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媚艳母女

【书名: 四十岁撞大运 第四十六章 媚艳母女 作者:阿福

强烈推荐:权力巅峰都市无上仙医天字号保镖宝瞳我真是大明星韩娱之秘密讯息超品相师阴阳超市     方明进了县委政府家属大院,给黄局长打了个电话,不一会他们一家三口都满脸笑容出来了,见到他热情地问候着。

    先是月季花仍不失娇脆磁性十足地问:“老黄,這就是方局长?我们也常能见面,不知那就是方局长,老黄這都怪你!也不说早带家里来玩。”

    接着是小月季更加娇脆地说道:“就是,都怨爸爸,我也见过方叔,一直看方叔福相福相的,以为是那个单位的大官呢?连问都不敢问,今天和方叔才对上号,快上楼吧,方叔。”

    小月季的话让他们都笑了,方明看着眼前两个艳若桃李的面孔,听着小月季甜腻腻地叔长叔短亲热地称呼着,甭提心里有多舒服了。這个小妖女过去见了自己连眼皮也不带抬一下,這会儿倒会甜言蜜语地来哄人。

    方明让立运把装着手机的塑料袋递给小月季,他觉得不便留下立运,让他先返回别墅,黄局长客气地挽留了几句。

    进了黄局长的屋内,给方明的影响在县城中应算顶尖的,三室两厅的房子够的上金碧辉煌。还没停供暖,室内挺热,一进门大家都脱掉了外衣。方明眼前顿时亮起来,小月季薄薄的紧身内衣上端耸起两座诱人的高山,月季花徐娘半老并不逊于女儿,反而更加壮观。在客厅坐下后,她们给方明端茶递水果弯腰之际,那丰硕圆白的肉果呼之欲出,让他对手中的水果再难青睐,便推让回果盘。

    喝了几口水,方明对小月季笑着说:“听说你荣升了,也没来得及准备啥好礼物,路过手机店给你买了部手机,你看看,不知合意不合意?”

    黄局长和老婆月季花听了忙地客套起来,小月季听了两眼闪光,急地过去打开,拿出手机后欣喜地叫道:“啊呀!正是我看对的那款,這两天正准备去买呢,太好了。”说完扭臀过来坐到方明身边,一边把玩着,一边用水汪汪的媚眼瞟向方明,嘻笑道:“谢谢方叔叔了,這是我今天收到最好一件礼物了,一会要和方叔叔多喝几杯哟。”

    方明听了心道:当然最好了,花了三千多能不好?可他又想,按说這点礼物对小月季算不上点啥吧?咋也高兴成這样?竟把方叔改口成方叔叔,一下子变得好象有多亲近似的,看来谁都爱收礼,人送得和自己买的不一样。

    月季花见方明送给女儿的礼品挺贵的,心中自然高兴,她咯咯笑着对方明说:“方局长,你這礼物多贵重呀,今天我也得和你好好喝几杯。哎,叫你方局长显得多生份?以后我就叫你小方了,你喊我嫂子,或喊我老姐也行,就喊老姐吧,多亲近,行吧?”

    方明面对眼前這朵还没凋萎的名花,哪有反对的理由,只有点头认承下了。

    月季花马上喜滋滋说道:“那老姐就和你说实话吧,我们老黄和苟书记关系特硬,苟书记和老黄说了好几次,让老黄多照顾照顾你,一听就知你和苟书记的关系也不一般,咱们以后更该多亲近亲近。”

    方明一下子明白了,肯定她们从苟书记那儿听了他的事,知道他有刘承祖那非同一般的关系,不然全家能对自己這样热情,這样硬套近乎?说黄和苟关系特硬,不过是个幌子罢了,谁还不知她们到底啥关系硬,床上的消息比啥都准。

    小月季听母亲這样一说,更靠近方明,亲热地抱住他的一条胳膊说道:“那我现在不能叫叔叔了吧?应改叫舅舅了。”她忽又“嘻嘻”笑了,说道:“這到了外面不太好听,还叫叔叔吧,只要我们对方叔叔好,叫啥还不一样?对吧,方叔叔?”

    没等方明说话,月季花紧接着对女儿说:“那还用问?你以后多孝敬孝敬你方叔叔,你方叔叔肯定会照护你的,还不快扶你方叔叔到餐厅?”

