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权淫燕燕(下)

【书名: 四十岁撞大运 第四十三章 权淫燕燕(下) 作者:阿福

强烈推荐:权力巅峰宝瞳都市无上仙医天字号保镖韩娱之秘密讯息我真是大明星超品相师阴阳超市     “哈哈…”,苟书记坐起身大笑起来,左手抓住任燕燕一直抠着床单的手,右手还在這只白细的手上轻拍着说:“不要担心嘛,我今天和你聊也是为這事。至于别人争嘛,我膀子大,我给你硬抗着。可我担心的是小史這后生不稳当,难以胜任那个位置。你知道劳动局也是个重要部门,管退休、管下岗职工、管劳务输出,管得人也多钱也多,从上到下都很重视,万一搞不好或搞出差错反而更不好。”

    任燕燕早感觉到苟书记那肥厚的右手在她的手上由轻拍变轻抚,可她现在哪有心情考虑哪是啥意思,她的思想集中在苟书记的话语里,這不是说还是当不成吗?這可怎办?

    苟书记看到任燕燕露出了惶急的神色,又看到她露在领外小一半的丰乳随着急促的呼吸起伏着,再看看那迷人的乳沟,想象着衣里的另一多半,马上就能握在手中,心中得意极了,可表面没有半点表露。他双手握住她的手摇动几下:“别担心,也不是没办法,這就全看你怎做了?”

    任燕燕惊诧,這关系自己啥事?他這是啥意思,莫非……?

    這时苟书记右手放开了她的手,而是坐前贴近她,把手放在了她的肩上轻抚着,她身子一下冷麻冷麻绷紧了,心道:妈呀!果然是這样,這可怎办?這可怎办?

    她正紧张万分时,苟书记又说了:“我今天见你就是想看你怎样?”她更紧张了,“看你能不能当好个贤内助,”怎么提到了贤内助?“我看你挺好,挺懂事,知道该怎做,”完了,完了,他快说到那事上了,這可怎办?“你要能在家里多劝导劝导他,让他办事说话注意点分寸,换了环境和身份,不能再象企业那种吆五喝六的作风,要象个行政领导的样子,你要能做到這一点,這个官我可以给他,能做到吗?”任燕燕听到這儿身子放松了,埋怨自己,人家這是种长辈的态度,自己却胡思乱想。

    她赶忙笑着说:“能做到,我管他紧点,苟书记您就放心吧!”

    苟书记又哈哈笑起来,身子也笑颤着,好象无意似的把她扳到他的怀中,笑罢说:“我看人看得多准,知道你就是个聪明人。史小子真有福气,半路地换了你這么个贤内助,又聪明又漂亮。你看這胸脯多白,我好羡慕啊,哈哈。”苟就這样一边说着,左手一边松开任燕燕的手,象很自然、很应该地抬起转摸到她的胸脯上。

    這突如其来的举动,把任燕燕弄蒙了,等她本能地抬手阻挡时,那手已从她开口很大的浅白花衬领中伸了进去,她那件只能遮住一多半**的薄丝乳罩被轻易地推下,那肥厚的手已握住了她的右乳,拇指和食指捻捏住她的**。

    任燕燕已完全醒悟过来,心中暗骂這老色狼,人们说的果真不假,可该怎办?喊不能喊,骂不能骂,推还不能推,人家是县委书记,能反脸吗?這时苟书记又笑道:“哈哈,我说史小子有福气嘛,多好的东西,摸着好舒服啊!”

    任燕燕已羞愧难当,羞急地带出哭声来:“苟书记,不要、不要這样啊…”

    苟书记的厚脸皮贴到了她羞红的脸上问:“不要什么?我以后该叫你小任呢?还是叫你局长夫人?我看局长夫人还是好听点,是不是?”

