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又发横财

【书名: 四十岁撞大运 第五十章 又发横财 作者:阿福

强烈推荐:天字号保镖都市无上仙医权力巅峰我真是大明星宝瞳超品相师韩娱之秘密讯息阴阳超市     雅静好不想起,那之后赖在方明怀中,享受他的抚慰多舒服呀,可晓敏还在旁边呢,还得趁闵贵没起她要回去,倒不是担心怕他发觉她昨晚没回,因她还要赶紧起床给他们做饭,只好磨磨蹭蹭起来。

    从搬来便和闵贵分房睡了,她现在再不能忍受和他睡在一张床上,只能象亲哥哥那样对他了。有了這种想法,反而心里负担减轻了,看他竟然比从前顺眼多了,服伺他尽量周到,洗衣拆被不说,只要在家就给他编排几个好菜,不在家也打电话再三告诉,让他到外面饭店想吃啥买点啥。她看闵贵搬来新家后挺高兴,白天在下面没事,听人闲聊,晚上喝完好酒看看大电视,想看那个频道就换那个,他心情好,她也更宽心了。

    晓敏刚看完一场春戏,身子早就热的受不了,主动缠到方明身上,也不管正穿衣服的雅静在笑她。雅静穿戴妥当出去回身关门时,看到晓敏已变得有点疯狂,她不由笑着站在门口多看了两眼。

    ……

    等待一切都归于平静,晓敏觉得也该起了,她起身边穿衣边拍打着方明露在被外的光臀,催他赶紧起来。见他不情愿地从床上爬起,晓敏想到有个事该提醒提醒他:“方明,和你说个正事,你在這和雅静要注意点,别明目张胆啥也不顾,时长难免有露馅的时候,传出去影响多不好。”

    方明听了有点脸烧,可他还嬉笑道:“這多隐秘啊,谁能发现?你等一会去宾馆听新闻吧,现在谁还在乎這个。”

    晓敏怒道:“你少跟我嬉皮笑脸,人家的事我管不着,可你们的事我要管,别当我和你开玩笑!”

    方明见晓敏发火了,忙搂住说道:“好老婆,听你的还不行,我以后没事也不在這呆,等你回来把她接到别墅还不行?在這我一定给你装个好样子,端出董事长的架子来,严肃对待雅静。”

    晓敏看到他本着面孔的样子,又好气又好笑,挣开说道:“這真是和你说正经的,别跟我油腔滑调,我准备私下再和雅静说说。快穿吧,再迟人们要来上班了。”她看着方明正穿着雅静给准备好,而且是全新的内衣内裤时,感慨道:“骚方明,你真有福气,我见衣柜里雅静给你买了好几身新衣服,内衣内裤、袜子,也满满准备一抽屉。”

    他忙问道:“哪有?取出我看看。”

    晓敏帮他套上内裤,说道:“快点吧!齐宇和丹俐也许早在下边等咱们呢。”

    他们下去,见齐宇和丹俐正在外间翻看报纸,四个人开着玩笑正热闹时,雅静从上边打下电话,让他们上去吃饭。在饭桌上他们做好了一天的安排:派个车先送齐宇他们回去;晓敏上午到宾馆送那伙同学;方明和雅静上午到厂子给全体员工开个会,顺带把红包发给大家,并让周厂长再给找三十个职工;中午要给准备走的几个北京客人饯行。

    市委王书记真信人也,真得让周秘书长派人给方明送来好几箱好酒,国酒、洋酒都有,把方明高兴坏了,赶忙让晓敏打开摆放在酒柜里。晓敏多呆了两天,他们多数时间就闲坐在他的办公室内,方明坐在宽大舒适的老板椅上,也学人家电视中的样子,高脚杯里只浅浅倒点洋酒,慢慢小口小口地品味着,心里感受着当大老板的滋味。有时他自己喝还不算,非要让晓敏和雅静也陪他喝,说人多喝起来才有情趣,她们虽然嫌难喝,但在他的‘威逼’下浅尝即止,方明不断地取笑她们皱眉的苦相。