    方明真服了這母女二人,甭说這万种风情和惑人的娇媚劲,已经够让人怦然心动,只使出刚才一大串哄人话就叫你晕头转向,难怪月季花能够迷倒众人。這小月季更青出于篮,有几人能逃过這万人迷的红粉杀锏,不是现在关键的兴奋神经还没有完全恢复,身边又不缺美女相伴,可能没几下就把持不住了。

    当小月季热情地扶他站起时,有一团弹性十足的高耸,柔柔地挤碰着他的臂膀,那明亮的宽额也顶在他的脸上,粉香一股一股地扑进他的鼻孔,他不禁有点心猿意马,才知刚才把自己想得高了。

    到了餐厅,桌上已摆上了几样凉盘,当中放了两瓶好酒。月季花母女主动一边一个靠着方明坐下,反而黄局长成了忙人,从厨房到餐厅来回跑着,不时还被老婆指使着。菜上齐后,黄局长打开酒,月季花母女一个帮方明拿杯,一个开始倒酒,她们倒满自己的酒杯后,便殷勤地劝起酒来。

    月季花首先祝酒:“欢迎小方来家做客,你走大运发大财的事传遍凤城了,老姐真是羡慕,恭喜你了,以后有空常来,我们也跟着沾沾光,老姐先敬你一杯!”

    方明客气几句,然后碰杯干了,刚咽下去,小月季已笑盈盈举杯站起:“轮到我敬方叔叔了,希望哪天我也有方叔叔的好运气,嘿嘿…,我先干了哦!”说完一仰细脖干了這杯酒。

    黄局长也举杯说道:“小方运气好,可我的运气福气也不差呀,来!为咱们都有运气和福气干一杯!”

    他们喝罢,月季花瞪了一眼黄局长,呸道:“敢说你的福气运气?你还不是沾了老娘的福气运气,少吹牛吧!”黄听了竟然呲开黑牙干笑几声,就默不作声。月季花骂完,就转过头,露出笑脸给方明往碗里夹着菜,边夹边问他:“怎么样,老姐的手艺还不差吧?”

    方明没料到黄局长在单位里颐指气使、不可一世,在家里竟跟乖孙子似的,居然這样窝囊。不过大黑牙***还算有福,老婆五十岁的人了还貌美如花,厨艺也说的过去。于是边吃边道:“好,好!色香味俱佳,不过我们黄局长的福气也真不错,有老姐這么一位夫人,不仅是全县公认的大美人,也保养的好,看上去多年轻,和小黄走在一块像姊妹俩,谁敢认是母女?”

    说她是大美人,月季花自然高兴,黄局长见方明帮他,也自然高兴。可有人不高兴了,小月季噘起红唇,摇着方明的胳膊怨道:“人家叫你叔叔,你咋还叫人家小黄?人家是有小名的,叫小月嘛。你光说妈妈是大美人,莫非我就不是美人了?”

    方明忙说:“你更是大美人,因为你太漂亮了我才這样说嘛。”

    小月季听了“格格…”喜欢地娇笑起来。

    看着小月季耍娇施媚的神态,方明几次细端已有深刻影响:她肌白肤嫩,眼窝略凹,杏眼灵动,细眉如勾,鼻粱翘挺,红唇丰润,再配上那惹火的魔鬼身材,真是天生尤物、勾魂摄魄。看到眼前的她不难想到其母年轻时迷死人的俏模样。

    听到方明夸赞她们母女,月季花沾沾自喜道:“别的不敢吹,说我母女漂亮這一点不含糊,不然人们能叫我月季花?我生了她就给她起名叫小月了。小月,你方叔夸你,你还不快敬酒?”

    那小月马上响应母亲号召,那夫妇俩自然也不会闲着,你一杯我一杯和方明干着。

    黄局长好不容易插上话:“小方,咱们现在的关系不一般了,我想让你帮忙办件事。你大哥建旅游区和学校工程不是很大吗?我有个弟弟也是搞工程的,你能不能说说,分一块出来,咱们大家都有好处嘛。”

    方明一听原来如此,笑道:“实在是无能为力啊,這次全部工程用的都是我大哥自己的施工队,不向外包,只在咱们本地招收临时工人。”

    听方明说罢,月季花瞪了一眼她男人说道:“人家方兄弟现在啥身份,稀罕那点好处?要求人家帮忙也求人帮个大事,鸡毛蒜皮点小事也好意思提?”然后她转过脸握住了方明的手,怒容马上幻成撩人的笑脸,说道:“你别搭理他,他就顾着他的兄弟。方兄弟,老姐知道你媳妇不在,以后就常来老姐家,想吃啥老姐给你做啥,啊?你别的都甭管,老黄年龄大了,没啥奔头了。老姐知道你的能耐大,以后有机会帮帮你小月侄女,她年轻有奔头。”说完还拍拍他的手。