    一句话把任燕燕问住了,她心中开始翻腾起来,這时感觉到他的右手开始解她深驼色羊绒衫的衣钮扣。她低头看着,肥厚的手笨拙地解开一道,向下又解开一道,紧密的八道小扣一个一个被解开,紧绷在身上的羊绒衫逐渐松离,露出了衬衣。接着衬衣从裙中也被拽出,三四道钮扣又被一一解开,前面大敞了。乳罩早被褪到了乳根,两只手都上去玩弄起那两团丰乳,她就這样痴痴看着這一步步发生的事,心中忽然觉得灵魂已脱离了身体,這一切变得不真切了,被摸的已不似自己,好象是看别人演的一场戏。

    她继续看着這场戏:羊绒衫和衬衣从肩上脱下掉落在床上,接着是乳罩。身躯被放倒,裙子被拉脱,加厚连裤袜被慢慢卷褪掉。镶着蕾丝花边的真丝绣花内裤上覆上了一只肥手,里外来回地移动着,片刻后也被轻轻扯下。一双肥手上下忙乱起来,持续一会,那双手离开回到他的身上,不一会一尊笑面肉佛露了出来,美中不足的是佛尊那应是滚圆的肚坛,却换成松疲的三道肉褶,大煞了风景。接下来便是床上一具凹凸有致的肉躯,被一座会蠕动的肉山掩埋起来。

    到了這时任燕燕灵魂归窍了,這沉重的压迫感让她真切感受到自己躯体的存在,好似要把她的五脏六腑挤出体外,但這不仅是静止地挤压,还上下不停推蹂着,她咬紧牙竭力承受着這重负,心中惧怕纤巧的身子会散了架。过一会另一种难忍替换了惧怕,膀胱内存满着过滤后的饮料似要喷涌而出,她啥都不顾想,集中起全部意念去憋着、憋着、再憋着,眼看要憋不住了,她万分着急,突然那一直粗喘声变为“昂-”地一声长叫,她欣喜這可结束了,但那肉山并未翻下,反而软爬到她身上,差点让她窒息,她奋力向上推去,那座肉山可能知道她的苦境,配合地翻了个仰面,可不知她还有个窘境即需解决。等身子一轻,她一只手捂着下身,“噌”地起身冲进浴室,刚跨进门,一股热流就从指缝间喷射而出,她放开手叉开腿前走几步扶墙站着,任那热流四处喷溅,身子一下轻快了,可心中那沉重的压迫更盛。

    苟书记等任燕燕从床上冲到浴室,才猜到她是尿急了,不由心里暗笑。抬起头正好看到任燕燕的亵裤,拿起来仔细端详片刻后,顺手在下面擦了擦,擦完没舍得扔到一边,就捂在上面。他取过香烟,盖上薄毯靠躺到床上,美滋滋地喷着烟雾,回味着刚才的畅快。见任燕燕捂胸出来,便露出笑容瞪起眼晴欣赏起来。

    任燕燕刚才一大气轻快完,低头看着**的双腿和脚丫,感到了脚底凉意,四顾没见到一双拖鞋,只好捂胸出去。看苟书记正笑看着她,羞愤之情马上由心底升起,垂头找到拖鞋又匆忙返回浴室。她找到浴帽戴好,打开莲蓬头冲刷起来。這时,屈辱的泪水再也忍不住,被水冲刷着顺身而下,融汇进盆底阴沟之中。

    她泪水不停地流,脑子也不停地杂乱想着:没运气!怎么這事会轮到自己头上?早知這样今天不来就行了,可史振宁说是苟书记想认识认识她,自己不是还为此兴奋一阵,精心妆扮一番吗?可那时谁想到老色狼有這预谋。

    自己当时为啥不反抗呢?可不敢啊!人家是县委书记,当时脑子一下就蒙了,连反抗的念头都没敢有,咋为啥见了大官怕成這样?

    一会该怎出去?出去老色鬼还不放过怎办?该怎和他说话?

    唉——,事已至此,就为王八蛋史振宁牺牲一次吧!他最近垂头丧气的,不就是怕当不成那个局长吗?有自己牺牲一次换来這个局长也值,现在多少女人往上贴还贴不上,命该如此,不就是被糟蹋一下,不让史振宁知道就行了,熬着吧,也许一会就会放自己走,老色狼那么胖他有多大精力?

