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随心如意

【书名: 四十岁撞大运 第五十四章 随心如意 作者:阿福

强烈推荐:天字号保镖我真是大明星都市无上仙医权力巅峰超品相师宝瞳韩娱之秘密讯息阴阳超市     方明他们四人随张先生踏上旋转楼梯,上到二楼眼前一下子亮堂了,這房和下面一样也没有装潢,是两室一厅的格式,前面是两间卧室,中间是客厅,楼梯就上到客厅口,厅口还有门通向里面楼道,后面是厨房和卫生间。张先生领他们边看边介绍:“我规划下面是商铺,這套房可以做办公室,省得办公室占用下面的房子,谁想弄巧成拙。”

    耿艳梅还是那笑盈盈的神态,接过话说:“您设想的多好呀?可就是這地段不太合适,再往里点房租比這贵还好出租,再往外点房租比這便宜也就好出租了,正是不里不外的确实不好出租,何况這房子还没有装潢,仅装潢一下得多少钱啊!”

    实际方明心里早乐了,什么弄巧成拙?多好的设计,他是正好没碰到合适的,這对于他们来说是碰巧了,不然可是打着灯笼也难找啊!正随他们的心意。方明一听小耿的话音,就知這丫头果然有心机,她是想在房租和装潢上做做文章,车上商量由她一人出面果然是上策,换成他和红红或思雨,任何一人都不行。行!有她一人就能撑挡了。

    张先生见他们已看完,就又说:“就這房子,你们也看了,我是不打算分开租,再迟出租几个月也无所谓,我也不在乎多收少收几个月房租,是看你们是要搞美容厅,房子弄得干净,保护得好,挺想租给你们。走吧,咱们到隔壁坐下好好谈谈,买卖不成人情在嘛。”

    张先生打开楼梯旁的门领他们出去,又打开楼道对面的门,进了一套三室二厅装潢豪华的屋子。把他们请坐到客厅沙发上,张先生说道:“我這人痛快,也不爱斤斤计较,真的想把房租给你们,咱们就有话直说吧,我先说个价,你们听行不行?這街面上和我的房一样的,每间每月租金最低二千五,最高三千元,你们肯定也打听了,我按最低的租给你们,一间一年三万,五间一年十五万,二楼的租金不算了,怎么样?”

    耿艳梅笑盈盈回道:“您真得挺痛快,租金也挺合理,可我们租了房还得装潢呀,装潢由谁负责,那可是笔不小的钱啊?”

    张先生稍微考虑了一下,说道:“這也是个事,我看這样吧,所有地面由我负责,剩下你们负责,咱们可以多定几年合同,合同满后能拆的、能拿的你们还拆走、拿走。”

    耿艳梅笑道:“那不把您的房子都拆坏了吗?我看這样吧,一楼的顶棚和地面归您装潢,二楼您全给装潢好,一楼剩下的归我们装潢,我们以后即使不租了也都留给您,您再把房租降一降,降到每年十二万,不然我们真的租不起。”

    张先生马上提出了反对:“装潢可以按你说的,房租就不能再降了。”

    耿艳梅始终保持着满脸笑容,不愠不火地讨价还价:“您也知道,一楼那么大面积,除了屋顶和地面,光四堵内墙的装潢得多少钱?加上我们中间还得搞不少间隔,没有二三十万出不来,您不再降点房租我们真的租不起。”

    那张先生还是不同意,可耿艳梅的笑语太厉害了,没两个回合他就愉快地答应道:“行了,就按你说的吧,和你说话我很高兴,钱是什么东西?能愉愉快快合作比啥都强。”

    确定下以后,他们高兴地补充了一点细节,约定下午到律师事务所签协议,首付半年房租。看中午了,张先生非要请他们到饭店吃饭。

    在餐桌上,在连吃带聊时,张先生向他们拜托了一件事:“我那套三室两厅的房子想卖掉,你们帮我打听打听,看有人买么?”

    冀红红问道:“挺好的房子卖了干啥?”

    张先生摇摇头说道:“這套房本是给儿子准备的,为的是好照看下面的房子,可一切弄好后,儿子和媳妇搬进住了几天,媳妇嫌是东西朝向的房,又嫌楼层低靠近马路噪音大,不愿住,没办法只好在那院里又买了一套,這套就闲着了。”

    耿艳梅问道:“哪您们俩口子为啥不住這?”

    张先生解释道:“原来也是這样想的,所以家俱沙发都没搬,可我和老伴都在矿局上班,我离退休还有好几年,来回跑尽管有车也不方便,也就一直没来住,后来商量能卖还是卖了好,等我退休后再说。前几天媳妇下楼不小心崴了脚,老伴过来伺候,不然我今天也不会呆在市里了。”方明他们一听這张先生在矿局上班,看那派头也像个管事的,难怪這么有钱。

    冀红红又问道:“哪不会租出去呀?”