    方明心道自己刚才又想错了,這才是正题,笑着说:“老姐,你太高看我了,我有啥能耐。听说苟书记要升到市里去了,有黄局长和苟书记的关系,让苟书记说句话比我强百倍。”他边说还边想,咋這对夫妻都爱捉着人的手拍个不停,不过让她绵软的手拍的挺舒服,不像让黄拍的直起鸡皮疙瘩。

    月季花格格笑道:“你甭和老姐耍官腔,我啥不清楚?老苟那老东西他马上要升這不假,可他的年龄能让他干啥?他是临末了再想混个副市级,回去弄个人大副主任当当,没实权了。”

    這时小月季站起身,媚笑着弯腰爬在方明肩膀上,高耸的的丰胸推着他,贴进他耳畔娇声道:“叔啊,你可得帮帮我呀,我现在虽然升成局长,可那是啥烂单位?办公经费一年就几千块,连部车也没有。我现在就是名儿好听点嘛,一点都不实惠。叔,现在我刚升的,等过段时间帮我换个单位,能调到市里更好了,谁不知叔和市委王书记的关系?叔,你帮是不帮?说嘛?”

    她的呼气让方明耳朵发痒,那团软肉也推得他心痒,坏念头冒出许多,言不由衷地说道:“帮,帮,我能帮肯定帮。”

    他话音刚落,小月季就高兴地欢叫起来,转过身用媚眼勾住方明说:“啊呀!太好了,那咱们拉勾,说话算数!”

    方明只能和那只染着红指甲的嫩手拉勾了,小月季兴奋地和他拉了有一会。他还抽空瞅了黄局长几次,老婆和女儿当面与别的男人公然发骚,他竟熟视无睹,毫不在意。心中暗叹世上真有這样的男人,不由得起了坏心思,想象自己如果借口留下会是种啥光景?黄真的甘愿受欺吗?

    這几个人各有自己的如意算盘,酒喝得更加起兴,月季花母女对方明的态度更亲昵,小月季的话语也越来越嗲声嗲气,常借酒劲和他挨挨蹭蹭,撒娇耍赖的。两瓶酒喝光后,月季花还要黄再取一瓶,方明觉得不能再喝了,想归想,做归做,如果再喝难免喝多,在两个尤物的挑逗下,也许真会干出蠢事来,他下决心要离开了。

    当方明提出告辞之语时,没想到那阵子他心中设想如何留下的一些借口,竟被人家从口中实现出来,可他实在没胆留啊!便矛盾地一一推谢。最后她们只好用“下次再来啊!”、“勤来哟!”、“不要客气啊!把這当自己家吧。”……,好大一堆甜言蜜语声中亲热地把方明送上接他的车。

    方明回到别墅后,他脱掉衣服准备洗澡时,梅梅拿着他的“象鼻子”问:“叔叔,你啥时候放的尿?里面没一点尿呀?”

    经梅梅這一问,他记得还是临去黄局长家的事了,到现在够五、六个小时了吧。啊呀!這小便是不是完全正常了!方明脑中马上蹦出這个念头,他高兴地说:“够五、六个小时了,梅梅,你说這是不是正常了?”

    梅梅马上高兴道:“肯定是了!我说叔叔這几天就能正常了嘛,看,多准!您现在想不想尿?”

    方明最近明显感觉能憋住尿,他也一直主动去憋着,好恢复膀胱功能。可憋的太久后,身体一活动尿意就强烈了,再也控制不住,但這明显是好转了,梅梅判定他就這几天就要正常了,按今天的状况果不其然。可梅梅一问他想尿不想尿?他感到有了尿意,不知是憋的太久还是心理作用,他忙对梅梅说:“现在想尿了,快拿拐杖!”

    他一直坚持到进了卫生间,梅梅在后面扶他腰站到了马桶边。好大一泡尿,而且冲劲很足,他太久没有這种感受了,爽快地长出一口气道:“梅梅,借你的吉言,看来真是好了。暂时不和你晓敏姨她们说,等稳定后再说。要是真的好了,唉呀,那可太好了!再也用不着穿那个象鼻子了,那真是活受罪。”

    梅梅也喜欢地笑道:“就是嘛,天越来越暖和,在里面会捂得又热又臭,肯定是活受罪,现在好得真及时。叔叔,你真有福!”

