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腐败之最

【书名: 四十岁撞大运 第五十五章 腐败之最 作者:阿福

强烈推荐:权力巅峰都市无上仙医天字号保镖宝瞳我真是大明星韩娱之秘密讯息超品相师阴阳超市     方明从美容厅出来,在车上给雅静打了手机,等上楼时她已等在他的办公室了。几天没见,见了自然亲热。先是端茶倒水,又是问吃饭了吗?听到吃了便埋怨他不回家吃。

    方明听着虽高兴,嘴上却胡乱应付过去,没敢说出心里的秘密。他上次没在公司多呆,一个原因是怕露出马脚,让人说闲话。其实更重要的原因是不愿和闵贵每天在一块吃饭,感觉太别扭。這次他高兴了,有了美容厅就解决了白天吃饭的问题。

    方明进卧室靠躺到床上问:“晓敏给你打电话吗?没说开美容厅的事?”

    雅静坐在床沿上笑嘻嘻说道:“我们现在不用打电话,用电脑视频,那个太好啦。晓敏给芳芳也买了笔记本电脑,我们能常见面了,也不用挂记她五一能回不能回,她们学校没有**病人让我放心不少。对了,晓敏还让我监视你,每天报告你的行踪。哎!你们租房租好没有,晓敏知道不知道?”

    方明兴奋地把這天的事大致说了一下,雅静跟着高兴,提议他下去和晓敏在视频上见见面说会话。

    方明握住她的手说:“时间还早,一会再说,你先说说公司這几天的情况吧。”

    提起公司,雅静的双眸发出异彩,满含柔情的笑脸露出了抑制不住的兴奋,轻启红唇说道:“有喜事了,孙老板和几个开发商订了咱们的窗子,总共八十多万呐!”

    方明惊喜的差点坐起来,瞪大眼睛问道:“真的?咋不早说?”

    雅静嘻嘻一笑道:“早说能看到你惊喜的样子?”

    方明拉着雅静坐起来,搂住她的肩,捏住她精秀的下颏说:“你现在也学坏了,這么好的事不早说,跟我还来這套?”

    雅静被捏着下颏吐字不清:“你冤枉人,知道你快来了,就想当面看你高兴的样子,這有啥不对?你高兴了我看着开心嘛。”

    方明看着雅静楚楚动人的样子,疼怜地说:“对不起啦,冤枉了你,来,补偿一下。”说完稍抬她的下颏,让她仰起俊美的脸庞,低头含住了那微张的嘴唇,很快获取一片香腻的软舌,贪婪地吸吮起来。

    雅静和他亲罢,捉住她胸前使坏的双手笑道:“先别动,你听我把话说完。”方明老实后她说:“你知道,咱们装潢时孙老板就说咱们的窗子好,可问过价格嫌贵,觉得使用增大了成本,他就没当回事。后来小娄找上门给他细细算了一下帐,像咱這紧靠马路,层面又低,就个噪音就把价格跌下了,把噪音解决能比原来多卖不少钱,他這才动心,又领着小娄说动了另外几个开发商。”

    “那小娄的功劳也不小。”

    “嗯,小伙子挺能干,又勤快又点子多。其他人也都很不错,我准备在他们试用期满后都留下。咱们的蓄电池销量又上去了,可热水器的销量现在直线下跌,就這你這个月也发大财了。”

    “真的?快说,能发多少?”

    “不告诉你!谁让你不听话?手又不老实了。”

    “我现在老实了,说吧?”

    “迟了!反正说你也不听,一会又不老实了。”

    屋里响起雅静“咯咯”的娇笑声和求饶声:“我说、我说。”

    又响起方明恶恨恨的声音:“看你还敢滑头不滑头?!”

    “再不敢了还不行?”雅静说完逃脱出来,站在地上对方明嬉笑道:“还敢!就不告诉你!你气吧?急吧?!”