    方明這两天的确觉得浪漫温馨,夜晚,方明和雅静亲热够才放她走,早晨也必得她过来喊,再轻薄一番才肯起床,晓敏不仅乐于旁观,而且还怂恿并伙同一起戏弄雅静,雅静竟心甘情愿被捉弄,三人好像又回到从前念书时的状态了,但比那时有趣何此百倍。

    白天,雅静在自己的办公室一有闲空就呆不住,总想往楼上跑,他们三人有时充满希望地畅想公司的未来,有时打情骂俏弄个不亦乐乎,而更有一个话题让他们乐此不疲,那就是晓敏那天上午听回的新闻。那天有三对后来果然不见了踪影,他们开始还有点负罪感,说过几次居然欣欣然了,欣然有人步入他们的后尘,欣然有人与他们做伴,甚至有点幸灾乐祸的味道。尤其是雅静,虽很少发表评论,但从她的脸色上看出也是乐观其变,這让他们谈论起来更兴奋上劲。這一事件,成为日后一段时间内,同学们见了面和用手机问候时的主要话题。

    這天,李玉珠她们下午要回京,他们三个一早就返回温泉别墅。几个人欢欢喜喜、热热闹闹过了一个上午和中午,下午休息一会她们出发了。方明告诉晓敏,他最多再呆两个星期,把几项事情理顺就回去看孩子们。可他们谁也没料到,实现這个诺言竟在几个月之后了。

    她们一走,别墅暂时就剩方明、雅静、梅梅和立运,整个别墅显得空静下来,他们几个坐在客厅边看电视边闲聊着,方明问:“梅梅,南房都收拾好了吗?”

    梅梅扭过头笑道:“早就收拾好了,叔叔新雇的人啥时来呀?”

    “说好明天来。”他又对立运说:“立运,你搬进這屋吧。”说完他指了一下靠窗的那间卧室。

    雅静笑道:“你们三人這下可住的宽大了,光住的一人就平均三间。”

    梅梅听了嘻嘻笑道:“原来人多,這一下变得太冷清了。你们都去市里那几天,就我和小周姐两个人了,晚上我俩都没敢分开睡。”她说的小周姐是晓敏的司机。

    方明看了看她可爱的模样,笑道:“雇的是五十多岁的俩口子,介绍人说又和善又精干,他们一来你就不寂寞了。我上去躺一会,梅梅,你晚上好好露一手,让我们尝尝你的手艺。”

    梅梅高兴地说:“行,我的师傅那么多,手艺又那么好,我這徒弟也赖不了,你们就等着吃香的吧。”

    雅静把方明送到卧室躺在床上,在這宁静的屋子里,只有他二人,方明看着温柔秀美的雅静,色心顿起,把她一把拉在床上,二话没说就撩扯起她的衣服,摸起那一对柔软来。

    雅静对他笑笑,温顺地躺在他身边,主动地把上衣撩得更上,给他的手腾出更大的余地。可他得寸进尺,雅静曲回腿让他的坏手难以得逞,贴在他脸畔嗔道:“行了,就上边吧,我一会下趟城,你不是让我派人在南房建自动充电房吗?趁来了,我想和陈老板商量一下,让他派个人搞吧,咱们看收他多少钱好?”

    听完雅静的话方明挺高兴,当时放手把她一人留在市里确实做对了,她现在办事独立又有主见,心思也大部分放到了工作上。高兴归高兴,他仍没放弃一逞手欲,同时说道:“我雇的两口子每月工钱是六百元,能达到這就行。如果他自己给换回的蓄电池补电,每月得多少钱电费?”

    雅静拗不过他那只坏手,只好放松了身子,听他问完说道:“技术员测算过了,就他的销量,以后每月至少要花一千块的电费。现在這种销售方式真好,用户用的没电了,拿过来换一块就行,花的充电费和原来差不多,用的时间又长又省事。”

    方明得意地说:“那当然了,不然這么快能占這么大的市场?我看现在市场上别的蓄电池快卖不动了?”

