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合伙三美

【书名: 四十岁撞大运 第五十三章 合伙三美 作者:阿福

强烈推荐:韩娱之秘密讯息宝瞳权力巅峰都市无上仙医天字号保镖我真是大明星超品相师阴阳超市     冀红红对方明的计划太感兴趣也太兴奋了,如果只她自己一人马上就决定,可三个人的事,她不敢乱表态,想着要等到明天,她這一天该咋过呀,哪还不把她急死?便着急地说:“耿姐、雨姐,咱们现在就出去商量商量吧?”

    她们两人看红红等不急的样子,引逗的也想急着商量,就让方明自己先喝水,等她们一会儿。

    方明想她们這一商量还不知多久,不过她们最后肯定会乐意的,去哪找這好事?但晓敏這一关就难说了,干脆先给晓敏打个电话,把她這确定了再说。他拔通晓敏的手机,把這事一提,晓敏那头没听几句就出言反对。方明心道自己果然莽撞了,可事已至此尽量说服她吧,他又好话说道:“我想了好几个人不合适,不是没能力,再不就是没资金,咱们這是光明正大和她们合伙做生意,要不是干啥见不得人的事?”

    晓敏那头语气仍然强硬地说:“不行!别再说了,這生意宁可不做也不和她们合伙,莫非你真得不想当人了?!”说完就关了手机,方明碰得灰头灰脸,再连解释的机会也没了。

    他独自闷闷不乐地喝着水,等了挺久,那三人嘻笑颜开回来了,方明忙地掩饰一下心情,听冀红红抢先说道:“方局!我们三人都同意啦,现在就看你的啦。”

    方明言不由衷地笑道:“好!那我下午或晚上给老婆打电话,明天给你们回话。”他边说还边思谋明天拿啥话应对她们。

    “快喊他们给方局上菜吧,顾说這些把方局饿坏了吧?”耿艳梅关切地说。

    “还好。你们的卫生搞的怎样,我的胆子可不大啊?”方明故意开玩笑问道。

    冀红红马上就说:“你放心吧!碗、盘、筷都是从消毒柜拿出来的,你不见服务员都戴着口罩?连厨师都戴着,我们三人虽没戴,可没一个发烧的,你大胆吃吧。”

    方明听了呵呵笑道:“我是和你们开开玩笑,我福大命大还怕个**?笑话!别说你们不发烧,就是发烧我也不怕,我正想看你们发发骚,尤其是思雨,我从没见过你发骚。来!骚一个让我开开眼?”

    三人马上就明白了方明的话外音,一下子都嘻哈起来,冀红红拉着朱思雨的手臂嚷道:“雨姐,快骚一个,我们也想和方局沾沾光,看看你是咋骚的?”

    耿艳梅在旁边落井下石,帮腔道:“就是,让我也学学。”

    朱思雨被说的脸变得通红,急对冀红红说道:“你想骚你去骚!拉我干啥?”又骂对面的耿艳梅:“你最会骚了,还用学?你们快点骚吧!”

    冀红红仍不依不饶道:“人家是想看你发骚,不是为看我们,方局要想看,我早就想骚了。”她又扭头给了方明一个妩媚笑容,俏皮地问:“对吧?方局。”

    方明看着朱思雨可怜兮兮的样子,心软道:“行啦,想看思雨没看成,倒看你俩没少骚。”

    三个女人同时笑了,朱思雨还感激地看了方明一眼。她们见服务员已上齐酒菜,忙地开始催让方明喝酒吃菜。

    方明举起酒杯闻了下酒香,笑道:“你们今儿可大气了,把最好的酒也端上了。”

    “不看是请谁?请你再有比這好的我们也舍的。”耿艳梅边和方明碰杯边笑着说。

    朱思雨皱眉仰头喝下**辣的杯中酒说:“反正饭店不开了,喝吧,喝完省事。”

    方明笑道:“思雨這话好听,老实人到底说的是老实话,不象红红,心疼的话都不敢说。”

    “哪有嘛,人家是辣的说不出来嘛,从没喝过這么辣的酒,受不了呀。人家更是啥都舍的,你要啥?要心我都舍得掏出来,你要不要呀?”

