上活动了快有二十分钟,从始到终都是标准的俯卧撑,中间只缓过两次,密密的汗珠布满他全身每一块发达的肌肉,這种锻炼方法太美妙了,种种好处只有身临其境才能体会,特别有那人类最独特最悦耳的吟唱相伴,没有一丝烦意。活动到点了,他伏身休息片刻,刚想从雅静身上爬起,但被她双臂箍紧了腰,他也乐于這样,迟起就迟起一会。看着雅静仍闭眼娇喘的俏样,他奇怪如今他哪来的怎么大精力,除了雅静不方便的日子,几乎是早晚必修之课。女人有此精力是天赐之福,而她又正处狼虎之年,日日索需还算自然,可很少听说像他這年龄的男人还能有此能力。他心中窃喜,這就是祸福所倚吧,一次祸事迫使他进行高强度、全方位的大量运动,他的身体脱胎换骨,现在的体力比十八、九岁时还强,而那方面的感觉却比过去迟钝很多,造就了他现在强人一个。

    方明沾沾自喜之时,雅静睁开星眸开口说道:“你太强了,我一个人应付不了了。”

    “说漏嘴了吧?原来你是在应付我。”

    雅静瞪眼嗔怪:“讨厌!尽挑刺!人家是哪意思吗?现在我连晓敏的话也不听,整晚和你在一块,你还冤枉人!”

    “嘿嘿,是你说错了话,能怪我?”

    雅静笑了:“你常有理不讲理!唉,讨厌的**,啥时会没呢?晓敏该多想你啊!”

    “快了,现在各省的报告不是都开始下降吗?你是不是盼**一过,等晓敏一来,你俩合伙应付我?我看你這是想偷懒,是不是?”

    雅静咯咯娇笑道:“就是想偷懒,就是不想要你!”

    “好!這是你说的,我现在就走。”方明张罗着起身。

    “不行!再等一会。”雅静撒娇道。

    方明见她又使出可爱的杀手锏,爱怜地又吻上了她。可最终得起来,雅静搀扶他到浴室,用莲蓬头细心地为他洗着,边洗边问:“你每天不和我在一块吃饭,是不是因为老闵?”

    方明找着借口:“你忙嘛,我在你还得多弄几个菜,她们现在闲着没事,那如去麻烦她们。”

    “多弄点菜有啥?再说早晨也不用多弄,我想和你多呆嘛。”

    “好吧,今早晨在這吃。”

    雅静喜欢地说:“那就快一点洗,你现在出去锻炼,回来我把饭给你端过来。”

    “别啦,我还过去吃。”

    “那你八点上来,那时老闵吃完下去了。”

    “好吧。”方明心道,自己虽没说她也猜到了。

    方明八点准时回来了,雅静和他一块进了卫生间,他洗手时,她用自己的毛巾温柔地给他擦着汗渍,摆洗干净又给他擦了一遍,然后把方明伸出的双手擦干净,真是呵护倍至。到了餐厅,雅静把热腾腾的米粥和雪白的馒头给他端上来,几样可口小菜推到他的面前,她自己吃了很少一点,就坐在那深情地看着他吃。方明享受完她的柔情蜜意,一直等她收拾完,心想反正吃过饭了,今天索性迟去一会美容厅,到雅静办公室再坐坐,让她们三个也等急一次,到时好看她们发飙耍娇,况且好戏都是在下午开演。

    雅静跟着方明,看他轻点拐杖步下楼梯,她高兴地说:“下的多轻松,拐棍很快就没用了。”

    “你有空给我看看有没有单拐,就像文明棍那样,最好还是這种合金的。”

    “行,我上午抽时间就去买。”雅静爽快地答应着。

    “算了,你忙你地吧,还是我這个闲人去买吧。”

    “不行!就人家去买。”

    “好好,你买就你买。”方明看着亦娇亦嗔的雅静高兴地说,這时已步下了楼梯。

    方明在雅静办公室坐下不久,娄清经理就进来了,他向二位问过好,就开始和雅静商讨這天的工作安排,方明饶有兴趣地听着。忽然他的手机响了,他看是个市里不熟的固定电话号码,他接起来,对方说:“你好!是方明吗?”

