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初尝舒爽

【书名: 四十岁撞大运 第五十二章 初尝舒爽 作者:阿福

强烈推荐:宝瞳权力巅峰都市无上仙医天字号保镖韩娱之秘密讯息我真是大明星超品相师阴阳超市     方明听晓敏的话,真得到市里花了两万多,让小娄经理给装备了一套时下最好的笔记本电脑,并让他教会如何上网,如何与晓敏进行视频对话。他用手机联系通晓敏,互相都做好准备,随后接通了。他们通过视频挺清楚看到对方,都非常高兴,忙地互相问好。等娄经理识理地出去后,方明看着视频中稍有点变形的晓敏,打趣道:“晓敏,你這段时间偷吃啥了?脸胖乎乎的,看着真亲,来,亲一个!”

    晓敏在里面佯怒道:“骚方明!你這是专门气我嘛,你看雅静的脸才胖呢,肯定你们刚亲过,亲的厉害了,是不是肿了?!”

    凑在方明脸旁的雅静笑道:“小娄刚才还在,我们能那样?”

    方明却笑道:“亲过就是亲过,还解释个啥?来,咱们再亲,這回让晓敏看着。”说完双手捧住雅静的脸,就在她的嘴上亲起来,边亲还还边用眼瞟着屏里的晓敏,看她有啥反应。

    晓敏发作了,大声吼道:“快放开!气死我啦!骚方明,你真敢這样气我?中午不让你见倩倩!”

    方明這下慌了,忙松开正挣扎的雅静,把嘴凑到摄像头前说道:“我不敢了,来,亲你一个。”

    晓敏骂道:“呸!挪开你的猪嘴,谁稀罕和你亲!”骂完她大笑着爬在了桌子上,身子还笑抽着,因为她那边的视屏上全成方明噘起的怪异大嘴,真得和猪嘴差不多。

    這边方明和雅静是被她的笑样逗的大笑不止。

    一番说笑过后,他们开始说起正经话来,方明和雅静介绍這边情况,仅老狗死亡的最新传闻就说了挺长时间,晓敏听的唏嘘不已。晓敏后来还是千叮咛万嘱咐,让他们最好不要到公共场所,出去戴口罩啦,等等一大堆注意事项。

    和晓敏通罢话,雅静说道:“现在新科技多好,通过网络又能说话又能见面,芳芳要买电脑,我还嫌她乱花钱,没让买,看来应该买一个。”

    方明赞同道:“那还不快买?!咱们都是老古董,不是這次谁知道有這么好?我在温泉宾馆看人家设计,都是用电脑,连立体图都出来了,跟真得一样。咱落伍喽,得赶紧装备一些高科技东西。”

    雅静笑他:“听你说话就知道你落伍了,三维图还说成是立体图,嘻嘻…”

    方明把她扯到怀中,说道:“我是一下忘了那个词,你敢笑我?看我…”未说完就用嘴堵在了她的柔唇上。

    雅静的嘴唇好不容易逃脱出来,费力地说道:“别瞎弄,我下面还有事等着。”

    “不行,没亲够!再亲一会儿再下。”方明边说边要继续。

    雅静用手捂住他的嘴,略带羞意地说:“说话要算数,亲一会儿哦?”说完放开他的嘴,并主动地迎上去……

    中午方明如约和儿子、女儿在视频上见了面,挺长时间没见,太想念他们了。他们长时间聊着,女儿“爸爸、爸爸”殷切的呼唤差点让他掉下眼泪,他反复告诉女儿:倩倩乖,倩倩听话,爸爸很快就回去,回去领着玩,给买好吃的,给买好玩的……

