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权淫燕燕(上)

【书名: 四十岁撞大运 第四十三章 权淫燕燕(上) 作者:阿福

强烈推荐:我真是大明星超品相师天字号保镖都市无上仙医权力巅峰宝瞳韩娱之秘密讯息阴阳超市     方明他们去了厂子,工人们正在培训中,就没打扰,直接上去见了周宁厂长。

    周厂长乐呵呵把他们迎进办公室,未等方明先开口,他就说:“老方啊,我看了你们产品的介绍,太有前途了,现在经济的发展全靠能源支撑,可能源危机越来越严重,你看咱们现在煤电多紧张……”

    方明笑着打断他的话:“行了,我先给你介绍个人,這是我妻子袁晓敏,昨天从北京回来的。”

    周宁拍拍脑门,忙伸出手和晓敏握了下手,有点不好意道:“小袁,对不起,慢待了哦。你看我這个人,高兴事也赶忙说一气,不高兴的事也藏不住,也不会看形势和场合,改不了了。”

    晓敏忙道:“您快甭客气了,我们日后还多仰仗您呢,我也是关心,随便来看看。”

    “老方,我给推荐的领班,你们的技术员很满意,小伙子虽中专文化,可心灵手巧很能干,人家也正伺候一个私企老板,我好说歹说才挖回来。”周宁也坐下说道。

    方明笑道:“我听翁总说了,可得好好感谢你。這不,今天来是中午特意请你的,我们接触了两三回,还没有好好坐坐呢。”周宁推谢了几次,耐不住方明热情,便等了一会工人们培训完,和技术员连带那个领班的一块去了永兴宾馆的饭店。

    方明和晓敏看了现在的状况很满意、很高兴,马上就要正式运营,决定中午把北京客人们也好好请一顿。

    他们到了饭店,方明从车上下来刚站稳,抬起头看了一下,正准备向前走,蓦地看到旁边刚停好的车上,下来个大腹便便的人,那不是苟书记吗?细看果然是苟书记,他忙地打招呼。

    苟书记听到有人问候他,一看是方明,也很高兴地回了声招呼。

    可方明又看到苟书记车上下来一男一女,他有点不得劲,因为那两人是史振宁和任燕燕,他不想见的两个人。上次见任燕燕还是他刚跌坏时,在医院她和齐宇来看望的那一次,从那以后再没见过。现在看,除了着装更加洋气没啥变化。他收回目光,把晓敏她们见绍给苟书记。

    苟书记热情地和每个人握手致意,返过指着史振宁和任燕燕说:“他们你们也都认识吧?不用我介绍吧?”

    史振宁抢先说了:“认识认识,我和方局长很惯熟,就是不认得局长夫人。”说完上前要准备跟方明握手,可看到方明两手柱着拐杖,便讪讪地抽回手转向晓敏她们。

    晓敏也早已看到任燕燕他们,她猜那个男的就是姓史的,一听苟书记介绍,她忙地扯了下雅静,侧转身和雅静闲聊起来。

    史振宁见晓敏她们侧转了身,以为女人不好這个礼节,也就没往前,留在了原地。

    苟书记听史振宁说是认识,便又道:“小方,你這是有客人?如果可以的话和我们在一块吧?我们就三个人。”

    方明忙笑着谢道:“谢谢苟书记,我们十来个人呢,不敢麻烦书记了。”

    苟书记笑道:“那也好,你招待好京城的客人,咱们改天再聚。”

    方明硬是把苟书记谦让的先走了,等他们走远几步,他眼里看着任燕燕的背影,她从开始就没有上前,表情僵硬眼神慌乱,现在走路还有点不自然。耳朵边听着晓敏悄声在骂任燕燕,心里庆幸自己正好柱着拐杖,不用尴尬地和史振宁握手。

    任燕燕从一下车就看到了方明和袁晓敏,這几年两家常相来往,她也挺愿和他们相处,方明爱逗人,晓敏开郎活泼,谈在一起笑个没完。可她现在怎么也没勇气上前和他们说话,况且人家眼里也露出不屑。方明中奖发财,后又升官,县里沸沸扬扬传得很玄乎,今天见了方明的架势和晓敏的装扮,看来所传非虚。两家原来的状况差不多,不同的是晓敏比她仔细,攒钱买了楼房。现在他们发达了,她从心里也替他们高兴,可不知咋的,心里总有一股酸意,是因为看到他们想到齐宇了吗?