    “是,你谁啊?”

    “我是市委老周,你现在在哪?”

    方明忙呵呵笑道:“是秘书长啊!你看,我竟没听出来,我现在就在市里,有事请吩咐吧。”

    “你不是前几天想见王书记吗?王书记说上午见你,你九点来吧。”方明连忙说好。

    方明给耿艳梅她们打了个电话,告诉他要到市委有事。

    上午九点他准时到了王书记办公室,王书记笑呵呵把他让到椅子上说:“小方,恭喜你了!一是恭喜你的腿恢复的挺好,二是我看过他们报上的数据,你们公司的产品销售很好嘛!這还是受**影响,我想信**过后会更好。”

    方明赶忙道谢:“這还不是亏了王书记大力支持?我想见王书记就是为了向您当面道谢!”

    王书记笑道:“你搞好了比啥都强,我再见了承祖也能夸夸口。唉,真没想到老苟死的那么突然,我劝过他多次,让他下狠心减减肥,可他光答应不行动,结果好不容易弄个副书记也白弄了。人们说是他运气不佳,我看还是他个人因素造成的,干啥也不节制,哪能行?呵呵,论说运气,我這才叫不佳,不是這个**我现在已经回到省里。今天叫你来见面是次要,主要是有件事跟你们公司有关。”

    方明一听与他的公司有关,挺诧异地看着王书记,王书记没等他开口又笑道:“别担心,是件好事。你们租得那个厂子,早就列入改造计划,因为工人们阻拦撂下了,迎街挺大的一片地方,周围都改造完了,剩下那儿太不雅观。他们搞了个新方案,我看后觉得挺适合你,承祖多次让我关照你,趁我没走,帮你把這事办好,一会他们过来你听听看怎么样。”

    方明虽暂时弄不清对他是啥好事,可王书记说是好事那肯定是好事,忙谢道:“我上次的事还没想好怎谢王书记,可您现在又给我谋到好事,真不知该怎感谢王书记?”

    “上次那是点啥事?于市于你都有好处,我何乐而不为?那不用谢,這次给你弄成你可得真该好好谢谢我。”说完他看看方明,哈哈一笑又道:“和你开玩笑,我现在还用不上你怎谢,等你发展起以后,也等我退下来没权之后,你有心再谢吧。”

    方明赶紧表示:“王书记对我的恩情我永远不会忘记,王书记有啥就吩咐吧。”

    “好,有你這话就行,我让他们过来吧。”王书记说完在桌上按键让秘书把他们请进来。

    一会进来几个人,王书记介绍有主管经贸的副书记和副市长,有经贸局局长,体改委主任等,前三个方明公司开业时见过。

    一番寒暄之后,王书记让经贸局局长介绍情况。

    他介绍方明现在租占的厂子,去年曾试着进行改造,因职工嫌补偿低闹腾起来流产了。当时的方案是一次性出售,已通过初步估价,能售价二千万元,除了清理三百多万过去拖欠的社会保险费以外,剩余的全部用于职工补偿,共有四百八十多名在职职工,按工龄长短分配,人均补偿三万多元。职工反对一是补偿低,要求至少要人均达到六万元;二是他们以后的养老保险谁给缴?老了谁养活?這些意见与方案相差太大,没办法解决,只好流产。

    后又弄了一个方案:如果有条件接收全部在职职工,保证他们每月领到市里的最低工资标准,并给他们上缴社会保险费,就将厂子以三百万元价格进行转让,限期完成街面房屋开发改造。但谋這厂子的人都是为了商业开发,没能力也没条件接收這些职工,再说這算过帐比一次性二千万元高多了,以后麻烦事也多,一直没人敢揽。

    他又介绍:前些天有个外地客户提出他有条件也愿意接收职工,但不愿掏那三百万元。后有的领导建议,反正這三百万元主要是用来补缴社会保险费,他们把职工接受了,就省下下岗生活费和以后的失业金,算下来也差不多,让劳动局内部处理一下帐目,相顶一下算了。因此這个方案中少了三百万元后,那人同意。可后来了解到方明租用了车间,所以才找他来商量,如果方明有意,先让他接收,如不愿意,可以给他一部分损失费。

    方明心中嘀咕,這听上去挺有诱惑,他暗暗盘算了一下,现在自己还差一点点才够千万,如果他真得要了這个厂子,不是一下子跨到超千万富翁的行列?激动归激动,有些不明白的地方还得问,這可不是弄着玩,别美梦不成把原来的也赔进去。于是问道:“厂子不是还欠着很多银行贷款?”