    “不能呀!我装潢得那么好,家俱也都是高档的,這些钱花的比买房还多,租房人肯定不心疼不注意,租完就弄得不像样子了,能往外租吗?房子你们也看过了,那房子十百五十多平米,连买房带装潢、带置办家俱花了三十多万,按说再卖个三十多万也有人买,进去就能住。”张先生说完這句顿了顿,好像有啥难言之隐,后下了决心说道:“我说句实话,我不愿大张旗鼓去卖房,尤其不想托熟人。所以和你们顺便就谈起,能帮就帮一下,问到有人买时,尽量少透露我的情况就行。”

    方明听了,用手在桌底拽了拽旁边耿艳梅的衣服,耿艳梅便看他,他压低嗓音对她说:“买!”

    耿艳梅虽然奇怪,可想还是先听他的吧,于是对张先生笑道:“那房我看了很喜爱,就是贵点,如果是二十万我就买了。”

    张先生爽朗地笑道:“小耿,你真买假买?真买我一口价,二十五万,就這等于把家俱白送你了,你别再让我赔的太多,行吗?”

    耿艳梅扫了一眼方明,见他笑着不易察觉地点了下头,便高兴地回答张先生:“行,您這么痛快我也痛快,就二十五万。”

    张先生一听高兴地说:“好啊,小耿真是个女强人,说话又干脆又好听,你這个房客我喜欢,咱们下午一块找律师办了,你如果一下拿不出,先象征性给点订金,十天半月之内付清就行,办完手续房子就归你。”

    等吃完饭回到车上,一直憋闷的冀红红马上叽喳起来:“耿姐,你买那房干啥呀?”

    “是方局让我买的,我也奇怪呀?”耿艳梅说完看向方明。

    见三个人都疑惑地看着他,他嘿嘿笑道:“我是這样想的,咱们如果买了這房解决你们住的问题,腾出二楼的房在两间卧室搞四个贵宾间,客厅做办公室,厨房搞成财务室,這样多好?”

    “好是好,可一下投资增了二十五万呀?能挣回吗?”还是冀红红的快嘴问。

    方明看着心急的冀红红,哈哈笑道:“你不听姓张的话?他的钱肯定来路不正,卖房不想太张扬,咱们买上后等不住时,不想要还能原价卖出,只不过现在多出点钱。二十五万按咱们的比例摊,你们每人多出四万就行,你们不想出我一人买了,你们到时掏房钱,那房最低一个月不给个一千五,一年一万八,不到十五年我就收回本钱了,比在咱们县买铺面还合算,你们选择那个?”

    這下冀红红笑了:“当然是买了,你白让我们住还差不多,要是我每月出五百,一年六千块,住六、七年就是四万了,那还是买了合算,方局,谢谢你了。”

    方明身边的朱思雨用那天生柔情的双眼看着方明说:“那你這样不是太吃亏了么?”

    方明笑道:“這有啥吃亏的,第一算我多置一份产业,第二,美容厅弄起后我股份大,我是大老板,你们是小老板,大老板理应关心小老板嘛。小耿,你有啥看法?”

    “你這是一片好心,又为美容厅着想又为我们着想,我只盼咱们美容厅开的红红火火。”耿艳梅说时还露出期冀的目光。

    他们随张先生回去取了一切手续,又赶往律师事务所,签了租房协议和买卖房屋协议,当场付给张先生六万元的半年租房款和二十五万买房款。這是方明路上的建议,既然十天半月是给,他带的钱够,不如一次性付清算了。张先生自然很高兴,方明也理解他为啥這么大方,自己刚才出這大把钱就一点不心疼,还很高兴,有一种销赃后解脱了的感觉。难怪那些当官的吃喝嫖赌花钱如流水一般,因为钱来的容易,他仅收這一次还不把钱当钱,人家没等花个零头,大把大把的钱又进兜了,谁还会去心疼?

