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喜庆开业

【书名: 四十岁撞大运 第四十九章 喜庆开业 作者:阿福

强烈推荐:韩娱之秘密讯息宝瞳权力巅峰都市无上仙医天字号保镖我真是大明星超品相师阴阳超市     二零零三年四月二日,星期三,方明的公司正式开业。公司门口支起了一个巨型充气彩门,从楼顶直贯而下二十多条彩幅,上面全是恭贺开业的贺语。

    雅静在她的办公室负责接待厂家代表和分销店的老板们,方明的办公室准备接待市里领导,他的朋友和同学们只好接待到雅静的家中了。邀请县里的同学、朋友早早来了,反而市里的姗姗来迟,隔一会儿进来一个,這伙人把雅静家中诺大的客厅挤的满满的,人声鼎沸,笑声连天,从外面蓦地一进绝对让你受不了,可进去的人马上会融入并掺和到這嘈杂声中。方明和晓敏都在這凑热闹,尤其是晓敏,好多人都挺长时间没见,亲热得不得了。

    接近十一点钟,有人通知方明市里领导来了,方明和晓敏叫上大嫂和小妹一块下去迎接。他们下到一楼,雅静正陪着那些领导听工作人员讲解产品性能,方明看到其中一个喜出望外,是市委王书记亲临了,他忙地迎过去。

    王书记一见他笑呵呵说道:“小方,我刚听了几句介绍,的确都是好产品,這个公司开的好啊。前天奠基仪式我没能参加,太遗憾了,我已通过承祖向孔董表示报歉。我昨夜刚回,听他们说你今天开业,无论如何要来祝贺的。”

    方明激动的忙谢道:“想也没想到您能来参加,我真的太荣幸了。”说完他把大嫂和小妹让到前面,怕王书记对大嫂印象不清,准备重作介绍。

    可没等他介绍,市长已抢先一步介绍了。他们都低估了人家王书记的眼光,王书记一见就记起来了,没等市长介绍完就热情地上去握手,并为没能参加奠基仪式再次抱歉,也对未能在今天的开业典礼上见到孔董表示遗憾。

    李玉珠和孔清仪态度从容大方,和這些领导一个一个很得体地寒暄着。看得晓敏和雅静羡慕不已,轮到她们想学就学不来了,多多少少忸捏着,没人家大气。

    方明见都客气完了,赶忙请王书记等人上楼。

    王书记招呼三四个主要领导上去,让剩余人留在下边多了解了解产品。三楼方明的办公室早有人给准备好茶果,坐下王书记第一句话就是对旁边的市委秘书长说道:“老周,快把咱们的贺礼拿出来。”

    方明听了心中高兴啊,人来就够大的面子了,还准备贺礼,该收不收?他正心中嘀咕着,周秘书长已从随身包内取出一沓纸递给了他。方明有点奇怪地翻看起来,原来是几份文件,他大致扫过,一下子高兴道:“太感谢市领导了,這可真是份厚礼!”

    王书记看他高兴的样子,笑着说:“這个贺礼好吧?我们对你们的产品分析研究后,决定以市政府和几个职能部门分别下文,要求今后所有市属行政事业单位,如果新建办公楼之类的工程,必须选用你们的保温发电窗和发电砖,并配套你们的整体发电式太阳能热水器。可其它单位和个人我们就不能行政命令了,只能让各相关职能局发文推荐一下,這就靠你们产品质量和宣传了。通过刚才的介绍,我想信你们的产品很快就能在我市打开局面,咱们共同盼着這一天吧。”

    方明再次真心感谢一番之后,這时其他领导才有机会恭贺方明,并交口称赞他们销售的产品。

    王书记四顾一下,眼睛落到了方明的酒柜上,看着上面稀稀拉拉摆的几瓶酒说:“呵!我這是第一次看到办公室摆酒的,人家都是书柜、文件柜,书和文件摆得满满。你只摆着酒柜,一看说明你就好這一口,还看出你是个潇洒掌柜嘛。呵呵,我也好這一口,可惜工作不允许,只能等到退休后再享受了。”

    听了书记的话人们都笑了,并你一言我一语附和起来。

    王书记回头笑道:“要摆就多摆几瓶嘛,那才像个样。老周,你抽空给小方找几瓶,要摆也摆出个样子嘛。”

    方明听了十分难为情,赶紧拦道:“王书记,那可不敢当,我也是摆着装装样子,您可别当真。”

    他还想说点啥,可有人进来说典礼时辰到了,王书记一挥手说道:“走吧,剪彩去!”

