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勾逗艳梅

【书名: 四十岁撞大运 第五十八章 勾逗艳梅 作者:阿福

强烈推荐:韩娱之秘密讯息宝瞳权力巅峰都市无上仙医天字号保镖我真是大明星超品相师阴阳超市     .**仍然在别的地方惩凶着,可這儿的人们這两天紧张劲像过去了,街上人流又多起来。红红想趁市场的萧条状况没有恢复前,赶紧掏点便宜货,便和思雨让立运拉着逛商场,耿艳梅留在家陪方明看工人们装潢。

    二楼办公室已经全部弄好,一楼大模样都出来了,正开始干精细的活,也是一天比一天有看头,工头说十天左右就全能完工。

    方明和耿艳梅一处一处地转着,他看到那些工人一个个都偷眼盯瞧耿艳梅,快要流哈啦子的模样,心里好笑,美女就是美女,他们每天见还這样。他又想,有身材高挑又這样优雅大方,很有气质的美女紧随他身后,這些工人肯定把他這个瘸子忌恨的要死。

    他俩人踏着光洁的大理石楼梯面拾级而上,方明又注意到旁边几个工人仰头的目光,方明也替耿艳梅担心,今天她穿的是及膝白底兰花连衣裙,走到高处春光难免泄露,不过在耿艳梅的盯视下,他们都缩回了头。

    上了二楼办公室,没了外人,方明笑道:“耿妹,你瞪他们干啥?可怜他们常年在外,多看两眼怕啥?你又不是没穿内裤,连点同情心也没有!”

    耿艳梅轻轻打他一把笑骂:“方哥你真讨厌!那是随便让人看的?”

    “那不随便就能看?我现在就不随便,我是不是能看?”方明又嬉笑着厚颜问道。

    她虽习惯了他的胡说八道,可仍白了他一眼道:“你的面子大?你以为我是红红?随便不随便地让你看,你俩也太不像话,当我和思雨不存在似的。”

    方明怨道:“耿妹,你太不通情理!你不让就罢啦,还怪红红。”

    耿艳梅笑了:“不和你说了,越扯你好像越有理,倒好像我没理似的,這两天你少装跌了?你还嫌不够!我不和你胡说了。”说完不理他开始转房间。

    這套房因为他们想在卧室搞贵宾间,厨房改财务室,和张先生商量后,在两间卧室里沿门用隔音板间隔了一个小走廊,里面从中间一分为二再间隔起来,两大房变成四小间。厨房商量仍按厨房的式样装潢,以后里面摆两个办公桌就行,厨柜正好当文件柜利用。

    在厨房,耿艳梅看着刚弄好的整体厨柜笑着说:“這样也挺好,多特别的财务室,闲的时候进来冲杯咖啡喝。”

    方明附和道:“嗯!再摆几瓶洋酒,弄个水果拼盘又变成了小酒吧。”

    “方哥你就记住酒啦,上班时间哪能喝酒,下了班回屋不就有啦?”耿艳梅笑他。

    方明看她一眼,不置可否地笑了笑,走到窗前看着已换成他们公司的窗子说:“耿妹你就是行,换了我就自己掏钱算了,不想麻烦张先生。”

    “你是大款嘛,所以你啥也不计较。张先生他还是占了便宜,他为咱们间隔那几个小间才顶這几个窗子一多半钱,咱们不租后都归他了,他多合算。這窗子多好,屋里不装空调也不嫌热,还提供了应急电源,咱们的屋子要不是已装潢好,换上這窗子多好。”

    “就是,东西向的房就這缺点,夏天晒个死,装了遮阳帘还热得不行。”方明边说边走出厨房。

    耿艳梅在后面跟着说:“幸亏我们住东边,到了下午就不晒了,还能舒服点睡个午觉。”

    出了這门,方明等她开那门时笑道:“你们是舒服了,可我睡在客厅是一天比一天难熬,前几天睡醒以后才照到窗子上,這几天没等睡醒就照到屁股上了。”

    他们进了客厅,耿艳梅说道:“那就我们两个人伙睡一屋,给你腾间房子来。”

    方明坐下挑刺胡搅道:“好啊,咱们俩睡一屋就咱们俩睡一屋,我盼的是啥?。”

    坐在他对面的耿艳梅楞了一下,露出羞意道:“谁说咱俩睡一屋了?方哥你听话也不往清听就开始胡说,我看又是故意的吧?”

    方明看着对面有了羞意的耿艳梅,心道趁没人好好逗逗她:“就是真睡一屋怕啥?你知道方哥现在是个假老虎,又不吃人。”

    “不吃人也不行,红红不是要你吗?你到红房子睡不是就行啦?”耿艳梅嘻嘻笑道。

    “红房子听了名字就感觉热,红红又是个小火炉,不去!就到你的梅园睡,定了!”