    雅静喘息着说:“卖啥呀?他们的几乎一块都卖不动啦。”她话音发颤,双眸迷离地看着他,央求道:“行啦,不然人家下不去了,听话,晚上好好陪你。”

    有了這诱人承诺,方明放过她笑道:“那你上来把齐宇和丹俐也接上,咱们晚上恭贺這小子当了政府办副主任,你告诉梅梅多搞几个菜。”

    雅静“嗯”地一声坐起来,拉起薄毯给他身上盖,整理好衣服又俯身亲了亲他,笑嘻嘻说了句:“乖乖睡哦。”

    雅静回时带上了齐宇和丹俐,方明一见就开齐宇的玩笑:“李县长也太歪曲我们齐大主任了,正主任变成了副主任,太不像话了,我得问问他。”

    齐宇笑道:“你去一问闲话更多,就這人们还说這副主任是你给弄的。方哥,你现在的名气可是如日中天,人们沸沸扬扬传你和市委王书记如何如何,你等着烦吧,寻你办事的人很快踏破你的门槛。”

    方明哈哈一笑道:“他们寻个容易?我来个狡兔三窟,去哪寻我?快先坐下喝酒吧,梅梅的手艺,给她打打分。”

    丹俐从餐厅门口已看到餐桌上那几道诱人菜肴,听了马上跑进餐厅说道:“那我先尝尝。”拿起筷子见样夹了一口,边吃边说:“好吃,真好吃,给一百分。”

    看见她的样子人们都笑了,齐宇说:“那说明我今天推掉的宴席推对了,也算个有福人。”

    方明问:“什么宴席?”

    齐宇坐到椅子上说道:“你不知道?今天上午宣布的,老狗升到市里当副书记了,李县长如愿以偿当了县委书记,中午县里招待省组织部和市委的人,晚上县里给老狗办了个送别晚宴,李县长,不对,该称李书记了,让他们通知我,让我也参加,我找借口推了。”

    方明有点奇怪,他记得月季花说过是市人大副主任嘛,咋变成了市委副书记?是发生变化了,还是有人说了谎?管他呢,爱当啥当啥,与己关系不大,他边想边淡淡地说道:“真的吗?怨不得老狗忙着动干部,人们传的一点不假。你没去正好,不然我今天还没有酒伴呢。”

    六个人吃饭,张立运仍像往常一样,狼吞虎咽几下子吃罢出去了,丹俐和雅静边吃边聊着女人们的话题,梅梅偶尔也插个一两句。方明和齐宇是习惯了用玻璃水杯,每人倒满一杯白酒,随意地喝着聊着。

    齐宇介绍和丹俐這几天处理农场的事,他说:“从市里一回来,我们就去农场了,让人领着转了一天,白茫茫一片,那几年功夫没白下,地很平整,就靠近县城的地方让人们取土挖的坑坑洼洼,不过這都在学校的地界。农技员和草籽过两天一来就能种,我们和农场的职工商量后,他们都赞成把地承包给个人,原来的好地还各归各的,新开的地暂按五年期限往下包,学校提供草籽,他们负责种和管护,收割后按市场价卖给学校。如果每个职工年种草收入达到六千元以上,学校就啥也不管他们,他们还得上交社会保险费,如果不足六千元,学校加上给他们代交的社保费,每人再补到六千元。我把這情况向孔大哥汇报了一下,他说能行。”

    说到這他笑了一下又说:“我汇报完让孔大哥骂了,说除非认为特别为难的事,否则就不让我们再请示。”

    方明笑道:“骂得对!大哥告诉让你们全权负责,你还瞎汇报啥?這么做我觉得合适,对于学校,既然接过了职工,你就必须负责。对于职工更好,他们口粮地有了,种草也不算幸苦,割草又有割草机,每年还稳拿六千元,不错了。”

    丹俐笑着插了一句:“那天听齐宇换鞋换衣服换对了,不然弄一身白土不说,走也把我走死了。”