    方明看着冀红红沾了酒后,俏脸变得酡红,两只圆眼水旺旺地瞪着他,吓得忙摆手说道:“吓死我不敢要你的心,你那是猪心还差不多,还能煮了就酒。”

    另两个女的听了咯咯大笑起来,冀红红气的拧了方明一把骂道:“人家好心好意,你把人家比作猪心,你没良心,良心让狗吃了。”

    他们又是大笑,耿艳梅揉着笑出的眼泪说道:“正好,红红的猪心让方局吃了,方局的良心让狗吃了,你俩成了一对没心人。”

    冀红红反过来又骂耿艳梅:“我们没心也比你强,你是狼心狗肺,不帮我帮他。”

    屋里又传出一片笑声,可在笑声中猛地响起了悦耳的手机响铃声,她们都停了笑声,看方明掏出了正响着的手机。方明一看是晓敏的电话,忙悄声对她们说:“老婆的,你们先出去一下。”

    晓敏挂了方明的手机,可一直想這事,方明怎么想起和她们仨合伙?她们的名声多难听啊!男人们咋都這样,还老是像苍蝇一样往那儿扑呢?不过让這三人经营美容厅确实合适,搞了几年服务业能说会道,很会来事。可让方明和她们合伙,名声多不好听?也不放心,别勾搭到一块。过了一会又想起,有次和大嫂坐在一块说到管教男人,大嫂说了:“对男人不论在钱上还是在女人那方面,既不能管的过紧,也不能管的过松。管的紧他就会慢慢讨厌起你,当然那些没本事男人无所谓,你爱咋就咋的,可对于有本事的男人就不能這样了,你管的紧反而有一天会把他推得更远。可不管也不行,這好像骑马,不能把缰绳勒得过紧,让他朝你尥蹶子,也不能信马由缰让他跑得没影了,既要能掌握和控制,也要给他点信任和自由,只要不让他跑出你的视线范围就行。”

    她這样一想,觉得方明這次一是干正事,二是先和自己打了招呼,没有背着自己干,這点挺好。那是该让他干呢还是不让干?她一时又拿不定主意了。又想了一会,她有点松动,按说他不会胡来吧?人家是三个人,同进同出的,有那机会吗?自己也去了那个饭店好几次,看她们挺好的呀,不像人们传说的,会不会是寡妇门前是非多,别人硬往头上扣屎盆子?再说,方明到市里还有雅静,有空找她去了。还有,方明连又年轻又漂亮的梅梅也没沾惹,会去沾惹她们?最后还有一个考虑,因为這是挺好的生意,不干怪可惜的。

    想了一大堆,她有了决定,于是拔通了方明的手机,告诉他:“我考虑了一下,可以让你干,但有两个条件你必须遵守。第一,不能让她们和别人说和你合伙;第二,你不能和她们走的太近,這条最重要,我如果听到你和她们有个三长两短,我就不再理你,连雅静也是,你思量着看吧!”

    晓敏严肃的口气,让方明听的直冒冷汗,他毕恭毕敬回答道:“行,老婆大人!這两条保证遵守,还有吗?请继续指示。”

    晓敏那头笑道:“暂时没想起,等以后想起告诉你。钱呢?我這儿可是没多少了,你看雅静那儿能腾出多少?”

    方明见晓敏同意他合伙了,又缓过了语气,高兴地说道:“钱不用你操心了,我也不准备向雅静要,得积攒起付人家货款,老是赊也过意不去。我准备和人们借点,多给他们点利息不就成了?”

    “那么多好借吗?”

    “好借,咱现在伸出脖子有人砍,再多点也没问题。”

    “你又弄不清自己姓甚了?!”话筒传来晓敏的笑声,她又说:“那你看着办吧,也不要借的太多,够就行了。唉!這死**,害的人五一放假连家都回不成,你多保重吧!”

    和晓敏通罢话,方明高兴地把她们三人喊进来,她们坐下都露出期盼的眼神,听方明说道:“咱们看来真是有缘合作,刚才老婆正好有点事问我,我后来把咱们合作的事提了,她挺痛快地答应了。”

    冀红红又跳起来了,欢呼道:“太好了,我还担心晓敏姐不同意,這下放心了,我们啥时办?”

    “红红,你也别高兴的太早,我老婆给我留了一个条件,说咱们合伙能行,可不能让人知道,你们只能说是自己开的,你们同意吗?”方明说完三个女人有点扫兴。

    耿艳梅叹了口气说道:“這也难怪晓敏姐,外面的人都把我们看成坏女人,這是怕你和我们在一块坏了名声。”

    方明忙解释道:“她不是那个意思,她是怕我太过张扬,刚开了公司,现在又开美容厅,人们又要瞎议论了。”

    “我说嘛,晓敏姐和我们挺谈的来,能会那样想?”冀红红又高兴起来。

    “這样正挺好,省得人们说闲话,知情的说咱们是合伙,不知情的会说咱们傍大款,這样对谁都挺好。”朱思雨说了這句话,方明对她另眼相看了,平日总是文静中含着忧郁,话不多说好像挺幼稚,可這句话说的挺像回事。

    “你们這样说我也没意见,那就让方局给安排吧。”三人当中数耿艳梅年龄大点,也数她办事沉稳,是她俩的主心骨。

    方明见她们意见一致了,便说道:“那咱们趁离五一放假还有三天时间,抓紧办。我看你们下午就安排歇业吧,咱们明天就去找房子,然后办好各种手续,那边一切安排好,你们再回来处理饭店的事。”

    冀红红问:“我们是不是要带钱去呀?”