    那个副市长微微一笑道:“這你不用担心,我们已处理好了,只要你愿意,和职工谈妥后,再和职工代表签个协议,我们就把厂子转让给你,除街面按规划开发外,还有一个条件是必须有足够的条件长久安排职工。”

    方明还有个问题:“职工的最低工资标准是多少?每年得支付多少?”

    体改委主任回答他:“今年的最低标准是三百二十元,加社会保险费就得四百五十元。以后可能还要高些,不过每年还有十来个退休的,他们退休就归社保局管了,省下他们的用来补增资部分,大致上差不多。每年大概支出不到二百万元,听说你已用了七八十个工人,那你更有利。”

    方明盘算即使剩余四百人白养活,用公司两个月的纯收入也差不了许多,再说公司肯定还要发展,还需要人,按说這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可他仍有顾虑地说道:“听着挺好,可开发涉及大笔资金,容我回去商量考虑一下。”

    那个副书记说话了:“确该考虑好,不说开发需要大笔资金,仅每年支付四五百号人的工资就是个问题。”

    经贸局局长也补充道:“就是,平均最少也得支付十五年,所有工人才能达到退休年龄,也就是累计要支付近四千万元。”

    這话说的他心里又打起鼓来,王书记看他们介绍完,就请他们出去了。剩下他俩,王书记笑呵呵说道:“别听他们后面的胡扯,他们的猫腻我能不清楚?他们是知道你租占了那个厂子,不敢惹我才先让给你,你等着吧,很快就有人找你。我问过他们,那个外地人有啥条件接收全部职工?他们说是那人要在厂区建个食品加工厂,這不是胡来吗?咱市已大大小小多少家食品厂了?据我猜测,這是那个外地人瞒天过海之计,先把厂子弄到手,开发完把钱弄到手,花几个小钱在厂院里办个食品加工小作坊,全部开发完,寻机就可能卷钱走人,他一跑再去哪找他?又把包袱甩给市里,這伙家伙们,做事也过于不留后路,可我也不想点破。他们详细算过,這片地方按第一个方案开发完还能赚个一二千万,如果按第二个方案你想会是多少?最少不弄个三四千万?”

    方明佩服王书记看事透彻,笑道:“听王书记這么一说我明白了,可我接过后开发得一大笔钱啊,我现在哪有這么大的实力?”

    “小方呀,你还是没完全弄清个中情由。外地人是来骗钱,你不一样,你的产品销售多火,你们的发展前景也非常好,应该抓住机遇扩大规模。当时自己没能力,可以贷款开发啊!不愿贷款找合作伙伴也行,开发完全让他们搞还行,你从中取利就行。拿上利润扩大了你的公司规模,消化安置个二三百人还会有问题?剩下一二百老弱病残没几年退的差不多了,有啥担心的,你這不是正好一个借鸡下蛋好机会?”

    方明一下子茅塞顿开,打定了主意,欣喜地说道:“就是啊!我还是年轻不开窍,王书记一点拔我這次才真明白了,真不知怎感谢才好?”

    王书记笑道:“不是年龄的问题,是经验不足嘛,至于感谢就不要再提了,还是咱们开始说的话。你回去考虑好,过两天找他们办吧。”

    方明高兴地从王书记办公室告辞出来,可一下市委楼,就被经贸局局长截住,他说有事相商,为了方明方便,就到他的车上说。方明這下对王书记佩服的五体投地,多年从政水平果然不一般,真的明察秋毫料事如神,马上就有人找来。

    他们上了车,局长就开口说道:“老方,你也听明白了,我们在办公室不好明说,你接收后肯定困难大,我们考虑你和书记的关系,怎么也得照顾你,你如果退出,补贴你的损失一百万,你仅占了两个月,平白拣个大便宜,怎么样?”