    “那去雨厅吧,雨厅凉快。”

    “耿妹,三个人数你对方哥不好,红红是主动让我,我考虑雨妹也不会拒绝,就你推三阻四的。”

    “谁对你不好了?”

    方明紧追道:“那是同意了?”

    耿艳梅红晕满面地笑着说:“谁说同意了?”

    “那还是不好嘛!”

    “好归好,睡不能睡。”她说完觉得有病语,可已出口了。

    方明看着耿艳梅羞红的脸娇艳欲滴,心中一动,他拍着沙发说道:“不睡也行,那你过来坐到這,這点好能表现吧?”

    耿艳梅忸怩一下坐到他的左侧说:“這能行,和方哥再靠近点也行。”说完又往过靠了靠。

    耿艳梅穿的及膝裙,坐下后白生生的大腿露出一半,方明眼馋心热起来。他抬起左臂顺手搂住她的光肩,轻语道:“這才是好耿妹。”

    方明原估计她要推拒,然后再想法拿话堵她。可她很自然,好像早料到、也愿意,头还轻轻地歪向他的肩。

    耿艳梅美目斜视方明,轻启红唇:“方哥,這段时间天天和你在一块,知道你是像亲大哥那样真心实意对我们,处得跟一家人一样,跟你在一块我们开心快乐。你现在這样搂着,我也不觉得有啥不好意思,反正让你装跌搂过多次了。你這样我全明白,你的病虽没好,可你心理还正常,跟别的男人一样,一肚子花花肠肠,想和我们戏逗戏逗。我们三个倒不怕,以后能碰个合心合意的就嫁,碰不上就瞎过了,我倒是替你担心,你是又想花心,又前怕狼后怕虎,尤其怕让晓敏姐知道,是吧?”她问完嘿嘿笑了。

    方明让她说中了心思,這鬼丫头,啥也瞒不过她。可這激起了他的“雄”心,看着她露出一小半的胸部,一狠心,右手伸进去抓住一只光绵的肉团,说道:“我才不怕,你看我怕了?”

    耿艳梅被他一抓,身子不由一紧,片刻边放松了,没有阻止反而红脸笑道:“你這是嘴硬,你现在是病没好,晓敏姐对你放心才胆大,病好后正像你和红红说的,你吓得两三个月才敢来一回,是不是?”

    方明轻松得手后乐着想,还好,那事没暴露,她再鬼也没想到。他得意地边抚弄边说:“唉!啥也瞒不过你,我也不瞒了,你说我是不是很坏?按说不该這样?如果咱们能像亲兄妹处多好。”

    耿艳梅媚眼白他,嗔怪道:“嘴说不该手咋还這样?”

    “好好,我认错!”说完他拿出了手。

    耿艳梅向他瞪眼道:“少装蒜吧!使完坏了又想当好人?”

    “那我还使坏?”方明说完,搂她肩的左手下探进去,右手同时抚到她光洁的大腿上。

    “方哥,你就别再装了,咱们顺其自然吧,能相处到這程度多不易,大家都想开点,开心一天算一天。可你不能丢了良心,等**一过就回家多陪陪晓敏姐,這儿你就少来,多打电话问问,有我们你就放心吧。至于我们,反正是名声不好听了,别再坏了你的名声就行。如果以后发了财,我也学城市贵妇,包个小白脸。”她说完嘻嘻笑了。

    方明得到默许胆子大多了,双手更加肆无忌惮。

    他对她的观点很认同,這世道,祸福难测,好好的人毫无知觉就染上**一命呜呼,他自己也一样,稍微不慎就差点见了闫王,人生苦短,怕那么多干啥?只要对老婆孩子好,偷着行行乐有啥大不了的,每天开开心心多好。他手脑并用,手在满足**,脑在开脱对晓敏的不忠行为。

    他听到后几句,对她们的事虽知道一些,有些传闻也很难听,可相处长了觉得言过其实,尤其這段时间常在一块,不像人们传的那样。想进一步了解她们,便问道:“我看你们除了红红有点爱出格外,你俩都挺好,到底咋回事?”

