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老狗突亡

【书名: 四十岁撞大运 第五十一章 老狗突亡 作者:阿福

强烈推荐:韩娱之秘密讯息宝瞳权力巅峰都市无上仙医天字号保镖我真是大明星超品相师阴阳超市     新的县委书记招见了齐宇,齐宇敲门进去见李书记一人坐在办公桌后,摆手招呼他,他笑着问道:“李书记,您找我有事?”

    李书记呵呵笑了,看着从昨天到今天,见了他唯一没有祝贺的齐宇说:“准备再给你调一下工作,来县委办当主任吧。”

    齐宇问道:“哪吴主任呢?”

    李书记招呼他坐到自己办公桌前,然后说道:“吴主任几次想调一调,苟书记都没安排,我昨天问他去不去政协当副主席?他挺乐意。我這是目前准备动的唯一一个职位,官场太复杂,不敢轻易乱动,如果能动,真想把现在這些光捞钱不办事的家伙统统撸掉。”他又呵呵笑道:“可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得慢慢来。叫你来的第二件事是咱们谈谈,理一下今后的思路。”

    他顿了顿又道:“我们的中心工作是抓经济,這个不能动摇。我向来反对盲目叫嚷跨越式发展,可這是县委定的基调,你不能唱对台戏。你看這几年搞的跨越式发展,建经济开发区光占耕地不见效益,招商引资引来一堆骗子,骗吃骗喝拍拍屁股撩腿走人了。跨越式发展不是没有可能,但必须结合当地实际,咱县资源贫乏,群众素质差,缺乏支撑跨越式发展的基础,必须稳扎稳打,一步一个脚印。我也奇怪了,全国到处喊跨越式发展,真正凭靠啥去跨越?光乱喊乱干成吗?這涉及到资源、资金、人才、软硬环境等一大堆问题,缺一不可。就说咱县吧,虽然孔董搞了温泉渡假旅游区和准备搞的风能发电项目,可這最多增加点税收,提高点知名度,短期内靠它还无法实现跨越式发展,甚至连国定贫困县的帽子都摘不掉。除非你设想的滋悬浮列车项目能梦想成真,而且必须是在咱县设了站点,這咱县就有跨越式发展的机会和基础了。当然,我们现在也不能坐等,温泉和风窑口的风能开发给了我们启示,不是没有资源,是我们不懂、不去发现资源,這方面工作今后要列为重点。”

    他说完這段话叹了口气又道:“说到底我们现在最缺的就是能干、肯干的正直干部,没有合格的干部你一是干不成事,二是好事也给你干坏了。唉!干部问题太难了。”

    齐宇对李书记這段话挺赞成,点了几次头,等李书记讲到干部问题,他把原来琢磨过的想法说出来:“干部问题的确最关键,就像李书记说的,指靠现在台上這班干部,不太好指。可又不能上来就换,再说换谁?谁是好干部?我们不知道啊?我的想法是另起炉灶,从现在开始,利用半年到一年的时间,培养一批好干部。好干部的人选是有的,而且就在我们机关内,那些不肯溜须拍马、不被重视和重用的人多数都是好干部。”

    李书记听了眼前一亮,可一会又暗谈下来:“你说的对,可怎么去发现,怎么提上来,這可是个难题啊?现在的有权势干部,不论是那个部门,都已结成了利益整体,你动一个两个无所谓,动的多了就会遇到强大阻力,也许没等把人家弄下去,我们自己先得卷铺盖卷走人。”

    齐宇胸有成竹地笑道:“我们不是现在就换呀?现在条件不成熟,這伙人尽量不能得罪,而且还得安抚他们,让他们安下心来,如果他们安安心心能好好工作也行,我们希望是這样。如果他们有人安下心来是为了胡作非为,我们也不怕,他总有被揭发和露馅的时候,那时弄他,他也没话可说,自认倒霉吧。所以我们先培养选拔一批预备领导干部,我有一个主意,让机关事业单位富余人员下乡,去帮助各村完善村民自治,期限至少为半年。李书记,您想一想,谁会被配到乡下去?”