    方明为了躲避人们找他,一直在公司呆了一个多星期,除了必须的活动外,他基本上是呆在办公室,看电视、上网足够他打发时间。雅静一有空就上来陪他,开始是他拉她不让走,后来方明怕影响不太好,就开始撵她。他俩遵照晓敏的指示,一直没敢在一块过夜,只是或早或晚了偿一下心愿。而這种匆匆忙忙和偷偷摸摸的行为两人感到很刺激,雅静每次都能心满意足。方明在一次过后,看着非常愉悦的雅静,一冲动冒出了句俗语:真是妻不如妾,妾不如偷。结果换来雅静的一顿“暴打”。

    方明觉得该回别墅了,长时间呆下去两人的事难免露出马脚,這只是原因之一。另一个原因,是他這几日感觉能稍稍指挥右脚动弹,右脚趾在意念的作用下有丝抽动,趁這劲回别墅多锻炼锻炼,争取早日把拐杖扔掉。

    回到别墅,梅梅和他有点恼,把他接进卧室就噘嘴说道:“叔叔你不好!走這么多天不带着我,不是说公司有空房吗?我连新公司啥样还没见,您這是心里没有我!”

    方明听了开始的几句,还准备安慰安慰她,可一听后面這话,心道坏了,這小丫头日久生情,开始耍娇施赖了,這还了得?得想法抑制她的念头。他于是违心地板起面孔说:“梅梅,你知道我的态度,你不该這样说,這样我只能送你走,我现在好多了,也不再需要你照顾。”

    梅梅一听,扑闪着大眼看他,一会眼泪就在大眼中扑簌打转,接着晶莹的泪珠一粒接一粒滚落出,顺颊流成两行清痕,痴在床边一句话说不出,任那泪珠滚落。

    方明实在于心不忍,把她拉坐在旁边说:“梅梅,我不是个木头人,可你得为我想想,我已是半辈子人了,实在不想再惹事端。我送你走是为你好,保证给你安排一个好去处,等你以后就知道我说的是对的。”

    他说完,梅梅一下爬在他胸前呜咽起来,他忍了忍没有安慰,想着她也许哭哭会好点。梅梅哭了一会,微微抬起头,泪眼婆娑地说道:“叔叔,我知道了,可我现在不能离开您,等您腿完全好后,我就走。从這以后我不会再说那话了,這行吗?”

    看着梅梅晶莹美丽的大眼,方明想着和她的温柔时光,梅梅真要离开,他一定会非常想念,和她在一起已這么久,没一处不让他迷恋,他越来越不敢想象以后了。

    這几天夜晚,梅梅虽还像过去一样,可睡时给了他一个脊背,手脚也变得很老实。方明也不好主动去搂她,结果越這样,他越回念以前,还想把她娇嫩的身体搂入怀中,再享受享受那美妙滋味。這样胡思乱想着,身体竟然有了蠢动,且一天比一天强。他窃喜,是不是快接近完全正常了?

    這晚他又翻来覆去挺长时间没睡着,翻过身,侧躺着在昏暗中面对着梅梅,鼻子里全是梅梅清香的气味,脑子里想着那会梅梅给他洗澡时,未等她擦洗到那处,竟已兴奋地跳动起来,梅梅脸上露出了惊愕、羞涩的表情。此时,他又感到了兴奋,还清楚地感觉到一下一下地跳动,触碰到梅梅后面的娇嫩,好久没有這种体验了,他更加兴奋起来。

    突然,梅梅打开床灯,猛地转过身,亮闪闪的眼睛看着他说:“叔叔,您没睡吧?我也睡不着,這样太不习惯了,我们还像以前吧,那多舒服呀?”说完就缠到他身上,脸也贴在他的脸上。

    這烫烫的脸贴紧他的脸,呼出的清香钻进他的鼻孔,她的香唇就靠在他的嘴畔,他再也忍不住了,脸稍稍一动就吻住了她的香唇。這是方明第一次亲她的嘴,她少女的嘴也是第一次被人亲。一个是早想一尝那柔唇、香舌,一个是早就渴望享受到和男人亲吻的滋味。在方明熟练地引导下,梅梅一会吐出香舌,任他品尝,一会又回索着他的唇舌,身体早已蓄积的火苗熊熊燃烧起来,她呼吸困难,离开方明的嘴唇粗喘着,小手也早就忙乱起来。