    “你不问我不想说,我就和都说了吧。我和我原来的是自搞的,他人你也认得吧?”方明点头后她接着说:“他人材个头挺好,对我特别好,嫁过去他们家把我当香饽饽看,可我过去二年了也没怀孕,俩人跑了好几个地方看过,都说没毛病,我药也没少吃,就是不行,最后给我定了个先天不孕症。从這以后,我在他们家的地位一跌千丈,他妈除了对我冷言冷语外,还指桑骂槐,可难听了。我受了气就发在他身上,可他太善,一句不敢顶撞他妈,连搬出租房住都不敢提。后我实在忍受不下,提出了离婚,他妈高兴了,可他一个大男人就知道背后哭,我看指靠不上,坚决离了。”

    耿艳梅说话的声音越来越有磁性,偶而还带出了颤言和杂声,這都是方明捣的鬼。方明早把她搂靠在沙发靠背上,一根裙带和半片裙襟也滑在她的臂弯,他的左手在两枚**上来回弹拔。她的长裙也被他的逐片翻卷到小腹上,右手在恋慕已久的美腿上随意地抚摸。开始他只顾欣赏上面一对俊挺圆乳和下面那双修长匀称的美腿,随着下面暴露逐渐增多,他的眼神不够用了,但更多时还是停在那做工精美的丝织物上,又过一会连那丝织物也看腻了。

    方明究竟不是血气方刚的时候了,再大的躁动他也克制的住,还能分心问她:“那你们的感情还挺好呀,难怪人们说你俩还有联系。”

    “嗯”地一声娇哼,她又讲:“就因這才让人传出闲言碎语,刚离婚我们一直没断,他顺从他妈又找了一个,我一是狠他软蛋,二是想既然离了就死心吧,尽量躲避他。断了快一年多,他们有了孩子,他趁他现在的老婆回娘家休息时,忍不住又找上我,我连心软带想他又接触起来,那时我们已合伙开了那个小饭店。”她说话越来越困难,媚眼瞟向方明道:“方哥,你這样人家咋说呀?……,不是让你放手,你别乱动就行。……,行,就這样。饭店人多嘴杂,传到那女的耳里,她真是个母老虎,听人说把他连撕带咬整得可惨了,吓得他再也不敢来找我,现在四五年已经过去,回头想想,为他這种软蛋实在不值,害得自己名声也不好听了。”

    “這有啥?你又不是和别人乱来。”

    “我是租的房住,他半夜来半夜走,谁给你证明是他一人。”她说完咯咯娇笑起来,搞得方明莫名其妙,手下的工作也被迫停了下来,她笑罢说道:“那真是个母老虎,抓了他的把柄,又生了个儿子,在他们家厉害的不像样,连他妈也经常被骂,他妈后来后悔了,跟人说不如留住我,像别人一样抱个孩子也挺好。他们后悔他们的,反正我不后悔,要活就要开开心心地活。”

    可方明见她说這话时,眼角流下了滢滢泪珠,知道她嘴上说的简单,可這其中的苦处不知有多少。他心里也替她难过,人们只看到表面,谁知她遭遇的苦难和心里的伤痛。方明岔开话题问:“思雨和红红她们咋回事?”

    “你等问她们吧,我们都是苦命人,不想提了。”说完她翻起身吻向方明,方明兴奋地回应着。良久,耿艳梅喘着气,贴着他的脸说:“方哥,除了我原来那个,你是唯一一个,该摸的你都摸遍了,這回我对你好是真的吧?……,行啦,等会她们也快回了,我去整理洗洗,让她们撞见多不好。”

    方明放开她,欣赏着她整理衣服的每一个过程,她也不避讳他,侧对着他细心地整理着,至多也是用迷人的笑容和眼神责怪他的一双色眼。

    方明看着她的一举一动都觉得非常性感,一连串艳遇和近距离接触美女,他越来越认识了性感這种情调,不管是暴露的,妖艳的、挑逗的,含蓄的,或向梅梅那样青春的,只要能勾起自己的幻想和**,都是性感。有时光是一种气质和韵味,就很性感,像她穿戴好后就是這感觉,這不由让他想到滨海的谢莹,举手投足都流露出性感,真是一种隐秘的,只能意会不能言传的东西。正因为這样,才对迷人性感的漂亮女人毫不厌倦地倾慕和眷恋,生活并因此变得美妙而激动人心。

    时间把握的正好,耿艳梅从卫生间出来,用焕然一新的面孔对着方明,刚刚送他一个深情款款的笑容,门铃就响了。耿艳梅一开门,方明就听到红红的嘻哈和叽喳声,马上就看她大包小包地进来了。嘴里不停地嚷着:“真痛快,原来看对嫌贵的,這次最低的有打到二折三折的,明天还得去。”

    她说完就在沙发上准备向方明展示她那堆花花绿绿的东西,方明看立运也进了,就对红红说:“快拿到你红房子抖露吧!”红红嘻嘻笑着给了方明一个鬼脸,收拾起蹦跳着回到了红房子,还传出一首流行歌曲的轻哼。

    方明又大喊一声:“都先做饭去!吃完饭再看。”

    马上从雨亭和红房子传来三人欢快的声音:“噢——,知道啦!”

