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跳舞厮混

【书名: 四十岁撞大运 第五十六章 跳舞厮混 作者:阿福

强烈推荐:韩娱之秘密讯息宝瞳权力巅峰都市无上仙医天字号保镖我真是大明星超品相师阴阳超市     方明這几天真爽啊,闲时和她们三人海阔天空、胡编乱造地瞎侃,欢声笑语不断。中午、晚上她们各显厨技,编排些好吃的,几个人尽情地吃喝着。可几天过后她们都说不敢乱吃了,自嘲這样吃下去都成了肥猪。

    這天,他们四人吃罢中午饭,都穿着式样不同的居家常服,舒服地坐在客厅沙发上,看着电视又聊起這个话题,先是方明对面的耿艳梅说道:“就是挺奇怪,在饭店啥好吃的都有,就是不咋想吃,這些天吃啥啥香,咱们三除了雨妹,我和红妹都得少吃,不然真的变猪呀!”

    方明看着她们欢快地笑容,听她一说,就看向和耿艳梅并排坐着的思雨。她们三个,相对地还是朱思雨穿的保守,她上身是黑色圆领长袖紧身内衣,显得肌肤更白晰,身材也更纤细,再从她圆领上凸露出的锁骨看,大概算是人们说的骨感美人吧,她确实不怕多吃,再胖点多好,他可不喜爱排骨尽露的美人。方明猜她的**也不会太大,因为那高耸处明显地看出乳罩是加垫的那种。

    和方明一张沙发上坐的红红,低头看着自己的身子笑着说:“你们都不用怕,我可真不敢瞎吃了,我要胖了肯定成肥猪啦。”

    方明眼瞅着穿着一件粉短背心和白短裤的红红,她粉生生、圆乎乎、光溜溜的臂腿都露在外面,笑道:“红妹,你這句算老实话,但你现在已像肥猪,还是个小白肥猪。”

    這话一出红红不让了,抬起脚趾涂得鲜红的光脚丫蹬了方明几下,嗔道:“方哥,我哪儿得罪你了,骂肥猪不说还加成小白肥猪。”

    方明抓住蹬他的那条小腿说:“你问她俩我说错你了?看你穿的,看你這身膘,哪儿不像小白肥猪?再看你的臭脚丫,把刚脱了毛的猪蹄上再抹点指甲油,和你的绝对一样,是不是?”

    方明问她俩时,她俩已笑得前仰后合说不出话来。红红也乐了,抽回胖乎乎的小脚,扳到她的另一条腿上自己笑看着说:“方哥是不是馋猪蹄了,才這样说?干脆我为方哥牺牲一下,今晚上给你煮熟了吃,要哪一只?”

    另俩人刚缓过劲一听又笑的爬不起了,方明跟着笑道:“要煮一块煮,连上面那截小猪腿,要吃吃个饱。”

    耿艳梅止住大笑说道:“方哥,你不是也看红红的脚好看吧?不是嘴馋是眼馋吧?”

    方明确实看红红的脚好看,和雅静的脚有一比,都是那么白和小,雅静匀细小巧,她是小巧圆胖,可能是胖的缘故,看不到一条青筋。

    红红听了耿艳梅的话,抬眼盯着方明,兴奋地说:“说对了吧,方哥?人们都说我的脚好看,我自己看着好看不说,还看着挺亲呢。方哥,你看看好看不好看?”

    她说完把脚还伸向方明,方明稍用力在她脚上打了一把,目光转向耿艳梅说道:“别臭美了,煮熟了还差不多,还是耿妹的好看,不大不小像个人脚。”

    耿艳梅正右腿压左腿翘着二郎腿坐着,右脚上的拖鞋还随着脚一起有节奏地晃荡着,听方明一说,脸一红放下右腿,不自然地藏了藏脚说道:“方哥咋又拿我开开玩笑了,是不敢看红红转移视线吧?”