    办到下午四点多钟,他们把房子所有钥匙拿到手,耿艳梅的小包装了一包,兴冲冲赶回新买的房子。這次他们进去和上午的感受截然不同,冀红红的举动就代表了一切。她进去就大呼小叫,唱着蹦着挨屋乱窜。

    方明他们又细端了這套房子:這房子从设计到装潢都很考究,一进玄关,后面多半间房大的卫生间,前面有衣架、鞋架,和带穿衣镜的衣柜;出了玄关,紧挨卫生间的一间里面是厨房和阳台,外面是小餐厅,厨房的整体厨柜和卫生间的洁具都很高档。穿过中间一米多宽的走廊,就是客厅了,客厅两边靠墙摆放着宽大舒适的麻料沙发,后边离窗子不远有个空着的电视柜,前边与卧室的夹角上做了个吧台,屋顶还装饰了几种特殊效果灯,一看就是按客厅兼家厅舞厅设计的,這是年轻人的时尚玩意。三室都在前面,其中两室是按卧室设计的,宽大的双人床,衣柜、电视柜、沙发椅都配得齐齐全全,就是柜中床上空空如也。另一室可能想设计成儿童室,现在是空的。

    见大家看完兴奋劲差不多了,方明开始发号施令:“你们三看谁和立运下去买铺的盖的,和做饭吃饭用的,连那空屋子的床柜一块买上吧,反正迟早要买,档次要和那两个屋子随上。剩下两人收拾屋子,住新家了,得像个样子。”

    她们三个听了嘻哈起来,高兴地分了工,买东西自然是耿艳梅去了,她心细又会砍价。剩下她俩开始打扫收拾屋子,方明中午休息惯了,今天没休息成,有点困,便倒头睡在沙发上。朱思雨怕他着凉,可却找不到盖的东西,她们都换成了夏装,连件衣服也脱不下,看到沙发上有沙发巾,就都拿过给他盖在身上。

    方明被一阵响动从好梦中惊醒,原来耿艳梅和立运买回了东西了,有几个搬运工正往进搬呢。

    耿艳梅坐到方明对面沙发上,一只手扇着她那红扑扑、汗晶晶的笑脸,兴奋地对他说:“吵醒了吧?唉呀,這一大趟跑的,又热又累,這一下可没少花钱,听你的,买的都是好的。咱们今天這钱花的痛快,一下午三十多万就出去了。”

    方明笑问:“花出瘾了吗?不过瘾明天干脆再买台大电视。”

    她听完咯咯娇笑起来:“你们大款说话出手就是不一样,你不知道我们饭店大厅的大电视和音响也是买的没多久?搬来就行,该省还得省嘛。饭店几个雅间的电视也挺好,都搬来,冰箱、空调搬来都能用,又处理了饭店东西,這又能省不少钱。再把好酒都拿来,那个酒柜给你装的满满的,你啥时来啥时让你喝个尽兴。”

    “那是以后的事了,先想今天晚上给我弄瓶啥好酒喝?”

    “今天晚上给你喝红酒,你以后也要少喝点白酒,别一天两顿两顿地喝。”

    “中午我也没多喝呀?咋在你们饭店不说让我少喝点,现在倒像是关心起我了?”

    “饭店你是客人,哪有饭店老板让客人少喝酒的?我们还盼你多喝我们多挣呢,现在不一样了么。”

    “這下你可说出了真心话!”方明说完两人都笑了。

    冀红红送走那几个搬运工,听到他们的说笑声忙跑过问道:“你们刚才说啥开心事,乐得哈哈的?”

    方明看着冀红红笑道:“小孩子家问這干啥?都弄好了吗?”

    冀红红急道:“谁是小孩子家了?耿姐不过比我大三岁,她今年也不过是三十一岁嘛。”

    “哈哈,這次说露嘴了,原来你都二十八岁啦,我还以为你二十五、六岁,不过不到三十岁自然还归小孩子,没说错吧?”方明说完又问:“哪思雨比你大几岁?”

    冀红红气道:“讨厌!让你骗出岁数了,人家还想少说几岁好嫁人呢。算了,骗出就骗出吧,思雨姐比我大一岁。”

    方明看她的样子又好笑又挺可爱,专门逗她:“莫非你还想再嫁个没脱毛的小后生,我看趁早寻你的小老头吧!”

    冀红红急了,还要和方明理论,耿艳梅忙拦住说道:“行啦,咱们去看摆放好了吗?”

    他们一间一间地转那三个卧室,朱思雨正在最外面的卧室作最后整理,這床上一铺上东西,卧室马上变得温馨了,方明满意地说:“都弄好了,我给你们分配一下,再起个室名,這间归小耿住,叫梅园吧,去不了苏州来這屋也算去了。”

    她们三人听了高兴地乐了,冀红红赶紧又问:“我住的屋是哪间,叫啥?”