    方明笑道:“那当然了,不过先少带点,有个五万就差不多了。”

    耿艳梅问:“明天咋去呀?”

    “你们打车去吧,咱们到市里再联系。”方明说完忙地夹了几口菜吃。

    “先别吃,菜也凉了,让他们重热热。”朱思雨看着方明关切地说。

    方明摆手道:“算了,随便吃一口就行。我看别喝酒了,下午你们事挺多。记住,处理东西时别把好酒都处理完了,拿到市里闲了空喝。”

    她们三人笑了,冀红红嗔道:“知道啦,馋猫!你还缺个好酒?再说去市里想喝还不能买?要啥有啥。”

    方明逗她:“红红,我不缺也不能走那都带着几瓶酒。再说,你连這帐算不过?你的酒啥价进的,在市里买得多少钱?”

    冀红红拍了他一把,说:“我们方大局长也学会算這一点小利了,不嫌丢了身份?”

    “我啥身份?我现在就是个商人,刀尖上还想削铁呢。”方明说罢她们都笑了。

    梅梅从那天尝到了消魂蚀骨、欲死欲仙的滋味,现在是食髓知味,每天晚上都要逗引方明,乐此不疲。知道方明要到市里走几天,她心里非常难舍,可表面尽力不去表露,还告诉他,留下能好好玩玩电脑,這几日又学会了上网,感觉很新奇,上面啥都能看到。

    可到了早上她醒来后,想到自己又得孤单几天,那么美的事几天做不成了,心骚动起来,不能误了這个早晨。她看着方明还睡的呼呼的,心中生出一个念头,便轻轻撩开了下面的被子,心醉神迷地看了一会,不由得俯身低头……

    方明被一种酥麻弄醒,他睁眼一看,梅梅光洁细润的身子正爬跪在床上,他明白了。于是享受着那酥麻的同时,看着梅梅迷人的身姿:纤细腰枝弯成了好看的弧度,圆溜溜的美臀诱人地高高翘起,顺臀下看那匀称的大腿、可爱的小腿肚、曲趾的脚丫盈盈一握,都是那么美好。抬头往前看,那一对娇嫩的圆乳微微晃动着,……

    酥麻的感觉一下没了,他听到了吁吁的娇喘声。

    梅梅抬头看到方明已经醒了,正看着她,羞的无地自容,蓦地想到一个办法,爬起身用胸脯堵住了他的脸,那“叭叽、叭叽”声一会就让她忘记了一切……

    上午八点钟,方明和她们三人在市里聚到一块,她们嘻嘻哈哈都上了方明的车。方明让立运沿着繁华街道慢点转悠,朱思雨坐到后排中间,剩余他们三人都紧盯外面看有没有租房的。方明這次是在繁华街道找门面房,没办法托人,也没准备托人,和她们三个连说笑带转悠着感觉更好。

    他们這下倒要“感谢”**了,几乎所有商店面前的游人寥寥无几,很方便看有没有出租房的。可转了一个多小时,在主街道也没看到一处有出租的,只好退而求其次,再转次繁华的街道。這次能看见几家门上贴有“此房出租”的房子了,這些多数是坐在前面的冀红红发现的,然后尖叫着告诉他们,可下去一看都嫌房子小。他们又转了一个多小时,转到一处旧区改造后南北方向的街道。

    新修的马路、人行道都非常宽敞,两边都是各式各样新盖的高楼。冀红红又尖叫起来,指着西面一排拉着铝合金栅栏铺面说:“看那个,那个大!”

    他们下去看了一下,整栋楼是八层高,那五间房栅栏窗上的出租广告都是一个“张先生”留的,手机号也是同一个,可以确定這五间房是一家的。這符合他们的第一个要求,三到五间房。第二个要求是有深度,虽然从栅栏外一点都看不到里面,但這不用担心,新楼的深度至少也有十二米。第三个要求是周围除了繁华,附近要有停车的地方,這门前倒也能停,可停不了多少,还把门面也遮挡了,只能作为新客户临时停车,或供出租车临时停一下。