    方明心里骂這鬼丫头,让她猜中了心思,可还得装下去:“我這是真话!还是你最好看,尤其你的身材,一级棒了,她俩能和你比?”说身材他没说假话,她穿一身雪青色全身内衣内裤,苗条修长的身材表露无遗,那胸部和思雨一样高耸,看来比思雨发育的强多了,人家里面的乳罩几乎看不到印痕,根本不用加厚往高垫衬。

    “方哥,你不公道了,说耿姐好也不能糟贱我们,我和雨姐啥地方赖了?你好好看看。”红红说完,双手卡着露出肚脐的细腰骄傲地挺胸站起。

    方明还真不敢说赖,她个子虽矮点,但腿臂还算匀称,肌肉绷的很紧,很圆满。因为胸丰臀宽,乍看显得圆胖,但细端那酥胸、蜂腰、肥臀,却别有一番风韵。尤其她那身穿着,站着太惹火了,他看着身体便有点燥动起来,目光遂转向穿着长裙和高跟拖鞋,一直并腿老实坐着的思雨,发现她好像挺失落的样子,明白刚才说错了话,赶忙补救一下,没回头先说红红:“小胖墩,不想看你!”又对思雨说:“雨妹,对不起,我是说惯她俩了,实际你的身材最流行,从上到下都好看,站起来让方哥好好看看。”

    思雨听了羞涩地不知所措,可红红一听她小胖墩,這可是女孩忌讳的,便不饶了,还跟方明没完,方明赶紧转移话题说:“好好,你们都好,這行了吧?咱们闲话少说点,谈点正经事吧。看你们拉来這么多东西,又多数都能用上,给你们折价算进美容厅的股份内吧。”三人听了竭力反对,都说是旧东西了,不值得一算。

    耿艳梅最后对方明笑着说:“方哥,你出了一半钱买了房,结果是我们一人一间住着,這个帐又该咋算?”思雨和红红也叽喳着附和着。

    方明心中很喜欢,嘴里说道:“那行了,不算就不算,不过我也住了一间,這客厅不是我的?”

    耿艳梅笑道:“那方哥还是吃亏了,我们也经常呆在客厅,可我们的房间你就进的少了。”

    他嘿嘿笑道:“就是,我还是吃亏。”

    红红紧接嘻嘻笑道:“方哥要不想吃亏,每天中午可以进我们的房间休息嘛,她们要不要我不管,我是要你,还有我陪着你睡,谁有這种艳福?怎么样,方哥?”

    這句话一下把方明问得一楞一楞的,這种话也说的出?该如何应答呢?這时耿艳梅替他解了围:“红红!以后说话别太过分,咱们说说别人还可以,别老拿自己说事,让方哥还真以为咱们是那么随便的人。”

    红红被说的吐吐舌,脸红着嘴硬道:“方哥现在不是不能吗?真睡一块怕啥?”

    “那也不能,方哥不是能好吗?好了你就离不开了,我还不了解你?”

    “我离不开方哥,可你以为方哥会经常守在這?现在是有**,方哥又行动不便,人家好了以后,咱们半年能见一面就不错了。是吧,方哥?”

    方明听着她俩你来我往很有趣,红红一问,他想也对,便说:“就是,等**一过,我别的事就多了,半年倒太长,来看你们一次总得两三个月吧。”

    红红听了半喜半忧说道:“我说对了吧?”说完她一蹦坐到方明身边,搂住方明又说:“那我就趁這段时间和你亲热亲热。”

    方明闻着她的粉香说:“迟了,我明天就回县里锻炼,拉下的功课赶紧补补。”

    方明這只是一种理由,还有他看市里暂时没什么事,更重要的理由是梅梅想他,找借口给他打了几次电话,说真心话,他也很想梅梅。从和梅梅如胶似漆以后,這想念比过去更甚,他找到金屋藏娇的感觉了,脑子里老有她可爱的一切。

    第二天方明真得回到县里,在县里一呆又是一个星期,其中和梅梅的香艳就甭提了,他几乎要沉迷其中。是雅静说有好消息要当面告诉他,他這才恋恋不舍离开温泉别墅。回市里的路上,他反思了這几天的行为,這样会深陷下去,這次在市里多呆几天,等**一过就把梅梅這个小祸精送走。