    方明久违的感觉开始往外喷发,脑中再也容纳不下前怕狼后怕虎的怯念了,一心想着梅梅娇美的**和那消魂蚀骨的滋味,他爬起了身。

    梅梅心慌意乱地看着方明爬上她的身子,等他结实的上身落实到她的妙曼娇躯上,让她难以自持,原来被压竟有這么好的感受,這是要融进他的身体内吗?还是要把自己长时间的渴念挤压出来?还是揉开了自己的心花?……没等她细想,那期待已久的一刻迎来了,她“啊”地尖叫一声,顾不得想为啥只有轻轻一点不适,然后就被那难以言喻的胀满,和从未经历、从未有过的爽快所席卷,啃噬她**的恶魔一下子逃得无影无踪。

    方明太兴奋了,梅梅不断地升高降低、再升高再降低的娇吟,胜过他听过的任何一支美妙乐曲,她紧皱双眉闭着双眸、鼻翼轻轻地翕动、微张香唇半露玉齿,整个俏脸变幻着越发可爱的表情,他不由地隔一会去亲吻几下。时间好像过了好久,她的娇吟愈来愈弱,方明虽兴犹未尽可仍怜惜地离开了,躺在她身边一边爱抚着她滑腻的娇躯,一边回味着刚才的感觉:已经真正感觉到那快意了,但还没有完全恢复到以前的常态,特别是挺长时间了,就是达不到要爆发的兆象,不知是喜还是忧?

    梅梅平躺着从极度爽畅中慢慢舒缓过来,她身心继续享受着酥软和疲乏,睁开了迷乱的双眸,深情地看着方明,感激地细语道:“叔叔,您太坏了,多好啊,您为啥不让我早试呢?欺负我啥也不懂,您太坏了!”停了一会见方明未吱声,她翻过娇躯贴在他身上又说:“叔叔,您是不是担心了?别担心,是我缠您的,您放心,我以后除了像现在這样才缠您,平时我就做个乖乖女,好不好啊,问您?”

    方明的确有点担心和后悔,听梅梅這样说宽心不少,他字斟句酌地说道:“那咱们说定,你要保证這是咱们永远的秘密,不能让任何人察觉,等我好了就给你找个好地方。你要答应,只有没人时我才会像刚才那样疼爱你,行不行?”

    梅梅听了愉快地低头亲吻了他,亲完舔舔嘴唇道:“嗯,听您的。可叔叔永远是我最亲的人,我以后不在您身边,想叔叔了我就给您打电话,叔叔说见我我就来,我不主动找叔叔,這样行不行?”

    方明感动地搂紧她说:“梅梅,你是个非常非常好的好女孩,也是我最疼的乖女孩,咱们就這样说定。”

    “嗯,那叔叔和我拉勾。”梅梅和方明嬉笑着拉完勾,感到那恶魔不知何时悄悄溜回到她身上,她酥软疲乏的身子又恢复了无穷的劲力,她附到方明耳边娇羞地说:“叔叔,我又想试了,咋办呀?”

    方明还能咋办?只能该咋办就咋办了。他欠起身,看到了梅梅那对已长到小白馍大的可爱**,低头含住了其中一枚珍珠粒样的蓓蕾……。房间里传出梅梅娇声尖叫,她全身被电打般先是全身绷展,猛地又抽搐成团,接着又猛地绷展……,迷人的叫声一声接一声……

    “**”实在可恶,這几天几乎全国各省都爆出了新增病历和死亡人数,特别有些谣传本地啥啥地方发现了“**”病人,不仅搞得人心惶惶,而且还影响了很多行业的正常营业,市场变得肃条起来。方明的公司自然受到影响,业务跌回到开业前的水平,最受影响的是他的滨海饭店,业务够惨淡了。他自学会了网上视频聊天,让外甥女春妮带台笔记本电脑利用网上视频和父母见见面,晓敏在北京也领着孩子们和爷爷、奶奶见见面说说话,以慰老人挂念之心。

    当然,方明和谢莹也在网上见了面。谢莹问完他好后,接着笑嘻嘻又问:“二哥,我在视频里漂亮吗?”