    任燕燕怀着忐忑的心情关掉水阀,忽然听到了如雷的鼾声,心喜若狂,這不正是溜走的好机会?忙地擦干身子出去,看苟确实睡得挺香,她赶紧寻找衣服。可第一件要寻的内裤却找不到,只好先寻别的。乳罩也找到戴上了,衬衣和羊毛衫穿好了,可下身仍光着没法穿,没有内裤怎回家?再说也不能丢下呀?她急的象热锅上的蚂蚁,床上床下找个遍,连盖在苟身上的毯边也撩起没见到,哪去了?真急死人,她就這样赤着下身,在床上地上团团乱转。最后估计是被苟压在了身下,心里不由叹道:唉!别弄成一场空喜欢。

    她最后下决心把薄毯全撩起找一找。站在床上,看着那堆肥肉她恶心地皱起眉,终于在两条粗腿中间看到内裤一个小角,她弯腰小心翼翼地用手指捏住那小角,慢慢往外抽。可這正在他肚腩下遮挡着的最敏感处压着,尽管她已很小心了,还是惊动了他,如雷的鼾声乍地停了,她心呯呯跳了起来,往外抽的手也犹豫不决起来。

    苟书记被一丝酥痒惊醒,他看到任燕燕正赤着下身,弯腰厥起圆溜溜臀部在自己身下探寻着,他明白了,是找那内裤,幸好压在身下,不然她不是一声不吭地溜走了,哪能這样?自己还没新鲜够呢。他用手握住了一只光洁的小腿,开口说道:“小任,你干啥呢?来躺一会,晚上我还准备请你好好吃一顿。”说完手上稍用力把她向身上拉去。

    任燕燕发现偷溜的想法不能实现时,只好乖乖地贴着他躺下。虽然一会功夫苟的鼾声又震响,可她已没一点想溜的念头了,内裤虽已能探手取到,但她最私密的地方被他用手扣压了。暗暗叹道:认倒霉吧,任燕燕!人么,不就那回事,想开点吧!在自我安慰和劝解中她也昏沉沉地睡了。

    不知睡了多长时间,她忽然被一股难闻的口臭呛醒了,睁开眼看到了一对肿眼正盯着她,同时感觉一个肥腻的嘴唇在她脸上、唇上到处涂抹口水,她厌恶地赶紧又闭上了双眼,尽力闭着呼吸,忍受着這恶心的侵犯。上衣又被解开散在两边,乳罩被推到了脖子下,两只肥爪在上边玩弄着,她心道:到了這种地步,再恶心厌恶也忍受吧。

    那唇舌离开了,她感到自己被拽着腿拖拉到床边,她闭着眼也知道他要干啥,可没想到先是……,管他呢,刚才那么恶心还忍了过来,还能再比那更恶心?

    晚饭苟书记果然在房间里要了一桌丰盛酒菜,可任燕燕却没一点胃口,恶心已让她恶心饱了,哪还能再有胃口?在浴室刷了有十多分钟的牙,漱了几十次口,可那感觉还是存在,只好用白酒连消毒带冲淡那味道。

    “小任,别光喝酒,吃点菜呀,你看我拣最好的要的,你尝尝,太好吃了。”苟书记抹着油嘴和她说。

    任燕燕回了个苦笑继续干喝着,下决心喝多点把自己麻醉,喝过几杯她又警觉不能喝醉,否则人事不清又要遭受蹂躏。苟书记让了几次见她无动于衷,就不再让了,埋头自己吃起来。他的吃相正好是任燕燕的就酒菜,因为那不叫吃,纯粹是往嘴里倒,這才领略了啥叫风卷残云,心中暗想:难怪比猪还肥,应该姓“猪”咋姓成“狗”了?

    饭后,任燕燕仗着酒劲执意要走,苟书记看留不住,只好叫司机把她送回家。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四十岁撞大运相邻的书:超级手机俏媒婆金屋藏帅流氓之风云再起白手起家天骄非正常人类事务所绝世好男人泡妞专家小黑传奇龙翔都市我的明星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