    方明进了雅静的办公室,雅静正和小娄经理坐着谈事,她满脸灿烂的笑容,看来是个大好消息。小娄经理忙地站起向他问好,方明笑着说道:“坐下,坐下,你们有事就继续谈。”

    小娄客气地把方明让坐到桌前的椅子上,笑道:“刚谈完,方董和翁总我先出去了。”

    小娄一出去,方明看着桌后雅静开心的笑容,忙问:“啥好消息?看你高兴的。”

    “市政府有三个单位今年盖新楼,和咱们订了二百六十万的货,承包商连百分之十的订金都付了,這还不包括安装费,你说能不高兴?”

    “哎呀!当然高兴了!”方明很激动,“都订的啥?”

    “全套的,前后窗,楼顶整体式热水器,连墙砖也订了。市政府的文件还真管用,這回全感谢王书记了,你有空当面去道个谢。”雅静看着高兴的方明喜滋滋说。

    “最近人家肯定忙,过两天一定去谢谢。有孙老板和這一次,咱们的局面算基本打开了,真是可喜可贺,中午叫上大家开个庆贺会?”

    雅静马上笑着瞪了他一眼,嗔怪道:“刚有点成绩你就不稳了!你也不想想,這才刚开始,有点啥就庆贺,那以后该怎办,天天庆贺?再说现在啥时候,适合弄這个?”

    方明也感到了不合适,嬉笑道:“那中午咱俩找个地方单独庆贺,這行吧?”雅静笑笑点了头。

    雅静那些天担心的时候,方明嘴里安慰她,可他自己心里也打鼓,毕竟這发电窗和发电砖比普通高档的还高出好多倍,而且对于龙城這样一个中等城市来说,使用這些产品,占建筑总成本的比例比那些大城市高出许多,一下子不好接受。现在正是建筑工程的大好季节,這时节没人订,下半年也不会好到那去,还影响到明年的业务,能有這两笔生意,他们的信心大了。

    中午俩人让立运送到市里唯一的一个西餐厅,餐厅同样人不多,正是他们期待的,他俩笨拙而温馨地领略了西餐的浪漫氛围,悠闲惬意地盘磨了两个多小时,期间的每一刻都充满了柔情蜜意。

    雅静现在真得觉得非常幸福,非常快乐,非常……,所有美好感觉的词语都可用上,其实也远远不够用。两个多月,她在公司和大家相处融洽、合作愉快,她虚心接受下属的合理意见,尽情发挥大家的特长,那温柔的性格、和善的语气、体恤下属的温情,让大家感到温暖适意,被大家当大姐尊敬着,這和家居生活是种天壤之别,不仅更大地显现个人价值,而且每天让她感到活力无限,充满激情。公司总体业务天天看好,收入逐日增多,不为钱愁的生活已经实现,出门有崭新的轿车接送,到那办事人们尊称着“翁总”,社会地位从无到有,还持续抬升。更加心醉的是灵与肉经常能被洗礼,尤其那天方明说他的身体基本恢复了,她真的非常惊喜,为他万分高兴。而她也明显地感觉与已往不同,俩人的配合更加协调,她在兴奋当中雾眼看方明,也看到他真正兴奋的表情,這变化带动她的灵肉享受又提高一个境界,愈感不枉此生。如今方明在她身边时有在的甜蜜和爽快,不在时也和过去截然不同,那是种永远失去和无法拥有的心痛和折磨,而今他不在时的想念和期盼,竟成为另一种难以言喻的享受。