    方明一听,好家伙,真是个大便宜,的确令人心动,可他现在的心思还在乎這一百万?他装出考虑的样子然后说道:“太感谢局长的好意了,可王书记最后和我说,我们销售的产品前景非常好,应借机扩大公司规模,让给咱市多做点贡献。我考虑挺有道理,不如我先回公司商量一下,完了再给局长回话,局长的好意我是记下了。”

    经贸局局长一听他说了王书记的意见,只好讪讪说道:“那好吧,你回去再好好考虑考虑,我這都是为你着想,不费吹灰之力得手一百万可不是件容易事。”

    方明又一次感谢他后,等他下了车,方明得意地暗想,区区一百万,对于别人可能轻松得到势比登天,对于现在他,仅公司的纯利那个月不近一百万。他又想,這次又遇到个从天而降的好机遇,当时不用掏一分一厘便得一个厂子,真得是好运来了挡也挡不住。他兴奋地急切回去见雅静,再向晓敏通报這件大喜事。

    拔通雅静手机,她说不在公司,等一会才能回。方明改变主意,他要到厂子再好好看看,并和周厂长谈谈。

    在厂长办公室,周宁厂长见了他就笑着说:“老方,你可是神龙见首不见尾啊,每天见你的车却不见你的人,天天忙啥大事?”

    “哈哈,我能忙啥?我是每天享清福,说了你也不信。”方明打完哈哈,坐下后就问:“老周,這个厂子你听说了什么吗?”

    周厂长有点奇怪道:“没有呀?啥事?”

    方明心中感叹,這么大的事厂长竟然不知道,难怪他说自己是个傀儡厂长。他心里嘀咕了一下,该不该和他讲呢?讲吧,反正两三天之内要和工人摊牌,他说:“听说有人要接收這个厂子,连工人一块要接收。”

    周厂长急忙问道:“真的吗?那太好了,是啥人接收,准备干啥?”

    “听说建什么食品加工厂,我看是以街面开发为主,是个外地人。”

    周厂长一听就凉了半截,生气道:“食品加工厂?加工啥食品?我们這四五百号职工百分之八十是大老爷们,能加工个啥食品?又是外地人,不会是来骗人的吧?难怪他们说前几天市里几个领导领了几个人来看,人家没找我,我也懒得理他们,我还以为是参观你们的加工车间,原来是這事。***!不行!摸不清底细的人坚决不行!”

    方明看他又激动起来,便笑道:“咱们不管他是谁了,假如我要這个厂子你看行不行?我的底你总该摸清了吧?”

    周厂长听他一说,盯着他看是真是假,最后还是难以确定问道:“真的假的?你能弄到手?”

    方明还是那张笑脸:“我真的准备要,我一要还能轮上别人?他们统统靠边站吧。给我定的条件也是接收全部职工。”

    周厂长喜出望外,高兴地说:“你要就太好了,工人们早就盼着這一天,希望越快越好。”

    方明见周厂长高兴他接受這个厂子,也高兴地说:“过两天就和市里定,然后再和职工协商,他们给我的条件是保证所有在职职工每月都能拿到最低工资,并给他们上缴社会保险,总共是四百八十多个在职职工,除了已经用了八十人,剩下的每月也得近二十万工资支出。”

    周厂长问道:“什么最低工资?工人们不上班吗?”

    方明笑道:“现在我能安排那么多人上班吗?”

    他听了有些沮丧,说道:“我还以为一下都能上呢,喜欢了半下。不过你现在确实安排不了那么多,但你要這样恐怕会有麻烦,就怕职工们会反对。”

    方明有些奇怪,职工们坐在家就能领到最低工资,他们为啥还要反对?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四十岁撞大运相邻的书:超级手机俏媒婆金屋藏帅流氓之风云再起白手起家天骄非正常人类事务所绝世好男人泡妞专家小黑传奇龙翔都市我的明星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