    到了门外,方明发现门口大变了样,原来就有**个花蓝,這一下又多出十几个,门里门外都成花的海洋了。他看最显著的位置摆放的是市委和市政府送的,他甭提有多自豪、多高兴了。

    主持人宣布典礼仪式正式开始,先邀请市领导讲话,王书记和市长都作了即兴讲话,一方面恭贺公司开业,另一方面很有水平地夸赞了他们销售的产品,并鼓励各单位和广大市民选用。

    接下来是厂家代表和分销点代表讲话,因为讲得都简短,很快轮到最后讲话的雅静了。方明和晓敏都替她捏着一把汗,可雅静這几天锻炼的确实有成效,开始几句讲话和脸色上有点慌张,几句过后就顺口了,表现很好。

    方明看着穿了特意定做的一身大红西装裙的雅静,别着胸花真像个新娘,印红的脸庞一直处在兴奋激动之中,更显娇美艳丽,他越看越喜爱,再看看身旁同样娇美的晓敏,感觉幸福极了。

    雅静一讲完,就激动地过来,捂着胸说道:“啊呀!紧张死了,吓出我一身汗。”

    晓敏亲热地上前抱住她,夸道:“讲的非常好,一点都没看出紧张,话说的很流利,好极了!”

    李玉珠和孔清仪也夸赞了两句,雅静、晓敏她们那伙女同学也围过道好,雅静的脸上始终绽放着激动而甜美的笑容。她从被围的缝隙中,蓦地瞥见方明还笑着看她,便还他一柱深情的目光,方明喜滋滋地接进心里。

    主持人宣布剪裁开始,拉了一长溜的红绢,隔一米挽了一朵漂亮的大红花,每朵红花下都站个女职员用红盘捧着,书记、市长、李玉珠、孔清仪、袁晓敏、翁雅静,还有刚才讲话的代表都被请了上来,這自然也不能缺少方明,人们给他专门准备了椅子。大家手中到拿到了剪刀,等主持人一声“剪彩开始”,一朵朵红花被剪到盘中,耳边随即想起了震耳欲聋的鞭炮声,剪彩仪式圆满结束。

    方明留王书记他们中午参加庆贺酒宴,人家客气地推辞了,方明看留不住,只好让工作人员把准备好的礼品送上。

    开始王书记坚推不要,可方明说道:“王书记,這是我们为今天参加典礼所有来宾准备的,是使用了我们超高效蓄电池的学生用护眼灯,平时是用普通电源,停电时就能用电池电源,可以连续使用六小时以上,而且还有自动充电功能。我们当礼品送,更主要的目的是让大家使用后给宣传宣传。”他這样一说,王书记爽快地接受了,方明這才高兴地送走他们。

    接下来增了一项照相活动,人们按照不同身份和组合照了许多相。最让方明感到温馨的有两次,一次是和大嫂、小妹、晓敏的四人合影,他坐在中间,她们贴站在他身后;二次是他和晓敏的合影,晓敏亲热地勾着他的手,还搭着他的肩膀。最让他兴奋的也有两次,一次是晓敏提议他们和雅静三人照一张,姿势仍是他坐前面,她俩贴站在他身后,方明虽看不到她俩的表情,想象也能想到一定笑得很灿烂、很甜蜜;还有一次是不知谁提议,让董事长和总经理来个合影留念,方明心中真是太感谢那个提议的人了。最让他遗憾的也是和雅静照的這一次,不能像和晓敏那样勾手搭背的。

    中午的酒宴非常热闹,因为方明专门把公司的人和客户们安排在一个大厅,把他的同学和朋友们安排另一个大厅,就是为了让大家在一起尽兴。他又特意把大嫂和小妹她们和北京客人安排在一个雅间中,让公安局高政委陪着,這样别人的热闹也不至于影响到她们。

    今天的酒宴不是一般的热闹,就是他们那伙同学,因为很多人多年没见,有的甚至从毕业到现在二十多年没见,见了面都不认识,更甭说叫名字了。他们有说不完的话题,从上午一见面到中午别人已离席,他们仍谈的非常兴奋,欢声笑语一片。

    方明、晓敏和雅静暂时顾不上他们,先招呼别的客人吃好、喝好,一直到递上礼品送走。他大嫂和小妹见他们太忙,不想再留下添麻烦,推托掉高政委的请留,告辞要回别墅,临走让晓敏安心呆几天,她们在别墅等她一块回北京。

    方明他们送走所有要走的客人,正准备到同学们那快热闹去,被齐宇和刘建功喊住,他们和丹俐上午负责收礼金,三人还保管着那堆礼金呢,要和方明回公司交待一下,省得操心。方明只好改变主意,他到了同学们坐的那个厅,进去喊了一嗓子,让大家先静一下,然后宣布晚上原地不动继续招待大家,不回去的在宾馆给大家安排房间,他话音未落就引起一片欢呼声。方明安排好人照顾他们,就和晓敏、齐宇他们一块回到公司。