    方明下午要去美容厅看看,他们不想再麻烦立运,各自打车过去。雅静把他扶上的士,深情的目光看着他,嘱咐他晚上早点回来,這种目光一直送他走远,她才招手打车回去。

    方明从一扇开着的后门进了美容厅,一片机械和人声混合的噪杂声,十几个装潢工正忙碌着,地上乱哄哄的,他看了看转身上二楼。

    摁响门铃稍等一会,门开之后,她们三人都站在门里亲热地问候,欢喜地迎他进来。方明看着她们感到有点怪,下面穿戴的挺整齐,有长裙有短裙,脚上都是高跟凉鞋,上面穿得却是室内穿的小背心,暴露在细肩带外的大片胸膀上和脸上都汗晶晶的,莫非刚从外面回来?他进去之后有点明白了,大白天的屋子拉着窗帘,屋顶上的舞灯闪烁着,屋里飘荡着低幽而轻快的舞曲声。

    方明坐下就问:“你们這是搞啥名堂?那三个男人藏哪啦?”

    三人一怔,忽咯咯笑起来,红红说道:“哪有男人,我们还能有這福气?我们三个瞎跳解闷,方哥要不是腿不方便,我们正好有舞伴了。”

    “我是不会跳,不是不能跳,不信试试?”

    “好啊!我先跟方哥试试。”红红说完过去就拉方明。

    方明借力站起,捉着红红的双手轻轻摇晃一下站稳了。

    “你先捉我的手走走试试。”

    方明刚迈出一步就摇晃起来,另两个人见状尖叫一声从两面把他扶住,都喊“不行!”

    方明停住站稳也说:“不行,你手劲太小,我吃不住劲。”

    红红也吓了一跳,忙说:“不行就算了,小心跌一跤。”

    方明看看红红,觉的她浑圆光滑的膀肩扶上去挺吃劲,便笑道:“红妹,我扶你膀子试试,看行不行?”

    “扶吧。”红红边说边配合他把双手搭在自己膀肩上,她用双手扶住他的腰。

    方明這下觉得挺稳,对身旁两人笑道:“這下稳多了,你们放开吧。”

    见他步履蹒跚的样子,她俩放手却没敢离开,不停地嘱咐他小心点。

    他们走了一会开始随上音乐了,都高兴地叫着:“行啦!能走啦!”方明高兴地小步小步向前迈着,步子越走越顺,还能左右侧走几步,就是倒步有点困难。

    走到第二圈,红红的脸上、胸上就渗出细密的汗珠,喘气吁吁了,方明问:“累吧?歇歇吧。”

    红红摇摇头嘣出几个字:“不累,再走。”可到第三圈,她喊起来:“不行了!不行了!膀子受不了了,耿姐快替我。”旁边的耿艳梅忙从他俩中间钻进替下了红红,红红坐到沙发上揉起双肩,嘴里喘着气不停喊累。

    方明笑骂:“小软蛋!不行还硬装?雨妹,你去给小软蛋揉揉。”

    “谁软蛋了?是你身子重嘛,人家想咬咬牙让你多走两圈,后来实在撑不住了。”红红娇笑着说。

    “方哥,你不用护了?”思雨问。

    “不用,”他又对红红说:“说你软蛋你还不服,你看你耿姐,我们走了两圈吧?面不改色心不跳。”

    耿艳梅笑道:“我真得不累,可能是我个子高的缘故,方哥好抚。”

    “对,有关系,我抚你的肩身子直起来了,我也省劲,你也省劲。這是个好运动,对恢复我的平衡能力有好处。”

    “那好呀!咱们就多跳几圈,对我也好呀,這是最好的减肥了。”

    他们俩又跳了十几圈,耿艳梅也开始渗汗,呼吸也不匀了,方明忙地叫停。耿艳梅喘息着说:“雨妹,你来替。”见她有些忸捏,又催道:“快点,你对方哥好哪了?口是心非!”

    思雨只好也学耿艳梅的样子,从中间钻进替下她。可能是方明走的摸索出门道了,思雨也走了十多圈才坚持不住。方明又骂红红:“看你身子挺壮,其实是个软蛋,雨妹瘦骨嶙峋还走了十多圈。”

    “来!再来,我再试试。”红红不服气地接下了思雨。走了两圆,红红抬眼瞪他怨道:“方哥,是你的过你却骂我,這两圈了我还不累呢,冤枉人家!”