    雅静笑道:“你还是没走惯,你走一走我们的山路,走不了一小时就满脚是泡。”

    方明咽下嘴里的菜说道:“那今天你们别走了,留下泡泡温泉解解乏。哎?今天咱们都泡大池子吧,大池子特别舒服。”见她们瞪眼疑惑地看他,猛地想到她们可能会错了意,哈哈笑着补充:“你们别想歪了,這里是一男一女两个大池。”

    雅静和丹俐松了一口气,咯咯大笑起来。

    大澡池果然舒服,方明坐在池边台子上,泉水淹在他的胸上,他眯缝着眼享受着這热水浴,心里想着啥时能有机会,和晓敏、雅静一块泡在這里有多好。

    旁边齐宇同样眯缝着眼享受,他忽然睁开眼,笑容古怪地问:“方哥,我问你一句话,你和雅静姐的关系不一般吧?”

    方明听了心中一惊,睁眼反问:“咋,你听到啥还是看出啥啦?”

    “听也没听到啥,看到你们关系处的格外亲近,不温不火,好象是一对多年的老夫妻。”

    “我们啥关系你还不知?老同学二十多年啦,两家又走得近,和自家人的感觉一样了。”方明含含糊糊搪塞道,又岔开话题说:“你们身份特殊,让梅梅给你们把大哥的屋子打开,你们睡在那儿,晚饭又没少补,好好发挥发挥。”说完看着齐宇不怀好意嘿嘿笑了。

    都洗完出来,齐宇还想和方明坐一会,方明撵道:“去去!早点干正事去,谁懒得和你坐!”

    這边方明看时间尚早,穿着睡衣睡裤让雅静叫来梅梅给按摩按摩,好几天没按了,身上觉得不自在。梅梅跪在床上用心用力地按着,还指导着旁边观看的雅静,告诉她這是啥手法、是啥穴位和啥作用,雅静听的还挺认真,有时还学一学,方明舒服地快哼出声了。给方明按完,她还要给雅静也按按,在方明的劝说下,雅静难为情地爬在了床上,感觉得确舒服,夸赞着梅梅的手艺好。

    那边齐宇和丹俐进屋后,看着宽大的大床,心情马上动荡不安,迫不及待地想享受這柔软舒适的大床,相拥在被中,四下伸腿,宽宽大大真舒服。她念叨县里的房子小,省城的房子以后就换个這样的大床,齐宇心不在焉听着,爱不释手地抚摸着丹俐绵滑的肌肤,赞叹温泉浴的效果。

    丹俐反摸着他的光背,夸起了雅静:“雅静四十岁的人了,肌肤那么好,又细又白,身材还保持的挺好。晓敏姐还是偏心,我看雅静的塑身内衣就是好,我也喜欢,我明天就给晓敏姐打电话,让她也给我订一套。”

    齐宇帮晓敏说道:“可能是她认为你现在还不需要吧,我看你就不需要,你的身材多好呀,该圆的圆,该细的细,该大的大。”他边说还边在她身上比划着。

    丹俐瞟给齐宇一个媚眼,笑道:“现在好不等于以后好,防患于未然嘛,你连這都不懂?”

    “雅静的白从脸上就能看出,细一下比你如何?”

    “出浴池的时候我扶了她,摸着可细呢,和我差不多。”她深叹一口气又道:“這么好的女人,咋找了那么一个男人?老天太不公了。”

    齐宇笑道:“這哪能埋怨老天?当时的社会造成的嘛。哎,我问方明了,他不承认,不过我看他好像没说实话。”

    丹俐享受着他的更深抚爱,腿不由的抽搐几下,感到自己手中的愈来愈火烫坚硬,心中想着那可爱模样,强装镇静回答他:“从他们两人相看时的神色,应该是关系不一般,我现在倒盼望他们真有那事,不然雅静活的太苦了。你说,如果真的有那事,晓敏姐知道不知道?”