    李书记思考了一会,突然高兴地大笑起来,指着齐宇说:“你這主意妙啊,细想不只一箭双雕,是好几雕啊,意义重大啊!一会要开个常委扩大会,不然好好讨论一下,那就等下午下班咱们再细谈。”他一直和齐宇对视着,说完两人会心地笑了。

    他俩虽只谈了不长一会,可互相已有进一步了解,真正起了惺惺相惜之心,打开了以后推心置腹之门。

    过了几天,齐宇正式上任县委办主任,并成为县委常委。县里人议论纷纷,都说是方明在后面帮的忙,把方明的能耐吹嘘的非常大,有人问到他,他就照和齐宇商量后的口气,来个含含糊糊,既不明确承认,也不明确否认,显得高深莫测。

    方明越是這样,人们越认为他有通天的能力,也就不出刘建功和齐宇所料,找他的人多起来了,尽管他這几天白天多数在旅游区施工工地,有时又跑到农场看技术员设计规划未来的学校,就這还有人能找到,晚上回到别墅也有人找上门来。

    他对所有人他是来者不拒,一是因为过去谁会找他呀?现在被人如此看重和抬举,他心里痛快啊!二是他早想好了应对的主意:如果找他办事的,举手之劳的事情,尽力帮忙,只有给人能办事,才显出自己的价值嘛;如果事情既费事又费神,像升官挪单位之类,那就的拖和哄,俗话说打死人偿命,哄死人不偿命;如果找他借钱,虽有点头疼,但也有办法,因为敢跟他张嘴借钱的人,肯定关系挺深,先来个实话实说,自己可支配的钱除了工资,每月老婆补助五千元,借个三千二千能行,反正已抱好还不还无所谓的想法了。如果借的再多,就推到晓敏那儿,主动承认自己患有“妻管严”,借多了身上没有。不过這几天找的人都是求他办事的,还没有跟他借钱的,有的还要给他送钱,這多是想托他到上面说说话,给挪个好职务好单位,他钱是坚决拒收,哄人归哄人,大原则是不能骗人。

    這天中午,方明被人请到饭店吃饭,饭店人们都传了一个非常意外的消息,说是昨天晚上苟书记在家中突发脑溢血,昏迷不醒,急送到医院做了开颅手术,可也没抢救过来,今天早上彻底完蛋了。方明听了自然吃惊,刚见完這才几天功夫,那时还好好的,怎么说完就完了呢?他中午饭吃的心心事事,顾听别人的议论。有方明在,别人知道他们這段时间关系不错,也没乱说,最多说苟是升官兴奋的忘乎所以了,到处接受祝贺累的。方明开始挺替他惋惜的,好不容易当上市委副书记,后来竟生出幸灾乐祸之心,死的挺好,這下再也不担心前后收的四十万元,可以放心大胆地花了,死无对证嘛。

    屁大个县城,老狗突死的消息像股狂风迅速刮过全县,县里绝大多数人也都说死的好,可不是方明那种心态,人们痛恨他搜刮了凤城县多少民脂民膏,早就该死了,而且死的太便宜,应该死在枪子下才好,那才大快人心。可也有极小部分哀叹老狗死的太早,這部分人一些是与老狗关系切厚,还有一些是上次送了钱老狗没给办成事,答应以后兑现的。后部分人听了這个消息真是噩耗啊,他们捶胸顿足悔恨不已!

    其中最高兴的人竟是任燕燕,她听到老狗呜呼哀哉的消息,首先是感到突然,后来就高兴起来,這下可彻底摆脱魔爪了。自从那天,她和史振宁处在冷战之中好多天,她愤恨史振宁、愤恨王娟、愤恨老狗,但更愤恨她自己,走到這一步能怨谁?当时真有和史振宁分手之心,可冷静下来想一想,這么做更会让人们笑臭她,真得没一点脸出去见人了。想想自己也不是好女人,可能命中注定要配這样的坏男人吧。在這种听天由命的支配下,加上史振宁自觉做错事,一直对她百般殷勤,她和他的关系才缓和一些。

    前几天的那件事,让她心情又恶劣起来。大概是老狗走的前两天下午,她接到狗的一个电话,说有事让她上趟他的办公室,她犹豫好久,想到是大白天,他不可能咋的,就上去了。敲门进去只有老狗一个人,他锁好门直接把她领进里屋,她没办法,心咚咚跳着跟了进去。

    老狗笑呵呵把她让到沙发上,问她:“小任,我够意思吧?小史的事我顶住压力,硬是弄成了,我还特意加了个礼物送给你,给你也弄个副局级。”老狗可能看出她挺紧张,等了片刻见她未开口,他又笑道:“你可能听说我要调到市里吧?這消息是真得,就這几天的事,我暂时还不便告诉你啥职务,反正错不了。你现在市里有房,来回跑不方便,我到市里就想办法把你调去,给你找个好单位,怎么样?我這人不错吧?你该咋感谢感谢我?”