    梅梅的话语换来方明爽朗的笑声,迈进浴盆,他享受到梅梅精心的擦洗;回到床上,他又享受到她温柔舒服的按摩。他的心情既因身体日渐全面恢复而高兴,也为今天有机会能领教一番月季花母女那feng骚劲而兴奋。那可是让很多男人都垂涎三尺想靠近却不得门路啊,他脑子里对那母女的种种风情还念念不忘,胡思乱想着。直到梅梅一切工作结束,光溜溜钻进他的怀中,他的思绪才回来。

    方明搂住梅梅,她娇嫩的身体让他越来越贪婪,他的双手早已熟悉了梅梅身上的每一寸肌肤。他也明白自己绝对坚守不了几天了,如何与梅梅进一步相处,他已想了好久。事情到了這一步,两人都不可回避他们之间已存在极亲密的关系,可他不想发展得太复杂,惹出麻烦来。打定了一条主意:无论有多亲密,但绝不能和她谈情说爱,一到情情爱爱的地步,就会想到独占,就会争风吃醋,最后结局必然是引火烧身。就按各取所需這么发展,先走到那步说那步,让她自己慢慢厌倦自己這个半老头子吧。有了這种打算,方明对梅梅的态度放开了,不再完全被动了,也主动地但适可而止地爱抚起她。

    梅梅一边享受和体味着方明的抚爱,一边皱眉笑着说:“叔叔以后少喝点酒吧,对身体不好,还怪难闻的,你不喝酒的时候多好闻呀!”

    方明看着她娇美的脸庞,心道,谁说女人有眼角纹不好看?梅梅现在笑起来布满眼角的细纹就很好看嘛,年轻就是资本啊!他推了推她的膀子,说道:“那你嫌难闻就背过身嘛,谁让你硬闻了?”

    梅梅嘻嘻一笑便背转身,卷曲在他的怀中说:“背过就背过,难闻还怕说?”

    实际這种姿势她也很喜欢,可以把他双手紧拥在胸上,而且身子还贴的特别紧,有很多奇妙的感觉呃。梅梅舒心地闭上了眼晴,想着男女正因为這样才离不开的吧?可那事不好玩,太疼痛了,受不了。听说生孩子时更可怕,可为啥哪些女人们都不怕呢?咋自己也还在老想着一试呢?奇怪、奇怪、太奇怪?!算了,不想了,抱紧叔叔的手舒舒服服睡吧。

    第二天傍晚齐宇夫妇回来了,他们二人让李师傅直接送回家,说是明天再上来拜见孔大哥他们。他们虽没上,可有件事也让大家高兴,因为李师傅带回一箱好东西,是谢莹挂记着方明爱吃海鲜,当然还有孔斌更是离不开,她特意找了个箱子,里面用塑料纸和泡沫板包好,放进做好的海鲜,再放上一些冰袋。

    大家高兴地吃喝着,也夸赞着谢莹的细心。方明除了高兴还有点想念谢莹,一个想法转到他的脑子里,他开口问孔斌:“大哥,以后温泉旅游区的主管有人选了吗?”

    孔斌吐出鱼刺答道:“暂时还没有,咋的,你有啥想法?”

    方明嘿嘿一笑道:“我想到孔莹只答应给我干半年,半年后咱们温泉旅游区也初具规模,她来這是不是挺合适?”

    孔斌听了高兴地说:“二弟,這个想法好!小妹原来还向我推荐过,是个人才。那你有机会也和她通个风,等你的外甥女能胜任就让她过来吧,趁工程没完工先进修一段时间。”

    方明见大哥认可自己的想法,心里挺美。提到小妹,他不由说道:“小妹说话不算话,早说要来,硬拖到大哥要走时她才来。”

    李玉珠笑道:“她刚安家省城,肯定事多。二弟,温泉宾馆的房子收拾的怎样?马上人就多了。”

    方明一脸喜容说道:“收拾好了,该换的也换了,从里到外彻彻底底打扫过,够不上三星也够两星标准。留下的那些人干的确实卖力,和过去的态度天壤之别。”

    孔斌呵呵笑道:“這就是体制和身份变化的作用,过去给大公家干,可以混么,现在混不成了,只能好好干了。”

    方明接道:“齐宇就常说,社会主义是人人当家作主,弄出了两种结果:一是既然人人都是主人,那白吃白占就心安理得了;二是谁也不去管谁,爱干啥干啥。最后结论是反而找不到主人,也就等于没有主人。”

    孔斌和李玉珠听了哈哈大笑,李玉珠笑罢说道:“齐宇就是有意思,脑子的想法挺特别。二弟,你這个朋友交得好!”

    孔斌也赞道:“齐宇是个人才啊!可惜英雄无用武之地,以后我得给他想想办法,不能窝在這。明天他上来,我们再听听他這一趟的考察,还能带回些啥奇思妙想?”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四十岁撞大运相邻的书:超级手机俏媒婆金屋藏帅流氓之风云再起白手起家天骄非正常人类事务所绝世好男人泡妞专家小黑传奇龙翔都市我的明星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