    “她们常在一块,那能不知道?”齐宇已开始不耐烦了。

    “那晓敏姐太伟大了,你看她对雅静多好,比亲姐妹还亲。”说這句话时,她出气不匀了,熊熊大火烧烤着她的身心,把火热的脸贴在齐宇脸上,在他耳边呢喃:“我现在好想亲亲你,也想让你亲亲。”

    齐宇逗她:“行,伸过嘴我们一块亲。”

    丹俐抬起娇艳无比的脸庞,葱指一戳他的额头,嗔怪:“讨厌,专逗人家,你又不是不知道?非逼人家说明嘛,你好坏!”

    這时候还有比這动听的话语吗?一下甜到齐宇的心窝里……

    這边从梅梅走后变得挺安静,原来方明正舒服地侧枕在雅静细光的大腿上,雅静正小心地给他掏耳屎。他换过身脸贴着雅静温暖的小腹,掏好的耳朵已经舒服了,而這边掏的正解痒,那感觉比掏过后还舒服。方明一只手垫到雅静臀下,触摸那诱人的娇嫩,另只手绕到她的身后,抚摸着一瓣柔臀,嘴里还舒服地小声哼哼着。

    雅静给他掏完,把耳屎用纸包好,扔到了烟灰缸,听到他哼哼,不由笑道:“你是猪转的吗?哼吱啥?”

    从雅静的肚皮边发出了方明瓮声瓮气的声音:“就是猪转的,我才发现为啥猪老是哼哼,原来是舒服的,一舒服甭管人还是猪,都想哼哼。”

    雅静被逗的娇笑起来,身子也随着颤动起来,心花被臀下的坏手触弄的撑开了,她感到了难言的舒服,也想哼哼起来……

    第二天齐宇上班前接到了现任县委书记的电话,让他上班到他的办公室。差不多同时,方明也接到一个电话,是卸任县委书记打来的,问他在哪?知道他在别墅后,让他等着,一会有事见他。

    齐宇走了不久,苟书记提个大包上来了,未等方明开口,他先埋怨道:“方老弟,你不够交情了,公司开业为啥不通知我参加?”

    方明把他让到沙发上赔罪道:“苟书记,对不起您了,我一个小公司开业,不敢打扰领导们。”

    苟书记仍有点不满:“是嫌我官小嘛,王书记你就敢打扰?”

    方明不好意思地挠挠头,笑着说:“您还官小呀?這不成了市委副书记?”

    听到這句苟书记高兴地哈哈大笑,看别人都不在跟前了,压低声音说:“方老弟,這都感谢你啊!我以为你还在市里,原想今天回市里见你,后考虑还是先打个电话,這电话打好了,不然还得把你请回市里。我這人说话算话,這是补报你的,你收好了。”他把包放到方明腿边,又说:“咱们关系特殊,以后市里有啥事和老兄打招呼,老兄绝不含糊!”

    方明想到了心中的疑问,问道:“人们传说苟书记回市里不是当人大副主任吗?”

    苟书记又一声哈哈大笑:“和你说实话吧,那不过是个烟幕,如只当个人大副主任,我费這劲干吗?行了,不多说了,我马上要回市里上任!”

    看着苟书记洋洋得意、踌躇满志的样子,方明很难想象自己竟在其中扮演了挺重要的角色。听他要回市里,想起雅静也正要回,就别等立运了,忙说道:“苟书记,我们公司翁总也正要回市里,我的车有事出去了,搭您的车回去可以吗?”

    苟书记笑道:“這还用问?走吧!”

    他们走后,方明打开包,吓了他一跳,满满的一包钱,他大致数了数,有三十万。开始心还有点“咚咚”乱跳,后想道:妈的!他临走动一次干部就好几百万进账了,老子收他三十万不算多,有啥害怕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四十岁撞大运相邻的书:超级手机俏媒婆金屋藏帅流氓之风云再起白手起家天骄非正常人类事务所绝世好男人泡妞专家小黑传奇龙翔都市我的明星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