    任燕燕中午一顿饭吃得是心心事事,对苟书记的殷勤问话也是强颜欢笑,多数时间在想她的心事。现在她按说在物质上很满足了,想穿啥穿啥,想吃啥吃啥,市里住得是毫华三室二厅,县里又购了一套二室一厅,上班期间住在县城,周末有车送回市里,不是怕太过张扬,轿车也早买上了。可总感到丢了什么,越来越不舒心。刚开始她很得意這种生活,史振宁对她呵护倍加,方方面面都很关心。特别是他对她的身体贪欲无度,想尽各种招数讨她欢心,有时在温暖的屋子里,从床上把**的她架在肩膀上,满屋小跑;有时又爬跪在地毯上,让她当马骑,她骑在那光厚的背上,嘴里“得驾!得驾!”兴奋的大笑;有时……。每次她光着身子叉着腿骑在他身上,很快就磨蹭起一股欲火,加上他又那样地钻到自己胯下……,次次都让她欲火焚身。可這些毕竟就那么短暂的一阵子,像刚买了一件喜爱的东西一样,兴奋得不长久,而更多时候总感到心中空空的,日子过得不踏实。史振宁的甜言蜜语听惯了有时觉得烦,没啥新意,而更多的是粗俗无知的话语,在這点上他根本无法和齐宇相比。特别是最近他听到苟书记這棵大树快要调走了,他坐卧不宁,心情很不好,对她也没有先前的兴致了。唯一还能安心的是儿子志强对她并不排斥,想见就到学校见他,有时中午还能领他到姥姥家吃顿饭,在他身上花点钱,可正是這一点让她对齐宇感激不尽,不象类似的男人把孩子教调的不认母亲。

    任燕燕一顿饭胡思乱想地吃完,迷迷惑惑也不知喝了几杯白酒,头挺晕脸挺烧。听到苟书记说他上面包了间房去坐坐,她机械地跟着上了。坐电梯,也没记看得几楼,有一会儿,够**层吧。她跟着到了一个豪华套间,服务生给送来各色水果和饮料。

    他们进去坐下随便聊了一会,史振宁见苟书记拿眼看了他几回,他终于狠下心站起说:“苟书记,对不起了,我蓦地想起约了人谈一笔业务,挺重要,说好下午两点在市委宾馆见面。不如先让燕燕陪您聊,我去见一下?”

    苟书记笑呵呵地说:“小史啊,我就赏识你這种作风,私不忘公,礼拜天也撂不下工作。行,你去吧,我和小任再聊一会。”

    史振宁又对任燕燕说:“那你陪苟书记多聊一会,太迟你就自己回吧。你还不知道?见完面谈完事再陪吃陪喝也许又是一整夜,你自己该干啥就干啥吧。那就這样,苟书记再见。”

    苟书记满脸肥肉堆出个笑容道:“行了,小任有我照顾着,你放心吧,回时我派车送她。”

    史振宁出了房门,心中這个忿懑啊,可想到那件大事,他只能心中暗骂:肥猪!填不满的肥猪!老子孝敬你多少了?你还不满意,竟把算盘打到燕燕身上。操你祖宗十八代,漂亮小姐不是没给你送过,现在居然把歪心动在了燕燕身上,操死你爹妈的,让你不得好死!

    他這样骂着,想到了那天的事。

    公司日渐衰落,没有几天的扑楞头,职工的情绪也不太稳了,过去伏伏贴贴的人现在也竖起了眉毛。這好比参加出殡,死人饭已吃罢,再不走就等着挨丧棒了,要赶快混到财政上再吃几年歇心饭。苟书记要升迁,他想临走再大捞一笔,开始了动干部,必须把握這个机会,再换个书记铺路钱又得一大堆。

    他和苟书记约好了见面时间,到了那个时间,便提着装有三十万现款的大包上去了,通过手机联系叫开了门,因为关系很深,进去后他挺随便,没闲聊几句就直奔主题:“苟书记,包里是孝敬您的三十万,您這次要帮我挪挪位置。”

    苟书记仰靠在沙发上,慢不经心问道:“怎么啦?你那企业不是还挺好吗?想往哪挪?”

    “企业马上快撑不住了,趁您老在,帮我弄回财政吧,企业饭越来越不好吃。”

    苟书记又道:“回行政好说,可看你的架势不单单回就行了,还有别的目的吧?”