    方明看着雅静少有的逗趣样,感到非常开心,哈哈笑道:“好!你先欺负我腿脚不利索吧?我有的是机会整治你,今天先放过,咱们去和晓敏说话吧。”

    雅静又嬉笑道:“你以为我怕吗?我才不怕,我就爱让你整治,你想咋整治就整治,没话说了吧?”

    方明真得没话说了,哪料到雅静会像小女孩般耍赖,不过這样的雅静他更喜欢。

    两人悄声下楼到了雅静的办公室,和晓敏联系通。方明第一句就说:“把婧婧抱来说会话。”

    晓敏哼了声说道:“你不看几点了?!你俩是不是又干好事了,這会才来通话。”

    雅静苦着脸说道:“我今天尽被冤枉,我们一直谈美容厅和公司的事。”

    晓敏笑问:“你还被谁冤枉了?”

    雅静把刚才的事连删带减说了一遍,他们笑完之后,开始谈论起美容厅和公司的事。轮不到方明说话时,他坐在转椅上一边听她们谈论着,一边注意他身旁的雅静。她双臂爬在办公桌上,腰塌下臀翘起,方明看了心热起来。雅静身着深灰中式套裙,爬在那儿露出了穿着浅肉色高筒袜的一双美腿,他先看了看她的膝弯,這地方竟然也很迷人,看着性感,便伸手摸了摸,雅静可能觉得痒,两腿互相蹭了蹭。方明嘿嘿笑着放过這处,目光转向上边,心一动把她的长裙撩到腰上,露出外面的黑底印花纯棉内裤,和里面的三分开档蕾丝边的藕色塑身裤。雅静现在从外到里的穿着很讲究了,這大多归功于晓敏,她每次回都带给她一些时髦衣服,现在雅静自己买衣服时也注意从里到外和那些时髦衣服搭配。

    方明越来越明白女人们为啥热衷于這些花梢东西,因为看着确实好看、性感,还让人惹火、着迷。但他更明白,外表再花梢、性感和美观,那也是因为它是包在更加诱人的女性躯体上,那才是货真价实的宝贝,他不会让這些外表所迷惑。他欣赏了一会,便用手指勾住了雅静的内裤口,“噌”地往下一拉……

    雅静继续和晓敏笑谈着,对方明這些举动好像没有那回事一样,最多也是双腿交蹭一下。她们嘻嘻哈哈说的差不多了,小视频里的晓敏笑道:“行啦,明天再说吧,你看方明心不在焉的劲?不干扰你们了,爱干啥干啥吧,再聊一会我的觉也睡不好啦。”说完朝他俩扮个鬼脸,摆了摆手关了视频。

    雅静关机后,回过红红的脸朝方明妩媚笑着,嘻嘻问道:“你這就是整治我吧?多好呀,我说我不怕嘛?”

    方明笑道:“這哪是整治?一会非让你吓一跳!”

    “那快呀!看你能吓成我啥样?”雅静说這话时脸上充满了浓浓春意,给他递过拐杖,拉他站了起来,又把自己滚烫的粉脸贴到他脸上,充满柔情说道:“就进里屋整治我吧,啊?”

    方明正和雅静**一刻值千金时,而此时在县里的齐宇却刚从几个乡风尘仆仆连夜赶回,原来是几个乡下午报告有发热病人,他跟随前往察看,医生仔细检查过后否定是疑似**,虚惊一场。他还要向李书记作详细汇报,连家也顾不上回,直接到了李书记办公室。

    李书记听他汇报完笑道:“只要不是就好,你们的隔离措施很好。齐宇,這段时间累坏了吧?”