    吃过饭,立运照例先请示方明下午有事没事?没事他就回厂子了,方明早就让周厂长在厂里给立运找了间宿舍和车库,有时他吃饭也在厂里公司设的小食堂吃。

    方明吃罢饭柱着拐在客厅溜弯,這段时间跳舞对他恢复平衡功能很有帮助,右手的拐杖快要退役了。他柱着左拐,右拐悬提着,心情舒畅地转悠着。红红第一个先从厨房跑出,向方明神秘地笑道:“方哥,我买了几件好玩艺,你进来看看。”

    方明禁不住诱惑进去了,红红取出她上午买的东西,她知道方明不想细看那些衣服,只喜欢看她的新潮内衣内裤,她把那些取出来,一件一件地在身上比试着。方明看着,也听她讲着,什么三分啦、九分啦,高弹啦、缕空啦,在她的比划下有点明白,不过他不注重這些名称和术语,更看重的是這些花稍精美的织物比划在她身上产生的效果。

    他笑道:“行啦,别比划了,看得眼花缭乱,你穿上试试,那才叫好看。”

    红红兴奋地瞅着他说:“现在能试?等她们睡了再试,方哥你现在出去装睡吧,一会等她们睡了你再进来,我试给你看。”

    方明觉得和她虽有了更亲密的接触,但不能过于看重她,否则疯缠起来谁受得了?于是漫不经心说道:“你还不知道我?一躺下就成死猪了,你拣最好看的穿上,下午我悄悄看,哪才有意思。”

    红红听了觉得有趣,喜欢道:“行,我给你穿件最性感的,让你大饱眼福,嘻嘻…”

    方明看她春情勃勃的样子,不由道:“我先饱饱口福吧。”

    红红心领神会地送上香唇,正互相品滋着,忽听脚步声,两人马上松开,耿艳梅话音随人进来:“你俩偷着干啥见不得人的事,老实交待!”

    “大白天的能干个啥?我让方哥参谋参谋這几件衣服怎么样?”

    “他能参谋了?我给你参谋吧。”

    方明趁机出来躺在客厅宽大的沙发上,躺了一会觉得不太舒服,前几天还行,這几天就觉得热,是该睡床了。先上哪一个?红红?不行。耿艳梅?挺好,等她从红房子出来就跟她去。忽然又一个歹念升起,耿艳梅和红红已经是掌中在握,干脆溜到雨亭把思雨也握在手中,這样她们谁也不用防谁了,他可尽情在三人当中享受鱼水之欢。

    這个念头越想越炽,红房子的叽喳声已杳,耿艳梅出来站到他的头前。他们亲热地对视着,方明的手顺着一条修长光滑的腿缓慢上下抚摸着,最后向上抚去。耿艳梅娇哼一声,低语道:“好好休息吧,啊?”

    方明松手点点头,耿艳梅有点不舍地离去。等她离去,方明已无睡意也不准备睡了,他躺了一会,坐起点了根烟,又喝了气凉白开。又等了一会,他慢慢扶着扶手站起,拄着拐杖先轻轻地进了红房子。红红已仰躺在床上睡着了,胸腹上盖块大毛巾,方明最想看的下身穿了件新买的窄小内裤,黑色丝织的,的确性感,他看了一会,咽下口水忙地轻轻退出来,再看就走不成了。

    方明轻轻地向雨亭走去,门敞开着,她们一是为了开门通风凉快,更主要是对他无心设防。他在门口看到,思雨原来没睡,双肘托着床爬着看书,她上身是件小白背心,细圆的腰弯着露出来,下身是件浅粉色九分衬裤,這是他刚学会的,才认的出。衬裤很轻薄,里面红色内裤清晰可见。方明更欣赏的是她的爬姿,很美。从窄肩舒缓流畅地下来,是更细窄的蛮腰,蛮腰过来又柔和地向上翘起,鼓起了不太大但圆而饱满的臀部,再下是匀细的双腿。他边看边往里走,惊动了爬在床上的人。

    思雨回头见是方明,笑问道:“有事,方哥?”

    “没事就不能进了?”

    思雨赶忙爬起,把方明让坐到床上说:“你很少进,我以为你有啥事。”

    “那我以后要多进了?”

    思雨笑道:“那还不由你?”

    方明高兴道:“好!我现在就睡這了,外面太热,睡不着。”

    思雨听后痴了,不知该如何是好。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四十岁撞大运相邻的书:超级手机俏媒婆金屋藏帅流氓之风云再起白手起家天骄非正常人类事务所绝世好男人泡妞专家小黑传奇龙翔都市我的明星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