    他们观察了一下整座楼宇,南端和别的楼紧连着,隔了六间房的北端转角靠着一个小街道,走到小街道前,街道上有整块拱形铁牌,铁牌上写着“幸福里新区”。小街道也挺繁华,两边商铺琳琳,多是果菜铺、小饭店和小超市。站在街道口就能看到這栋楼的深度了,方明让立运大致量了一下,有十五米,大家高兴起来,第二个条件符合了。他们又兴冲冲往里走,紧挨這栋楼后有一个大门,门口设有门岗,门岗也不拦他们,他们就进去四下看了看,是一个挺大的独立小区。小区内的几排住宅楼是坐北朝南的,让他们惊喜地是院内靠着那栋楼后有一长溜停车场,他们忙向门岗打问這个停车场是如何使用的。门岗告诉他们,這是专供這栋楼的住户使用,每个铺面给两个停车位,楼上的住房户给一个。他又告诉他们,整个小区的住房户都在各自楼前分了一个停车位,有的住房户家中没车,还想便宜点往外租呢。這下他们更高兴了,五间铺面就有十个停车位,不够还能租别人的,這下所有条件都符合了。

    他们数着间数走到那排出租房后,见五间房中间是上楼的单元门,走进楼道看那五间房子占了两个门。這下他们对這房子更满意了,前后有门,有停车厂,周围环境和外面大街都适合开美容厅,一致同意别的地方甭看了,就定這吧!

    方明叫立运把车开进院内,顺便把房主的手机号记下来。朱思雨听了笑道:“不用记手机号了,我记下了。”

    方明笑道:“你们女人就是心细,我看完早忘了,那小耿你快打吧。”

    冀红红对方明说:“不是我们心细,是雨姐记性好,她把我们饭店的大帐脑子都记得,比会计记得还清楚。”

    方明看着朱思雨说道:“有這本事,那太好了,以后你就是财务总管了。”

    朱思雨听了,有点不好意思地朝他婉尔一笑,看他站着左右脚经常地轮换着,忙扶住他关心地问:“困了吧,我抚着你好点吧?”

    方明高兴地说:“行,稍有点困。妈的,四条腿还没你们两条腿站得稳,还算人吗?”

    冀红红也过去扶住他,顺着他的话损他:“四条腿本身就不算人嘛。”

    他们见耿艳梅摆摆手,便停了笑语听她在旁打手机,她满脸笑容,大方得体地和对方联系着。双方的话虽挺简短,他们已从她的问答中得知,這房主就在這个小区住着,马上就到。

    等了没多久,来了一个五十岁左右干部模样的男人,他笑呵呵地先介绍了自己,他就是房主,姓张,又问他们是哪的人?

    耿艳梅告诉他后,他说道:“凤城县我常去嘛,老朋友很多。”接着说出一个又一个姓名,他们听了多数是县里的头面人物,冀红红忙地叽喳回应着,可被耿艳梅暗暗碰了一下,她才闭了嘴。

    那张先生又问:“你们准备租多大的房子?”

    耿艳梅笑嘻嘻说道:“咱们进去先看看房子大小再说吧。”

    张先生忙地笑道:“好,好,那就先看房子。”

    他打开南面的后门,人们跟着迈进门内,里面挺幽暗,从北面有光线射过来,基本能看清整个房间。张先生从门旁摁了一个开关,一盏大灯亮了,這下看的更清楚了,房子是素墙素顶素地,中间竖了几根粗方柱,高高的房顶能看出是水泥现浇顶,整体结构是框架式的,前门只有一个,是占了一间房大的玻璃门。他们往前走几步,目光就落在房间北侧中央一个旋转楼梯上,原来刚进门看到的光线是从楼梯上射下的。

    耿艳梅问张先生:“這不是一二层的复式楼吗?”

    张先生介绍说:“這房是我专门预定的,二楼上面两套房也是我一块买的。当时我听了一个朋友的话,说房子越大越好租,就要求弄成這样,前面只弄了一个门,还连通了二楼上的一套房,现在看有点失策啊。问得人很多,可都嫌大,我又不想重改造分开出租,才拖到现在。”

    耿艳梅一听马上问道:“那张先生是连二楼一起出租呀?刚一楼我们也用不了,我们计划租三间就行了,唉!可惜挺合适的位置。”

    张先生忙说道:“你先别说這话,走,咱们上二楼坐下好好谈谈,租金方面我可以优惠嘛。”

    耿艳梅犹豫地说:“算了,估计我们也租不起,我看别上去了吧?”她用目光征求了一下大家的意见。

    冀红红忙说道:“不租还不能上去看看?”她实在急了,不是他们预先商量让耿艳梅出面,换了她早就一口答应了。

    张先生一听冀红红這一说,趁机把他们劝上了二楼。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四十岁撞大运相邻的书:超级手机俏媒婆金屋藏帅流氓之风云再起白手起家天骄非正常人类事务所绝世好男人泡妞专家小黑传奇龙翔都市我的明星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