    方明看着她甜美的笑容笑道:“太漂亮了,比真人还漂亮。”

    谢莹咯咯笑道:“胡说!还能比真人漂亮?再说這不是真人莫非是假人?”

    方明算怕了她,忙问:“這段时间饭店准备咋弄?得歇业几天?”

    “不用,多少还有几个不怕死的,我算了一下,不赚也不赔。如果让一部分人员先停薪放假,這样还能赚点,二哥,你看如何?”

    “放假倒可以,不过不要扣工资了,别太抠门,趁這机会让人们带薪轮休吧,算是种奖励,怎么样?”

    听他说后,屏幕中的谢莹露出了灿烂的笑容,说道:“真是一个好二哥,我猜你就会這样说的,说的好!奖你一个吻,嘻嘻…。”说完抬手给了他一个飞吻。

    方明既气這丫头刁钻,又喜得到一个意外奖赏,他又贪婪地想,如果是个真吻该多好。

    谢莹又笑嘻嘻问他:“二哥,最近恢复的怎么样?”

    方明喜欢地说:“很好!拄着拐走和好人快差不多了。”接着他吞吐起来:“最高兴的是不用穿那个象鼻子了。”

    谢莹先是一愣,后突然大笑起来,笑罢说道:“這可是大好事,我说过再见二哥时,二哥最好不用那个象鼻子,现在没见面都不用了,那等我去了二哥那里,二哥最好连拐杖也扔掉吧。”

    方明看着她大乐,又听了她這番关心的话,高兴地说道:“那就托你的福,借你的吉言,咱们见了面我就把拐杖扔掉。咦?!咱们现在不是也见面了吗?你看我不是不穿象鼻子了,你的话真灵验呃。”

    谢莹打趣道:“那二哥先关了,咱们一会再重见面,看看二哥能不能扔掉拐杖。”说完两人都开心地笑起来。最后,谢莹竟然又给了他一个飞吻,说拜拜了。

    又一天临近中午,方明接到了梅雨红饭庄冀红红的手机,问他有空没空?有空中午来饭店一趟,说有事相商。

    方明下去后到了饭店,快中午了还冷冷清清,没见几个客人。她们仨把方明热情地迎进一个雅间,坐下后,紧挨方明的冀红红,笑脸转成愁眉苦脸对方明说:“方局,我们该咋办啊?每天没几个客人,這都快半个月了,看這**越弄越凶,再弄腾几个月我们全赔光了。快给我们拿点主意吧?”

    方明笑问:“为啥让我拿主意?”

    他另一旁的耿艳梅说道:“因为你是咱县第一大能人呀,你又和我们姐妹关系好,不找你找谁?”

    方明听了挺喜欢,笑道:“可我能拿个啥主意?我的饭店把一半员工放了假,也是不死不活的,让我出主意,我看先歇业算了,等缓过气再开。”

    冀红红一听就急道:“就這主意?能歇早歇了,人家还有几家硬撑着,我们一歇业,他们都过来挖我们的厨师和服务员了,等再开我们去哪再找人去?”

    “厨师和服务员还怕挖?现在不是遍地都是,开生重新招不就成了?”方明奇怪地问。

    耿艳梅笑道:“哪有那么容易,你不知我们的服务员长得漂亮,去哪再找?”

    方明想這还不简单,嘿嘿笑道:“他挖你,你开业去挖他呀!”