    齐宇变得消瘦和黝黑的脸露出精神的笑容说:“不累!這才叫真正的工作。”

    李书记听了哈哈笑道:“有你帮我,我的精神也很振奋,咱们這才叫同志,真正的志同道合,太久没有這样的体会了。我过去羡慕那些先辈们忘我的工作精神,奇怪他们钱也不多拿可干劲却那么足,现在才体会到他们那种精神境界,有时精神比钱更能鼓舞人心。”

    可说完神色沉重起来,叹息道:“唉!可钱這东西魔力也太大,抵抗它的诱惑太难了。這段时间不断地有人给我送钱,送现钱的包子都不小,送存折的我好奇看过一个,好家伙,竟然是六位数,我心跳了好一会,我不吃不喝也得攒十年,你说這诱惑有多大?看来人们所传非虚,买官卖官是真实存在,而且十分猖獗,那些人送钱时连点拐弯抹角都没有,就那直来直去的。”

    李书记喝了口水又道:“可怕啊!如果全国上下都像咱们凤城县這样,后果真得像中央提醒的,不堪想象啊!你说过买官卖官是最大、最严重、最恶劣的**行为,我当时心中还考虑有点言过其实,与别的权钱交易区别不大嘛,在现阶段有這种事也难免。可现在有了切身体会,我才意识到你说的千真万确,一点都没虚说,是我思想太麻痹了。想一想,我思想稍微一松,收了一个人的钱,哪还不会收第二个人的钱?一个一个收下去,我這个县委书记会给谁当?能给党当吗?能给人民当吗?那是绝对不可能的。现在县委书记所有大权在握,那整个县委、政府是谁的了还用明说?经济上的权钱交易,一般仅涉及一两个部门和少数几个人的事,可拿官位进行权钱交易就不是一两个部门和几个人的事,是一种心照不宣的团伙**,是整个县委政府,乃至市委市政府,直到更上层的整体**,是从根子上腐啊!真不敢往下深想,越想越可怕!”

    他说完這段话,过了一会严肃的神情才缓过来,笑了说道:“有的贪官抓起后把责任推到老婆头上,现在有些文章说从家庭内部入手,让妻子拒收财礼并管住丈夫,刚看时还觉得挺有道理,现在看纯属无聊、屁话!我家那位见有人送钱上门就动心了,這不怪他,连我见了都动心,她能不动心?可她没我的话敢收吗?没我她能给人办来事?有一次她说人家别人都收,让我也少收点,我当时就骂她,问她收了钱谁去花?我能一个人花?你们大家享受,让我一人提心吊胆等着蹲大牢?从此再没提过一句那话,你说贪官贪污受贿能怪怨到老婆头上?”

    齐宇的手机此刻响了,李书记示意他先接电话。

    是丹俐的电话,问他在哪儿?齐宇回答:“刚从乡里回来,正和李书记谈点事。”

    那头传来丹俐脆生生的声音:“那你们谈吧,要多注意身体,别睡得太晚哦?”

    齐宇嗯、嗯答应着关了电话,李书记笑道:“你好福气,小沈绝对是个好媳妇,是不是十几天没回想你了?今天回去吧。”

    齐宇不好意思笑道:“這么晚了,算了。”他心想,已连着十几天没回家,真得很想她,丹俐在手机中也几次说想他了,一半天得抽空回趟家。

    李书记听他這样说,便问道:“她们学校怎么样了?”

    “全部图纸已经出来了,很快就能开工。”

    “唉,遇到這**,看来开工仪式是搞不成了。”李书记叹息道。

    齐宇说道:“原来也不需要那么多形式,省下钱还是花在贫困孩子身上吧。我這次下去见真有穷的,南山和北山好几个村有的人家存粮实在可怜,穿得也很破烂,這些大多是家里孩子多。调查的同志反映后,任县长还专门去看了,他责成那几个乡的书记乡长想办法给解决,他说还要下去检查。”

    李书记笑道:“這事任县长和我说了,我也特别跟县里几个部门讲了一下,让他们也扶助一下。我认为计划生育工作也应该列入咱们這次计划,像這样随便生下去不穷就怪了!我看忙过**這事,让各乡书记主抓吧,早不是有规定?一票否决嘛,干不好就下嘛!我看這也是个机会。”