    “我那点心思还能逃出您的眼光,我还年青,您还得给我个好职位,我听说劳动局长的年龄到了,把我弄那儿吧,那的工作好干。”他趁机说道。

    苟书记嘿嘿一笑道:“你小子想的挺美,会瞅地方的,那位子好几个人都抢着要,比你资格都大。”

    他也嘿嘿笑道:“资格大顶屁用,這有谁能强过我对您好?您说不是?”

    “嘿嘿,你小子就会套近乎,我不敢打包票,尽力办吧。”苟书记坐得有些不舒服,说完换了个姿势,用眼盯着他说:“你這小子手段真高,换老婆了吧?还把大院里的一枝花小任弄到手,真不简单啊!我看那女孩挺规矩嘛?她女婿我也认得,很帅气的小伙子,你小子到底施了啥手段弄到手的?说来听听。”

    他挠挠头笑道:“哪有手段,多磨泡几回,是功夫深嘛。”這句说完两人都哈哈大笑起来。

    苟书记笑罢说道:“挺有趣嘛,那小任看来挺有意思,你现在不是住到市里吗?抽个空带出来聊聊,我有点好奇。”

    他听完心中“咯噔”一声,這就引出了今天這场戏。

    任燕燕见史振宁独自走了,而他们又说出那样的话,自己再别扭也只好硬着头皮呆一会,她从没跟這么大的官单独在一起,這可是凤城说一不二的土皇帝啊!过去想都不敢想有這机会,她现在挺紧张,只好不停地喝饮料来掩饰。

    苟书记把史振宁送出房门,随手把门锁好,返过身见任燕燕低头喝饮料,他便从衣袋中摸出一粒蓝色药丸塞到嘴里,过去拿起一听饮料喝了一大口把药顺下。然后对任燕燕说:“小任,随便点啦,這是私人空间,不是在县里,你想说啥说啥。”

    任燕燕双腿紧并,两只手放在露出毛裙外的膝盖上,手指纠缠着,两个拇指不停地互相扳动,抬起头不自然地冲他笑笑,可还是没话说。

    苟书记笑道:“小任,看你的身材多好,多苗条。我的身材太不象话了吧?我也感到累的荒,可工作太忙了,从早到晚不闲空,想锻炼锻炼减减肥也没功夫,這个县委书记当的烦啊!”

    他见任燕燕只是笑,不搭腔,便又说:“你看,我站一会就累了,得上床躺一躺,你把水果和饮料拿进来。”说完他进里屋脱下上衣挂在衣架上,又从衣袋中掏出香烟和火机,然后靠着两个大枕头躺在床上。

    任燕燕端着饮料和水果进来,苟书记示意她放在床头柜上,她放好后手足无措不知该站该坐,还是该走。

    苟书记拍着床边道:“来来,坐這,随便聊聊。”

    任燕燕看看那床,定了定心,拣床边后部侧身轻轻坐到苟书记的左面,面对他笑了笑。

    “靠近一点好说话,已经惯熟了一中午,那么生分干吗?来,往前坐。”苟书记欠了欠身说。

    任燕燕屁股往前挪了挪,见苟书记还看她,又往前挪了挪。

    苟书记见任燕燕已到伸手可及的地方,满意地说:“這就对了吗,咱们是自己人,我想和你聊点贴己话。”

    他接着又说:“小任,刚才吃饭时有小史在,有些话不好对着他说。他不是跟我提出想当劳动局长嘛,我很为难啊!一方面争的人很多,人家现在都是行政上的正科级,都比他有资格当,我压力很大。不给他干吧?他现在的企业不行了,我在还能照护着他,我走靠谁照护他?别说当劳动局长了,就是现在的位置也保不住。不知你清楚不清楚,他们单位告他的人很多,纪检委、反贪局都要去查他,是我這压下的,不然那后果可想而知。”

    任燕燕听了這话非常担心和不安,也非常感动,是因为怕史振宁万一有点啥事,日后该怎办让她担心;是因为县委书记竟跟她坦白這番实情,让她感动。她急忙开口道:“苟书记,您一定要帮帮他,我们念您一辈子的好!”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四十岁撞大运相邻的书:超级手机俏媒婆金屋藏帅流氓之风云再起白手起家天骄非正常人类事务所绝世好男人泡妞专家小黑传奇龙翔都市我的明星老婆