    朱思雨慢声慢气说了:“现在县里几家大饭店竞争厉害,這不,谁也不愿第一家歇业。他们每天派人探听,看我们咋办?还暗地里找我们那几个好服务员和好厨师,说我们一歇业就请他们过去,工资比现在还高。”

    “现在我们还开着,厨师和服务员和我们处久了,关系也好,别人抬价也挖不走,可一歇业就不行了。”耿艳梅插话道。

    又轮到冀红红的快嘴了:“所以我们为难嘛,开也不行停也不行,想找个人拿拿主意,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我们方大局长,你咋也得给想想办法。”她还娇笑着亲热地摇晃方明的胳膊。

    方明听三个女人说话觉得挺费神,你一句我一句才把话说清。他想了想也想不出啥好办法,就算自己天天来捧场也不行呀?别的人出门还戴口罩,你也不敢往来拉客啊?总不至于让他平白无故给她们补损失吧,又不是神经了,非亲非故的!

    他突然想到准备开美容厅正不是缺合作伙伴吗?這三个人倒挺合适,又是女的,又见过世面能说会道的,她们肯定还挺有钱。想到這他兴奋地说:“我给你们想了条新出路,我一个朋友在北京开了好几处美容院,正准备扩大规模,在各地搞连锁经营。原来我想在市里搞一个,可开了公司就顾不上了。”接着他把杨向红的美容院和连锁方式详细说了一遍,最后问道:“你们觉得怎样?要有意,咱们就合伙开,你们三人负责管理和经营,怎么样?”

    冀红红听完就坐着蹦跳起来,拍手叫道:“好啊,太好了!我早就不想开這个饭店了!”

    “哪我们饭店這么多东西怎办?”朱思雨怯怯地问。

    “哪还不好办,处理,处理多少算多少,再不行拉回家,送人,這好办。”冀红红兴奋地回答。

    耿艳梅疑问道:“方局,得多少投资?”

    方明笑道:“具体多少现在说不死,你比如房租多少?需不需装潢,装潢多少钱?能用多少设备?這些都不确定,恐怕最少也得四十万元,最多六十万够了。”

    三人几乎同时“妈呀!這么多?”,有一阵三人没唸声,方明正要开口询问,耿艳梅说话了:“如果我们三人算一股,方局算一股,這还差不多,我们三人凑二十到三十万元也行,再多就难了。”她這样一说,另两个人也都眼盯着方明,看他什么意思。

    方明见她们挺有心机,让自己揽大头,万一亏了她们少亏点。他笑着说:“我原怕你们少挣呢,想咱们一人算一股,既然你们愿意這样也行,我担一大股,你们三人合担一股。不过咱们合伙前我的和老婆商量商量,跟你们女人合伙麻烦,必须老婆批准。你们也再考虑一下,别到时后悔。”

    冀红红笑嘻嘻推了他一下,玩笑道:“啊呀!方局,有啥怕的,我们会吃了你?”

    耿艳梅瞪了她一眼,表情严肃地说:“红红,别开玩笑了!咱们這是谈正事,方局说的对,应该和晓敏姐说好,不然偷偷摸摸算啥?再说咱们也要考虑好,每人出十万呢,挣了钱好说,假如赔了咱们這几年就白辛苦了,方局信得过也看得起咱们,到时候挣了咱们高高兴兴地拿,赔了,咱们痛痛快快跟着赔,别当玩笑!”

    冀红红被说得红着脸吐了几次舌,后来支持道:“耿姐,你说的对,方局,哪咱们啥时候再定呢?”

    “明天吧,明天电话联系。”方明愉快地说。可他说完心里打起鼓来,自己這念头太草率了,晓敏会同意和她们三人合伙吗?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四十岁撞大运相邻的书:超级手机俏媒婆金屋藏帅流氓之风云再起白手起家天骄非正常人类事务所绝世好男人泡妞专家小黑传奇龙翔都市我的明星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