    齐宇提出了反对意见:“我看這项工作不宜早开展,难度太大,对咱们的计划有影响。”

    李书记想了想说道:“也对,天下第一难,再加上咱县积重难返,不急在這一时。”说完脸上露出笑容,又道:“我的机运挺好,新来的任县长這段时间看上去人不错,对以后的工作相当有利。”

    齐宇笑着问了句:“李书记没感觉有点悲哀?碰到一个正直的好搭挡还得靠机运,而不是靠制度保证,虽然制度也不可能百分之百去保证,最低应有百分之八十以上的保证吧。”

    李书记听了苦笑道:“没办法啊,凤城全县人比我更糟,我还有渠道打听這个人原来怎么样,可他们呢?他们只能听天由命,来个好领导是他们的福气运气,来个坏领导瞎折腾几年,甚至狠捞几年走了,他们只能认倒霉,他们比我更无奈!”

    齐宇不由激动道:“我们的工作太多的想当然了,为啥要规定不能由本地人当呢?说的是县长、法院院长之类的由选举产生,可谁都不了解,选举还不是个过场?本地人当到底怕啥?过去是因为法制和规章制度不健全,怕本地人当了搞亲戚、故旧、裙带关系,现在都是外地人当了,结果更恶劣。本地人当了,人们对他知根知底,他是好是坏人们了解,他要搞亲戚、故旧、裙带关系人们能看得到,群众也好监督。再说现在法制比过去健全,条条框框卡着他,這样他反而不敢大肆乱搞。可用了外地人,這两条用不上,结果是更有利于搞买官卖官這种**,暗地收了钱,明着却官冕堂皇说是有能力或工作需要。我们在干部管理上陈规陋习很多,太缺乏与时俱进。”

    齐宇停了停又说:“说到选举,连我也多年没参加过选举了,也不知道现在的选票是啥样?更不知我们归哪个选区,选出的代表是谁?我想全县百分之九十九的人不知道自己选区的代表是谁?這样的选举有啥作用和意义?”

    李书记听的神情越来越凝重,最后不由感叹道:“不是你说我还真得没想过有這么严重,说明這些年凤城县的人代选举整个走了过场。可话说回来,不走过场,就像现在的样子也没啥作用呀!這就是恶性循环,越是不起作用,越就走过场,越走过场就越是没人相信、没人重视,希望咱们在明年的乡镇选举工作上,能够打破這种顽症。也正因为這样,搞好村民自治更迫切、更重要了,基础不牢,大厦不稳嘛。可我這几天想,村委会换届不到时候啊,有个啥办法提前换呢?”

    齐宇想了想说道:“能不能在各村都搞个信任度的民意测验呢?如果测验不够半数信任,這样就能重新选举了。”

    李书记兴奋地说:“好主意,就這样干!等**一完蛋咱们就开始。哟,十二点多了,今天先就到這吧。等等,农村的问题已经有了头绪,可县直机关也得未雨绸缪,最好能把群众发动起来,光凭咱们几个人势单力薄,群众的力量才是大无穷!”

    他转而又叹息:“唉!文革的后遗症太多。就说群众运动,硬把人们搞怕了,现在提都不敢提。可我觉的也不必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那时是错误地利用群众对党的信任,尽情地发挥了群众狂热和盲从的一面,并不是真正地相信和依靠群众。现在法制很健全,群众也理智了,条件非常好,我们的工作是想办法发动起群众,理性地、有序地参与到我们的各项改革中。实际上大家都知道,**分子天不怕地不怕,最怕的是团结起来的群众,连日本人和国民党都被**领导的人民群众打败了,更甭说這些跳梁小丑了。算了,不多说了,越说越别扭,我们本应是光明正大的**人,而且我还是這一方最大的官,怎么也比那些老革命的条件好,干不好没脸去见人。要好好想一想,关键是怎样去把握住理性和有序四个字,稳定还是高于一切的。”

    齐宇听到李书记的话语中含带着一种无奈,的确无奈,**的县委书记,在**领导的天下中,在自己领导的县里,真心实意为党工作,为民办事,却不能尽情地、大刀阔斧地去干,还得小心谨慎,甚至偷偷摸摸去干,能不无奈吗?