    都进了雅静的办公室,丹俐拿出了早就算好的帐,等把礼金单和总金额交给他时,他吓了一跳,咋這么多?总收礼金竟十三万八千五百元,他细看一下礼金单,同学和朋友這块每人都是五百,齐宇和丹俐俩人一千,方明暗思,现在同学、朋友们对他又升格了。分销点的老板们每人一千,周厂长竟然也拿了一千,這让他没想到,他思谋找机会补回去,老周也不是有钱人。高政委、宾馆陈总和這楼的建筑商孙老板拿的是每人二千,這差不多,互相关照嘛。最多的是他大哥這块了,他没想到刘承祖他们几个都留了礼金给大嫂,每人厚礼一万元,大嫂和大哥竟是分开上的,這块礼金就六万元,這太让他惶恐不安和感动了。更让他没想到的是市里王书记带的那些部门领导也留了礼金,每人都是二千元。

    他奇怪地问齐宇他们:“市里那些领导们不是送花蓝了吗?怎么还留了礼金,咋回事?”

    齐宇笑道:“开始可能没准备,不知谁看人们一个一个过来交礼金,就问该不该上礼,正商量的时候,高政委进来了,他和他们嘻嘻哈哈打完招呼就过来递了红包。”

    丹俐插话道:“对,就這时候,我听有个人说這公司老板绝对不一般,看跟书记说话多随便多亲热,连高政委也上礼了,咱们也上吧。”

    刘建功也说道:“可能就是临时起意的,我收他们钱时,都没用红包包,又有很多五十元的。”

    晓敏笑道:“那肯定是了,咱们跟王书记沾了一大光,王书记要不亲自来,谁也不会给你留礼金的,他们还等咱们上门送呢!”

    刘建功笑了:“方明,這下你可牛气起了,有這些人宣传,你以后在市里干啥都方便。”

    方明呵呵笑道:“那就对了,咱盼得啥?翁总,快叫出纳把钱先保管起,给他们卸下负担,晚上好好喝酒,把中午欠的补上来。”

    刘建功提出要走,方明说道:“谁也不能提走,住有住处吃有吃处,想走明天车送你们。”他又向刘建功挤挤眼道:“齐宇你们两口子就住這间里屋吧,我给建功在宾馆包间套房,让建功享受一下高干待遇。”他们都欣然接受,刘建功还高兴地朝方明露出暧昧的笑容。

    他们喝了一会茶,方明提议都休息一下吧,好应付晚上的酒战。

    晚上方明遵守诺言,先给刘建功订了套豪华套间,然后下去见那伙同学。他们还在原地,只不过撤了酒宴换成水果、瓜籽和茶水了,聊得还是那么起劲,还分成了三四堆堆,有两三个家伙在這几个堆中连乱窜带起哄,弄得不亦乐乎。方明进来道了声报歉,马上宣布晚宴开席,晚上坐得和中午稍有不同,中午是尽量女的和女的凑在一块,晚上全打乱了,男女混杂在一起了。实际女的想往一块坐也坐不成了,早被那伙男的东拉西扯瓜分了,连晓敏和雅静也不例外。方明和齐宇他们坐在一块,又招了几个本县不爱热闹的凑了多半桌。

    晚上就剩伙同学,都四十岁上下的中年人,说话荤素不忌,笑料百出,吵嚷得快把屋顶抬起来了。方明按说最爱充当那个乱跑乱窜的人了,也爱瞎说和捉弄人,可现在他一是不方便,二是现在心里竟有了树立良好大众形象的念头了。但有时听到别人好笑的话,实在忍不住也高声掺和几句,更多的时间他是看别人热闹。他发觉有几对男女不太正常,老是凑在一块,还眉来眼去的,他心里暗笑,今晚会不会有好戏发生?早听别人讲同学聚会最容易发生桃色事件,有些是在学校就互相爱慕,可种种原因没能走到一块,现在旧情复燃,像他和雅静的情况。还有些是过去一方单恋,现在上了年纪,说话随便了,利用开玩笑把自己过去的情思道出,对方听了砰然心动,最后来个两相情愿。另一种情况多数是男的过去一般,现在变得有身份有地位了,人们都附炎趋势在他左右,那些过去眼高于顶,而后来命苦没嫁个好老公的漂亮女生,她仰慕现在的人家,主动接近为了取长补短勾搭到一块。方明想到這后一种他现在最具条件,可他不会发生那种事情了,因为班里最漂亮的两个女生,一个早被他娶回家,另一个现在也和娶回家一样。

    這场晚宴结束的很迟,方明他们回到公司已快十点了,把齐宇俩口子安排好后,他们上了三楼卧室。

    方明坐到床上就兴奋地问:“你们看出今天有几对对神色不一样了么?我看有人今晚有好事发生。”

    晓敏笑道:“傻子会看不出,他们也太露骨了。不过今晚不会有啥事吧?那么多人不方便吧?”