    方明瞪了她一眼说道:“急啥!我一个一个来,从大到小排。中间归思雨,叫雨亭吧,好听吗?”听到她们说好听,他又得意地说:“红红自然是最里的一间了,不过数你這个难起了,干脆叫红房子吧。”

    冀红红高兴地说:“好听!又比她们特殊,多了一个字,我以后把我的屋子全装扮成红颜色。”

    耿艳梅也喜欢地夸赞:“还是我们方大局长有文化,起得多好听。我们赶紧弄饭慰劳慰劳,今天就凑和着买熟食吃吧,等过两天东西都齐备再好好犒劳你。”

    方明听她们夸赞感到很舒服,自己是不是有這方面天赋?先是给贝贝和航航起名受到她俩夸赞,后是起公司名受到大嫂夸赞,今天又受到她们三夸赞。

    她们今天的确都累了,下去买了熟食和方便面回来,也买了两瓶红酒。立运不喝酒,一大碗方便面和她们三个硬给夹进的半盘肉拼盘,几下就扒拉光,一抹嘴说吃好了。方明交待给他一个任务,下去买把尺子和纸笔,把一楼的状况准确量出来并画出,准备传给北京,让那边请专业人士给搞个内部布置设计,以便尽快找人装潢和购置设备。

    立运一下去,他们四个人的玩笑多起来了,说着说着,冀红红大着胆子问了方明一个问题:“方局,我问你个事你别恨我哦?”见方明笑着说不恨,她才又问:“人们说你這种病人不能那个了,他们都這样说,一直好奇没敢问,今天就咱们几个人,我才有胆问了,你别生气啊?”

    方明嘿嘿一笑,故意装糊涂反问:“你问的是啥?什么能不能那个了,我不能那个的多了,不会走,不会站,谁知你问啥?”

    另外两个都被這个问题吸引了,冀红红略带羞涩,忸捏地说道:“就是你们男人不能和女人那个了,专装糊涂,非让人家说出来,气死我了!”

    方明哈哈大笑道:“原来是這事?你早问清多好。這是真得,所有截瘫、全瘫,还有脑瘫病人都不行,神经指挥不了那个了。”

    耿艳梅看他笑着好像无所谓的样子,感到奇怪,也问道:“哪能恢复不能?”方明说有的能有的不能后,她又问:“哪你能不能恢复?”

    方明笑答:“医生说能,不过完全恢复正常还得二三年。”他這话三真二假,是他故意没说清,一是這种事和她们不好解释,二是這样说也许和她们处起来都觉得方便一点。

    耿艳梅听了只说句:“那还好。”

    可冀红红听了却冒出一句:“太好了!”

    方明听了一楞,然后笑问冀红红:“你這太好了是啥意思?是说我能恢复太好了,还是二三年以后才能恢复太好了?”

    冀红红這下脸全红了,忙补充道:“当然是能恢复太好了,我还能盼你迟恢复?你恢复的越早越好嘛!”

    方明追问道:“为啥越早越好?”

    “恢复的越早越有意思嘛!”

    方明继续追问:“咋越早越有意思?”

    這下冀红红急了:“不跟你说了,专门硬问,气死我啦!”他们几个看她气的样子都乐透了。

    冀红红被他们笑得恼羞成怒:“這有啥啊?值得你们這样笑?男人和女人活着除了吃穿不就为了那个吗?!不能那个了活着有多大乐趣?”

    他们几个更是大笑,笑罢耿艳梅说道:“怪不得晓敏姐放心大胆地让你跟我们合伙,原来你暂时不能那个了。”

    冀红红想到了报复方明的话:“方局,你這两年也可以说暂时不是男人了,那咱们先按姐妹相处吧,你当大姐,怎么样?”她说完就嘻嘻笑了,另两个也被這古怪提议逗的大笑。

    方明也觉得好笑,把玩笑又开了下去:“行,当当女人也不错,总算這辈子啥也尝过了,以后我就是你们的方大姐了。”

    又是一片叽嘎笑声,耿艳梅她们三个笑罢一个接一个地喊他“方大姐”,喊完又是大笑。

    方明听着觉得太别扭,大喝一声:“行啦!别叫了!我本身失去男人的威风够窝囊了,叫你们這样一叫更没一点男人的尊严了。都改口,叫方哥!”

    她们三忙地讨好,又亲热地连喊方哥,并提出让他也改口,称她们妹妹。

    方明這才满意,一下多了三个小妹,高兴地说道:“那好!以后就咱们四人时可以亲热点,你们叫我方哥,我叫小耿梅妹。”他刚叫出就笑了,又说:“不能叫梅妹,我有个梅侄女了,再加个梅妹不合适,干脆学你们,叫耿妹好听。思雨就叫雨妹,红红叫红妹,可有一条,有其他人我就不這样叫了,还喊你们最后两个字,好不好?”

    她们三人当然拍手叫好,彼此觉得关系更深一层,他们接下来推杯换盏更加热闹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四十岁撞大运相邻的书:超级手机俏媒婆金屋藏帅流氓之风云再起白手起家天骄非正常人类事务所绝世好男人泡妞专家小黑传奇龙翔都市我的明星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