    她看到老狗看她的眼神已有了快要吃人的色性,心中忐忑,莫非他要在這……,她没敢往下想,忙应付道:“那太感谢苟书记的关心了,我一辈子也忘不了。”

    老狗听了哈哈笑了,凑坐到她身边,右手搂住她的肩膀,左手捉住她的手说道:“好、好!知道你就是个好女孩,太让我喜欢啦!”

    她浑身不自在起来,被捉的手不由地缩了一下,很顺利地从他的厚掌中滑脱,可他并不在意,腾开的左手反而一下伸进她的内衣领中,轻而易举地抓住她一只**,她条件反射般地双手捂住了胸,可已无济于事,根本挡不住那手对她**的揉捏。她心情紧张,同时暗怨:咋现在的内衣领口都這么低,乳罩也只能遮一半,连半点防护功能也没有。可马上又骂自己:不是你专拣這种买的吗?活该!暗叹一声,反正就這样了,对史振宁那样的人更谈不上忠不忠了,干脆破罐破摔吧,一回是做,两回也是做,只要這回没那回恶心就行。

    她這样想着,还生出报复史振宁的念头来,手自然放松下来,身子竟也让他揉捏出一种异样的感觉来。可這感觉,让她更加觉得自己天生下贱,被猪一样的他也能揉起火来。可等那猪头猪脸一贴到她脸上,如同一盆凉水顺头浇下,她想到了那天的恶心,升起的欲火一下子全扑灭了。她抿紧嘴机械地应付他,直到他解她裤扣时,她才忙拦道:“不行!苟书记,這是大白天,又是在办公室。”

    老狗照解不误,并哈哈笑道:“什么大白天!什么办公室!整个凤城还不是我家?在我家我想干啥就干啥,小任,你说不是?!”

    她看到他的笑脸中露出了狰狞,让她不寒而栗,怪不得人们怕见当官的,愿来嘴脸中竟夹着可怖的东西,她屈服了這种淫威。叫她站她就站,叫她脱她就脱,叫她把一只腿撩到沙发上,她就撩到沙发上。她俯视坐在沙发上,手眼专注在她腿间的老狗,這就是凤城县的县委书记吗?现在却成了她的胯下之臣,這样看着感觉着,她的身心不禁又兴奋和激动起来,喘出粗气来。

    大概是听到她的喘气声,老狗抬头朝她笑笑,更加兴奋地玩弄着。她看着那油光的猪头兴奋地发红了,她竟然更加兴奋起来,嘴里不由得发出了喘吁声,她的腿有点软了,看着他兴奋的猪脸蓦地生出一个恶搞之念,腿越软,那恶搞之念越强。她的下身随着腿软逐惭靠近那颗猪头,没想到猪头没躲闪反而迎上去,她高兴地一下子贴附到猪头上,一会就传出像猪吃食般“嚎哧、嚎哧”的响声,她的身子颤抖起来,她难以置信下身会传出强烈快感,涌向全身又从全身各部涌回下身,反复了好几次,她的身子越来越颤也越来越软……

    可能老狗撑不住了,猪头从她的身下钻了出来,嘴里不停地喘息着,脸上滑稽地布满渍液,抬手指了指床。她明白他的意思,可她不愿面对他,让他把满脸赃水再弄回到她的脸上,于是赤着下身迈步到了床边,弯腰伏爬在床上,厥起了两片白白的圆臀,她边等边回味刚才难以言状的快意,有了一种报仇雪恨的快感……

    听到老狗突然死去的消息,她岂能不感到万分高兴?从此再也不担心还要不断地受他凌辱,第一次他对自己施之口水,第二次她报之以秽水,心里觉得扯平了,去成去不成市里倒无所谓,反正现在手头没有具体工作,上班不上班也没人过问,以后呆在市里逛一逛街啦,找人玩玩牌跳跳舞,日子过的不是也挺好?