    他想了想说道:“李书记说的对,既要未雨绸缪,又得保持稳定,那我们可以分這么几步走。一步是让人大开个人大代表特别会议,会议的主要议题是让人大代表下去认识他们的选民,更主要是让选民熟悉他们的代表,下去时带上意见征求书,把最需解决和最突出的问题收集上来,然后让代表们督促落实這些事情,要求到明年的人代会前完成。当然今年不能抱太大希望他们会把這些工作搞好,主要是为明年的工作积累经验。第二步是从现在最不被人们看重的信访工作着手,让信访工作和這次人大代表的活动联起手来,真正成为群众反映问题的主渠道。那就必须先换个信访局领导,這个领导好换,是个没油水的单位。”

    说完這句他和李书记都笑了,接下来齐宇又讲到第三步……。讲完他们深研了一步一步的细节。

    早超过午夜了,凤城县的绝大多数人都沉睡在梦乡之中,谁也不知他们的县委书记和县委办主任经常這样谈论到深夜,紧说太迟休息吧,可又想到新的问题继续讨论起来。而這些谈话使李书记他们的目标和举措越来越明确,就是要把凤城县党政机构這台锈迹斑斑的机器重新擦亮,只有它恢复了充足的动力,才能带动三十万凤城人民致富奔小康。他们真没有白辛劳,凤城县的人们在几个月后,确实看到了与以往不同的大变化。

    第二天,方明和耿艳梅她们三人慎重起见,先找了律师签了合伙协议,接下来办理了美容厅的各项手续,也把五间房的尺寸图传给杨向红。把這边的事办好,耿艳梅她们先回县城处理饭店的事务,方明留在市里和雅静一块过了个幸福的“五一”节。

    五一长假结束,耿艳梅她们县城的事基本办完,该留的留,该处理的处理,留下的雇了两部大车都拉到了市里美容厅。杨向红那边以最快速度给他们设计好了内部装修图,还给他们预定了美容专用设备。张先生這边也找好了装潢队,他们和装潢队一起具体商谈了各自承担的费用,两家承担的差不多,张先生略多一些,美容厅随即开始装潢。

    她们三人除了下去看人家装潢外,闲着没事布置打扮着房间。从饭店拉来的一大堆东西很多都派上了用场,一台34英寸的大电视和组合音响摆放到客厅,还有个立式空调也摆放到客厅窗前墙角。两个玻璃门的冷藏柜餐厅摆一个,吧台旁摆一个。还有八台21英寸的电视,她们一屋放了一台,余下的等以后办公室和美容厅用。还有两个大冰箱和两个大冰柜,拆下二十多个壁挂式空调也拿来了。除了厨房留了一个冰箱,余下的都堆放在一楼备用。

    她们真把饭店剩下的各种好酒都拉来了,两个冷藏柜塞得满满的,连吧台后的酒柜和吧台下也摆得满满的,她们三人商量一致把十几条高级烟也都给方明拿来,他看着這些自然喜欢高兴。除了這让他高兴,更高兴的是经常和她们厮混在一起,或坐在客厅沙发上,或聚到吧台上,想听歌就听歌,想看电视看电视,想喝酒有美酒,四人常常荤素不忌乱开玩笑,嬉笑声是接连不断,真是过了今天盼明天,享受着神仙也不换的日子。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四十岁撞大运相邻的书:超级手机俏媒婆金屋藏帅流氓之风云再起白手起家天骄非正常人类事务所绝世好男人泡妞专家小黑传奇龙翔都市我的明星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