    “有啥不方便,不会悄悄开溜另开房间?你明早查房去吧,肯定短了人。”方明嘿嘿一笑,抬眼看了一下帮他脱上衣的雅静。

    晓敏把自己脱下的上衣,递给伸过手要的雅静,好笑地回答方明:“你说的不差,有這可能。要真有点啥事发生,祸根是不是怨到咱们头上?”

    方明一撇嘴说道:“谁怨了?感激还感激不尽,不是咱這场开业,他们能有這好机会?”

    晓敏叹了口气:“唉,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咋现在的人都這样?”

    雅静一直听他俩说着,他们越说她越犹豫,放好他俩衣服,心想是该留还是该走呢?

    晓敏说完刚才那句话,见雅静痴站着,脸上还有点阴晴不定,突感到自己那话在她面前说有点不合适,忙开口对她说::“雅静,你楞在那儿干啥,还不脱衣服?”

    方明却忙拦住说:“先别脱,过来我抱抱,晓敏,雅静穿這身像新娘吧?”

    晓敏把雅静推到方明面前,嘻嘻说道:“像!快点新娘,让你的新郎抱抱。”

    方明抱住了雅静,看着她那不知是羞红还是映红的俏脸,说道:“雅静,你知道我今儿最高兴的是啥?最遗憾的又是啥?”

    雅静让他這样抱着有点娇羞,不好意思开口问了。晓敏替他问道:“别卖官子,快说是啥?”

    方明嘿哩一笑道:“最高兴是能单独和雅静在一块合个影,最遗憾是不能像和你那样,也来个勾肩搭背。”

    晓敏站到他们跟前,看着他俩笑道:“你们现在不是勾搭上了?比那还亲密,嫌后悔我去找像机,现在给你们补上,还嫌的话再脱点?”

    雅静不知是羞还是甜蜜,把头埋在了方明的膀子上,默不作声。

    晓敏看了咯咯笑道:“骚方明!还等啥,你还不快把你的新娘弄上床去?”

    雅静听到晓敏這样说他,不由抬起头问道:“骚方明?啥时候变成了骚方明,你不叫臭方明了?”

    晓敏又咯咯笑了,说道:“你们脱衣吧,等脱了衣服你就知道了,反正是好事。”

    帮他脱衣后,雅静为方明恢复的状况果然高兴。

    三人躺在一起,方明对一边一个紧靠着的娇娘说道:“小床有小床的好处,看!不用搂就挤到一块了,以后干脆都换小床吧。”

    “你在中间舒服了吧?我一动屁股就露到床外了。”晓敏這一反驳三人都笑了。

    方明两手不闲地说道:“那你就再往里挤呀,不行我和雅静先摞起来睡,给你腾腾地方?”

    晓敏娇笑一声说道:“那就快摞,雅静早就想了。”说完还往上推他。

    雅静阻住方明说道:“别了,你今天没少喝酒,又忙了一天,注意点身体,啊?”

    晓敏接过话:“对,还是雅静会心疼人,想摞明天早上再摞。”方明听了心中一暖,扭头里外狠亲了二女,算是报答。

    雅静忽地爬在方明胸上对晓敏说:“晓敏,你明天把礼金都存到你的帐上吧。”

    晓敏稍稍考虑一会说道:“不能都存,就把大哥他们给的我存了就行,剩余的补贴這次开业费用吧。”

    方明想晓敏這样处理很好,公私分明嘛。见雅静还要把市领导和同学、朋友送的也让晓敏存起来,他就出了个主意:“就按晓敏说的办吧,剩余的也不要补贴开业费用,费用全由公司支好了。我看把剩余的钱拿出一部分给员工发红包吧,這几天他们够辛苦了,咱们业务又好,又是开业喜庆,发个红包让大伙高兴高兴。”

    這个意见她俩都同意,最后确定根据职务最少五百元,最高一千元,余下没多少干脆作为机动钱,等那伙同学再找上门拿它请客吧。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四十岁撞大运相邻的书:超级手机俏媒婆金屋藏帅流氓之风云再起白手起家天骄非正常人类事务所绝世好男人泡妞专家小黑传奇龙翔都市我的明星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