    方明陪笑道:“怨我,怨我,可能是刚开始不习惯,手上的劲用得太大。”他這阵注意力已不用全部放在脚上,可以有暇兼顾了,说完這句,他看着红红细白的香肩,低声道:“红妹,还是怨你!”

    “咋又怨我?”

    “怨你的肩膀又圆又滑,不用劲捉不住呀!你看,我又想用劲了。”

    红红听了娇笑两声,抬眼嗔他:“瞎说!还能有多圆多滑,又不是玻璃球,咋说它也是软肉,看你捉的多深。哼!还说不好捉!”

    這次红红硬是坚持比思雨多走了两圈,摘掉了方明给她扣的帽子。接下来耿艳梅问过方明不累后,接下了红红。方明腿上有劲,就是脚腕力气不够,掌握不住平衡,有力借就行。现在他总结刚开始是不习惯怕的,身子有点前倾,力量移到了手臂上,她们才受不了。经过這会几轮下来,他站直身子后手上的劲轻多了,他们都“跳”的轻松了,开始边跳边说笑着。

    方明越跳越起劲,這既锻炼了身体,又有正当借口贴腻在三个美女身上,贴近欣赏着她们各不相同的美丽娇容和迷人身躯,嗅闻到让他血脉喷胀的脂粉香,真是其乐无穷。他有时边跳边想,美女就是好东西,再多也不嫌多,除了百看不厌外,还想和她们说笑,想捉摸她们的绵手,还狠不得想……。想归想,他又不断告诫自己,能逞点口鼻和手指之欲就行了,别太痴心妄想,可這种告诫屁用不顶,有个地方不老实地抗议着,他的下身便不敢和她们靠的太近,直怕露出贼相,戳穿谎言惹火烧身。

    他们跳了一个多小时,方明也有点累了,而她们三更是香汗淋淋,他主动提议休息吧。

    他坐下就说:“真是好运动,怪不得每天一大早,一伙老头老太太还扭着屁股跳来跳去。从今开始,趁没开业都闲着没事,你们每天上午可以逛街,下午就陪我跳舞,有不愿意的早说,到时临阵逃脱的,一律屁股上打五十大板。”

    三人哈哈笑过后自然没人敢说不愿意,耿艳梅却说:“方哥,你那也叫跳舞?纯粹是走舞。”

    红红更是说:“不是走舞,是跳舞,是马戏团大猩猩跳舞。”她這么一说,她们三想到方明滑稽的样子,真得很形象,都大笑起来。

    方明跟着笑罢说道:“管他是走还是大猩猩跳,有搂的就行,人们不是说了,会跳不会跳先搂着,我现在就是這样。”

    “哈哈!方哥,你心存不良,我们好心好意陪你,你原来是想占我们便宜。说!跳的时候是不是真起歪心了?”红红有了报复方明的机会。

    方明马上辩白道:“你就会小题大做,搂一下就能起歪心?再说我那也不是搂,顶多是钢拐棍换成肉扶手,有啥歪心可起的,就是起了歪心有啥用?”

    红红咯咯笑道:“我都忘了,方哥现在那东西白长了,有那心也没那力了,真是想也白想。”

    听了红红说的這么直白,耿艳梅和思雨惊了一下,哪有這样说的?可方明像无所谓似得,耸耸肩笑道:“对嘛,我顶多是心里想想,莫非想也不让我想了?”

    方明一问,红红又见她俩正用责怪的眼神盯着她,猛然觉得话重了,便沉默了,不知该说啥是好,心想再不能老拿他的缺陷开玩笑,男人遇到這事够窝心的,這是方哥了,换一个人早恼火了。她忙撇开這个话题,提议大家玩扑克吧,大家一听又有了新的兴致。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四十岁撞大运相邻的书:超级手机俏媒婆金屋藏帅流氓之风云再起白手起家天骄非正常人类事务所绝世好男人泡妞专家小黑传奇龙翔都市我的明星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