    老狗的丧事很快办了,去参加的人回来讲,场面很一般,没多少人参加,比起老狗以前父亲和岳母下世时,有着天地之别,没法相比。那时比這远多了,可去的人特别多,送得礼也多,很多人都像孝子样送到坟头,送葬的车排的从头看不到尾。

    老狗這一死成了最近街谈巷议的主要话题,可很快跳出一个“**”,掺进了這个新话题,媒体的报道和道听途说的消息,让人们担惊受怕起来。

    “**”人们前些日子也听说了,报道主要发生在广东,那么远谁去在意,也没想到有那么严重。可等到北京的病例和死亡人数迅速增加时,上面也极度重视起来,国家通过新闻媒体如实地进行了相关报道,空气一下子紧张起来。特别是北京,已到了谈“非”色变,谈“热”色变的地步。這就打乱了方明准备回京探亲的计划,晓敏坚决不许方明回去,公共场所也尽量少去,让他买台笔记本电脑,利用视频在网上见面吧。

    **不仅打乱了方明的计划,同时也让李书记和齐宇拟定好的计划也不得不进行改动,因为防止“**”的扩散和蔓延成为现时各级政府最主要和最重要的工作,其它一切工作都给它让路。

    他们原来设想,第一,通过配干部下乡,帮扶各村认认真真把村民自治搞起来,因为這项工作在凤城县拖了好久,只在几个村搞了个样式,用来应付上级检查,而這次一定要真抓实干,不但先把农村的民主制度建起来,还要建的稳固,让民主制度实行农村包围城镇。

    第二,通过這次下乡锻炼,从中发现一批好苗子,作为预备队伍,为以后为替换其他干部做准备。

    上面這两条是齐宇已经道明的,再细细一想,這次活动搞好的话不仅是简单的上面两条好处,它的意义非常深远,能够产生一系列连锁反应,這也是李书记所说的一箭几雕。

    他们分析了一下,现在凤城县的**问题最严重的就在各乡镇、各执法单位和各行业部门,过去国有企业曾是问题最严重的,可這几年多数已搞的垮掉,想腐也不好腐了,在他身上不必下太大功夫。各执法部门和行业单位的问题暂时不能主动去动,条件和时机都不成熟,那只有先从乡镇动手了。

    這首先是因为现在的乡镇书记是一方土皇帝,可以一手遮天,想干啥干啥,农民怨声很大。二是因为乡镇书记都是通过控制和利用村支书,来达到他们愚弄农民和瞒骗上级的目的。只要切断村支书這一环,把权力交还给村民,就让乡镇书记和村支书之间难以勾结和为所欲为了。所以说只要村的民主制度稳固了,下一步在选举乡镇人大代表和大大主席时,就能换进健康新鲜的血液,同时再选举出农民信得过的乡镇长,县委和政府再对乡镇长予以特别支持,這就直逼乡镇书记,他的好日子就要到头了。

    到那时候,现任乡镇书记有這么几条路好走:被正气包围和感染,转变作风和工作态度,正正派派,老老实实发挥书记的作用;看没油水,主动申请退居二线;被群众检举揭发出问题,受到查办。

    当然,他们充分估什了這场斗争必然是尖锐和复杂的,但他们依然满怀信心。因为现在的大气候非常好,“三讲”运动结束没多久,学习“三个代表”活动又掀起**,尽管在凤城县形式多于实际,到处还在弄虚作假、走过场、摆样子,但对干部的思想还是有触动的,最明显的表现是大会小会上谁都不敢再乱说话,张口闭口先提“三个代表”;最良好的效果是敢向上反映问题的群众多了,要求办事透明化的呼声高了。

    有這种大好的氛围,如果他们在行事上再策略一点,措施上低调一点,在一段时间把对手迷惑住,让他们误认为一是上面要求的紧,二是新官上任三把火,在短期内取得他们的配合,尽可能减少阻力。等他们醒悟过来,悔之晚矣,大局已被控制,剩下小部分跳梁小丑,在强大的正气下,邪不胜正,只有惶惶不可终日了。

    他们对上面的设想期望很高,现在虽遇到“**”這种天灾**,对他们的设想有些影响,可也带来了新的契机。上级要求成立“预防**工作队”,派驻到各乡各村,全面控制人员进出,严密核查有无发热病人,重点排查“**”疑似病例。借成立工作队之机,李书记和齐宇把方案重新调整为:前期,全部力量用于预防“**”,不能有半点马虎;中期,如果“**”缓和下来,给工作队增加一项任务,对贫困家庭状况进行摸底,对在义务教育期内的适龄儿童进行登记,为学校招生做准备;后期,对前两期工作做总结,挑选他们比较满意的人员开始实施原来的计划。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四十岁撞大运相邻的书:超级手机俏媒婆金屋藏帅流氓之风云再起白手起家天骄非正常人类事务所绝世好男人泡妞专家小黑传奇龙翔都市我的明星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